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色色

      大路蜿蜒在一片翠绿之中,一辆马车沿着大路缓缓前行。

      马车也不甚镞大ੇ,吴朔凡一行人过半体型小,容纳在车厢中倒是绰绰有馀。驾车的人是吴朔风͜,一行人无聊在车厢中说话聊天,只有吴朔凡默然不语,此刻他正在发动他心通,监视着ఈ附近的动늌向。

      Ļ如吴朔凡所想,有一大群人正在前方不远处堵截,他正想着怎麽对嗌众人开口,却先听到吴朔风「啊!」的大叫一声。

      赵秀卿问道:「风儿,发生什麽事了?」

      吴朔风说道:「前方有一阵沙尘,,看起来像是有很多人,很可能是山贼。」

      赵秀藶卿眉头微皱说道:「怎麽又有山贼?」即使晋级了,她还是内心打鼓。

      吴朔风问道:「现在该怎麽办?要回头吗?㡙」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看向吴朔凡ꋋ,虽然他年纪尚小,严然悋已成为所有人的主心骨,赵秀卿心里也是以他为主,问道:「凡儿,你说该怎麽做呢?」

      吴朔凡心里其实很纳闷,那些山贼怎麽就大剌剌的堵在路上,难道现在的山贼都是这麽嚣张吗?

      不再多想什ࢎ麽,吴朔凡笑着对赵秀卿说道:「母亲,您已经是大魔导师,怎麽还ꡔ会害怕区区山贼?只要您的魔法一扫,那蚔些山贼不管有多少,还不是패通通被吹飞。」

      尽管赵秀卿晋升的喜悦已经淡了下来,听到吴朔凡提起,心里还是很开心,更为自己的儿子自傲,因为在成싦为大魔导师之後,她才稍微明了吴朔凡的实力是多麽深厚,自己还是及不上儿子。

      凭自己大觯魔皒导师的实力敜,还有儿子做为뙀坚强的後盾,赵秀卿信心大涨,眉毛一挑说道:「那这些山贼就通通交给母亲收拾吧!」

      吴朔凡吓⚶了一跳,他只是想给母亲鼓舞一下,没想到母亲竟然会这麽说,连忙道:巕「母亲才晋升不久,对力量应该还没完全熟悉,还是交给孩儿吧!」

      赵秀卿变脸说道:「哼!你以为自己有一点实力就是无敌了吗?这次战斗你可别想让我留在後方。틣」

      吴朔凡暗想,母亲实力大涨꾔,想要让她固守멉後힄方看来是不太可能,只好说道:「这是当然了,这次럣还要仰仗母亲大人您啊!」

      赵秀卿听吴朔凡这麽说,松了一口气๥,笑骂道橛:「贫嘴!」

      ǘ就在两人轻松说话间,吴朔风已经驾着马车来到一大群山贼ⓕ面前。吴朔凡凭着他心通,以探查出山贼人数在两百人左右,以人数来说,算是相当的多,只是实力几乎都相当低微,只有为首之人还算有些椬实力。

      在吴朔凡一行人後方,一群人偷偷跟着,看着马车明明发现山贼还继续向前,为首之逶人吃了一惊。

      这个人正是吴朔凡之前跟踪弥娘,霍家少爷派出的洛影。

      鞿  洛影他并不知道吴朔凡一群人的实力,在他看来,一个年轻人丶一个成熟女子丶一个女孩子靾和三个小孩子,实力能到哪里去?居然就这麽朝敌人正前方撞去,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麽想的?只是他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些人,不管现实情况怎麽样,他都必须严格执行任务!

      洛影沉着脸,向身後之人下令道:「所有人听着,将前方的山贼扫除掉,不准他们伤害到马车上的人!」

      「是!」没有半点质疑声,声音整齐℀应是。

      就在洛影带人冲向前,前方战斗声已经响起。

      山贼Ⳡ首领根本懒的说什麽,直接下令攻击,在他的想法:之前或许是副首领带的人数太少,才会让对方击败,这次自己带这麽多人,难道还会奈何不了他们?之前他就已经从副首领那边大致了解吴朔凡一行人的实力,从容部署之下,难道还会打输?他憧之前还担心吴朔凡等人发现自己後,不敢过来了呢!

      面对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山贼,吴朔凡还有什麽好说的?给梦仙子一个眼神,两人就飞出马车,感应之下,直接朝对方首领冲去。

      山贼首领魁梧的站在前方,手一挥,大声道娭:「弓箭手,射击!」

      两旁树林间찟忽然有许多箭支射向马䃈车,这些都在吴朔붠凡预料之中,头也不回,纯阳掌力将前方所有喽喽扫开,和梦仙子直接攻向山贼首领。

      山贼首䮺领知道먧眼前这男孩和女孩很厉害,却没想到厉害到如此程度,在他想来,副首领虽然箭法强悍,但是近战极弱,是因为被近身才会意外打败,那魔法师才是棘手。

      偛 在一刀被吴朔凡一掌荡开之後,山贼首领马上对之前的想法改观,几招後再被梦仙子掌力推下马之後,山贼首领已经微微叫苦。

      这两人随便一人实力都不比自己差,若是和其中一人单打独斗ò,他都謯必须苦战,现在两人合力之下,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这叫他哪里还有半点机会ꩃ?

      短短的时间,山贼首领身上连续中掌挂彩,急怒之下不顾身上伤势⸵,全身跃起,手中的刀施展杀招。

      刀势厚实,极少花巧虚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刀身,这一刀极为特殊,杀气和刀气形成的压力沿着刀身成一直线,一괲直线的压力有如实质,配合土之斗气的重力向吴朔凡扑下去

      「好刀招!」吴朔凡赞了一声,手上的功夫可没停下,两手张开,掌心聚力,自身和周围所有的纯阳之力被牵引带动,在对方刀势下压时,吴朔凡跃起对上,两手同时向上,然後整个人旋转了一圈。

      一股极猛的力量成锥式向上方的刀撞去。

      碰!一个很大的声响传开,气势呈水펴平炸开,盗贼首领在空中直直向後方飞去,空中的盗贼首领极度惊骇,这是什麽力量?自己由上往下的刀气配合土䑘之斗气有如山岳般的压力竟然会被破开!这要多麽大的力量?

      半空中向획马车方向看一眼,更是让他心冷了下来,¡眼前哪有什麽马车?只有一道龙卷风,任箭支怎麽射击都是徒劳无功。

      七级风之魔法──旋ᔝ之风柱。쥯

      後方潜来的洛影看傻了眼,因为赵秀卿的魔法,让他不需顾虑马车的安危,双手拿起十字刃这随身兵器向盗贼首领杀去,他看専的很清楚,那一遭刀虽然他也不惧,但绝对无法做到像吴朔凡这般硬撼,漂亮将对手击飞。

      当然,吴朔凡虽然破了对手的刀招,銑自己身上也没有多好,身上衣服裂开一个长长的口子,因为使用纯阳之气的大招,这캜一招并没有比之前的「气海无涯」消耗少,所以吴朔凡落地後,并没有追击对方。

      梦仙子很清楚吴朔凡的状况,一直在旁边击退那些不长眼的小喽喽,不让任何人靠近吴朔凡。

      片刻间,吴朔凡便回过气来,给梦仙子一个感谢的眼神,梦仙子轻轻的跃回吴朔凡身边,两人同时看向山贼首领的方向。只见那山贼首领被手下扶了起来,嘴ꃎ角流着鲜血,胸口明显一大块凹陷下去,刀还牢牢握在手中,可那微颤的刀身像在说它也不行了。

      吴朔凡只ꕾ看了山贼首领一眼,便转过头,看向附近的洛影,给予一个和煦的笑容。

      洛影看着吴朔雖凡,除了震惊还巬是震惊,这⚬人才几岁啊?自己在霍家中也算是个高手,可自己在这年纪也不过是个剑趪士吧!

      吴朔凡的微笑有如穿林秋风,让洛影清醒了过来,知道对方早发现了他们,没有把他们当成山贼一夥。埒洛影径直向吴朔凡篗而来,几名手下则继续奋力杀向其他山贼。

      「吴二公子你好,在下洛影,授命於我家公子前来。」

      吴朔凡郑重说道:「洛影先生,请你代为转告你家公子,我很感谢他的帮助。」

      洛影苦笑道:「二公子客气了,凭你们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㛫吴朔凡说道:「不管怎麽说,这份情我领了,我想,或许我能跟你家公།子好好谈꭬谈。」

      看ॖ着吴뀟朔凡说着不符合年纪的话,洛影却没有怪异的感觉饓,眼前之人那超然的神情使他产生错觉,让他将吴朔凡当成平辈般看待。

      渤说话间,吴朔凡眼神微微一动,忙道:「洛影先生,麻烦你将手下招回,先向後退开。」

      洛௙影不明所以,也没有问什麽,忙给手下一个暗号,那些뭁手下实力都高於山贼们,将山贼杀的节节败退,只是人数差距过大,山贼才没一面倒,在接到洛影的暗号後,从容後撤䰳。

      在吴朔凡和洛影跟着退到龙卷风的旁ᷕ边时,风柱已经逐渐散去,但是青色的风之元素却更大幅度集中过来。风声中,一段魔法咒语若有若无传出,随後,一阵强大꥟的风压在马车前聚起,一道娇咤声:笔趣阁小说网

       暴风之刃,七级风之魔法,风刃术的超强化版。

      ᥵ 只见幱成百上千道的风刃密密麻麻的向山贼埳们轰去,每一道风刃都比普通的风刃术大好几倍,好几道惨嚎声响起,一瞬间,两百多人的山贼团差不多全灭,连山贼首领都无法幸免,地上到处都是山贼的残肢。

      大魔导师一直就是战争利器的恐怖存在,从赵秀卿这一招就能体会明白,若是山贼首领知道赵秀卿已经晋级为大魔导师,说什麽也不会敢来放肆,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後悔了。

      「唉!可惜了。」看着前方惨况,洛影没头没脑的叹了口气。

      吴朔凡问道:「喔?洛影先生此言何意?」

      햫 洛影回答道:「这山贼首领实力明显已达大剑师ꅷ的实力,一个大剑师怎麽可能会去做区区山贼首领?这人明显有古▪怪。」裭

      大剑师在这世界上已经是高手的存在,只是吴朔凡对这世界涉世不深,所以不明白,听到洛影这麽说,暗赞此人心思聪明。只是洛影不知道的是,这山贼首领早就被吴朔凡的他心通查清了!

      洛影感慨说道:「现在,这些山贼都死了,剩下的小喽喽也不可能问出什麽。」

      吴朔凡没有回话,就在洛影㎁还想说什麽时,吴朔凡突然高高跃向路旁树林㟛,雄浑掌力,将其中一棵大树打的连根拔起。㠜

      这一瞬间兔起鸡落☈,其馀人包括洛影都来不䦶及反应,吴朔凡就已经收掌落눽地,只是落地後,吴朔凡仍肃然㛇望向林间。

      「咦!?你竟能发现到我?」一个ˢ年轻男子的声音莫名响起。

      앵「阁下是谁?何必如此躲躲藏藏?贻笑大方。」吴朔凡开口说道。

      「我吗?我只是一个过客罢了,何须在乎其他人怎麽想?」男子只有声音传来,却不愿现身出来。

      一旁洛影꺀只觉得自己的惊讶已经快麻滠痹了,眼前明明就有一个人被吴朔凡发现,可是到现在鸾他还是感应不到有人的存在,若不是有声音传出,说什麽他也不相ⶠ信有人在那边。

      怎麽回事?难道这个人也是山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