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少妇

      夜。

      ׸“杨兄弟,你多虑了吧?”

      胡怀德站在土丘上,看着前方月光下一片白色的콇荒原说道。

      在这座土丘周围,一辆辆战车连绵成方城,所有士兵全部顶盔掼甲,在护墙后默默蜷瑇缩着挤在一起,在冬夜的寒气中互相依靠着枕戈ꆤ而眠。好在作为一群刚℀刚㾘从战区归来的百战老兵븃,这样的生活他们早已经习惯了ฐ,话说朝鲜的冬夜和冀东也没什么区别……

      “你见过那么饥好螻说话的文官吗?”

      媐杨丰说道。

      胡怀德立刻摇了摇头。

      “兵备老爷可是大官,四品文官,山东按察司副使,就是戚大帅在时候,见着这些㫀兵备老爷都得陪着笑脸,人家是能直焪接向皇上弹劾总兵的,永平兵备,蓟州兵备,宁前兵备,全都是不好惹的,总兵都得给他们孝敬。”

      李无逸说道。

      “那么,你们一群当兵的,凭什么让匛他笑脸相迎?”

      杨丰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候,前方的树林中蓦然响起一阵诡异的鸟鸣,紧接着大批夜宿的飞鸟冲上夜空……

      “来了,准备迎敌!”

      胡怀德毫不犹豫地吼道。

      紧接着一名军官吹响了手中海螺号角,然后更多号角声吹响,原本豑在睡梦中的士兵们὇,几乎本能的瞬间爬起,不顾一切地扑向他们的武器,火绳点燃,点火杆点燃,一支支鸟铳在战车护墙上伸出。뒚在他们中间一门龵门弗朗机呿旁边炮手开始做最后准备,同样其他各式火炮的炮车旁边,那些炮手也在严阵以待,军官就位开始指挥。

       一支沉睡的军队就这样在号角蓻声中迅速进入临阵状态。

      䵼螘 但远处那片树林緧却重新归于了沉寂……

      既 “休息的命令是什么?”

      杨丰说道。

      龍 “敲锣。”

      李无逸说道。

      杨丰手掌向前一挥。

      李无逸看了看另一名军官。

       后者立刻拎起手中铜윳锣,然后开始敲响,紧接着其他各处的锣声响起。

      李无逸却迅速跑向那些士兵,一䪣边在他们旁边跑过,一边拍着他们嘱咐,后者迅쏱速明白了他的意思,悄然왕缩回继续保持警戒。

      锣声停止。

      所有人在月光下静静等待。

      䎋㝂没有人说话,只是静静袴等待,很漫长的等待,差不多得半小时。

      ꐧ蓦然间那片树林中,一个个骑马的身影走出,仿佛一群鬼影般在黑暗的背景上影影绰绰,又过ꅝ了一会儿才慢慢清晰起来,一个个穿着㤯棉甲的骑兵控制着他们的战马,在树林前方悄然聚集成进攻的阵型……

      胡怀掵德ꡒ深吸一口퍶气,然后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様 李无逸悄然回来,然后指了指后面,示睽意那边也有,杨丰却指了指另一边,那里大批步꺒兵的身影同㘈样出现。而且这ࠩ些步兵同样推着炮车,这时候的明军还没⾹有引入红夷大炮,火炮就是弗朗机,虎蹲炮,短粗的将军炮之类,重量轻,而且都有手推车一样的炮车便于机动。虽然威力并不大,但机动性是真好,尤其ࢂ是在北方山区,简直没有不⴩能去的地方,这样一辆辆炮车就这样在灌木丛生的土丘上悄然出现歽,在灌木旁伸出的炮口全部对准了他们。

      而那些骑兵在另一边开始检ၯ查身上的装备,然后端起一支支凖长矛。

      很显然目的明㣤确,突然的炮轰打散盾墙,紧接着骑兵冲击。

      “步兵。”

      李无逸低声ऺ说道。

      ༓好吧,他那边是步兵。

      骑兵冲散,步兵过漥来血洗。

      “将正对炮口处的兄弟撤开,两翼枪炮准备夹击。”

      杨丰说道。

      胡ꡖ怀德点了点头,迅速过去带着正对㇣炮客口的鹿几辆战车后面士兵撤走。㘊

      就在他们撤凇离之后,对面那些隐藏灌木间的火炮旁边,点点火光突然亮起,下一刻第一道火焰骤然喷射,伴着震撼夜空的☊炮声,一枚炮죣弹正中㹻盾车,在炮弹的撞击中,这辆盾车的护墙上瘫立刻打出一个窟窿。而就在同时几十道火焰紧接着喷射,炮弹密集的击中三辆战车,碎木飞溅中姨一个个窟窿不断出现,也有打高뱫的炮弹落在土丘上。⩭

      三辆战车的护墙转眼间相继倒下。

      如城墙般保护里面的连绵盾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超읰过十米宽的缺口。

      而这边很配合的一片惊叫,同时伴着乱糟糟的号角声。

      ∸而对面战马的嘶鸣也同样混乱响起,伴随着进攻的鼓声,所有骑兵同时呐喊着催动了战马,马蹄践踏出凶猛的气势,Ჶ从高处向下⇸的冲锋速度很快,转眼间홿如凿的阵型前锋就到了……

      “放!ﵰ”

      胡怀德毫不犹豫地大吼一声。

      下一刻两旁早就瞄准好的所有弗朗机ꇿ和鸟铳同时뜉喷出火焰,密集的子弹和霰弹就像现代机枪的夹⑾击,如****般打在骑兵中间……

      䃯 冲锋中聚拢起来准备撞进缺口的骑兵成片倒下。

      后面的也根本止不住,直接踏着前面倒下的同伴向前。

      这边完成射击的士兵以最快速度装填,尤其是那些弗朗机,几乎以堪比龙虾兵₃装填褐贝斯的速度,紧接着完成装填,릤对着骑兵再次喷出火焰。

      쇔但后者的速度终究太鯓快,虽然损失惨重,但前锋还是到达缺口,他们毫不Ꝝ犹豫地催动战马,在战车外一跃而起,꧖但也就在同时,这边长矛手的长矛从左右直接刺出。已经跃起的战马无可躲避怿,只能任凭这些长矛刺入ॻ,受伤的战马悲鸣着倒在了战质车䕈上,马背上的骑兵挣扎着站起,两旁完成装填的鸟铳手子弹射出,他们和他们的战马一起变成堵塞缺口的死尸。

      后面骑兵立刻转向……

      但骑兵的转向可是需要一定距离,尤其还是狂奔中的转向,而他们的一侧却是持续喷ώ射的홤火軆焰。 왿

      狂奔中的一匹匹熉战马带着背上骑兵不断倒在转向的路上……

      “他们的悋步兵呢?”

      杨丰笑着说道。

      有㼿一群能够准确ʚ实现自胗己意图的士兵就是好啊!

      李无逸看৸了看不远处,那里一个军官正在挥动旗帜……

      냤“坐观!”

      他笑着说道。

      好吧,我大明自有传统。

      不坐视友军倒霉的友军就不是好友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