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纪录世界记录你e

      “是!”赫元彪遵令离开。

      ﳏ此时,떱营帐外,一名身高两米的鲤妖神情自然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来滦自罗星的回话,它并没有因为身在敌军大本营而露出惧똀色,它是鲤族的和谈使臣,它相ꨕ信这些人不敢杀它,毕竟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但很快,刘岩来到ﮡ了它的面前,二话没说抬起腿就是一䴐脚,将那名鲤妖踹倒在地上。 ᳕

      “你…我是巹来和谈的,你这是什么意思?”鲤妖惊惧的看着凶神恶煞的刘岩,不明白他为什么滴见面就打。

      貏 “和谈?杀了我们的统帅来和谈?我去你娘的!”说着,刘岩又是一拳打在鲤妖的头上,其他的人屇冷漠的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刘岩ꡮ拿它撒气。

      他们正愁找不到东西让刘岩释放情绪呢,这家伙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䏶什么…什么统帅,我们没杀。”那鲤妖听到刘岩的话有些⧬疑惑,连忙깶解释。

      髛 “没杀?”刘岩动作一顿。

      褾 “嗯?”杨宏闻言面色一凝,难道常零没死?如果真没箦死,鲤族用他的命来讲和的话事情可就真的不好컏办了。

      可峩那鲤妖接下来的话,瞬间让杨宏松了口气。

      “我们外只杀了一个突然闯进南河的疯子윢,那疯子扬言要取我们大王的性命,还在南河大开杀戒,最后被力将军和大王击杀了,至于你们的统帅,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ක 氽 这鲤妖口中的统宾帅指的应该是罗星,在它们看来只有皇帝才能够被称作统帅吧,常零还算不上统帅。

      “疯子?你他娘的才是疯子,老子今天就㛜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疯子,来人,把ꧮ他给我架起来!”

      虽然这鲤妖说的话还有值得推敲的地方,但此时整个军队中就只有常零不在,所以刘岩不难想到这ⲇ鲤妖口中的疯子是谁,至于常零为什么会深入到南河,此时Ԑ已縶经暴怒到极点的他根本不会想那奘么多,他只知道常零确实死了,死在總了鲤族手上!

      很快,那죪名鲤妖被架在了一个十壮字架上,刘岩拿着一把匕首走向它。

      “你⿵…你要干薧什么㩏?两国交战不斩来虮使,你们这样做就是代혴表要与鲤妖一族ս不死不休!”那鲤妖惊慌的看着刘岩,最后还出言威胁。

      “好一个不死不休!”刘岩差点被这鲤댂妖的话给逗鏄笑了,难道这群鲤妖认为现在还有休战的可能吗?真不知道这群妖怪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它们现在可是弱势方,谈和没有筹码就算了,居然还敢威胁。

      刘岩也懒得再废话旓,直接将匕首插进了那名鲤妖的手ۖ臂上,然后旋转了一圈,把它耬手臂上的那块血淋淋的肉挖了出来。

      “啊!!!!”那鲤妖ꑩ痛的放声大吼起来,身体疯狂的쬤扭动试图挣脱,可终究是白费力气。

      婰 雔 ㌶“想把肉要回去?来,自己吃!”刘岩此时宛如一个变态杀人狂쵦,他撬开那名鲤纠妖的逍嘴用匕首把挖出来的肉送到了那名鲤妖自己的嘴里。

      㘍 “孵呕!”周围的士兵看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呕吐了起来,这实在是太血腥太恶心❇了,就连身经百战的杨宏也有些受不了这样恶心的折磨方式,这刘岩곢平时看起来挺听话老实的,没想到居然是个这么残忍的人,看得出来常零的⼫死确实对他影响很大,甚至让他变成了另一个人。

      那名鲤妖同样无法忍受这样变态的折磨,它一想到嘴里散发着腥味的血肉是自己的,它就越发觉躭得恶心,瞬间就张嘴想把肉吐出来。

      “你还敢吐?꧂”刘岩大怒,手腕一룝扭,放在鲤妖嘴里的匕首一转,瞬ⱘ间把它的舌头也给割了下来。

      ㇞“来,把舌头也给我吃进去,快点!”

      刘岩抽出匕首用手强行把那名鲤妖的嶥嘴给合了起来,那鲤妖瞪大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极其扭曲,已经分不清䕌是恶心还是恐惧了糵。

      “不吃是吧,不吃你也别想吐出来,来人,拿针线过来!”刘岩冷笑一声,很快,一名士兵给他送上了针线͚,刘岩一手拿针一手捏着鲤妖的嘴开始缝起了针线。

      輌很快,鲤妖那宽大的鱼嘴就被刘岩用针线紧紧的缝了起来,没有留下半点空隙。

      那鲤妖此时也终于是彻底放弃了挣扎,它把头低着,很快就彻底没了⪠动静。

      “嗯?”刘岩皱眉看着一动不动的鲤妖,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探了探它的鼻息。

      结果就是,它,死了ꠥ。

      或许是精神崩溃而死,又或许᤹是被嘴里的肉和舌头恶心死的,再或许是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屈辱自杀的。

      “没用的东西,所有人都不要动덹它,我要把它风干,大战之日我会请鲤族的妖王吃鱼干!听到了吗?”

      刘岩吐了一口唾沫在那鲤妖的身上,然后转身对附近营帐的士兵们吩咐。

      皝“是,将军。”士兵们ᑛ连忙应了下来。

      折磨完这只鲤妖,刘岩心֯中的愤怒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此刻他的心中就只剩下无尽的悲痛,椑常零的瘙死讯在这只鲤妖的口中得到了确切的证实,消了怒气的刘岩缓缓放下手䢓中的匕首,庀转身贏落寞的朝自己的营帐中走去。

       杨宏也没有去叫他,刘岩倍现在需要自己静一静。

      两天后,罗星已经完全从虚弱状态中恢翈复了过来,这楗两天荒原上的风有些大,荒原的深处也就没有再起迷雾,鲤族也⚷没有再派人来,那只和谈的鲤妖,此时尸体已经被风干,刘岩这两天每天除콪了去鞭尸䭋就是在自己营帐中待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淿 輙“国舅,起风了뫻,鲤族该灭了。”

      帅帐中,罗星精神奕奕的坐在帅椅上对杨宏ݼ说道。

      “明白。”

      杨宏转身离开,很快杨宏就将全军开拔推进的消息传递给了大小将官,再由将官们传递给㿰士兵,仅半刻钟时间,十万雄兵就在营帐前整整齐齐的列好了队虠。

      봲“刘将军,你已是皇城守卫军的统领了,待会大战一旦发起,皇城守卫军的人就交给你指挥了。”

      ꮈ 军队前方,穿着龙炎战甲竸的罗星骑在马上转头对一Ⲫ旁神情冷漠的刘岩说道。

      “是。”刘岩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个字,随后抬手一挥,便纵马前行朝着荒原深处冲了过去,在他的ಘ马上还放着那具被风干的㌫鲤妖尸体,看来他是真打算请鲤妖王吃鱼干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