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app应用

      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三人的脸上。

      小铠睁开了眼,懊恼自己昨骦晚没拉窗帘。

      这个房间有两间大床,Þ小铠、路仁躺在一张床上,白则独享另캤一张。

      他们本就是孩子,这床只大不小。

      헗 쾞ӭ还有一张小床,宝可梦在上面横七竖八地睡着。

      小铠睡眼惺忪,밢打着吹欠,他不照镜子都知道此刻他徘有两只熊猫眼。

      즥昨晚他睡得很糟糕,白、路仁很早就睡着了但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唏一年到头,总有那么一两晚,人是不༌睡觉的,要么为了追番,要么为了游戏,还可能为了学习,最有可能是为了工作。

      但小铠并不在做这些事,他没来由地在胡思乱想,思绪疯狂跳跃,他想到了很多意义不明的东西,从迷唇姐到沙奈朵,从MEGA进化到超极巨化,然后就ᖀ彻底失眠了。

      半夜,房间又响起了小火龙尖锐刺耳的磨牙声、杰尼龟吧唧嘴的口水声以及各种奇怪的声音……

      他明明是个孩子,此时却比大叔还颓废,翻着两只略带血丝的眼,长叹了口气。

      翻身下Ǵ床,踩着两只拖鞋,他走向了小火龙,僷一把将它提了起来。

      “吼!”

      小火龙很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主꽼人更加没有精神的脸。

      “陪我出去吹早风。”

      小火龙摇头:“吼~”

      “你同意了,好的!”

      小铠随手将它放在了肩上,走出了这个房间。

      小火龙Έ委屈地翘起了嘴,水汪汪的眼睛似是要掉下眼泪⺩。

      房间外,走廊上,并没有人,想来这个时间点他们都还未醒来。

      小铠径直走出了走廊,迎面而来的就是风,令人清醒的凉风。他的精神状态好了一些,小火龙却打了个趱抖索놑。

      走廊外的甲㴑板上有许多人——三排水手面朝太阳站得笔直,在他们前方⯝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衣着考薆究,是小铠不认识的名牌。

      小铠摸了把脸,又用力揉着眼睛,奇怪,他们在干什么?

      老人本蠆是严肃的,看见一个앵男孩突然出现,立即变得慈眉善目,他向小铠点了点头。

      船长喜欢早睡早起的孩子,也喜欢爱笑的孩子。

      小铠就在笑,他尽力露出了小孩最纯真最可爱的笑容向船长致意。他并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干什么,自己好像打扰到他们了。

      他就要走开,却听到了船长洪亮的声音:“开始吧!”

      小铠还是出于好奇,立在了原地。

      只见三排水手动作整齐划一地向前出拳,又再骖划开步子回身打出一拳,击出的方向正是小铠站的地方!

      看到这么多沙包大的拳头,他还能做什么呢?只能闭上眼睛认命等死볇。

      小火龙护主心切,从他的肩上滑落,抱住了他的脖子,用身体护住了他的胸口。

      拳风猎猎,吹到他脸上火辣辣的。

      ኹ “哈哈哈!小朋友,你什么时候在我们后面的?”

      水手们当然不是想群殴这个小孩,他们是在打拳,只是小铠不懂㥺而已。

      “啊?”

      小铠缓缓睁开了眼,此刻他无比清醒,从未如此清醒。

      船长已走到他面前,用力拍着他的肩膀:“没事吧。”

      这个老人的手格外有力,他每拍一下,小铠的肩就要꿤往下沉一分。

      ꩜ 小铠哭笑不得:“只要您别拍我肩膀,我就没事。”

      船长的手停住了,他仰天大笑:“哈哈哈,我把你当成一个小水手了!”

      빯 “嗯。”

      小铠现在只感到两侧肩膀已不是一样重了,成了一杆失衡的天平。难道婰你们水手身体都是有一侧更高吗?他看向那三排水手,靠,还真是!

      他将手放在小火龙腋下,将它高高举起:“谢了,小火龙!”

      刚才,小火龙直接以身作盾保护自己,令他这个主人感到无限温暖。他的胸膛到现在还暖乎乎的,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

      船长看着这一人一龙,想起了一些东西,他最看重的东西。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Ǽ小铠!”

      小铠没理由不向船长说实话,况且他的基础档案肯定早就在船长手上。

      “小铠,倒是一个好记的名字。”

      船ꬴ长手背在后面,缓步走了开来。他又看向自己的水手:“今天就这样吧。”

      “是!”水手们齐声喊道,迈着小步子跑离了甲板揀。

      这些水手步伐一致,严听命令,行动如风,跟军人一样。

      小铠也打算走了。

      船长说:“你过来。”

      现在甲板上只有他们两人,船长毫无疑问是在命令小铠。

      異一个长者叫住小辈,小辈是ḳ一定要过去的。

      軲小铠老老实实瘹走到了船长旁躕边,问:“船长爷爷,有什么事吗?”

      以他的能力,他能蹞做的只有给这位老人捶捶背,揉揉肩,ꋨ或是帮他端一盘早餐。如果船长要他做这些,他乐意至极,绝没理由拒绝,毕竟圣特安奴号是船长的,而小铠又要在这白吃白喝七天。

      “哈哈,爷爷?我可没那么老,你还㠠是叫我船长吧!”船长笑得格外爽朗,听声音确实不像个၍老人。

      “好的,船长。”

      老水手都是不服老的,因为你一꘵老就要下船了,就要告别刺激的航海生活了。像他这种人,宁愿揕死在船上,也不想下船当个渔民。

      不过,像船长这样的老派水手,也越来뵴越少了。大航紮海时代其实早就过셊去了,昔日强盗作派、硬汉形象的水手不复返了!船长时常这样喝斥今天的水手:“你们这些没胆量的毛头小子,有一颗冒险的心吗?你们只是为了高昂的工资罢了!哼,你们现在喝的这些劣酒,在我们那个时代就是白开水!你们喊口号的声音,还没当年水手便秘时的骂人声大!你们见到个大风大浪竟手忙脚乱,跟个女人一样软弱。说到女人,你们睡过๱的女人……(就此打住)”

      第一次老船长这般破口大骂,水手们还会赤着脸,对比之下自愧不如,可听多以后,他们就免疫了,只安静地听,即便被骂得狗血淋头也不再变一下脸色。

      挨骂是无所谓、可接受的,只要您老发工资就行。

      还活在那个时代大概也只有船长了。

      小铠懂宝可梦,却不懂水手,他在船长面前真就只是个孩子,见识、阅历甚至不及船长的三千分之一。

      所以,他很尊䗙敬这位老人,决不敢乱说话、开玩笑,绝对是船长说捌什么他就做什么。

      对于小铠这种顺从听话蓌的孩子,船长也是喜欢的。

      “小铠,跟本船长去吃早餐!”

      ߝ 小铠瞪大了眼睛:“是!”

      ……

      他做梦也没想到可以进入船长室,还是圣ไ特安奴号的船长室。这样的梦,只在游戏中实现过ⲝ。

      船长室的房间装潢自然是全船最好的,该有的奢侈品这里都有,而且都是最高档次。为了突显船长的身份,严肃的黑,冷峻的白,宽容的蓝是房间的三色调,无论谁走进这房间都会自降一等身份,不敢无礼。这里有许多艺术品,大多是小铠看不懂的,쿵但他却认得墙上的三幅世界名画,它们分别是飞Z固拉多、怒钓盖欧卡、电网绿毛虫。

      除开这些令人眼红的物品,房间内剩下的就是许多奇怪的东西:左面的墙上只挂着一⤋个破旧的木船舵、一张被缝补过的海盗大帆布以及一顶插着羽毛的船长帽子樖;在房间四壁之下有一圈木桶,木桶是密封的,只有一两桶开了盖,飘出最烈最醇的酒香,能在这刺鼻的酒味中睡着的人ꪨ一定是个酒鬼。

      小铠皱眉蚲又皱鼻蚎子,他不习惯这酒味谙,光是闻着就已发晕。

      맰船长笑着盖上酒桶盖子,小铠才好受一些。

      小铠看着四ᤒ周,在桌子旁先坐下了,他是客人,虽然他只是个孩子。

      其实,他并不是第一个来这里的孩子,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鴘 人老了,就喜欢聊天。老人尤其喜欢与天真可爱的孩子聊天,因为他们不想再多耍心机、不想再去揣测对方想法,这样的交谈可太累人了,是小伙子热衷的。老人只想多说“废话”,䶠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安静的、有耐心的听众,听话的小孩子娾很符合这一条件。

      船长每天第二大的乐趣就在这里,他已跟很欘多孩子聊过天了。虽然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讲,重复地讲自己的水手人生,但他也乐此不疲。他讲得既生␝动又有趣,就像是讲评书,语气抑扬顿挫,内容一波三折,故事的开头相同、结局却不一样。正因为故事好,孩子们才听得下去,不然早就动手去拔这白胡子爷爷的胡子了。

      菜ꆝ很快端上来了,没有鱼。只要是水手那肯定会吃鱼吃吐的,他们尽量不吃海鲜,宁愿多吃点菠菜。

      䄈小铠突‘然变得很靅乖,他不﫰敢动筷子,只看着这些美食发ꯉ愣。

      如果白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问:“你真的是小铠?”

      船长拍了下桌子,说:“孩子,吃吧!”

      小铠就是在等这句话,他眼中精光一闪,一双筷子已飞舞起来,一张嘴开始风卷残云。

      小火龙也是如此,它现在终于不后悔今天早起了。

      船长突然发现,这个孩子并不乖,但很有趣。他뜞提出筷子,就像是拿起了武器。

      小铠震惊了,船长的夹菜速度很快,至少是他的三倍!

      你不能種怀疑一个曾经单身二十多年的男人的手速!

      小铠撇了撇嘴,手攛上动作又快了一些。 ℕ

      进来端菜的水手看着这一老一小,冒着冷汗说道:“船长,菜一定够的,您和这位……小兄弟不急的。您平时不是只吃三盘菠菜吗?”

      船长筷子一压,压住了小铠的筷子,他一嘴食物,说话含糊不清:“我……Ẉ今……高兴!”

      小铠鋤咽下一口,用力想将筷子抽回,但船长的筷子功夫又巧又强,他动不了丝毫。

      这顿饭吃得很久,小铠从来没吃得这么饱过。

      原因嘛,一来,菜很可口,二来,有一个跟自己一样不在乎形象的偼食客。

      一老一小扔下筷子潶,同时笑出了声,边笑还在边打嗝。

      船长:“可惜你不是我的小孙子!”

      小铠摇头:“我有爷爷了!而且,你不是说自己不老吗?”

      “哈哈哈。믍”

      船长叼着根牙签,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小铠“调皮”地笑着:“可以啊!”他反正都是闲,在哪呆着都一样的。

      于是,船长又讲了一遍他风光的人生。

      人到老,吹起牛,消不脸红。

      小铠还是从这润色过后的故事中听出䆳了相当多的破绽,但他不点破,听人吹牛自己也快乐。

      他会插上一两句,都是在询问宝可梦,他对宝可梦的兴趣明显大于三真七假的故事。

      船长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越来越高兴,到后面干脆直接跑题,跟小铠聊起对战来了。

      船长问:“假妁如我有一只自信过盛特性的暴鲤龙,⒲你有一只妙蛙花、风速狗、椰蛋树,你派谁?”

      小铠眼睛一亮:“风速狗!”

      ℾ 船长也眼睛一亮:“为什么?”

      “因为风狗可以威吓,速度也更快,直接给暴鲤龙点上鬼火,暴鲤龙就不行了。”

      “不错!졚”船长扔掉了牙签,再问,“我有三地鼠和蜈蚣王,你有波可基斯和ꫤ龙头地鼠,我蜈蚣王毒击波可基斯,三地鼠震级攻击龙头地鼠,你怎么办?ᔊ”

      小铠激动地喊道:“我直接让飞机用爱丽丝围棋,再让龙头地鼠用地震!”

      船长惊道:꒍“爱丽丝围棋是什么?”钀

      “就是那个技能!”

      “哪个技能?”

      “交换场地뱻。”

      船长猛拍桌子,这样一个老人竟大笑不止:“你回答得很正确!”

      嗙 캗 他们又这般纸懲上谈兵了一阵,船长看向小铠的目光越发赞许。

      他突然叹息道:“看来正辉说的没错!”

      “正辉?!”小铠愣了,光是听到这个名字他就已经不自在了。

      뉾那天的事之后,正辉在他心中的形象变得极差。

      “小⋎铠,正辉是我的侄子。”

      “啊?!”

      小铠思绪电转,他总算明白正辉为什么可以ꫭ搞到圣特安奴号的船票了!

      “正辉说,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孩子,果然没错。”

      小铠笑着,内心吐槽道:我这是被他们叔侄俩各试探了一次吗?可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