沭阳小调美女直播演唱

      ۞ “等到水师建设有了一定的成果,对那些心怀叵测的夷人有了足够的震慑力之后,就可以考虑慢慢开放海禁了。졀为了尽量掩人耳目仚,毷陈某以为先不要从东南沿海下手,⦦可以先将开放海禁的地点淚定在天津ᕰ这样的벉北方港口。北方虽然没有茶叶丝绸这些特产,但是陈某手쁍里也不是䋥没有能够拿得出手且能够让那些夷人感兴趣的玩意,只要能够打开夷人的市场,北方同样可以像南銥方一鍒样让夷人手里的银子哗哗地流进来。朝廷只需要指婰定相应的制度,维持好贸䌆易的秩序,就可以坐着收钱了,如果还不满足,也可以自己开个外贸公司赚更多的钱,反正主要的目的就是为国库储备更多的银子,为了这个目的,ꌖ只要是合理合法的手᱘段都可以用上。”陈坚向朱由检说װ了一下㚸自己的初步设想,尤其是朝廷开设奓外贸心公司的事陈坚觉得很有必要,毕竟对外贸易的主导权掌뱾握在私人手里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虽然朝廷里面的人肯定萀会有贪_污的现象,但怎么说朝廷总能够获得一定的㈚利润,獑怎么都比对外贸易的利润完全流入私人的地窖发霉要好得多。

      此次会晤持续了好几个时뎮辰,其间쐄陈坚还蹭了朱由检一顿便饭,双方基本敲定了各方面合作的初步方案,剩下的就鸏是一步步地落实了。

      “陈司令此番为大明收复辽잂阳沈阳ጢ,并彻底瓦解了建虏这个巨大的威胁뽷,可谓功莫大焉!所谓有功必赏,不过陈草司令非我大明人䤄士,加官进爵显然是不合适的,若ꑐ是酬谢金银倒是比较合适,但馳陈司令自身就是富可敌国,朕能拿得出的那点小钱在陈司令面前只怕有些贻笑大方,看起来似乎也俲不太合适。但如果不➧表示一下的话朕心里怎么都过不去,要不还是陈司쎬令自己提点要求,只要朕能做到的,必定会尽力满足陈司令的要求,陈司令以为如何?”朱由检不想给人留下刻薄寡恩的印象⟭,所以想要答谢一꟧下陈坚为大明立下的大功,只是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该如何答谢才合适,只能让陈坚自己提要求了。

      ᧊ “呃,这个嘛,容陈某考虑考虑。”朱由检这么说陈坚完全能够理解,中国人嘛,对帮了自己大忙的人若是不表示一下确实说不过去,不过陈坚一下子也想不出到底该提什么要求合适。钱,自己不差,权ꂾ嘛,确实因为自己的身份问题,朱由检给不了。对于男人来说,除了钱和权,剩下的主要就是色了᮶,要不就向朱由检讨个美人?

      但是,该㹭讨个什么样的美人呢?本来公主是个不错的选项,但朱由检的公主就不合适了,毕竟陈朱由检都比自己还小,这个时候大一点的公主估计已经出生了,不过恐怕最大的也就不过六七岁,騇这与自己的原则出入太大,况且춊这样的做法又有和亲的味道,与大明不和亲不纳贡的ḛ传统也不合,因此这个选项首先排除藞。

      咦?女人?陈坚脑子一转,这个时代大明最著名的女人飳有哪些?不就是㸂秦淮八艳么?以时间推ꔧ算,虽然秦淮八艳中大多数目前都还只是小屁孩,不过其中也有已经成年了的啊,比如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崇祯十꓃四艈年嫁给钱老乌龟的时候쑈是二十三岁,现在是崇祯八年,那就有十七⟬岁了,已经完全符合自己쁅的标准了,要不就她了?

      关于柳如是,陈坚好像在哪本书里面看到过对其身世的描述,似乎瑫还与皇宫有关,让朱由检来做主也挺合适的。

      冯 “陛下,在提要求之前,陈某想ࣿ先请求陛下派人去查一个事。”陈坚想先确认一下那本书中所写的是不是确有其事,以免闹个乌龙就尴尬了。

      “哦䑙?什么事?”朱由检⡙比较好奇,誎同时也担心陈坚给自己出难题。

      “ꨡ也不是什么펅大事,就䟋是想让陛下派人查一下当年光宗皇帝驾崩一案中被牵连的有没有一个叫柳养吾的흢太医博士?”反正书里面是这样写的,到底是真是假查一下就清楚了,那事也不过才过〱去十几年,查起来应该不难的。

      “陈司令想干什么?”朱由检警惕地问道,这事可大可小,要是陈坚与那人关系特殊,陈坚要报仇什么的话,那可就是大事了。쉭 넴

      “呵呵,陛下不用紧张,陈某与此人暂时并无任何关系缾,不过这或许与陈某所提的要求有关。Ⲍ还有,如果真有此人的话,陈髗某ᵲ还希望能查清其是真有过错还是被人陷害的。”陈坚让朱由检毋须顾虑,同时又提了个小要求。

      朱由检从陈坚说话的表情判臷断出陈坚应该不会有什么报仇的心思,总算稍稍放了心,立刻就令人去太医院进行⓰如实查核,吉希望给陈坚一个真相,至于陈坚到底会对结果有什么反应,那不是朱由检能够控制的。

      大约一个时辰后,调查的结果就出֋来了,结果还比较详细。当年光宗驾ᐱ崩一案中确实有柳养吾这个人,其个人信息也엇比较详细,陈坚比较关心䇪的自然也有也有,那就是柳ጆ养역吾的夫人确实姓杨,而且还有个女儿,出生于万历四十六年,算起来今年刚好十七岁,与柳如是的信息完全吻合,应该不会諭错了。

      ␧ 调查的人找了宫里的老人详细询问,这个柳养吾当年对光宗隿的病情把握得非砨常到位,并没有任何胡乱开药的行为,加上为灥人也很正直,因此多数霖当年的知情者都一致认为这个柳博士是被人陷害最终冤死的。

      “陈司檱令,现鷙在调查结果出来了,不知陈司令对௢这样的结果可还满意?”朱由检真是猜不透谗陈坚到底要干什么,又与这个前太医院博士有何关系?这个柳博士可䀤只有一个女儿,而且至今还下落不明,说明陈랿坚是这个柳博士的·子嗣엄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还有一点就是这个柳博士乃陎江南人士,陈坚则䇆自称是四川人,相隔数千里炖远,双方是亲涜戚的可能性都极小,那么陈坚又是如何得知这种宫廷秘辛的呢?难道真的是无所不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