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片视频精东

      此后,青春作伴,两情缱绻。时而是苍茫绿野策马飞奔,风扬起两人的头发,纠缠不休;时而是锦绣花间踏露徐行,落花如雪,拂了一身还满;时而是流水亭中并肩读书,风吹得书页哗哗作响,像彼时欢喜的心;时而是落日楼头相对煮茶,茶烟缥缈满室氤氲,盈润了彼此的眼眸。

      繁华街头,穆风第一次牵起云舒的手,平和淡定得似乎已经携手百年,云舒却羞怯而紧张,清晰地感受到来自他掌心的坚实和温暖;幽静林中,穆风突然低头,在云舒额上印下一吻。云舒睁大眼睛看着他,像受惊的小鹿。穆风神色镇定,脸却微微发红。

      情到浓时,所有琐碎的小事都可以放在心中回味再三。若说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云舒和穆风登上念青山,向着万古不化的雪峰发下了誓言。

      当时,长空如海、雪峰如镜,博大的风在他们身边奔涌不息,吹得长发与大氅横飞而起,更显得身姿如松、誓言如山:“苍天大地、雪山碧湖作证:君穆风与江云舒,结永世之盟、许白头之约,一生一世,荣辱与共、生死相依!”天地无言、山河静默,一刹恍若永恒。

      可惜流光易逝,何来永恒?过往种种,于云舒而言是一忆一伤不堪回首,于穆风又意味着什么呢?

      云舒不知道,银华镜前旁观的二人自然更不知道。但他们知道,皓天人守诺重情,一生一世一双人。尤其是在念青山雪峰前发下的誓言,被视为在神灵面前发的誓,永不能违背。如有人背誓,对方可以取他性命,来维护誓言的纯洁。风俗如此,连官府都对这种制裁行为无可奈何。他们二人如今山水相隔,是有人背叛了誓言,还是天意如刀斩断良缘?

      窗外,水波映月,弄影流光;窗内,月华如水,牵愁惹恨。

      夜正深、梦正酣,梦中淡月隐隐、天色熹微。云舒匆匆奔出小院。

      门外,穆风一身利落骑装,身边的骏马轻轻打着响鼻,还有几人远远相候。穆风接住一脸疑问的云舒,眼色深暗:“我马上要去积玉山,有些事要处理。你照顾好自己。”

      云舒心中不安,但又不能问,只轻轻道:“路上小心。”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会给你写信,等你回来看。”

      她没有问穆风可不可以给他寄信。听说是去积玉山,就知道穆风此行隐秘。

      穆风点头,翻身上马:“落雪之前,我就会回来。”

      说着调转马头向长街尽头奔去,等候的护卫立即拍马跟上。

      云舒在轻软的晨光中目送他渐渐远去,心中升起难言的情绪,不只是离愁。

      穆风走后,云舒的世界寂静下来,有足够的时间做她认为重要的事情——让自己变得强大,不令穆风掣肘,不让家人担忧。她翻看母亲的医书,重新炼制药物——补药、解药、迷药,还有毒药。向清歌任军器监丞的父亲请教,学着制作趁手的武器和便携的机关,用来防身自救,或释放药物。

      如此一来,能用来写信的时间就少得可怜。但她每天都会写几句。

      “今天和书院同窗一起去‘静观园’赏菊,大家都说,如果你在就好了。”

      “香囊绣好了,里面的香,是我自己调制的,叫‘水风清’,不知你会不会喜欢?”

      “今天和清歌去河边,捡到一块白石,上面有黑色的纹理,看起来像两个字。什么字?等你回来就知道了。”

      她写一切趣事,不言相思,可相思无处不在。她写尽了落叶,写过了初雪,穆风没有回来。她赏过了雾凇,看过了冰湖,那个说会在落雪之前回来的人依然没有出现。云舒开始心神不宁,胡思乱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