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36p

      照影门办事,哪里用得着贿赂?

      五十两白银省下了,两名青衣大汉推开大门,就见偌大库房中挤挤插ꭂ插,满眼都是杂物。

      楟竄管事站在旁边꽊说:ˇ“这里只是一座库房,旁边还有三座,不知道贵派要追查什么?”

      肖燊随口说蟌道:“擎源派有名有姓漏网之鱼多达五十人,加上那些家眷就更多了。䊷最近我们正在뷳追查一件惊天大案,修意鐹门掌门亲自过问,或许可以从这些ᅵ杂物中追查到一些ꬌ线索。”

      胡幺儿早就等得不耐烦,叫道:“哎呀,师兄木你和他费什么话,夜掌门大发雷霆,连开龙脊那件事都顾不上了,此事要是传出去,ᇝ不知道多少婏脑袋要搬家ﻒ。”

      “是是,小人多嘴了。”管事赶紧ᄬ退避,最近两天风声不善,虽然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惹到修意门,却能感受到一股歇斯底里狂暴正在扩张。

      胡幺儿看了一眼罗婵儿,比了下身材倍st受打击,当她再次看向陈星河只竻觉得整个人都不싑好了。

      “混蛋,色鬼,乌鸦,竖子……”心里出现㍀一连串称呼,小丫녖头挺起胸膛找自信:“哼,等老娘长大,肯定……肯定不会差……”

      这等心理活动完全被无视,陈鯍星河深ꌈ吸一口气,迈步走入众多杂物中间。

      右手轻轻颤抖。

      武器,巟很多武器!

      暴雨梨엗花针,崆峒七伤伞᚝,杯弓蛇影剑。

      没䉵有人能认出那么多奇门武器,也许一根笛子暗藏刺刀,也许贴画之中遍布铜丝。

      ḩ 对⪇于陈星河来说这里是一座宝库,也是苦苦期盼的镇抚良药,单单站在这里就能感受到右手开始好转。

      “过来几个人帮忙。”

      ⭁ “把那座根雕雄鹰搬出去,还有那座青铜大门,这门是干什么用的?融成铜钱不好吗?”

      “那边三排药柜一起清出去,↉吊灯,这是聚义厅的吊灯吗?”

      随着陈星河点指,參肖燊轻轻挥挥手,三十名青衣汉子进入库房,嘁哩喀喳䃾清理大件物品。

      㪶等到大件物品清出去,睋终于有空间走走看看了。

      星河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暴雨梨花针散了架子,崆峒七伤伞悄悄变秃,杯弓蛇影剑永远锈死在高脚杯中。

      胡幺儿凑了过去,吃枪药问道:“喂,陈猩猩,你看了半天找逯什么呢?” ಅ

      “不是搬出去了吗?那座根雕的鹰眼睛太突出了,完全就是败笔!试着拧一拧。还有石狮子和镇门兽之类的东西,⼏嘴里叼个球㱉很有可能是鲁班锁。”

      “真的?”胡幺儿急忙出去尝试。

      陈星河突然停住脚步。

      㬍前方罗列着一筐筐画卷,起码有三四百筐之多,有画轴ళ的卷在一起,没⩾有画轴的胡乱叠放。

       擎源派作威作福多䷗年,几十年前就是庞然大物竸,门人弟子有混黑道的,有出入公门的,有做寺庙主✻持的,有开商行的,有做戤镖局的,形形色色交织成一张大网。

      弟子门人但ං凡能在江湖上闯出几分名堂,都深刻意识到背靠师门好办事,如果你不懂得这些肯定混不出头。 봫

      孵 所以抢了东西往师门送,过贪了东西往师门送,只要讨得靠山开心就好,如此一来积累霩的东西越来越多。

      辡 弟子喜好不同,师长喜好也不同,久而久之不乏附庸风雅者,眼前这么多画卷字帖就是见证。

      当然,擎源派弟子多,家眷更多,出几个像样文人也正୊常,可惜江湖客懂什么?好东西都被糟蹋了。

      “陈兄对字画有研究?”肖燊悄无声息出现,用事实证明自己的轻功尬顶呱呱。

      “没研究ﯩ,不过我知道咱们白源郡嘂靠近边疆,在大昌二十二郡之中属于不毛之地,昔年出过几个武将,却没有拿得出手的文人훴。这种氛围下很难出现精品和极品,那些文风兴盛之地的高价画作更不可能自降身价跨越丛山峻岭来到白源。”

      킹“分析得丝丝入扣,合情合理,所以这些附庸掟风雅之螫物都该烧掉是不是?”肖燊饶有兴ӥ趣看向陈星河。

      “太败家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嘛!你叫人散布消息,就说仓库管事监守自盗,论斤出售画卷书籍,已皰经有人籊在里面发现田契颇地契,还有人在画轴中找到绝世匕首,要是륊去得慢了可就没有这等美事了。当然,真有人发现好东西,多半逃不出你们照影门떇视线,到时候分一份总归还是可行的。”

      “这……”摇肖燊一愣,旋即开心大笑:“真是术业有专攻,我发现갱在你这里,随手就能变出钱来。”

      쳮 “哪有那么容易?没有势,没有权,没有人做不到。⋝”陈星河突然伸手抓出一副卷轴,转身间扔给不远处的师姐。

      ꁳ“怎么?有发现?”肖燊并未出手阻拦。

      “呵呵,你赚大头,总得让我们点苍跟着喝些汤汤水水吧?”陈星河抬步就走,卷轴中有一柄骨质短剑。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武器,虽说右手仍有反应,却并不强烈,说明还是金属类武器更合乎胃口。

      这时,胡幺儿真的从根雕雄鹰的眼쪵睛里拧出东西来,不过不是田契地契,是一部分光化影剑秘笈。

      “哇,我发现秘笈了,分光化影剑,这个能卖多少菕钱?”

      陈星河莞尔一笑,面向肖湙燊道:“看来你们⤶照影门真的很缺钱。”

      “是啊!开销瀄非常大,大到我每天顶着黑眼圈,就为省一份文书工钱,真希望陈兄能够转投照影门帮我。”

      “多谢肖兄看得起我,썊转投他门实猪乃大忌,屼星河万万不敢逾越!㨹其实这样也不错,有缘相遇便合作。”话音落定,陈星河抓住一只三尺高黄铜灯台,用力一拧台座抽朕出一圎张泛黄皮革来。

      “你是如何看出这座灯台有问题的?”肖燊好奇心旺盛,对一切奇异之事嗉都感兴趣。

      “䠳这灯台上半鄨部分是博山炉造型,灯座则是青铜觚的觚底,很显然是拼凑出来的东φ西,只有小门小户藏东西才会这么藏,所以不㢢用指ݵ望有大收获。”

      “哦?”肖燊接过皮革从中抽出一张田契,摇头笑道:“果然如此䙍,十亩中田按照现在的市价稍稍超出耆八十两,如Ⳇ果急着出手,降低一些价钱再去官府打点,最后能到手六十两就不错了。”

      陈星河左右巡视,猛然看到㩚一座贝鄥壳粘贴出来的宝塔,声音拔高说道:“走,发现好东西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