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主播金艺贞

      大屯此时满脸是血的被自己小弟扶着,傻标的战斗力虽然高出大屯一些,但也有限,他不认为自己是许飞的对手。

      不过傻标现在的情况是骑虎难下,收拾许飞,是他和大屯共同提出来的,如果自己现在认怂的话,后果不会比大屯好太多。

      “好,今天我就会会你的虎鹤双形拳!”

      傻标用高嗓门给自己壮了壮声势,然后光着膀子站在了许飞的对面。

      “飞仔差不多得了!”

      钟天正再次发挥自己老油条的属性,本来这个牢房内,和联胜,潮州帮,洪兴三足鼎立,许飞已经算是彻底的把和联胜给得罪死了,如果再把傻标给揍了,到时候难免这些人恼羞成怒,一拥而上。

      不错,单挑是解决牢房内矛盾的规矩,但是当对手足够强大的时候,规矩是可以打破的。

      许飞摇头,道:“那可不行,要是标哥这边不动手,你让他以后怎么管自己的小弟啊!”

      傻标:“呵呵!”

      见许飞这么说,钟天正也没有了办法,只好看着许飞与傻标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开始的时候,傻标还是非常小心的,仗着自己的身体比大屯灵活,准备用游斗的方式给许飞对战。

      只见双方刚一交手,傻标立即跳离了许飞八丈远,灵活的跟个猴子似的。

      噗嗤!

      这个时候敢笑出声来的,只有洪兴阿B了。

      其他人也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傻标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怒吼一声,再次冲了上来。

      许飞不动如山,站在那里和傻标对打。

      砰砰砰!

      几下接触后,傻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许飞的攻击虽然看起来凶猛无比,但是落在自己身上的拳头,却没有多少的力气。

      忍不住的看了一眼许飞,结果却看到许飞隐秘的给了自己一个眼神。

      竟然要跟老子打假拳,傻标立即明白了许飞的意思,M的,瞧不起人?......不过,好喜欢啊!

      得到了许飞暗示的傻标彻底放开了拳脚,朝着许飞打了过去,落在外人的眼中,就是许飞在这个时候只有招架之力,却没有了还手之力。

      “不对啊,刚刚飞哥明明很厉害啊?”卢家耀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钟天正虽然是个老油条,但是并没有什么战斗力,也没有街头混混大家的经历,自然是看不出来许飞在故意放水了。

      不过也不能在自己新收的小弟面前表现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于是,钟天正说道:“应该是刚刚和大屯打斗,耗去了大部分的力气吧!”

      钟天正的解释,让很多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随后众人看到傻标突然一拳打中许飞的腹部,然后许飞站立不稳,直接被打到在地,傻标刚想去扶许飞,随即想到,两人可是在打斗啊,于是生生的收住了自己的姿势。

      许飞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对着傻标竖起了大拇指:“标哥,果然厉害,我服了!”

      傻标也知道见好就收,站在那里得意的大笑道:“哈哈,飞仔,你刚刚的表现也不错,要不是遇到我,你就是咱们牢房的双花红棍了!”

      这个时候傻标的小弟们也纷纷围了上来,对傻标表示祝贺。

      钟天正与卢家耀两个人也将许飞搀扶起来。

      看着许飞,傻标开心的大笑道。

      “揍也揍了,咱们之间的事情就当粉笔字擦了,以后你就是我傻标的兄弟了!”

      许飞拱了拱手,笑道:“那就谢谢标哥了,我今天真的就是看杀手雄不爽,跟大家没关系的!”

      傻标揽住许飞的肩膀,笑道:“行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要再说了,以后谁要是敢惹你,就是看我傻标不爽!”

      铛铛铛!

      这个时候牢房内的动静,终于引来了狱警的注意,或者是他们认为里面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用警棍敲响了牢门。

      “都干什么呢?”

      狱警的话,让众人纷纷走出厕所,当狱警看到被打成猪头的大屯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旋即问道:“大屯,什么情况?”

      “没事,阿sir,刚刚不小心在厕所跌倒了!”

      大屯并没有说出刚刚打架的事情,这种事情属于牢房内的忌讳,谁要是说出去,就会被所有人不齿,即便是老大也不行。

      狱警见问不出什么,留下一句,都老实点,便离开了。

      大屯被自己的小弟搀扶着,阴狠的瞪了许飞一眼,单挑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剩下许飞要小心的就是如何躲开大屯的阴招了!

      “飞仔,可以啊,以前没发现,你还挺有脑子的吗!”

      阿B走过来拍了拍许飞的肩膀,饶有深意的说道。

      傻标站在一旁,不满的说道:“阿B你说咩啊?”

      阿B哈哈一笑,道:“能说什么,当然是说许飞不自量力,竟然敢跟你傻标单挑!”

      傻标再次大笑。

      阿B没去管傻标,拉着许飞坐在了自己的床铺上,问道:“飞仔,还有一个月就要出去了,有没有想过做点什么?”

      许飞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想好,B哥,你也知道,咱们这种人都是有案底的,就是出去了也没有什么公司会要咱们的。”

      许飞的任务如果成功,自然是会在官方抹去这段经历了,而且还会得到一间酒吧,只是许飞自然是不需要阿B等人说这些了。

      在香江找工作都是要递交自己的简历的,坐过牢这种事情,也会被记录在个人档案中,正规公司一查就能查到。

      为了避免麻烦,很少有公司会请坐过牢的人。

      阿B笑道:“飞仔,你这个人身手好,脑子灵活,不混社团可惜了,怎么样,出去以后加入我们洪兴吧,我亲自把你介绍给蒋生!”

      “阿B你说什么呢,当着我面挖人啊,飞仔就算是想要混字头,也得是加入我们潮州帮!”因为刚刚的事情,对许飞心存好感的傻标立即说道。

      阿B瞥了傻标一眼,说道:“飞仔又不是潮州人,进入你们潮州帮能有什么好前途!”

      潮州帮是一个非常排外的字头,如果你不是潮州人的话,很难在这里面有什么好的发展。

      傻标瞪了阿B一眼,道:“怎么不行,由我担保就行!”

      “呵呵!”

      “艹,阿B你想单挑啊!”傻标喊道。

      “标哥,B哥,你们两个就别吵了,我没想混字头,前些年还有些积蓄,够我支撑一段时间的,实在不行我去卖鱼丸也可以啊!”

      许飞制止了阿B与傻标两人的争吵。

      混字头,是不可能混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见许飞这样讲,阿B与傻标都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钟天正则是在旁拿着一份报纸活跃着气氛,“你们快看,世界赌神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这里这次轮到那个大佬坐庄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