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访问更新自动转跳中

      沈ꩪ炼是个很有性格的人,征服美女他希望䫑用的是真心,见到心心念念的姑娘就在眼前反倒是不在急切。

      ೢ直接坐在小凳上默默的陪伴。

      哪里知道越是这쪠样,越让严峻斌没有安全感,甚至想着咬舌自尽,可惜那样做只㠩能徒增伤残死不了。

      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只可惜其唐宁鳑师徒二人并不知道暖春阁发生的事情,即便知道也无能为力。

      他们这个时候正在一处树林中传授刀法。

      唐宁对招式套路的什么还是了解一些的,大都是在神侯府的时候了解到的。

      焲对于功夫招式还是有些涉猎,通过推演倒是真的不ி难搞出一些厉害的功法。

      等唐宁认真思考后还是决定以这个世界的武学为基础来推演他要传授的刀法。澩

      没错他要传授给周妙彤的就是刀法。

      蟗在那之前뼕他需要先行演练一番,虎魄战刀在手的那一刻便如有神助般的在意识Ж中出现了刀招刀式。

      为了降低教学难度和学习的难度,直接将刀法进行缩减到最直接,最有效的程㧋度。

      于是在片刻后就有了虎魄战刀的法门,最终将无数的刀法归结为四招,分别是:劈、砍、撩、刺。

      濱唐宁在意识里归结招式后,瞬息之间拔刀,身影快到了极䫧致步伐如云雾般闪转腾挪让人看的是眼花缭乱。

      周妙彤见到唐宁拔刀后벛仿佛他们所在的区域内的一切无不可断之物。

      緔她厇还不了解这便是刀意。

      能够习练出刀意者已当的宗师之名,开宗立派将其传承广传江湖「。

      而唐宁的刀意岂是那般简单,即便陳他不暨出刀刀意皆可随意伤人。

      唐宁将虎魄战刀拿给周妙彤。

      “现在开始全力挥刀一百次,明天开始翻倍。”

      周妙彤刚从唐;宁的刀意中转醒来就听到任务来了,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打通了周身经脉后通过唐宁留下的一丝真气已经能够调动她自身的内力⎭在伸运行。

      假以时日真气会越聚越多,气力,体力,精神力都会得到大幅度的增强。

      全力挥刀一百次,力量不再是局限,局限的将会是她캼的毅力。

      周妙彤每一次笗全力的出手都看在唐宁的眼里,晬起初是气力上的全力醋一击,随着挥砍的次数增加,当她的气紐力不支的后每一次挥砍便开始腉带出了情绪。

      开始从愤恨到沉默,从沉默到不甘,再从不甘到决然,每一次的๘变化都让周뽀妙彤的心㧬境面擤对她自己的负面情绪。

      㵈 然而这样的情绪竟然真的貖帮助了周妙彤领悟一些唐宁传授ਊ不了的东西。

      一百次全力挥动,周妙彤在挥动最后一鬸次后便累的瘫软在地上直接昏迷。

      唐宁摇了咚摇头,虽然只有一百次要知道对于使用虎魄战刀来说还是过于勉强。

      但是唐宁丝毫没有要同情弟子的意思,想要骕成就强者这点小问题要是都克䟫服不㺹了还谈什么变强。

      ⁎  当唐宁带着累到昏迷的周妙彤回到暖春⸎阁的时候见到严峻斌依旧端坐在那里。

      此时已经不见沈炼踪影,两人在一起就这样默默的用心灵发电,结果就是一个煎熬到想自덭寻短见,一个自以为得到美人芳心很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

      严峻斌在不能动的时候就被唐宁直接带出了暖桾春阁,并且解开了他的行动限制,都没有管严峻斌的反应便嘱咐明天继续。

      莻 殎 唐宁也不是真的威逼还有利诱,答应交给롆严峻斌一套厉害的刀法,对于唐宁来说刀法什么的随便推演一番就有了。

      他没有诓骗樯严峻斌的意思,想到这家伙被灭门的时候要对上沈炼三兄弟或许变强一点能够有特别的作用。

      严峻斌虽然很不情愿但是ˣ为了厉害的刀法他豁出去了,不就是女装大佬吗,总比他之前的想法保守。

      他并不知道,等周妙彤醒来后特意嘱咐薛姑姑以后晚上可以接待锦衣卫的沈炼。 Ŏ

      这不是什么好意,暗生情愫只是了解沈炼的行为后认为能够利用这个人做完美的掩饰。

      퍧 唐宁并不反对,反正就是多几个工具人而已,恶趣味还有些想知道严峻斌与沈炼是沍否能够成就一段佳话。

      虽然很辣跭眼睛,但多少⮑有些小期待。

      燖周妙彤可不知道唐宁有这样ِ的睅期待,看빃着对方的眼睛总是感觉是在琢磨一些不好的事情。

      圐 可惜的是沈炼毕竟是锦衣卫不是总有时间来暖春阁的,当得知沈炼在追查案件中与凌云铠发生了些小冲突后,澌唐宁便知道剧情要开始了。

      不过他还是每天晚上带着徒弟去㐞习武,对剧情丝毫没有要过问的意思。

      意外的是凌云铠从上次在暖春阁受伤,恢复后便被调到了东厂竟然被魏忠贤提拔做了东厂档头,手篴下率领一百多人比起在锦衣卫做个小旗威风多了。

      凌云铠因祸得福,做了档头可앸却没有人羡慕䓷,原因吗㸣大家都懂的。

      賕 薛姑姑得知凌云铠高升后可笑不出来,失去了一个凯子她还要为下个月暖春阁的业绩苦恼,有什么⃆可高兴的봺。

      不过也不全༭都是坏消息,至少暖春阁ꦸ没有翧凌云铠来闹低腾倒是消停不少,算是一些鉍小安慰吧。

       凌云铠的升迁不是没有人羡慕的,北镇抚司的陆鈢文昭就非常的羡慕,羡慕㋸如쭑此像凌礔云铠这般废物之人都糊能茖在魏忠贤的提拔鈶下得到权力,耀武扬威。

      他自认能砩力与建树都超过那些庸才却不被重要,凭借战功所得来࿱的一切已经满不足了他的欲望。 ⛃

      就是因为凌云铠的刺激,他陆文昭ㅐ决定去讨好魏忠贤。

      “师兄,你大意了。”

      㘁 此时丁白缨的苗刀已经顶在了陆䡮文昭的喉咙前,稍有不慎就会血溅五步。

      ඕ 陆文昭刚刚想事情溜号,这在艘比䆨斗中是大忌,可是⠍心乱了刀便不再锋利,く没有丧쎴命与对方的刀下实属是丁白缨对刀ᢧ法的掌控已达佳境。

      䀒若是换了个人可没有这样的待遇,想要在关键的时候收手可不近是有足够的掌控力还容易反伤到自身。

      如果陆文昭䯒不是他师兄,绝对葴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一旁观战的丁白缨的徒弟頋丁翀看得明白,可是她作为徒弟又不好对自己师傅说,但对那个师伯并鄊没有好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