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华人

      第二天,张伐还是如往常一样去练武院打拳,不过今天ৰ他在打拳的同时,暗暗的观察着开始控制气血的弟子所摆的动作。

      当于勇指点好弟子离开外院去了内院之后,张伐便开始滑直接照着那个动作做起来了。

      他并不担心其他人看见了多想什么,因为此前也有过弟子如此。揸

      只是感受的气血如果没有达到小拇指粗细和控制랿口诀,那么摆这个动טּ作ૂ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不过꼒这两个条件,张伐如今却都已经有了,所以张伐看着那些人的动作,照着摆好之后,就闭上眼睛,然后心中默念口诀。

      随着口诀念起,张伐感觉自己的那五条气血中的一⅝条微微发热。

      张伐知道口诀对了,便边默念着口诀,一边仔细感受着那条发热的ꠘ气血,然后准备用意识去试着控制它。

      张伐的意念落到那条气血身上,然后随着气血不断游走,当张敒伐想要控制气血调转方向时,那条气坠血身上却传出一股巨力,将他的意识给弹开。

      蘂不过张伐并不气垒,知道方法对了,然后就一次次的謽用意念去控制它,然后又一次次的被弹开。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伐感觉有点累了,就睁开眼停了下来,他已经不知道尝试控制多少次了,但是都失败了,这不禁让他有点大受打击,突然有些佩服那些一直在尝试控制气血的人。ꊋ

      Ł 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汤洪峰那种天赋的,平常弟子,想要控制气血,都要花费三个多月的时间,甚至有的弟子半年都有可能。

      뗐 晰 訯 在这种一次次尝试,又一次次失败的打击中,能坚持三个月以上,张伐真的是不得不佩服他们强大的意志力了,居然没崩溃掉。

      张伐重촙新打起了拳,不在尝试控制气血,他打算下午的时候可以使用精神力了,再尝试看看,不知道精神力对控制气血有没有作㰅用。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吃完午饭之后,张伐便马上回了房间,迫不햔及待的想要知道,能不能使用精神力控制气血。

      当张伐摆好动作貶闭目之后,然后开始默念口诀,其中一条气血又开始微微发热起来。

      随着口诀不断默念,张伐忽然感觉眉心一凉,精神力果然出来了,而精神力出来之后,张伐脑子变得更加清醒,然后他发现,那其余四条槃本来㉔没什么駿异常的气血,既然也微微发热了起来。

      这一쑐下让张伐心中一震,马上有了猜测:“原来每次精神力里出来,我ꒆ脑子感到更加清醒,是因为我的意念被增强了。”

      然后用意念附着在一条气血上,感觉气血传来的巨力果然小了很多,他知道这不是气血的巨力便小了,而是自己意念潑增强了的缘故。

      张伐继续默念口诀,而성精神力则开始缓缓的朝桑着其中一条气血游了过去,然后抓住了那条气血。

      张伐发现,当精神力抓住那条气血之后,✱气血既然就完全不反ᆨ抗了,然后他轻易的就可瀣以控制了那条气血。

      䈃“这……”张伐此时已经麻木了,这精神力每次带给他的冲击都实在太大了。

      想想自己早上无数次被픷气血的巨力弹开,那气血就像一匹脱缰浽的野马一样,难以控制。

       而如今被精神力抓住之后,气血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绵밽羊,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住了。

      精神力在张伐控制住气血之后,便放开了那条气血,朝下一条气血游过去了。

      张伐也很快平复了内心的情绪,准备继续去控制下횎一条气血。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伐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

      这次收获实在太大了!

      不止是将那五条气血都控制住了,更是在将那五条气血控制住뢪之后,张伐发现。

      他既然可以轻微的控制精神力了! 肉

      他现在可以控制精神力从眉心里面出来,不过也只是如此,那精神力出来之后,就只是在眉心外面徘徊,哪也不去。

      可哪怕仅仅只是如此,뿱对张伐也是有莫大的︼好处,比如,精神力出来之后,他的意念獍得到增强,就可以同时控制那五条气血。

      而精神力回到眉心之后,他的意念只够控制其中一条,虽然哪一条都可以。

      “这样的话,在感受气血时,哪怕精神力消失了,我也能同时控制ᒠ五条气血来壮大气血,而不是和之前那样,只能用一条。

      这样的话闶,我哪怕没有精神力亲謇自ರ帮ㇻ忙修炼,修炼速度也是之前的五倍。”

      ⾜张茪伐脸上的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先打拳,一步一步来,师姐说过,这拳增长力量和身体强度是有极限的,等哪天不在傂增长了,再停挦下。”

      张伐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而ừ是很快冷静下来,他如今虽然可以控制气血了,但是气血还太小,不能给他增加实力,相反,背山拳的这套基學础拳法,却㇮能䅈增加他即时的战斗力。

      张伐发现,他可以控制글气血之后,练拳时既然可以主动加快气血流动的速度,于是在打쑘拳时,在气拡血快速流动的基础上,又控制气血加快流动ក。

      如此打了几套拳下来,张伐发现既然比之前效果好很多,居然可以明显的틥感觉到自己变得不一样了。

      于是张伐便按着这种方法一直打拳,打着打着,他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毫无疲惫之感,而且越打越兴奋。

      葉 只是他没注意到栁,随着他一遍又一遍打拳,他的手上和脸上,已经红得发烫,头顶更是冒着丝丝热气。

      突然再又打完一套拳之后,张伐感觉到胸口一闷,然后喉咙一甜,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来,他感到自己的悎身体浑身发烫,就像着了火一样。

      他意识到,这是他的练法太过凶猛了,导致身上暗伤增加得太快,累积到一定程度,身体承受不住,直接爆发了出来。

      不过还好,这些暗伤벹都是新增的,可以慢慢调理治好,如果是那种长时间留¥着身体里的暗伤爆发,这一下就浈能让张伐直接瘫痪,此后一辈子躺在床上。

      张邺伐擦了擦口中的鲜血,然后줵到院子打了一桶水,直接倾倒在自己身上,顿时从他身上冒出一股股热气,他又继续打水倒在身上ス,直到感觉身体不再发烫了才停下来。

      张氄伐咳了几下,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的回了房间,躺到床上后,眼皮一沉,直接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于勇数着练武的人数,发现少了一个人,于是开口问道:“怎么少了一个人,大家看看有没有少了自己认识的人,然后告诉我。”

      杨晴雪早上就一直注意着张伐什么时候来,所以她知道少的ᒼ那个人就是张伐,不由得有点慌张,不知道张伐干什么去了。

      렑 “师父,我知道,张伐不见了。”挻有个人切很快的说道。

      没办法,张伐最近风찗头太大,他不见了太容易让人发现了。

      “哦?你们谁和张伐一个院子,带我去他房间看看。”于勇问道。

      这时和张伐一个院子的宋平山有些害怕的站了出来:“师父,我和张伐一个院子的,我这就带你过去。”

      然后便走在前面给于勇带路。

      “师父,让我也过去看看吧。”这时杨晴雪走了出来对于勇道。

      她多这时站出来主䍥要是担心张伐,如果他是睡懒觉没来练武,可能要被师父责罚。 

      而自己跟着过去了,还可以ꬋ求求情。

      要说杨晴雪,于勇还是非常喜欢这个女弟子的,因为他们拳ꍮ馆练武的方式比较粗暴,又是打桩也是击山石又是棍棒䦚加身的,所以导致背山拳馆女生本来就少。

      而这种练法,更是容易让人往大块头的方向发展,看那满脸横肉,身材壮硕的女子就知道了,所以他们好看的女生真是基本不会过来练쯫背山ꪍ拳。 ⼓

      但是杨晴雪却不一样,她本身就很好看,加上练武之后虽然身体也变得有一뱬点强壮,但是并不壮硕,加上身高也不低,有一米七多,所以身材就显得比较修长。멻

      这让于勇在每次与其他武馆샒的馆主碰头的时候,不用再每次的让人嘲笑他砹们武馆没有女生,有也是歪瓜裂枣。

      要知道ุ,在杨晴雪来拳馆之前,他可是经常受到其他武馆的馆主嘲笑的,尤其是剑门武馆的馆主王石磊,剑门女弟子最多,长得好看的更是不少,所以最喜欢拿这一点来嘲笑他。

      杨晴雪来武馆之后,于勇便不在怕他,“我们武馆的杨晴雪人產不仅长得漂亮,身材还好,力气違又大,可不像你们剑门那些舞剑的女弟子,扭扭捏捏的✈,装模作样,要是让杨晴雪打一拳,Ꮠ怕是要哭上好几天吧,哈哈哈。”

      把剑门馆主气得不行,说他就是个莽夫,懂个屁,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女人是水做的。

      因为杨晴雪给于勇涨了很大的面子,所以于勇对她很是喜爱,加上她练武天赋并不差,所以于勇对她一直很满意,练武之时经常指点她,如今杨晴雪更是快要突破到棍棒加身的阶段了。

      㙭 听到杨晴雪说要跟着一起去,于勇并没有Ⴭ反对,点点头道:“那就一起过去看看吧。”

      然后继续说道“张伐这小子,才刚练武没多久就偷懒,要是受不了这个苦,就让他早点滚蛋。”

      然后三人便朝张伐的院子走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