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手机

      펤 “明年就ླྀ夺取河口?会옿不会太仓促了一点呢?”冷春山表示怀疑。

      “不会的,想当年咱们在大员建立基地时才多少人呢。”赵鑫分析说@道,在大员淡江港的开낋拓一直是赵鑫引以为傲的事情,没事就拿来吹嘘一下,“其实准确的说是今年사的秋季,收秋后能获得大量的粮食,麻河流域已经能够建造比较好的内河船只,我们乘船装载物资顺江而下,在大河口突击建造一座能容纳百余人的星堡还是能够办到的。”

      “这个百余人的堡垒能够对付当地的土著人么?那些人可能有欧洲人在背后支持벽的。”冷春山怕投资打了水漂。

      “我估计没什么问题,我们有内河船队緥配合,补给通道藔不断,别说土著人,就算是欧洲的精锐军队莼,我们也不怕啊,这个可以让总参军情处的同志做一个推演ʅ,要做到万无一失。”李文山在旁边说道。

      “好,我看一事不烦二主,假期完了小赵你来负责,一定要שׂ仔细的评估推演,做好充分准备,因为可能直接面对西班牙人,跟咱们的接触았墨西哥评估方案关联上,黄石封山解除ミ就可以执行了。”林纪元决心干这个事情,这里头꜄利益巨大。

      ᜆ悠闲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茶话会上的方案直接进入了相关部门准备和收集资料阶段,以䓵便ய不久以后执委会就这些事情进行研讨定方案。

      上班不久,西岸社委传来的一份电报让执委会众人又聚在一起喝茶了。

       敹事情还得从淡江港说起,一六二八年的春节,刘星林和颜思雨一家回到大员淡江镇过年,而应李国助的要求,就在春节后召开了大员开发公司的股东会。

      李国助的父亲李旦已经在两年之前逝世了,他的去世,对李氏家族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不过也因为他的眼光超前,早早入股大员开发公司,就算李跈国助的能力和战略㥉眼光不咋样,李氏家族的繁荣还ᯇ是可以传递下去的。

      李緼国助的䱅主要业务还是海上贸易,最主要是和马尼拉的贸易,因为社团和马尼拉现在名义上还处于战争状态,并没有商业往鈴来,所以李国助的转口贸易做得风生水起,而且由于社团的威势逐渐上升,ꁏ马尼拉的西班牙人也不퓭敢象往常那一般的跋扈,故李国助等一干华商的生意非常好做,每年从马尼拉谋取了大量的利益。

      李国助在大员的投资主要是参股社团主导的企业,并不自己⽻经营,⍺因为他也发现互,搞实体经济,李氏集团的能力还是太差,照比着社团的经营管理能力差出一大截,还不如投资参股让社团来经营,基本上在大员,什么企业都要ྰ投资一点,几年下来分红也分了巨量的红利。

      而刘星林的大舅哥颜思齐并没有如历史上那样因为一녊场热带疾病而撒手人寰咭,由于替淡江镇适宜的生活环境,再加上镇里推行的规᥋范卫生习惯,正值冚壮年的颜思齐諷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平时就在淡江镇坐镇指挥其麾下的运벢输船队从事海贸生意。

      他还成立或参袈股了几个农业公司⠄,大员西海岸有很多的河流,基本上每一条河流的流랖域都有开发,这些农业公司也参与了这种开发项目,因为充沛的人力和农业公司的集中投资,各种水利工程被兴建出来,各种灌溉用的河渠遍布大员西部平原,曾经的蛮荒之地被开发成稻田或甘蔗田,所生产的甘蔗当然氱被制糖联合体收购,而出产的大量稻米则卖到了明朝江南和西岸总督区的海西和海东地区。

      在大员开发公司的股份比例中,颜思齐的股份是最少的,而社团的股份ᔱ现在已经转到团结基金会名下,占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拥有绝탻对的话语权,所以大员开发公司可以说是社团的一言堂了。

      不过随着嘉华国的建立,李国助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故而利用刘星林在淡江过年的机会,提议召开一次股东会,并且在股东会上,他提出了一个重磅方案。

      “李董事,你是说把吕宋岛北部地区占领下来,划归大员开发公司管理?”刘星林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西班牙人对吕宋岛的管理非常粗放,而⟓且马尼拉的军룕事实力也有限,社团如今如日中天,正是开疆拓土的好时机啊!”李国助说道。

      “可是,吕宋岛也没有什么能够开发啊?可能会赔钱的。”颜思齐也在旁边说道。

      “可是那个地方掠地理位置好啊,是公ੂ司往南洋发展的跳板,以前是因为那边气候炎热,瘴疠横行,但췑是社团有神药,并不惧怕瘴疠,那一片地方就大有可为,种地、开矿都很适合。”李国助显然也做过一些빶功课。

      “现阶段吕宋岛还不是社团的开透发重点地区,何訓况还要面临和西班牙人的军事冲突,此事必须谨慎啊,不能破坏社团的大政方针。”刘星林虽然很想给西班牙人找找麻烦。

      “可大员开发公司如果要发展,吕宋岛是唯一的方向啊!”ꄼ李国助的脸色有些阴郁。

      “是这么个事,不过时机还是不ɀ成熟,何况跟q西班牙的战争좟,这个必须慎重考虑暎,毕竟战争是会死人的。”刘星컃林一听就觉得不对,不过李国助身Ṧ为大员开发公司的股东,站儚在公司角度考虑就无可厚非了。

      “但是咱们也应该站在公司的角度,为公司的长远发展ŧ考ꆬ虑,眼前的一时得失算不得什么。”李国䴜助继续说道。

      “可是,就算我们打下来吕宋,日后经营也是一个亏损的买卖,往里投钱很可能血本无归,现在大员的开㭝发还没有到极致,还有好多的土地还闲置呢,咱们用不着吕宋的地盘啊,吕宋岛又不会跑,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再出䡉手不挺好?”刘星林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我想问一下,社团未来对西班牙的政策릵是뚗一个什么样的政策呢?”李国助开始转移话题。

      “现在还在战争状态,至于说未来怎么确定,还要看核心领导层的决策了。”刘星林如实的回答道。

      “那会不会存在社团和西班牙议和的可能性?”这时颜思齐也看出李国助的意汜思了,只是他也有跑马尼拉的疡贸易,在偦这个问题上,他和李国助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

      “这就看社团的利益需要了,我也不清楚,不뻻过䒮未来的三年五载可能很难改善关系。”刘星林仍然如实说道,毕竟他是执委会成员,高层的方ᗭ案他是知道的。

      “那➘如果我们以自己的力量在吕宋岛建立前进基地,社团方面会不会干亘涉呢?”李国助突然抛出一⸁个话题。

      “这样吧刯,我把本次董事会的会议内容报告给社团核心,听取他们的指示吧,不过我个人不建议你们那样做,与其是占领吕宋北部,还不如在马尼拉华人社区加强武装,西班牙人也欺软怕硬,而且他们对东亚的货物需求量相当大。”刘星林说完后,就宣布嬨暂时休会了。

      这一份简报通过欥电报发给了执委会,在林纪元举办的茶会上被拿出来讨论。

      “这反应出东亚海商的发展ᢓ趋势,由于我们社团的横空出世,现在的东亚海面可以说风平浪静,但圤是,这一群海商都不是老实的主,在我们的压制下,他们只能在东亚海面上老老实实的做贸易,我看他们是想往南洋方向使劲。”赵鑫先说出来中间的弯弯绕。

      “这是好事啊,我希望他们越走越远才好呢,要是螰进入印度洋,那就热闹了。”林纪元哈哈乐᳨道。

      “对了,未来的闽海王郑芝龙现在在干啥?”李文山问道。

      “那还笣能干啥,东亚南洋的海面上混呗,大员的য়港口都是自由港,輸现༞在东海、南海上的船只非常亂的多泇,繁忙一片啊,郑芝龙自己组织了一只船队,各家势力的买卖都做,应该赚了不少钱。”对东亚海洋事务比较了解的赵鑫㇑回答,“郑芝龙是个人物,可惜了,哪知道能碰见咱们呢。”

      “要我说啊,就让刘星林建议他们,也别去吕宋了,直接去印度洋,西南非洲是个好地方,这一群龙啊虎的,窝在东海这个小澡盆子里,能有啥出息啊。”蒋英文干脆建议,连地方都选好了。

      “咱们社团一定不能乱动,不能轻易挑起战端,另外,各个势力的关系也要维护好,别打乱我们的总体计划。”冷春山可不庪愿意当前的大好局面被打破。

      “你说李国助他们才过了多久的安稳日子,就飘飘然了,펉竟然想拿社团当枪使,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让社团不插手目前和马尼拉的贸易,他希望悶咱们ꄥ和西班牙的战争永远进行髉下去才好呢。”张₿小娟也说话了。

      “他哪里知道,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把他们那点贸易量的根都断了,我们在美洲和西班牙人近在咫尺哈。”朱显强配合着说밮道。

      林纪元最后总结道,“那就照这个意思回复西岸社委,引导他们往印度洋方向发展,咱们社团不会干涉,甚至可以提供帮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