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泽萝拉教师被。爆操强奸。

      酎 “当䟞夜西风,公孙瓒点燃城外房舍,因刘虞不许士钯兵摧毁百姓房屋,于是因此连带齫全军陷入䛓火海。”

      坐在侧室之中,沮授矀手持瓬信函另一手指着幽州地图,公孙瓒败刘虞于蓟城,火邼光冲天而起,照亮半边天空,各势力的探子可以说是大饱眼福。 ⿈

      “刘虞鶡斩程绪后,军✨中无人敢言刘虞失误,굳刘虞本就不善战术,又妇人之仁不将大营与百姓房舍隔绝开来,才至此战大败,十万大✼军皆做火灰。鬮”

      “如今春蜪深,枯ࢦ木尽落,幽州干燥,四下恐都是可燃的杂碎,⍊再群者公孙瓒对刘虞可以说了如指掌堬,刘虞的底细被他掐得死死的晑。”

      쐜 听沮갟授说完,朱儁伸手捋捋短须开口分析,正规军之间出现三万破十⳧万之例属实罕见。

      “集天时地利之便,而刘虞斩程绪失去人和,知晓军事之人不敢言,此战败,尚在意料之中,不足为奇。”

      鞔 “听见了吗,쟧典韦。”

      섗 听朱儁分析完,张辽回头看一眼坐在旁边一副若有所籰思的典韦。

      奬 “兵力只⭝是一方픥面,但不是全部缰。”

      “但也不右排除兵源问题。”

      显斏然,吕布对此有些不同见解。

      ⊁ “ꊗ幽州久战老兵皆在公孙瓒麾下,刘虞众十万,不若说是乌合十万,训练参差不齐,配合一塌糊涂,以如此十万之军击三万,能擆胜,恐才是奇事。”

      “我赞成吕将军说法。”

      卢植举手同意吕布的观点,沮授将褔刘虞的战K术完全在沙盘上重演一遍,可能就连刘虞自己都没能注意到的细节问题,沮授都分析得一清二楚。

      “当꿊年刘公与皇甫嵩万余之兵据守十五頞万黄巾军,此时黄巾军得地利聚人弄和,ﲡ却只为天时所破,战场形띖势复杂多变,不能仅以天时地利人和为评判。”

      “刘公有何想法。”

      众人轮流发表完各自见解ꒂ,沮授转头看向坐在郈身侧麐的刘坚。

      흜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见问到自己,䩺刘坚连忙站起身,好像被叫起来回答问题的孩童一样。

      덍“我等可以天时地利人和传য授经验与那些年少将士,但不可将此为决断的榜样,战场形势岂能乮不变,若要取胜,怎能不斗智ᢈ斗勇。”

      葋“既然刘公也如此说。”

      张辽双手环抱胸前,微微皱起眉头道。

      ퟣ 㴖“那新兵书还写吗?战场局势万般变化,我等又亲力筄亲传,那书岂不可有可无?”

      侺“书要,亲传也要。”

      刘坚鵌站起身走到沙盘边,既然众人都讨论的差不多了,那就由自ീ己做个总结,其实就是说几觉大家都爱听的模凌良可的好话,这帮ꊁ人都聪明着呢,刘坚只要带他们把这个弯㺎转明白了,᳢他们自己就能想明白。

      㶃“不先知何以破不变之敌,怎能知如何破万变之军?”

      ㋔ 쮍 闑 “那辛苦诸位将军了。”

      看ᯨ时候也不早了◠,再加上没什么需要强调的,沮授挥手,左右两名卫兵上前将沙盘抬走。

      繥 “我等明日再议,若有ل要事,怗明日再商。”

      “也辛苦主公在此旁听了。” 쉸

      众人离去,沮授向刘坚拱手,本来这种议事是不需要刘坚亲自出面的,但沮授怕这些武官们意见不和再吵起来,不得不把刘坚请来镇场子。

      ⭳ 不过自己也是杞人忧天了,没想到他们还谈得挺好,没什么矛䣵盾分歧ԋ。

      “何来ϱ辛苦?”

      看沮授一副有愧鵼于自己的表情,刘坚咧嘴一笑示意沮授随便点坐下᫖。

      “各ᐒ郡识文断字情况舍如何?”

      “喜忧퇲参半吧。”

      ῾ 见刘坚问起此事,沮授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沮죜授清楚为何刘坚强调,一定要全民知ꘛ书达理晓畅军事,这样一来兵源素质水涨船高,军中将官也自然会越发优秀。 층 쵓

      试问一支军队,从上到下,皆知时局之变,懂破阵之法识阵眼所在,虽说不至于战无不胜,但也恐是⎐鲜有败绩。

      “덦各地世䦬家豪族对此策颇有不满,认为有伤᠎其颜面,事关尊严。”

      “不知刘公和玲琦将军婚事打算何时办?”

      张张嘴,沮授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询问,刘坚差点一口温酒全喷出去。

      ⟼ “事关重大,刘公还是速作决断的好。”

      “怎连你也这般?誟”

      本㇍来以为典韦、张辽他们几个已经够添乱了,没想到沮授也来訯这一出,被这么一说,刘坚有些哭笑不得。

      “如今并州也处内忧外患之中,홣你叫我如何有心谈论婚配之事?”

      “刘公糊涂了。”

      知刘坚原来是这般想法,沮授껧哈哈大笑起来,也是,毕竟主公也不过是个娃娃,儿女情长之事鍞,还弄不明白曲中意味。

      “今天下纷乱,百姓居无定所,整日殚精竭虑,民心浮动惶惶不能终日。”

      “我并州得公这般明主所护,可谓是欣欣向荣,时至今日,百姓终可无忧生死,但人所思皆往恶,公可保并州安稳一时,然若公老,无人承公之衣钵,岂不叫百姓伤ਆ心。”

      又给刘坚斟一杯热酒ﺹ,沮授笑道。

      “骍公今抱得美人又安抚百姓睍之ᧄ心,岂不一举两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