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aⅤ

      国内最新黄页网站

      “其实我刚来青台镇的时候,听说你的事迹我就觉得事有蹊跷,当时我就开始怀疑你了,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去古月寺见你,当时我还捐赠二十两银子,不过你记得我是怎么把银子交给你吗?”

      “我记得你是说佩服我,双手递给我的。”

      얨“不错,我双手递给你不是表示我对你的敬佩,相反,而是我想看看你的双手,当你张开双手接我的银子的时候,我发现你的手掌和手指尖有很厚的老茧,你说拜一位高僧为师修习佛法,真正的和尚他常年捻佛珠敲木鱼,所以老茧应该在手掌的虎口和食指上,而不是出现在掌쉢心和五指中,出现这样的情砖况是因为你常年练兵器所致,因为不管什么兵器都需要手指⣚和掌心使劲握住,你的老茧很厚,说明你不仅会武功而且常年握刀所致。”

      “哈哈哈,你怎么知道我是握刀的,难道不是别的兵器?”

      “别着急啊,你这个问题我后面会回答你的,现在咱们还是说怎么发现你藏尸的。从你的掌中老茧我就判断出你这个人的确有问题,但是又牵扯不上你与失踪案有关,对了,你还记得我问你锁这菜园子门᷻的事吗,当我走进,你却急于跟我解释,其实你是心虚,借着解释拦着我。刚才我说了,本来在你这发现不了什么,可是就是你对我解释这门举动恰恰暴露了你的秘密。因为这让我感觉这门的背后一定有你的⁑破绽。不过呢,真正让我彻底相信你是元凶的还是城外破庙的凶杀案,当时你来公堂翻看尸体时立马辨萹认出这就是你古月寺弟子清远,原因清远腿上一处小的烫伤的伤疤,可是这个伤疤是个椭圆形的。”

      “椭圆形伤疤怎꼗么了?那烫伤的伤疤什么样都有。⽹”

      “嗯,你说的不错,烫伤嘛,留下什么疤痕都有,但是清远腿上伤疤可是故意頎弄上去的,因为我看伤疤的时候发现中间有一条直线,这条直线很隐晦,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而这条直线也是一条伤疤,是用剑或者匕首这样两面均衡的利刃所虉造成的的,试问有谁能为难一个出家人,更何况是大名鼎鼎的古月寺的僧㿔人,整个青台镇尊Ꝁ敬你们还来不及,又何谈伤害呢,所以,你这伟大的道清大师为了不让人发现怀疑,所以你想到用烫伤的伤疤去掩盖剑疤,我说的对吗道清大师?” 瘨

      “没错,你说的完全对,当时我是用刚烧开的谁用茶壶一圈一圈的倒在清远腿평上的,而且特意在那个剑疤处都烫了一会儿。”

      “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一点,我检查过清远的尸体,发现他的手掌也有老茧,这个仵作发现了,但之所以没有放在心上,是因为你和古月寺在青台镇太受百姓爱戴了,出于这几点更加确定你就是元凶,但是还是没办法,要想证明你是元凶,就得有证据,所以发现清远尸体那天夜里我潜入你们古月寺的后院,哦,也就是你说的菜园子,在那里我发现有很多野猫,野猫要自己找食物,而最♦喜欢的就是老鼠,而你的菜园子都荒废很久了,就算有老鼠能有䪖几只,可凭什么这些野猫一直在这,这是在你的后院发现第一个疑点,我在检查时无意之间踩㥓到松软土,荒废的菜地土地早就变得坚硬,可是为何这块土地却是松软的,这就是我发现的第二个疑点,土壤松软一般挖过,你疏忽了一点,就是挖一两次土和多次挖土,土壤的硬度松软度还是有区别的,多次反复翻的土酥松细软,这是第三个疑点,不仅如此,我还在上面发现用锹拍打痕迹,这就是第四个疑点。因为你很谨慎,填回的土一定隆起,所以要拍平,你不仅要拍平,而且还要弄得填土要和四周土地一样高,这样有杂草的遮盖,再加上和周围一样平坦的土,䮪怎么也不会被发现。综上几点去分析,答案基本上就出来了,菜园子野猫多,就是因为老鼠廣多,因为老鼠擅长打洞,这古月寺有几百年了,虽然被你修缮过,可是这地下密室你却没修,年久失修密室墙壁就不那么坚固,老鼠打洞就很轻松,但为什么这么多老鼠往密室打洞呢,原因就是那里有现成的食物,而这个现成的食物就是被你杀死的这八十菸六具的尸体,而且动物鼻子非常灵敏,之所以有很多的野猫,就是因为它们闻到了血怾腥和腐肉味,吃尸体的老鼠个头要比其他老鼠大,䗷野猫既能吃到肥美的老鼠也尝到了老鼠肚子里腐肉,所以这就是有这么多野猫뾡的原因。”

      㖲 “精彩,实在是精彩뀑,若不是亲自听你说,我都不敢相信,想不到王公子年纪彗轻轻,竟如此聪明过椱人。那你又是怎託么知道地窖隔壁有空间的呢?”

      㦝 “那是因为我发现清远尸体地方,就是破庙地下密室隔壁密室中发现的啊!”

      “什么?破庙地下室旁也有个隐藏的空间,可是我怎么没听你们说㫚过啊?”

      륃 矴 “那是因为我发现有另一个密室时,我就把所有掩盖墙体都打碎了,而且还把那些打碎的石块清理ᝫ了一下,虽然报告官府是另一个密室发现的,官府来了时候一心想着又是一起人命案,就把密室事情忽略了,所以当时所有人都忘了密室这茬,而我看到清远伤疤后凶手确定是你后,我就故意没提。”

      ð“王子涵,你的确厉害,我无常认载了。”

      “别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认的还太早,这个是说完了,怎么能就你的别的故事䄲吧,之前你问我拼什么认为你是用팲刀的而不是用别的兵器的뮾,我现在就回答你,我记得百姓说过多年前来了二十三个匪徒来到青台镇不仅抢夺钱财还不留活口,而这些人有个共同特点:用的兵器都是刀,关于这点我询问任大人和李捕头,此事是真的⌋,无论山洞里死亡的,还是抓获的匪徒,无一例外㳟用的都是刀,而你就是那二十三个匪徒之一,不仅如此,破庙死了的清远也是这些匪徒ش的其中一个。”

      “哈哈哈,笑话,说我用的刀也罢了,竟说我是匪徒,你难道不知道吗,二஽十三个匪徒早在几年前就被官兵铲平了?”

      “哦?被官兵稪全部铲平了,据我所知山洞里的十具尸体,当时官兵和仵作都不敢下结论就是盗匪啊,原因就是虽然天气热,但再热尸体也不会短时间發腐烂成那样,而山洞里要比外面凉쇎快的多,凉的环境会很大延长尸体的腐烂,可是官兵到的时候尸体已经腐烂的鬲不擢像样子,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尸体脸部腐烂程度要比身体腐烂程度严重的多,甚至可以看到头骨,造成这种原因的只有一촬种可能,那就是这十具尸体根本就不是盗匪的,而是那些被杀的老百姓,为了让官方相信这些人就是盗匪,所以有人故意把盗匪的衣服套在这些百姓尸体身上,为了不让别人怀疑,这个人用一种特殊的药水浇到他们脸上,这样导致皮肤和血肉加速腐烂,这就是为什么找到的尸ᾓ体脸上腐烂程度和身体腐烂程驌度不一样。”

      “就算你编的故事是对的,我就按对的来算,既然尸体是那些百姓,那我倒想问问那十个真正的盗匪在哪?你作何解释?”

      “那十个真正盗匪就在你的旁边啊?”

      众人吓了一跳,这王子涵说的好吓人,“댠公子,你说的就在旁边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有闹鬼了吧媍?”

      “李捕头放心,我说的在身边的不是鬼,而是你眼前的八十六具尸体,哦,对了,这八十六具尸体中只有八个人是盗匪,因为刚死的清远不在里面。”

      “你是说,这无常把自己的那帮盗匪兄弟给杀了?聂”李伸问道

      “没错,仵作你看一下是否有八具尸体是死的最早的,直接找骷髅就行。”

      经过仵作寻找果然发现八具骷髅均是男性,而且是同一时间死亡,虽然时间死亡时间长了,可是身上的衣服还算完整,任天成和李伸一看这衣服,就是当年盗匪的衣服。䦹

      “怎么?还不服气,那就让你看看几样东梛西。来人,把从密室搜索的东西给这位无常大师看看。”

      此譮时一个捕快拿着布,布里裹着东넙西双手抱着似乎东西很沉。然后轻轻的放在无常的面前。

      “亲自打开看看吧,这可是那些兄弟的东西。”

      无常翻开布一看,仰起头沉샺重叹了一口气,双眼困乏疲惫的站着,众人好奇去看,原来捕快拿给无常看的东西是八把弯刀。“这···这不是当年盗匪用的弯刀吗?”

      任天成气急败坏:“无常这会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旐 “没什么要说的了,我这辈子杀人无数,还有什么可说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杀这么戵多ԧ人?”任天成问道

      “ꄴ为什么?你居然问我为什么?任天成,任大人,我问你这青云镇原本是个小镇,可是为什么现在扩建的这么大而且还这么富有?还不是来了很多寻宝的人,要不是这些寻宝的人,哪有你现在管辖的地方大而富足的青云镇啊?”

      “又是宝藏,我说过了,胡旗的宝藏只是一个传说,七百多年了,无数人来找这虚无缥缈的传言,要是真有,何苦这七百多年都没人找到,难道七百年来找宝藏的人都不如你吗?”

      “任大人,你哪知道这是传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引你们去抓匉其余的盗匪吗?”

      “那是因为你们起了内讧,你要不出除掉他们,他们就会除掉你,鐄于是你想到扮作和尚故意告诉我们信息,借官府的手为你除掉他们。”

      “您说的没错,我就是想借官府除掉它们,原因是他们手中有一个图,这个图是从云南少数民族得到的,此图是动物的皮毛做的上面还涂有油,据说已经有几百䙿年了,我们一看这是一张地图,上面地点还有๝少数民族的文字,经过翻译后才知道文字分别是青台镇和月古寺。”

      “月古寺,还在城外,莫歰非就是清远被杀的那座破庙?”任天成问道ꡫ

      “没错,就是城外的那座破庙,后来我们来到青台镇才听说这里原先是胡旗所在地,而且听说这里有胡旗的宝藏,我们跟着按着地图找到了那座破庙搜索发现佛像后面竟有个地下密ជ室,庙里有地下室还在否像后面,所以我ૹ们更肯定真有胡旗宝藏“”

      “你们白天打着土匪旗号表面上是抢东西,其实是为了更多从百姓口中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之所以不留活口也是怕被知道你们的真实目的,白天你们四四处打听消息,官府要来瞜抓你们就躲到破庙的地下室中,所以这几就是官兵找不到你们的原因。”

      “你们这帮王八羔子,我说的怎么找不到你们,我们和众多官兵几ꔪ乎把附近的山搜了好多遍,愣是没找到你们,原来你们藏在那里。”李伸说道。

      “那地图呢?”

      “地图被烧了。”

      拝 “怎么被烧了?”

      “就像ٜ你们说的,我们这些人意见不合,因为抢劫得到很多财物,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想找什么宝藏了䙘,既然抢劫能发财还费劲找什么宝藏,除了我和清远,所以他们就把地图烧了。因为此事我便起了杀心,等待机会除掉他们,有一天有几个人因躲在地下室时间太长,闷得就想出去抢点鸡鸭肉和酒,我看机会来了,于是就说,此前﫯我打探消息,在城中一个庙里后院发现一个地下室,里面封藏了不知多少年的女儿红,其中八个人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说要取回这些酒,因为我们抢劫从来不留活口,所以没人认识我们,所以我和清远等十人来到这地下室,让他们下地取酒我和清远把风,就在最后一个人下去的时候瀏,我和清远立马把封门㢸石板盖上,然后用之ꄅ前准备好的铁锹挖漘土把这地下室埋上,这样就解决的一部分人,为了彻底铲除他们,我们把之䏰前杀害百姓尸体移到一处洞中,换上衣服,并用具有腐蚀性很强大药水浇在他ᜲ们脸上让人无法辨认,然后我剃去头发胡须穿上僧袍当做和尚来官府告诉其余人的藏身섶地点。这样就完全铲除了他们。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让人穿着釁强盗衣服装神ຬ弄鬼,然后再驱鬼得到这里人的信任,随便编了冤魂太多容易出事㜓,借此留在青台镇。”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古月寺也有这个地下密室的。”李伸问。

      “是名字。”王子涵说栻

      “名字?什么名字?”

      “是这两个寺的名字,李捕头你好好想想,城外庙叫月古寺,而城内的庙叫古月寺,前两个字颠倒,而且这两个字还有个秘密,‘古’加‘月’不就是‘胡’字吗?而且这两座庙是同一时期盖得,那个时期正好是胡旗在的时候,所以道清大ع师猜到这点,既然城外庙月古寺有地下室,那么城内古月寺也一定有地下室。我说的对吗?道清大师?”

      “不错,王公子说的一点不差,就是猜到这古月寺和月古寺一定是胡旗盖得,所以我相信胡旗就在青台镇。”

      “你手下杀我,就是因为怕我发现了此事对吗?”

      “ᰕ不错,从你第一次去月古寺我就觉得你不是简单去游玩,你第二次去的时候我便感到你已经发现什么,正好天还蒙蒙亮,而且借着这人口失踪案,杀了你也没事,所以我就ဦ派手下在你去堵杀你,可是没想到你功夫这么㭞厉害,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无常,我说过让你死得明白,你感叹还是早了点。”

      “哼,我所有的事情你都已经查明白了,现在我可是没有任何隐瞒的,你这么说实在嘲笑我?”

      “我没有在햹嘲笑你,之所以说让你死得明白,就是要告诉你不知道却又非常想知道的事情。”

      谘“你···你···你什么意思?莫⁅非你要说的是宝藏的事情,你认得找到它了?”

      “不错,无常,我的确知道胡旗的宝藏在哪?”

      “在哪?”无常着急问

      “王公子你是说传说中的宝藏是真事?”任天成问。

      “大人,胡旗把宝藏在这地方是真的。”

      在场的所有人被王子涵的话惊呆了。

      “那在哪里?”任天成急不可耐问道。

      “大人莫急,听我慢慢说,这青台镇每个人都知道,当年胡旗兵败,在撤走之前,把所有搜刮的宝藏都藏在这里,为了留给自己的后代用这些ꔩ宝藏东山再起,宝藏藏好后便剃除头发胡须穿上僧袍逃走了,无常,你猜到这两座庙都是胡旗盖得,宝藏也在这两个庙딽里,所以你重新修缮户古月寺不用工匠,不是你发善心不劳烦官府百姓,而是借着修缮寺庙好亲自寻找宝藏,而且城外月古寺传言有鬼,这也是你故意放出风的,目的是不让别人靠近月古寺,我说的可对?”

      “是,的确是这样,我修缮古月寺的时候把每个角落墙砖甚至在寺里到处쵟挖土,目的就是找到财宝,城外的月古寺也是我派人在城里城外散播说有鬼的。”

      “无常,我觉得你很可悲葦很可怜,你知道吗拆墙挖地花费这么多年找的财宝就在你眼前,而且日日夜夜在你身鰴边你却一点也没发现。”

      “财宝就在我眼前,那到底在哪?”无常大声吼叫着。

      “你不记得青台镇人人都知道的胡旗的话吗?胡旗说过:‘极乐世界里的草木,花킹鸟飞禽走兽都是金的,连神佛罗汉都是金身银体,不仅如此㙞,彼岸的海水都是精粹唯美,绚丽刺眼。’这里的极乐世界就是指这古月寺,而里面形容神佛罗汉都是金身银体就是指这寺院的所有佛像,所以财宝就是这些佛像。”

      说完,王子涵拿着铁锤越上中间的佛像,用力的砸向佛像,一声铁器敲打石头虤声音后,释迦摩尼佛像表面的石ᾎ头被敲碎了,然后金色光芒显现出来,原来这些表面石像里面又藏着金子做得佛像。所有人都惊呆了,胡旗的宝藏居然现世了。

      “所有人把这里的所有佛像襍都砸开。”

      听到王子涵话,任天成一边派人调动士兵,一边加派人手去砸,供奉佛祖主殿四尊佛像都是金子做得,而罗汉堂的十八个罗汉全部都是白银做的。

      “无常,这就是胡旗说的神佛罗汉都是金身银体的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