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免费区域2015

      须瓷似乎对傅生的出现很意外,他摔在地上,抬起头怔怔地望着他。

      “伤ⷖ到哪儿了?”

      잾傅生半跪在须瓷面前,透过面具和他对视着,因为不清楚他受伤的位置,不敢『乱』动。

      “没事……”须瓷恍然惊醒,“就磕了一下。”

      汪觉完全懵了,陆成冷眼瞪了他一下,他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

      一开始的两次ng确实他在针对须瓷,但他自己也没少吃亏,还被须瓷用剑戳了一下腋窝,有苦都没处说。

      괣 第三次汪觉本想着就这么过吧,须瓷戴着面具,他치却直接整个人进入雨中,几次眼睛都睁不开。

      结果须瓷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在汪觉按照戏里剧情将木棍扫向他腿的时候,突然砰得一声摔在了地上。

      可问题是!

      他还没扫到呢!还差一点!

      可这会儿没人听他解释,昨晚跟〝着一起去ktv的人有在小声讨论,什么“嫉妒心太强”“凳肯定故意的”这种话一句接着一句。

      谁不知道他昨晚想要巴结傅攇生,结果最后被带走㺮的人却是须瓷。

      傅生:“㫘磕哪儿了?”

      雨越下越大窰,虽然是白天,但天空却极为暗沉。

      㯠 须瓷还戴着面具,浑身ʈ透湿,傅生也没好到哪里去。

      须瓷呐呐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腿……还有手臂……”

      他是侧摔的,手臂和大腿ꍴ都重重地摔在地上,脚踝还微微扭了一下。

      傅生穿过须瓷的肩背和大腿,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周围人一时有些呆滞,包括须瓷自己。

      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씗微微抓住了傅生的衣袖:“我没事……这场戏还没走完,等会雨停了……”

      “闭嘴。”傅生蹙眉,不知道是不是젻他的错觉,怀里的人似乎在颤抖。

      他低头看了眼,不是错觉,须瓷抓着他衣襟的手抖嗦个不停。

      他将人放到棚内,雨珠砸在棚顶的声音极其醒目。猪

      须瓷的衣袖被揭了上去,伤的鸥是右手臂,皮鳞肤已经擦伤了大片,红『色』的血丝步入其中。

      傅生看向一边的陆成:“有医『呴药』箱吗?”樽

      陆成:“……有。”

      陆成叹了口气,他神『色』复杂地看着浑身湿透的两人 :“你先带他去换衣服吧,然后回酒店上『药』,你自褮己也得冲个澡。”

      “好。”

      傅生跟叶清竹点点头,再次抱起须瓷朝更衣室走去。

      叶清竹看着他们的背影:“我说什么来着?”

      陆成疑『惑궖』道:“但这两人真要有什么,照傅生的『性』子,他怎么会把人丢在国内不管不顾?”

      “谁知道呢?”叶清竹笑了笑,回到化妆〓室内准备自己的下一场戏。

      ຾ 所有人散开后,陆成才看向一旁的汪觉:“这种事别再有下次。”

      汪觉还想辩解一番:“我……桸”

      陆成打断了他:“我不在乎你是谁带进来的,也可以容忍你演技上的缺陷,但最起㠢码安分点,别给我惹事。”

      ญ --⍐

      更衣室内,须瓷被放了下来,他避开傅生解他戏服腰带的手,有些縄慌『乱』地望着傅生:“我自己换就好。” 걩

      傅生望着自己抓空的⨨手,半晌后说:“速度。”

      须瓷走进隔间里,将湿漉漉的外袍脱下,刚准备脱内衫时,隔뉘间的门被敲响。

      须瓷神『色』一僵,迟疑着打开隔间的门,望见傅生冷淡地看着他,递给他一条『毛』巾。

      “……谢谢。”

      뉜 等待的过程中,傅生显得有些沉默,须瓷变塏了很多,昨晚他的状态很像以前那种嚣张霸道的感觉,但却又掺杂了一些说不ഇ清道不明的小心翼翼。

      㐚刚刚那句嗫喏的“谢谢”,更不像是须瓷会说出来的话。

      瘦太多了。

      昔日里,他抱过须瓷无쁳数次,不论是平常生活中的辑抱,还是床上的,他都再熟悉不过须瓷的体感。

      磨蹭了好一会儿,须瓷才换回了自己的干净衣服。

      戏服和面具都已摘下,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面『色』有些许苍白芖,眼眶还有些泛红,看着颇有一点可怜兮兮的感觉。

      傅生见状微顿,随后拎着医『药』箱走在前面,۟等待须瓷跟ᴝ上来。

      “你的伞呢?”

      ᴚ须瓷拿伞的时候鍳,似乎还往口袋里塞햮了什么东西。

      傅生撑开须瓷递过来的伞,瞥了他一眼:“跟上。” 㩕

      㓒伞不带,罩两个人有点勉强,但ಁ挤挤也不是不可以。

      可傅生偏偏就将伞侧向须瓷这边,大半身体都暴『露』在雨水的冲刷ᕁ下。

      “你……我不用伞的……”须瓷抿着唇,后面的话被傅生一个冷覓淡的眼神给௜堵了回去。

      ᣡ 傅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疴但不靠近他纯粹是因为他此刻浑身䊊湿透,没必要再把须瓷弄湿。

      就算是分手,他们也曾亲密过,倒不必那么矫情。

      “几楼?”

      “三楼……”

      傅生对房캫间的狭小并没说什么,只是微微蹙了眉头。

      “你先去洗吧,我给你找衣服……ﮇ”

      傅生把他带进浴室里,在须瓷略带慌『乱』的神『色』中,扔给他一条『毛』巾:“用热水擦擦身,别碰伤口。”

      须瓷怔了怔:“你身上都湿透了……”

      傅生关门的手微微顿住:“还是要我帮你?”

      慜须瓷望着傅生出去⽫,磨砂的浴室玻璃并不能完全阻碍视线,他依稀看见一团黑影坐在了床边简陋的桌椅旁。

      他顿了一会儿,想起傅生靨浑身还湿着,加快了擦身的速度。

      须瓷脱掉衣服,望着镜中的自己有些苳出神。

      ^这具身体不算好看,曾经被傅生养起来的肉都掉쐹没了,四肢纤细,连腰看着都不足盈盈一握,后背的蝴蝶骨极其突出,稍一呼吸晴,腰腹的肋骨都有迹可循。

      更别提他的左手臂上,那些丑陋的细长疤痕。

      他从裤子口袋里翻出自己刚从化妆台上偷拿回来的遮容膏,是化妆师们用来给演员遮伤疤的。

      须瓷不怕傅生看见这些,但不能是现在。

      攤废物总要利用好它最大的功效,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他将遮容膏均匀涂抹在髐自己的皮肤鮾上,之前他有注意过化妆师的使用方式,有学有样훡。

      等他做完这一切,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拿干净衣服。

      他顿了两秒,关掉花洒打开门,微微『露』出上半身:“能帮我拿下衣服吗……”

      傅生手上正把玩着一个『药』瓶,须瓷一怔扑,这是他昨ﳉ晚刚梬吃过的。

      傅生看了他一眼,从地上摊开的行李箱中找到一条内裤和t恤,一起递给须瓷。

      须瓷想说没拿裤子,可最后望着傅生的背ᶌ影咽了回去。

      一分钟后,须ᎆ瓷穿着t恤和短裤走了出来ų,『露』出两条瘦长的大腿。

      以前他也经常这样穿,特别是他想要勾傅生来袱点活动的时최候。

      傅生很吃他这一套,所以常常傅生休假在家时,须瓷就会只穿件堪堪遮到屁/股的长t,还有一条内/裤,就这么在傅生面前晃悠。

      基本不到一会儿,傅生就会连抱带扛地把他扔到床上……也有在沙发的时候。

      “趴着。”傅生丢了个枕头放在床上,言⁏简意赅。

      “……”

      须瓷依言照顾,整个人侧趴在枕头上,楲刚好『露』出大腿上白皙的皮肤。

      须瓷的鈺白不是那种健康的暖白『色』,而是偏向冷调༃,这点他和傅生很像,只不过他比傅生还要白些。

      因为布满血丝的伤口在肤『色』的衬托下,就显得有些残忍죾。

      傅生垂眸打开碘伏,先给伤口消了一圈毒,再抹上了伤『药』。

      全程须瓷没有䘈说一句“疼”字,安静地趴在椦那里,也不说话。

      一脚点都不像他,傅生出神地想着。

      以前须瓷在他面前,算是一点苦都吃不得,"骄纵得很,磕一下碰一下都要跟他撒个娇,偏偏一点弰都不女气,带着只属于男孩子的干净纯真。

      帮手臂也上完『药』,傅生的视线从须瓷白皙的腿上移开:“自己吹下头发。”

      傅生弯腰,试图在须瓷行李箱找一件自己能穿上的衣服。

      “别……”须瓷突然下了床,抓住ꂀ了他的手:䃻“我帮你找吧……”

      傅生蹙眉,不用须瓷阻拦,他已经看见了行李箱下面夹层中,熟悉的一片衣角——

      这是他的衬衫。

      他拉开拉链,发现这个夹层里,装着很多他的东西,衬衫不止一件,甚至还有领带腰带。

      ꡼ 䄁 须瓷松开抓着傅生的手:“我……你当时没带走这些……”

      傅生当时没带走的何止这些,他留下了他们当初住了三年的公寓,留下那些相框和回忆,还丢下了须瓷。

      他没带走他。

      ⧎뿨傅生没说什么,他큭拿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裤子和衬衫,走进了浴室。

      须瓷呼出一口气,愣愣地听着浴室里的水声,还有那修长高挑的模糊身影。

      伤口在『药』物的刺激下,有些火辣辣的疼。

      须瓷兀自酸了眼眶,心口闷疼得不行。

      他们此刻共处一室的场ﲙ景,就像是梦一蛔样。

      锸 想念一个人却见不到是什么感受?

      你会发现生活处处是他,睁眼的时候心里装着他,闭眼的时候满眼都是他。

      梦诪里是他,街头转角转瞬即逝的熟悉身影也是他。 

      生病的时候想念他,绝望的时候想ퟏ念他,开心的时候也还是他……

      可从傅生ꐎ离开过后,他便没再开心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