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影院软件

      清晨,天色尚灰蒙蒙一片,天地之间如罩着一层薄纱。

      天信背着一个竹萝,独自一人前往海螺谷而去,目的便是想要给成芋采集紫叶灵星萼,倒也不是抱着治疗的心思,只不过想缓和一下成芋困扰多年的疼痛,那就足矣。

      还没等他走出这王华山,便听得背后有人叫道:“阳废物!”

      天信眉头一皱,扭头回看,只见一群少年正嘻嘻哈哈对他指指点点,其中为首一人鼻孔朝天,意态颇为嚣张。

      天信认得这个家伙,这小子名叫周洗荣,年纪和他相仿,是荣威寺里的俗家弟子之一,早早觉醒了神魂。

      俗家弟子等到武艺练的差不多,基本不会谋求在寺内的职位,而是选择下山离开,所以格外看重在外界的发展,所以大部分俗家弟子都想着与有钱有势的匡家打好关系。

      周洗荣便是其中之一,这人往日里一直想傍上匡忠的大腿,加入这一帮团体之内,只是匡忠对他爱答不理,其他人又不想这帮子人扩充,所以他一直挤不进去。眼下来故意找自己麻烦,说不准就抱着想要讨好匡忠的心思。

      鉴定:人类

      稀有:E

      星级:LV. 5

      (跳梁小丑一个。)天信心中冷笑一声,懒得理他,继续下山。

      周洗荣急忙跑到天信面前,张开双臂将他去路拦住,道:“阳废物,我在叫你呢,你是聋子没听见么?”

      天信哼了一声,道:“抱歉,我叫阳虚,不叫阳废物,所以怕不是我聋了,而是你脑袋有问题!”

      周洗荣怒视天信,道:“阳废物,你说什么?”

      天信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原来你不但脑袋有问题,耳朵也有问题。”

      周洗荣怒极反笑,指了指天信,对着他的同伴道:“瞧瞧,这废物还敢挑衅我!”

      诸人纷纷笑道:

      “身为废物,还没有做废物的自觉,没有自知之明说的就是这种人。”

      “明明没本事,还不肯夹着尾巴做人!”

      “此言差矣,反正废物手上没本事,他这么说,至少他嘴上占了甜头,自己爽到了。”

      “连神魂都没法觉醒,连最低级的武者都做不成。换了是我,早回家去闭门不出,不再出来丢人现眼啦!”

      天信听到众人风言冷语,不以为意,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收到这样的嘲讽,九州以武为尊,不能觉醒神魂就不能拥有足够的武力,成不了强者,但这也不过云烟往事,诸人的嘲笑反像一群小丑乱跳,让人忍俊不禁。

      周洗荣哈哈笑了一阵,却见天信嘴角扬起不屑笑容,脸色微变,喝道:“你笑什么?”

      天信道:“我想笑什么便笑什么,关你什么事?”

      周洗荣总觉得今天的天信有些奇怪,道:“阳废物,你背着竹萝想上哪儿去?”

      天信道:“我的脚长我自己身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管的着吗?”

      周洗荣心中暗喜:(就怕你小子认怂不上套,敢这么顶撞我,看我今天不打扁你!)他一直想讨好匡忠,但苦于没有门路,他既不是什么有钱人,又不是什么聪明人,手段贫瘠。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便是欺负与匡忠最不对付的天信,借此来获得匡忠的好感,拉拢关系。

      周洗荣哼了一声道:“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天信见他主动挑衅,火气腾的上来,道:“你特么算老几,敢这么跟老子说话?你知不知道,老子没直接挥拳揍你,是念在你往日没怎么招惹我的份上,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放你一马而已,你特么别给脸不要脸!”

      周洗荣听了先是一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阳废物,几天不见,你这么会说笑话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有这本事么?”

      天信摇了摇头,道:“跟你这种杂鱼没有共同语言,说完没?老子走了,拜了个拜!”

      周洗荣上前两步,再度将天信拦住,并反手按住天信的肩膀,道:“阳废物,你这么嚣张还敢走?你不许走!”

      天信原本懒得与他唇枪舌剑,如今也被他的无理取闹惹的心情颇为烦躁,双目怒瞪周洗荣,眼神极为凌厉,有若刀刃,厉声喝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松开!”

      这一声爆喝气势十足,周洗荣被他的眼神、喝声吓的身子一抖,手上便松了开来,让天信夺路而行。

      周洗荣转眼瞧见同伴们幸灾乐祸的表情,立马被方才的退缩感到极为羞耻,心道:(我是怎么了?连这不能觉醒神魂的废物都怕?如果我真让这废物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以后还怎么在众人面前混?)一转手又将天信的肩膀扣住,道:“你个废物敢……”

      砰!

      周洗荣话未说完,本就脾气火爆而且已然忍无可忍的天信已是甩手一拳,正打中其面门,周洗荣哎呦一声,眼冒金星,踉跄退了几步。

      天信沉声道:“脑子有病吧你!还真给脸不要脸了!”说罢将竹萝放下,道:“真想找死,老子成全你!”

      众人见周洗荣挨了一拳,纷纷叫骂道:

      “阳废物,你居然偷袭,不讲武德!”

      “你小子今天出门被门夹了吧,敢这么对洗荣哥?”

      “怕不是脑袋被门夹了,而是活腻歪了!”

      “洗荣哥,给他点颜色瞧瞧!”

      周洗荣捂着脸颊,痛的龇牙咧嘴,不禁怒从心头起,喝道:“阳废物,你今天特么胆子肥了啊!居然还敢偷袭我,小爷我抽死你!”

      说罢甩起一巴掌,便朝天信脸上抽去。

      天信也不用什么异能魂力,周洗荣的动作慢的有如龟爬,便在这巴掌扇来一瞬,身子一弯,一个铁板桥闪过巴掌,旋又直立而起。

      这一番动作如电光石火,一闪而逝,众人都没瞧清楚。

      当事人周洗荣只觉自己眼前一幻,手上一掠而过,没扇着实物,只扇了个空气。随即身子被惯性牵引,滴溜溜转了个弯。

      天信趁势探出右手,听得啪啪两声脆响,转瞬之间已是打了周洗荣正反两记耳光,登时就把他打懵了。

      周洗荣一群跟班原本正在卖力叫好,结果周洗荣一瞬间就被扇了两巴掌,霎时间鸦雀无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