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黄色视频软件下载

      大豆,古称菽。其种子具有丰富的植物蛋白,在中国有五千年的种植历史。

      司马迁编纂的《史记》之中,其头一篇《五帝本纪》中就有写:“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鞠五种,抚万民,庆四方。”

      另,郑玄又曰:“五种,黍稷菽麦稻也。”而其中的五种也被称之为五谷,其种植历史尚可追溯到三皇时期,从这儿就可以看出菽,也就是大豆在华夏之地的广泛分布。

      而赵诗雨所使用的植物油,就可以从大豆之中榨取提炼出来。不过最主要的是,大豆同样是豆腐的原材,这样也算是一样东西解决了两大灵魂辅材。

      虽说战国时代的石磨还甚为简陋,甚至用来榨油的“油壕”也没有问世,但是这在赵诗雨这里根本就不是事儿。

      让赵诗雨激动的是,大豆榨取出的大豆油,既可以作为煲汤的辅助,又可以延伸出各种各样的油炸食物,甚至是在烤制食物中也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最重要的是,将来或可使用铜锅来试着炒菜,万一成功后就又多了一项赚钱的门道,其经济价值可想而知。

      至于另一种大豆产品:豆腐。就更不用说了!光看后世的国际社会,将豆腐点评为拥有超越各大类电子产品的市场潜力就知道了。

      豆腐只是大豆制品的其中一类,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类!因为可以说,其他的豆制品都或多或少与豆腐有着密切的关联!

      没看见有句话说得好啊:做豆腐是天底下最保险的事情,做硬了是豆腐干,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儿,做没了是豆浆,万一卖不出去,长毛了,还能当臭豆腐卖,就连臭豆腐卖不出去了都能压到陶罐里制成豆腐乳,可见制作豆腐有多保险!可以说只要敢做就很难亏本儿呀~~~这简直就是一条万无一失的生财之道!!!

      豆油和豆制品那极具潜力的前景,让赵诗雨的心中激动不已。此两者均是千年之后的宋代才兴起的烹饪之食,如今放到这战国时代,再加上先前的卤菜和面食,这四者延伸出来的各种各样美食完全可以充当以后酒楼的招牌!

      而这些在此前“绝无仅有”的发明(抄袭?),日后要是推广到合信商会旗下的所有酒楼,那必定会冲垮以往所有的旧式食馆旅店。若是保密做得好,甚至有可以成为合信商会日后垄断服务行业的重要筹码。

      越想越起劲,等到豆料和工具备齐了之后,赵诗雨连忙号召手下亲信,依旧聚集到空旷的院中,还是熟悉的地方,还是熟悉的人,还是熟悉的配方……啊呸。

      在赵诗雨安排找寻这些工具和大豆的时候,石安等人已经心里预想到赵诗雨恐怕另有作为,一想到这段时间怎么吃都吃不够的卤肉和面食,众人的心中都隐隐期待起来,干起活来也是极为卖力。

      而卤菜和面食的商业潜力,也让在清荷院里“打秋风”的胡雪儿明白了这其中的大商机,与福伯一道动用商会旗下的力量将整个清荷院的下人统统排查了干净,甚至担心赵诗雨手下无人能用,又派了十几个心腹干将来清荷院听差。

      这番下来,赵诗雨的清荷院反而成了这合信侯府的“重地”,光各门前常立的侍卫就要二十有余,府中巡视的更不用说,就连那往来打扫的仆人个个都身怀绝技,办事利索的很~~~算上一些办事的人,整个清荷院下听命的下人足足近两百号人,就连赵诗雨她老爸的中泰院都没有这么多的差事之人,可见其重要性!

      而一听到赵诗雨又有动作,整个清荷院都动了起来,其申购的豆料和用具都是福伯亲自监督,一道道的审核之后才运到赵诗雨的清荷院。

      在此之下,整个合信府都热热闹闹的,就是另一边的吴孙势力搞不清楚这边出了啥状况,还在“兢兢业业”地准备交割事宜。。。

      不论是制作豆腐还是榨取大豆油,其原材料都需要经过大致的筛选和加工。

      制作豆腐的工序很简便,只需要将干瘪、虫坏的豆子去除就好,之后泡软经由石磨磨成浆,再用空洞细密的绢布将磨好的浆液过滤一遍,过滤后的豆浆直接放入锅内煮沸,再经过“卤水点卤”就可以制成豆腐花,最后将制成的豆腐花放入特定的模具中挤压掉多余的水分,自然冷却后就可以得到鲜嫩的豆腐。

      当然,制作豆腐用的“卤水”可不是赵诗雨做卤菜的卤水,而是用石膏或盐卤化成的卤水。

      做豆腐容易,榨豆油就会有难度了。

      豆腐只需要将豆料泡软就可以上磨,之后也仅仅只需要将磨好的豆浆煮沸点卤即可,甚至说做豆腐的活儿两个壮汉就可以搞定,还不甚劳累。

      但是榨取豆油就不一样了,古代的工业能力羸弱,榨豆油不像后世那样将筛选的原料放入榨油机就好,而是需要人工一力一顿地压榨,期间工序繁杂且甚为劳人,显得极为不便。

      但即便如此,赵诗雨目前也只能使用人力来做这件事情,原因很简单:难道为了榨油就让一个“小女子”巴心巴肝地去设计一个现代化机器?

      即便赵诗雨能设计出来,就以战国这破工业水平,炼个铁都劳师月余才可制成,这做出一个榨油的机器还不得做到赵诗雨进棺材的时候啊~~!

      再者说了,即便你有了机器,可你没有电你也用不了呀。在这落后的战国,现代工业的“驱动”可不是靠一个机器就能推动起来的,这期间得几十上百代人的积累才可成事。

      古法榨油工序太过繁琐,甚至于各个年代都有差异,老祖宗对于每一种作物每一个地区都有不同的方法,甚至有的地区榨油工序多达七十二道,让人不敢想象,也就是由此,进一步显现出手工压榨食用油的珍贵。

      赵诗雨所用的榨取法当然不会这般繁杂,后世社会中的食用油基本都是机器压榨或者是化学渗出,其出油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之上。

      而古法压榨因为其出油率低,价格也是高居不下,但是价格高有高的道理,经过古法压榨的食用油香气十足,而且食用起来也更加的健康。

      而经过时代的浓缩,食用油的榨取工艺也精进了不少,现代社会中的古法榨油步骤也浓缩成三四道工序,相对来说简便了不少。

      榨油所用的豆料必须都是晒干后的成品,只有晒干后的豆料经过翻炒才能更进一步地保留油脂的香味。而将豆料翻炒至茶黄色之后,便可以上磨磨碎,磨碎后的豆料受力面积变大,出油率就会增加,之后将磨碎的豆料上蒸笼蒸熟,就此破坏豆料中的油囊,使其更容易出油,且蒸过的豆料容易在特定的模具中成型,从而制得豆饼。

      最后,将制成的豆饼一块块整齐地码放在主榨的油壕内,用木楔挤紧,装好后就开撞榨油,被挤榨出的油便会顺着槽眼流到一旁的油桶内。

      这最后一步也是最废人力的地方,即便是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撞一晌午的油壕也会精疲力竭、腰酸背疼不已,不过在这个战国社会,最廉价的东西就是人力,这是时代的共性。

      虽说赵诗雨对此心有不忿,但也甚是无奈,只好用高昂的赏金和待遇来弥补这些苦命之人的竭力付出。

      依照赵诗雨的做法,院内的众人忙碌了一整天,终于在临近傍晚时分,做出了让赵诗雨“魂牵梦绕”的东西,望着眼前白皙水嫩的豆腐和深黄发黑的豆油,赵诗雨亦如先前品尝卤肉时的表情,面上有些迟疑。

      不过迟疑的不是眼前的东西能不能吃,而是迟疑究竟该不该用眼前的成果,做一两个菜让身后这帮土鳖见见世面。。。

      方才做事的时候,赵诗雨可是不止一次地看到这帮人偷吃,而带头的就是以小绿奴和小嬴政为首的清荷院亲信人员!

      后面调来的管事们本来是很乖巧很听话的,但是当这些人看到身为大管事的胡雪儿带头偷吃后,一个个也就放开了拘束,毕竟赵诗雨的好脾气那可是出了名的,只要不在其面前提起“公子偃”这个名儿,赵大小姐还是很“和蔼可亲”的~~~

      不过众人在品尝过今日的成果之后,就有些不以为然了,这些人近些日子在清荷院的吃喝那都是杠杠的,自然不像之前那般少见多怪了。

      豆油就不说了,就没有人生吃食用油觉得“嗯,好吃”的,而即便是那白花花水嫩嫩的豆腐(别想歪),生吃起来味道也差了不少,虽说口感挺嫩滑,但是与这些天吃过的卤菜相比,那就太过低档次了。

      是以这帮人在看到赵诗雨辛辛苦苦忙张了一天就弄出这两个东西,一个个脸上都有些怪异,即便是胡雪儿几个也都没觉得这两样吃的有哪些特殊之处。

      赵诗雨见此,心道还是得老子……娘咳咳,出面给这帮土鳖露一手。

      于是乎,就看到我们的赵大小姐起身,抄起一块绢布系在腰间,将纱裙的衣袖揽起,露出如雪般白嫩的玉臂,十指青葱般点点挥挥,开始处理需要的食材。

      准备几条活蹦乱跳的鲫鱼,刮鳞去内脏鱼鳃,给鱼开背改十字花刀,生姜“bia唧”拍碎加少许酒放入盛鱼的碗中,按摩指压后等待腌制十五分钟。

      将刚产出的豆腐切小块,处理好的鲫鱼放到一边,开始起“锅”烧油,油温八成热放入腌好的鱼,中火一面煎一分钟左右,这样煎过的鱼熬出来的鱼汤才更鲜美。

      等待鱼煎至两面金黄后加水,这里要记得,一定要加烧开的开水,只有开水煮才会使得之后熬出的鱼汤呈奶白色,显得浓白醇香。

      熬煮十分钟后加入切好的豆腐块儿,转小火盖盖焖五分钟后,开始放入适当的调味料,待味道散开撒上葱花就可以出锅。

      这个时候,一份浓香纯白的鲫鱼豆腐汤就此完成,口味咸鲜可口,益气养血、健脾宽中,浓浓的鲜香味散发出去,整个院子内都散发着鱼汤的味道。

      当美味的鱼汤出锅后,赵诗雨拿起玉匙正欲尝尝鲜,猛地一抬眼看到了院中的众人,顿时脸上黑线密布,无言而对。

      只见面对赵诗雨的众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其手中的那碗散发着鲜香味儿的美味鱼汤,一脸的匪夷所思。

      其实在赵诗雨开始处理鲫鱼的时候,院中的众人就有些难以置信,都没想到平常养尊处优的赵大小姐,宰起鱼来竟然也这般利落。

      而等到赵诗雨起锅煎鱼的时候,众人这才明白了这“豆油”的作用,原来不是用来直接吃的,看到这儿一群人的脸上都泛着一丝丝微红。

      直到最后,赵诗雨将那一锅鲜香迷人的鱼汤盛出后,一帮人的眼神已经有些痴呆了,眼见赵诗雨将这两样食之无味的材料做成了这般鲜香的鱼汤,上到胡雪儿下到石安等人都颇为震精!一群土鳖,也难怪赵诗雨这般无语了。

      “咕咕~”正当众人发呆的时候,人群中一个管事没忍住腹中的“空洞”之声,顿时将旁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而始作俑者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憨笑一声。

      经过这一打岔,痴呆的众人才算是回过神来,都是忙碌了一天了,每个人都腹中空空,刚才还没发觉,现在被那个起头的一带头,顿时院中雷声顿起,一声强过一声,声声不绝入耳~~~赵诗雨见到这一幕,嗤笑一声,倒也没跟这帮人一般见识,自己盛了一碗鱼汤就坐在石墩上慢慢地享用了。

      剩下的人见主子已经开始动手了,一个个也是蠢蠢欲动起来。不过这帮人倒是挺懂规矩的,知道让等级高的人先吃……

      福伯胡雪儿不用说,在场的除了赵诗雨就属他俩资格最大,再说了,人家胡雪儿管事还跟赵岳有一腿呢嘿嘿……咳咳,再下来就是赵姬跟嬴政母子俩了,一旁的小绿奴和红叶也是上前一步。

      这也没什么问题,红叶绿奴那都是两个主子的侍女,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主子身边的贴身侍女级别自然也是不能低呀!而另外的嬴政和赵姬倒是没什么背景和级别,但是给下面人十个胆子也不敢招惹这母子俩,没看到吴平都成那逼样儿了么?(可怜的吴平躺枪~~)

      等这几位主盛完后,剩下的众管事就齐步上前,准备瓜分剩下的鱼汤,那场面是相当的“激烈血腥”。

      “哎哎哎啊,别踩我啊,急个毛啊!”一人嘴上嘟嘟囔囔,手上却是没有一丝停滞,好家伙抄起碗就往锅里伸。

      “陈二蛋,你特么的给老子留点。”另一人吼道。

      “滚,老子特么叫陈旦诞,不叫陈二蛋!”被吼的管事立马怼过去,唾沫星子乱飚。

      “王振你小子想干嘛?反了你了,你爹都不敢跟我杠!老子进合信府的时候你小子还穿开裆裤呢!给我让开~~”有的人抢不过,便想到了以势压人。。。

      “看把你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王亲呢?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被损的王振自然不甘示弱,这美食在前怎能辜负?当即讥讽出声。

      “石安住手!!!”混乱之中突然一声惊呼,众人的目光随之被吸引。

      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众人看到了端起锅正欲开溜的石安,顿时一众管事看石安的眼神就有些“险恶”,这让石安的脸上止不住地抽搐,心中暗骂一声“倒霉”。

      见石安没有一丝放下汤锅的意思,对峙的众管事就有些“不爽”了,方才争抢最凶的王振管事开口道:“石安,快把那一锅汤放下,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小姐面前的红人我们就不敢削你啊!”

      这话一出,众管事齐声叫好,十几双眼睛冒着绿光,直勾勾地盯着石安四人,饱含“杀气”。

      被这帮管事盯着,石安心里还是有些发怵,不过怀中传来的一股股鲜香刺激着石安,几人狠狠地吸了吸鼻子,一脸坚毅相对……

      院中相峙的场景落入胡雪儿等人的眼中,惊讶的同时又低声浅笑,慢慢品尝着手中的美味鱼汤。

      闲暇时分,赵诗雨也给众人浅谈了几分“豆油豆制品”的用处,而豆油的广泛应用和豆制品“万无一失”的经济效益,让福伯和胡雪儿打心底里折服。

      这些天赵诗雨发明(抄袭)的这些吃食,也让福伯彻彻底底拜服于赵诗雨的奇思妙想,至此这两位大管事才算是堪堪理解了赵诗雨的谋划,心中再也没有了怨愤之念,满怀期待的准备辅佐赵诗雨。

      这样的结果不论对谁而言,都算是一个好事。

      而另一边专心品尝的嬴政,时不时地瞟两眼赵诗雨,眼中显露出迷茫之色。

      虽说嬴政现在长时间待在赵诗雨身边,但是越了解得多,就越感受到赵诗雨的深不可测,不论是什么事情什么文献,赵诗雨似乎都涉猎甚深,如今就连厨房之事都如此熟稔,做出来的东西简直不似人间之物,难不成赵诗雨真的是天上的仙女吗?

      嬴政心中疑惑的同时又夹杂一丝丝的失落,这怕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经此一事,赵诗雨的日常吃食又多了好几样,而石安等人在赵诗雨的指挥下,学会了诸多的美食花样,甚至连什么饭早上吃什么饭晚上吃都划分的很清楚。

      如此搭配下来,赵诗雨的日常生活那叫一个滋润啊,一伙人身上的肉肉也慢慢多了起来,富态尽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