ほそかわ

      真没面子,老家伙摆明设套,我还是得往里钻,王凌自嘲着翻开了残卷。

      上面的字体倒是能看懂,只是一些符号比较深奥。

      符文就像茅山道士画的那些符咒,可以啧画在实䂖物上,常见的有画在纸张或者玉器上面。也可凭空发出됖,不过对精神力要求更高。

      根据符文不同,其作用也不尽相同,好比增幅、防御、攻击、封印、等等。較其用途,几乎能覆盖所有事物,唯橜独对精神力要求极高。

      风险也是有的,好东西一般都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毕竟是靠精神膚力支撑的玩意,稍微不慎,轻则精神力锐减,损伤脑部。重则成傻子,甚至当场意识陨灭。

      王善能的猜测是对的,以王凌此时七级的精神力,想学这符文残卷是可以的,并且㟨初步不显困难。 퐢 뢙

      ᭴ 一般研究后,他可以肯定这符文残卷的入㬂门要求是精神力六级,因此他修鯸习起来倒也轻松一点,只是越往ᨃ后⒧越难就是了。

       3022年4月12日晚,距离他精神力测试已经过了一供个星期。王凌终于走出了房间,期间他一直都在研究那残卷,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杂活无论大小,都丢给了小丫鬟。

      ‘这破羊皮,学起来难是难,倒也有点心得,先试试手。’

      王൯凌坏笑着,朝老头子那边看了一眼。问小丫鬟要了两只小炮仗和一瓶墨鱼汁,就是小孩子玩的那种,一寸左右筷子尖大小,爆炸威力有限,也就吓吓人的程度,成年人的手只要粗糙一点,握了爆炸也不见得能破皮。

      王勌凌精神力集中,精神力化为符文带微弱亮光,从其手指窜到了捽小炮仗上,慢慢的依附묘在其上。

      弱光消失,小炮仗上表多了一层小小的密密麻麻的符文。

      虽然只是小小动作,但他还是能感受到精神䠮力快速流失,甚至感觉到了疲惫。

      莊轰!

      爆炸声响起,火光涌现,小炮仗혚爆了,之前王凌压在上面的石头被炸出一个窟窿。

      ‘少爷你没事吧?’

      听到爆炸声,小퓇丫鬟飞一般冲了过来,见到휯眼前情形,差点就哭了。

      ‘没事!不要惊慌,这里的事情也不要往外说。’

      ꢭ王凌翻看着石头,头也不回。

      崶小丫㾹鬟见得他没事,方才松了口气。小炮仗的威力不可能如此巨大,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

      要知道小炮仗是她弄来的,少爷要真出了事,她不死也掉层皮。她把‘过失’归于小店老板,跑出旼去算账去了ꖃ。

      用她的话说,就是小店老板不厚道,用威力大的小炮仗坑她。

      넻 펲‘死老头,让你当我是小白鼠,看我不整你。’

      ᪭轰!

      这次爆炸是在王老爷子的书房,此ﰔ时他全身黑乎乎的,本来全白的头发也染黑了,还冒着些许黑烟。

      那瓶会爆炸的墨鱼汁是王凌刚刚倌送来的,凶手是他肯定错不了。

      这货是算计好小炮仗的爆炸时间,把炮仗塞入墨鱼汁瓶,送给了他爷爷,然后飞濔一般逃了。

      ‘岂有此理!哪个王八蛋干的,我宰了他。’

      䶦爆炸时,陈氏不在书房,倒也逃过一劫。见得老爷子惨状,暴놈跳如雷。dz

      王老爷子起先也是惊诧,视线落勭在了地下的小炮仗碎片卿上。捡起来擦干净,也不管老妻的咆哮。

      ‘这是……这是符文,一个小孩玩具炮仗,却有如此威力…错不土了了,我没看错。’

      ‘老头子ᯖ,你是被爆傻了吧,被人暗隬算还在这高兴个什么劲。’

      ‘你一个妇人家,懂什么豋,这次恐怕要变天了。’ 춇

      ‘变天?天气预报说没雨。’

      ‘你,懒得跟你说,自己看吧。’儇

      陈氏接过炮仗碎片,双目猛虙然一缩,双手也有点颤抖。

      ‘这是你那残卷刵上的符文?’ ❹

      ‘嗯,几十年了,让人尝试了无数次,死了的疯了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次,算是成功了。’

      둟‘是谁?’

      ‘你那宝贝孙子。’

      ‘死老头,你知道失败的后果,竟然还敢让他试。’

      ‘他没得选了,这不是成了吗。’

      ‘……’

      符文一旦修习成功面世,个中厉害陈氏是知道的,变天瞹是迟早的事。

      成了!王凌从未像今天那般舒坦,特别是整了他那ꏋ便宜爷爷后,心籈情别提多爽。

      小炮仗,大威力,这是增幅,实用性很强的一种符文力量。

      *****Ὓ******

      第二天,王府大院来了外人,极其魁梧,瞎了一只眼睛,身上带着浓郁的杀气。所坐工具珙,是精神力飞机,上面可见军方图腾。

      军人来头不小,王庭亲自赶回来接待。

      ‘葒王家主,想必你能猜到我来自哪里,我⇕代号战狼,此次前来是想见见王凌。’

      ‘哦,军爷可是认识犬儿?’

      ‘倒也不是,主要是为几天前的精神力测试来。’

      ‘哦,明了’

      䄩王庭毕竟是一家之主,见过世面,倒也不至于惧怕战狼,谨慎交谈间,倒是明白过来。精神力七앁级会受到国家关注,军方来人倒也正常。

      ‘这就是犬儿。’

      ‘嗯,劳烦王家主了。’

      战狼点点头,打量起外面进来的王凌。ਰ后者皱רּ眉,他穿越前鼞开的是单证网约车,最怕跟官方塼打交道。

      ‘你好,听说你找我?’

      ≇‘嗯,找你是想问一点事情,关于几天前精神力测试的。不用过于紧张。’

      大概是㗣见得王凌拘ꢕ束,战狼如此说着。犓

      ‘你想了解什么?’

      ‘那쓋天,ᅸ你精神力测试是七级?’

      秶‘是的。’

      ‘什么属性?’

      ‘无属性?’

      ‘什么?蚀’战狼站了起来,杀伐气息涌现:‘无属性代表什么你应该是清楚的吧,欺骗军方你也应该知道后果对吗?’

      칞 귃‘知道,并无隐瞒。’䙊

      蒴‘很好,打扰了,告辞!’

      高压审视王凌良久,战狼并没有发现不妥,这才走了。无属性,就算精神力再高级也是白搭,军方放弃了。

       ‘你要不是无属性,本该能得到国家培养,前途无忧。可惜了。’ 䜙

      王庭失望,匆匆返回公司了。

      ‘谁说不是呢。’

      王凌此时有了方向,倒也不介意,回了房。

      *******

      南粤洛家,也是制作精神力设备发家,家主洛中天跟王庭曾经是合作伙伴,一起打天下。

      后来生意做大,生意方面分歧就出现了。两人感情倒也好,和平分了公司各走各路。

      餂 얬 再后来两人的子女前后出生,两家私底下有了口头约定,也就是所谓的指腹为婚。

      ‘扪根据可靠消息,清明前后,王家少爷醒了,并且去过精神力中心测试精神力。’

      说话ӵ的是洛家管家,金丝眼镜下面,细小双目不时闪过精光,很精明的一个人。

      ‘哦?醒了吗,挺好的。’洛中天笑了笑,紧皱的眉头并没舒展:‘都过了这么컘多天了,怎么现在才曑收到消息。’땔

      ‘是军方封锁了䁏消息,今天才放开遽封锁。’

      Ⳙ ‘军方?一个精神力测试罢了,何至于惊动军方。等等,难道……’

      ‘嗯诚如家主所想,王家少爷,精神力七级。’ 悙

      ‘什么!竟有此事,那小施嫁过去的话倒也不算委屈。’

      ‘家主是这样想的?’

      ‘嗯羘,也不对,精神力七级应该是保密的,会受到国家秘密培养,为何今䌦天又解封呢?’

      ‘问题出在王家少爷身上,他尽管精神力级别高ᵕ,可却是无属性。’

      ‘这就难怪了,无属性就是废物一个。管家今天说这事……哦,我明白了。’

      ‘王家少爷跟小姐的口头订亲,无论站在小姐角度쪶还是家族角度,都是取消较好的。’

      ‘的确,就算嫁了也委屈。只是这事我不好出面,你跟粜夫人走一䜯趟吧。’

      ‘要问一下小姐意思吗?’

      걸‘带上她一起去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