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是什么意思是什么视频

      幽州的冬天,寒冷干燥,稀风,疏雨。

      抱剑台上,正值未时,是一天中日光大盛之际。

      然而,众人皆有所见。

      在那九品绣衣举剑之时。

      有风,自高天而来!

      卷起云雾如海浪般翻涌沸腾。

      忽而间,又垂落地面,如苍穹怒号,携磅礴之力倾轧而至。

      高高剑锋之上,云消雾散,青松折腰。

      众人甚至的驭起灵气,以稳住身形。

      片刻后,风停静止。

      在场之人,无不色变。

      剑试乃展露剑招剑势之场所,诸人亦未辅以灵气

      如那楚鸢,一手黎山风雨剑,其剑势便让人宛如身在盛夏暴雨天。

      若是辅以灵气加持,其剑势作风,剑气化雨,威能定然难以想象。

      然而这九品绣衣,更让人捉摸不透。

      众人未曾感受到剑意剑试,却见他一剑招来狂风,又无灵气法术之迹,实乃骇人听闻!

      台下之人已是如此,台上的剑庐长老则要镇定很多。

      他看不透江南的剑势,亦不通其剑意之道。

      可谓平生仅见。

      不由微微点头,“大千之界,无奇不有,此招何名?”

      见状江南心中一喜,表面却不动声色,道:“禀长老,此剑呼风。”

      他本就不通剑道。

      靠着神通呼风才由此威势。

      赌的就是,世间神道遁隐不显,即便百年修为莫测的剑庐长老。

      也看不透神通奥妙。

      而误以为呼风乃剑招剑式。

      看此时众人反应,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有极大可能,通过剑试。

      其余人自然不知江南心中所想。

      只心道又出了一个剑道妖孽。

      除了一人。

      角落中,墨袍男子低着脑袋。

      满眼皆是不屑。

      其他人不懂神道,他却有所涉猎。

      他自然认出方才的风暴,依稀有神道神通迹象。

      别人眼里的剑道天才,在他看来只是招摇撞骗罢了。

      但他现在,明显有更大的苦恼。

      那便是,那晚在密室偷听他与剑奴谈话的,究竟是何方势力?

      难道是那九品绣衣?

      不,不可能。

      那时他正在与县尉对峙,

      另一边,剑试继续在进行。

      江南下台后,便掏出名册,对照着上台的人,一一进行比对。

      除了楚鸢儿,还有好几人值得注意。

      他的兄长楚河,同样来自黎山,一手开山剑势,实力七品;

      李柏言,君子剑势,七品仙道剑修,来自羽化仙宗。

      白羽,霸道剑势,八品武道剑修,散人;

      以及,夜烨,七品仙道剑修,散人。

      当身穿墨袍的夜烨从角落走上台,江南瞬间双目一凝。

      这人,就是那晚驱使剑奴,伪装店小二,挑起自己与县尉矛盾之人。

      江南嘴角裂开笑容。

      他向来睚眦必报。

      时间缓缓过去,天色渐暗。

      数百人的剑试也接近尾声。

      最后,公布结果。

      楚鸢儿兄妹,江南,夜烨,以及上面提到的白羽,李柏言,还有一位则是未曾露面的剑庐剑痴。

      拢共七人。

      其余人无不一脸失望,心灰意冷地下了山。

      宣布结果后,一名剑庐剑生将他们六人带至另一座剑峰,安排住宿,歇息。

      明日将由剑庐长老带领,前往剑庐禁地剑冢,参悟剑意剑招。

      ……

      深夜。

      剑庐寝房。

      和他们一贯的风格一致,房间内陈设简单。

      一桌,一椅,一床,便再无其他。

      江南盘腿于床上,强忍着去找夜烨友好交流一番的冲动,脑子里思索着明日的计划。

      按照规定,剑冢滞留时间最多三日。

      时辰一到,莫管领悟如何,皆要退去。

      江南尚不清楚,此次点燃青灯,需耗时多久。

      是像在天牢时一蹶而就,还是像获得呼风之术时十天半月。

      正在这时,江南耳朵一动。

      身负三十年道行,除了力气,他的身体各种感官,亦在潜移默化提升。

      要是原身江南,是绝不可能听到如此轻而缓的脚步声。

      江南心中一愣,不能是那夜烨吧?

      “谁?”江南喝问道。

      门外传来一个清冷之声,就宛如冬日溪水。

      “剑庐,莫依臻。”

      莫依臻?

      江南脑中思索片刻。

      便得知门外之人来历。

      剑庐剑痴——莫依臻。

      据传为剑庐剑主之女,六长老之徒。

      年仅十八,便臻至七品。

      剑道修为,更是难以揣测。

      其人倾国倾城,却清冷无双。

      也是唯一一个,未参与剑试,便可进剑冢的存在。

      粗略的信息一一在脑海中闪过,动作和嘴上却也不慢。

      推开门,拱手道:“莫姑娘,还请进。”

      打开门那一刻,江南人懵了。

      虽然他没见过啥世面,但无论是旬阳的商夫人,还是下午的楚鸢儿,都可谓是人间绝色。

      可开门的那一刹那,江南还是被着实惊艳了一把。

      这剑庐剑痴,当真生得一副绝妙的皮囊。

      未施粉黛,黑袍用一个丝绳简单扎起,眉目如幽潭,朱唇浅浅,肌肤似白玉,顾盼皆绝美,一袭宽大的剑庐灰袍,仍遮掩不住玲珑妖娆的身段。

      最绝的便是那气质,如雪般冷清。

      即便江南这种两辈子的钢铁死直男,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莫依臻得到江南肯定的答复后,也不拘谨,便进了屋。

      “天色已晚,莫姑娘深夜拜访,有什么事吗?”江南邀她坐下,询道。

      莫依臻轻轻颔首,道:“剑。”

      江南一愣。

      这姑娘能好好说话不?

      但他还是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意思。

      “莫姑娘说的可是剑试之时,那呼风一剑?”

      “对。”莫依臻总算多说了两句:“我在瓶颈,难以突破,特来询先生。”

      江南一拍大腿。

      心道这问题你可问……错人了。

      在下剑道的造诣,怕没有贵宗养的一头猪精深。

      但他肯定不能直说,毕竟对面姑娘可是剑庐中人。

      若是察觉自己对剑道一无所通,那明天剑冢还能不能进了?

      于是他措辞一番:“莫姑娘,剑道一行,山高路远,每一个人,没一柄剑皆有不同,在下爱莫能助。”

      莫依臻认同地点点头,这都是套话了。

      但她似乎仍然不死心,又问:“先生之剑理,为何?”

      江南作沉思状,许久才道:“江某之剑,在于心。心之所在,剑即在。”

      莫依臻若有所思。

      “心中有剑,万物皆可为剑;心中无剑,三尺神锋也比不得路旁枯草。”

      “在下剑理,便是——无剑。”

      江南反正就瞎扯,反正太细的东西他不敢说。

      人家是内行,说多错多。

      只想快点把这姑娘打发走。

      末了,他又怕一番胡言让人家走入歧途,又道:“此乃江某之剑,只适合江某,莫姑娘莫要记挂便是。”

      哪儿知,莫依臻久久没有反应。

      “莫姑娘?”

      突然,莫依臻抬起头,眼中神光奕奕!

      这还是江南第一次见她流露出如此强烈的感情。

      莫依臻站起身,向着江南深深一躬,满是尊敬:“依臻悟了,多谢先生!”

      江南:“?”

      好家伙,我自个儿在说啥都不知道,你就悟了?!

      紧接着,便见莫依臻提起手中长剑。

      此剑古拙,其神韵流转,大巧不工。

      即便外行如江南,也看得出这是柄好剑。

      不过莫依臻提剑干啥?

      不能是砍我吧?

      正当江南疑惑之时,莫依臻将手中之剑往窗外一扔。

      便扔下万丈悬崖。

      向着江南再一躬身:“先生之剑理,虚无缥缈,依臻只懂皮毛,却也收获颇丰。”

      江南人都傻了。

      他愣愣望着窗外——那柄剑明显价值不菲,说不定还是剑庐珍宝啥的。

      莫依臻这姑娘听了自己一番忽悠,就给扔了。

      明天剑庐会不会让自个儿赔?

      要不跑路吧?

      正当他思绪乱转时,不算宽大的房间中。

      剑气冲霄!

      虚空中,有剑鸣响彻!

      莫依臻整个人,都仿佛一柄仙剑,要刺破五行六道!

      她真的……有所突破!

      片刻后,莫依臻回归本态。

      白皙的脸颊夹杂着喜悦,虽然她似乎不太擅长表达这种情绪,本能地在极力控制。

      但江南还是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果然,剑痴之名,不是空穴来风。

      莫依臻朱唇轻咬,看江南的眼神充满了狂热的尊敬与憧憬,

      “先生大恩,依臻没齿难忘!”

      江南:“……”

      好家伙,这就是剑道天才?

      听人忽悠都能突破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