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站着被进去的故事

      漫天的黄沙好似އ无穷皒无尽,但是当第一抹绿色映入眼帘时,立刻满眼的繁华。

      “爷㥯爷,这儿真美啊,和神龙帝都完全不一样的美”望着满城的花草树木,季北冥兴奋道,终鮼于摆脱了那令人窒息的大漠。

       “是啊,安全了,除了那吃人荒凉的大屮漠外,大天帝锠国到处都有我们季家的产业,我们在这花州城休整几天再出发”。季雄望着满城的香花,多少年没来过啦。

      花州城紧⊈挨着千里大漠,可这里却是鲜花遍地,绿柳成荫的美丽都市,也是整个大天帝国最负盛㣺名的旅游旺地。

      在神鹰军团撤出大㜘漠前,这里永듽远游客如织,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

      很快,车子৊在一栋静雅的庄园前停下了,这座占地数亩的庄园隐藏在花嘒州城的高楼大厦间,走进一看,宛如世外桃源,和美丽的花州城相得益彰。

      花州城쀿年轻的主管事韩雪城早早的等在㺴大门口,直籘到那辆曾经见过几次的房车缓缓向自己驶来,一颗悬着的쀮心才放了下来。靶

      车门打开,韩雪城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族长一路辛苦了,昨晚·······”不等韩雪城继续往下说,季雄䚀便挥手打断了他,示֑意先进去再说。

      韩雪城会䝍意,急忙䱖前头领路,进入庄园映入眼帘的便是大片的珍惜花草树木,一条主干道旁边还有几个小小的鹅卵石路,整个庄园都被四周钎高大的树木遮的严严实实。

      庄园内的布置看擺似简单,一览无余,其中却大有璇玑,若是没有人带领,贸ᵍ然闯人,即便没有惊动庄緟园内的暗哨和机关,也会让人陷入迷燬宫一般,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不过这些都唬不住季北冥,从小就对家族的这些机关无比熟ꅭ识,只是第一次来这里,好奇的四躂周瞧了瞧便没什么兴趣了。 ᘴ

      季雄望着兴致缺缺的孙儛儿孮,便招呼季文뇟上ᱩ前耳语了几句,便带钡着韩雪城走进了内园。

      季北冥刚想跟上去,季文从后边一把扯住了他“小少爷,⋻族长和韩主事聊的东西,恐怕你不是很感兴趣吧,走,我带你去这花州城内到处᯲耍耍”。

      季北冥听闻,便把刚迈出的脚缩了回来,有神的双眼一下亮了起来,笑嘻嘻的跟在了季文ࣙ身后,

      在季北冥心中,整个季家,也就뷕只有季文最畳好玩了,也只有他才敢带着自己到处乱逛,静淞哥哥虽然人挺好,可惜胆子太小,췀一点也没有文叔有趣。

      “走吧,今天咱ಝ们去哪儿,好久都没有痛痛快快的玩一场了”季北冥激动的搓着小手,模样极为滑稽。

      “去哪儿,管他呢,出了大门就知道了”季文说完,双手插兜,大步朝庄园外走去。

      뭿“哼,永远都是这样,喂,臭老头走那ˉ么快,等等我”瞧着越走越远的季文,季北冥急忙追了上去。

      “老头?哪儿来的老头,难不成춇是他?”朄不知道什么时候静淞跟在了季北冥的身后,指着去年才刚过四十岁生日的季文道。

      季文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静淞瞬间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浑身瘫软,连脚步都有些飘了。

      三人一起来到庄园外,一辆精致的발小车,早早的就停在了那里。

      三人也不废话訴,直接上车。

      “韩雪城那小子还挺会事,走吧,㚡今天听你的”季文上车䀁后,拍了拍司机。

       司机也不废话,车子发动径直往前飞奔而去。车子像蝴蝶穿花般掠过迷人的花州城各处,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望着身边司机娴熟的车技,文叔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碿“这儿,五年前曾经来过一次,那时候韩雪城还是当时花州城主事身边的一个小跟班呢,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啊,走,进去瞧瞧”季文望着眼前超豪华的红枫酒店,无限感慨。

      正当三人准备进入时,忽然一股香风飘过,接着季北冥脸颊一痛,几个身材曼妙的年轻少妇从他们三人中间穿过,发出一阵银铃从般的笑声,少妇走出几步后,其中身材最高挑的那位忽ꮦ而转过头来,对着季北冥眨了眨眼睛,又很快转ᖏ过头去,前方传来一句“好粉嫩的小屁孩哟”,然后几人齐齐回头,几双或狐媚或风情的眼神直直的打量着㨵气鼓鼓的季北冥。

      片刻后,几人转头迈步远去了,身后఼落下一片清澈柔软的笑声。

      ꄔ季北冥咬着牙瞪着ᨖ眼,却不知道到底是谁手那么快掐了他一把书,想发火却找不着对象,只好一跺脚跟在季文二人身后往酒店大厅走去。

      前方带路的二人,早已笑⒮开了花⦇。

      쯞 三人一进入,就被里面的侍者带进了一座外表极为豪华包间,走进包间,里面的陈列并ϲ不奢华,不过入眼处皆是满满的细节,螆给客人一种舒适轻松的感觉,更关键的是,包厢的位置视野极佳,整个酒店最为核心的地带➼都尽收둒眼底,而且包厢还配有升降装置,可以随意改变高度。

      三人落座不久,컘下方就开始了精彩的表演,主ྊ持人是一位姿色颇佳的年轻女孩,嗓音甜美的介绍着接下来的节目:今天请来了一位著名的魔术大师,为各位尊贵的来宾献上一场精彩绝伦的视觉盛宴,稍候更是有当今最负盛名的歌舞皇后林夜遥的倾情献唱,最后祝各位来宾玩的愉快。

      这样的场嚶面季北冥ᅴ并不陌生,毕竟说到繁华,哪儿能比的上神龙帝都呢,这些表演他都不知看过多少回了,至于那什么歌舞皇后,他更是没有半点兴鵦趣,不过季文和静淞两人到是兴致勃勃,似乎对接下来的节目颇为期待。

      “切,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这红枫酒店不会也是柳家开的吧,和神龙帝都的差别都不大蜱嘛,还以为有什么稀奇的玩意”季北冥对下面的表演没有兴趣,躺在硕大的沙发上,不停的将各种美味的水果点心往嘴里塞。

      很快大魔术师的表演뻅结束了,一阵阵喝彩伴随着口哨声响起,紧接着是雷鸣般的呼喊,就连老成持重的季ٮ文和平静如水的静淞两人都站了起来,伸长着脖子,眼都不眨的看向下方。

      楁不用问,季北冥也知道,定是那什么瀩歌舞皇后林夜枕遥登场了。

      “真没出息,丢尽了我季家的脸面”季北冥瞧见那两人一副狂热的样子,没好气的道。

      “小켑屁孩懂什么,等你长大了,不见得比我们强到哪儿去”季文头也不回觬的道。

      “你叫谁小屁孩”季北冥闻言忽而拔高了嗓音,想起刚刚在酒店门口被一群女人调戏,再听到这三个字,气就不打一处来。

      滄静淞吓了一跳,扭头끴去看季文,季文只是讪讪一笑,没有回头。

      “灁光在上面瞧着有쓿什么意思,去把她叫进包厢单独给你俩瞧个够”见二人根本没䙟有理会自己,季北冥鼻子֐都气歪了,对着门晷口服侍的侍者大吼着:“快去把她给我叫上来”。 ܯ

      这一声稚嫩的吼叫把门口嚍的畫侍应生吓了一綸激꼪灵,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

      䟂 “我和你说话,没有听见吗?快去把她叫到我的包厢里来,怕我凰付不起出场费吗,这个够了么”季北冥见侍者仍是一动不动,更是怒不可遏,随手取下左手腕上的一只玉镯丢了过去灌。

      ꮭ这一举动被静淞看见,正要上前阻止,被一旁的季文拦了下来,静淞不解的看着他,季文仍是头也不回的盯着下方的林夜遥,轻声道:“难道你不想近距离的一睹她的芳容吗”?

      侍者接了这个烫手的山芋,也不敢稍作停留,能在这种包厢入座的客人,他可惹不起,一溜烟的朝自己顶头上司飞奔而去齺。

      ⥠ 高级包厢的经理是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拿着玉镯仔细的看了看,转身便朝着酒店的更高层走去。 㵁

      不多时八字胡经理来蠗到一扇铜质的大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里面传ʗ来一个很有质感的男性嗓音:“进来说”。

      볮“是柳总”켊八字胡经理将手中那쟑个一看就不是凡品的玉镯,放在屋内男子的手中,然后将来因描述了一遍,便退在一ꚼ边。

      “把这个还回去吧,如果他不要뤰,你再拿舛回来就是了,嗯,叫林夜遥去一趟吧,就说是我说的”言毕叫柳总的男人示意八字胡经理可以走了。

      铜门关上后,柳砚书双手抱着头,望着天花板道:“炢季远你的儿子有些不太像你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