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生活时尚>

      苏言被裹尸布裹住了。

      整个人瞬间没了声息。

      而同一时间里,他周身所有的假人忽然全都静止不动了。

      身前的女教师也同样如此。

      她那张精致无暇的面孔上,只留剩有一片狰狞的神情。

      看着面容可怖,难以下饭。

      “扑通....扑通!扑通!”

      伴随着一阵倒地声响起。

      四周原本静止不动的假人,全都开始变得面目全非起来。

      化作一条死气沉沉的朽木,直接倒地不起,彻底地没了生息。

      苏言已经被束缚住了,整个人立在原地动弹不得,任人宰割。

      因此它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已经是没有行动下去的必要了。

      “嗒....嗒!嗒!”

      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阵高跟鞋的踩地声。

      接着很快地,一名身材苗条的年轻女人从黑暗中走出,一路步姿优雅地来到了苏言身前停下。

      “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角色,结果就这水平?”

      “随便上来一个美女就能搞定的货色,我上我也行。”

      “也不知道树老怎么想的,点名要让他成为一份子。”

      看着身前被束缚住的苏言,女人那张苍白的面孔上满是不屑。

      “嘶啦!”

      女人在苏言嘴上的那块位置上撕开一条裂缝,而后从上半身某处取出来一颗漆黑的种子。

      这颗种子看着很是妖异,上边遍布满类似于血管的条形纹路。

      时而涨起,时而干瘪,看着里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停蠕动。

      “人类已经没有希望了,能加入我们是树老对你的怜悯。”

      说着,女人伸手就要将手里的种子塞进苏言裸露出来的嘴里。

      而就在这时,只听一道声音拉得极长的嘶啦声响起,裹尸布里的苏言忽然破茧而出。

      只见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一只看着无力的手掌,直接一把扼住了女人的咽喉。

      “你....你!怎么会!”

      女人满脸惊恐地看着苏言,心里感到万般的不可置信。

      什么情况!?

      这学生明明都被裹尸布给束缚住了,为什么他还能行动?

      要知道,那可是连稀有级生物都能束缚住的恐怖诅器啊!

      这不可能!!!

      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见眼前的女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苏言有些好笑道:

      “区区一张破布,就这也还想束缚住我,这也太小看我了。”

      说完,他接着杀人诛心道:

      “还有,要是想用美人计来对付我的话,换你上还真不行。”

      “你......!”

      女人听着脸都紫了。

      有快要窒息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被苏言的这番话给气的。

      见女人快要两眼翻白了,苏言松开手掌将她摔在地上。

      “咳......咳!咳!”

      女人落地就是一阵猛咳,随后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苏言看着瘫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着的女人,继续嘲讽道:

      “见过蠢的,但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随便一钓就上钩了。”

      “说,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里!”

      苏言走到女人身前蹲下,语气很是漠然地对她质问道。

      女人闻言冷笑道:“呵,我劝你还是放弃逼供想法,你是无法从我口中套取出任何信息的。”

      “这样吗?”苏言一脸人畜无害地笑了笑道:“我以前可没少研究酷刑,待会可以让你试试。”

      女人铁骨铮铮道:“来,随便来,所有酷刑都给我上一遍,看看能不能从我嘴里套出一个字!”

      “呵,还挺硬气的,希望待会遭受酷刑时也能这么硬气。”

      话音刚落,苏言上前就给女人一拳,瞬间让她丧失了逃跑能力。

      而后转身没入黑暗之中,似乎是前去寻找用刑工具。

      很快,苏言回来了。

      此刻他的手里,没有拿着锋利的凶器,也没有粗硬的铁棍。

      有的,只是一瓶风油精而已。

      然而!

      就是这么一瓶毫不起眼的风油精,却是让女人只看去一眼,顿时整个人就无比惊恐了起来。

      只见她满脸惧意,薄唇不停颤颠道:“同学!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你快扔掉那瓶风油精!”

      “呵,算你识相!”

      苏言冷笑一声,将手中的风油精放下,而后一脸冰冷道:“我耐心有限,把你知道的一切速说。”

      女人也很配合,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开口说道:“我是......”

      然而女人才刚出声,她脖子旁边忽然就凭空出现有一对手掌,冰冷且腐朽,正散发出死亡的味道。

      “小心!”

      苏言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对手掌,当即出声提醒,同时迅速出手,想要阻止那对手掌行凶。

      然而,还是晚了。

      只听咔嚓一声响起,女人的脖子被折断了,直接当场毙命。

      “操!”

      苏言忍不住骂了一声。

      而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传来一阵让人听了心慌不已的声音。

      “啪嗒....啪嗒!啪嗒!”

      紧接着下一刻,无数诡异的手掌从黑暗中爬了出来。

      它们三指行走,大拇指和小拇指腾空,飞快地朝苏言那边爬去。

      其中有只手掌很特别,明明其它手掌都是三指行走的,就它比较特立独行,非要用五指行走。

      而且还一马当先地冲在了最前面,似乎是想要carry全场。

      苏言见状,过去就是一脚,直接把它踹飞。

      别人全都是三指行走的,就你张扬,非要五指行走。

      这不干你干谁?

      很快,四周的手掌已经多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直接把苏言围得水泄不通,全都往他身上爬去。

      有的抓住他的脚踝。

      有的抓住他的腰部。

      有的抓住他的脖子。

      直至将他整个人都给淹没在数不清的掌海中,完全不见身影。

      但是下一刻!

      只听轰一声响起!

      身处掌海里的苏言,直接爆发出来一股稀有级生物的威压,瞬间就将身上的手掌尽数震落。

      “啪嗒....啪嗒!啪嗒!”

      无数手掌跌落,重重地砸落在地,而后渐渐虚化消失不见。

      而同一时间里,某间昏暗的房间中,一名右手拿刻刀,左手拿着朽木的男人,忽然停顿了一下。

      “苏言,是我小瞧你了。”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笑容,看着意味深长,而后继续用刻刀雕刻手上的那条朽木。

      片刻后,朽木雕刻完成了,上边雕刻有一张英俊的面孔。

      炯炯有神的双目,微微高挺着的鼻梁,整副五官看起来很有立体感,是十三亿少女的梦想。

      男人手上拿着朽木,一路不紧不慢地走到一副棺材旁停下,而后伸手揭开了上边厚重的棺材板。

      紧接着,他将手上这条雕刻好的朽木放入里边,并撒上几许奇异的花粉,然后才盖上了棺材板。

      大概过去有半分钟的时间,那副棺材忽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紧接着!

      只听砰一声响起!

      棺材上边盖着的棺材板,直接就被里边的东西给一脚踹飞。

      很快,一个相貌与苏言一模一样的假人,幽幽从里边爬了出来。

      ......

      PS:摆碗,求票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