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草和尚之素女经粤语

      竭眼见群众如此激动,苦竹刚想说什么,却见刚刚离开的轿子又去而复返,䡪公公一头冷哼,ᖉ嗦溜的从轿子中跑出来,道:酒仙使大人,请恕奴婢不周之罪。

      有些意外,苦竹问道:公公这是何意?

      绵 公公道:奴婢还有一事,乃陛下口谕。

      有些无奈,苦竹躬身몍道:微臣听旨。

      咳咳,公公干咳两声道:陛下口谕,传酒仙使速速上御书房簢觐见。

      有些好奇,这皇帝找自己干啥,旋即想到什么,有些无语,道:微臣接旨。

      当公⭧务㼺完成,公公舒了口气道:酒仙使大人,陛쯕下是临时起意,让您过去一下,所以刚刚失⟯神,开了小差,望大人不要见怪。

      ﷑ 苦竹笑道:无妨,公公事务繁忙㞳,就先去吧,本官丶还要面见陛下,就不多留公公了。ﻡ

      公公道:那奴婢就此㭡告退。

      穗 说着,便再次钻进轿子,大有一副虚惊一场的虚脱感。

      这时候苦竹道:大家散了吧,本官有急事面见陛下,再会。 쯏

      ⛁ 说过着,直接转身ᠰ就走。

      ꚞ 刚回到后院,苦竹就道:杏儿ꉦ,う取上十瓶红尘酒,随我入宫面圣。

      闻言,杏♍儿有些惊喜的道:谢少爷。

      说着,便直接转身就走,丢下九公䱅子独自在那里憋嘴。㙻

      忽然,好奇憸问道:你这么急着见陛下干嘛啊。

      正准备去换衣服的苦竹道:是陛下要见我,那就顺便去看看皇后娘娘生的怎样一副母仪天下的姿容咯。

      闻言,九公子笑道:你뻟啊你,怎么什么都绕不开女的。

      苦竹道:你这叫什么话,不跟你说了,我换衣服去,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

      当苦竹换好一身衣服出来之后,问道:你们看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然㓳而,两人都看呆了,这衣服要不要这么夸张,明明就是一件普通的白色衣袍,却像是一件Ȱ宝衣般,似散发白光,尤其是表面有챇金丝花纹,白光反射金光,又折射白光,渍渍渍,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了。

      Ჟ另嘅外,头顶銂一个白玉冠,中间有一根金䖒簪束缚。

      쌤当这身衣服套在苦竹身上时,终于没了稚气,就像是经过及冠之礼后,长大톛成人了般,此刻起,当不再是少年。

      见他们不说话,苦竹道:我问你们话呢,怎么一个个的不頥说옶话啊。 水 䖢 杏儿反应过来,道:少爷,这样䟘的衣服才适合你,脱离稚气,英俊潇洒,清新脱俗。

      圊闻言釚,苦竹笑道:真的昛吗,我有这么好看吗。

      杏儿肯定的点头道:真的真的,这材质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以杏儿的经验,肯定远超之前的蚕丝。

      这时候九公子插话道:这籦是雪晶树的筋丝숷,算是操一种仙材料,凡俗是不可能有的,看来陛下对你可是很上心啊。 﫷

      有些得意,苦竹道:好歹也是个仙品官员,哪怕是个空客,一身漂亮衣䆇服还是뜽可以有的吧。

      憤 说着,又ࣾ对着杏儿道:杏儿,走起。

      艾,杏떟儿忙不迭应了一声,便跟了上去。

      原地,九公ඳ子有些羡慕,自语道:回头我也搞一套来穿穿,不,再给杏儿搞一套,哇哦,神仙眷侣有没有,嘿嘿。

      ……

      玉牌悬挂腰间,走路都带风,一路所见之人皆低头行礼,那感觉,有种农民翻身做地主的舒爽。

      䗙来到御书房前,苦竹双手后背,道:去通报一声。

      守门的两个侍卫见苦竹腰间令牌后,立刻ꕄ恭敬应了一声,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稌욕也就刚进去然后又出来了,道:酒仙使大人,陛下骳有请。

      点点头,苦竹道:杏儿,你在这等我一下。ة

      说着,苦竹便径直ᑱ走了进去。

      来到御桌前,见皇帝安然坐着批阅奏折,苦竹抱拳쪄行꽦礼道:微臣苦竹见过陛下。

      闻言,皇帝抬起头,道:平身吧。

      然后又接着道:昨天你说那许广是你亲手所᤼杀,这欺君之罪该当如何啊。

      额,苦竹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道犰:陛下,这事不是翻篇了吗躜。

      冷폷笑一声,곈皇帝道:朕可是只说过你们红尘酒庄灭廖家一事,可没说许广之事。

      苦着脸,苦竹道:陛下,那욆许广是来杀微臣的,他同样也没有ዎ这个权力执法啊。

      皇帝道:朕说的不是你杀他之事,而是你让刘璇珠顶罪,这可是欺君之罪,你想好怎㢣么死了吗。

      扎 有些无奈,苦竹道:回昒陛下,此事隐情有三,其一,当时是刘璇珠主动揽下的罪责铙。

      其二,以当时的情况,微臣就是想承认,也根本传不到陛下耳中곱。

      ៧其三,若当时刘璇珠不主动揽罪,微臣和微臣的家쮕人肯定依然全部伏诛。

      酷 以上三条虽无奈,却是顾全大局的决定,微臣觉得,陛鹏下不但不可罚,还要赏。

      然而,皇帝就像被踩了尾巴,怒道:你少来这套,要是不给朕说出个好歹来,你今天死定了。

      苦竹道:回陛下ꕃ,葳首ݪ先,您应该赏쯶刘璇珠,銓是因为她,微臣才有机会来到这里跟您亲口说出那个消息。

      其次,微臣不才,愿以红尘酒庄为楷模,建设稳定住太㝹玄的商业市场,让民富得以培养人才,为陛下为江山做贡献。

      鳊 最后,微臣以命担保,来顧此救助国母和公主安危。

      陛下,一个欺君之罪,换太玄秩序和陛下的妻女,这样不该赏吗뇔。

      皇帝道:就算有功,那也是刘璇珠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苦竹道:此事乃刘璇珠欺君,而非微臣欺君,陛下既然已明辨是非,便是该赏。

      闻言,皇帝面色一黑,道:合着朕找你来,就是给궉别人封赏的吗。

      苦竹苦口婆心的劝道:陛下,此乃奇功一件,御下之精,赏罚分明也,既然陛下已经罚了,那现在就是该赏之时,得人心,固朝纲,实乃一举两价得꫰之妙招也。

      这像是搬㬲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偏偏还要说很舒服,去他奶奶个熊的。

      尽管内心把苦竹့骂了ڍ个狗血喷头,但面ᵖ上还是欣慰道:爱卿真是朕的社稷之福啊,此事稍后自有封赏,今日朕找你来,是为了询问你有何办法,使皇后和太玄康复。

      本来,苦竹还一脸笑意,然说起正淒事,便认真起来,道:回貸陛下,昨日微臣与公主同行,得知公主和皇后皆有隐疾,然倾国之力而不治,微臣心中难受,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慈悲之心人皆有之,微㖃臣也不例外,所以斗胆敢接下这个为国效力的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