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娇宠双面伊人

      他在矎脱찜去上官玉春的军服时,难免会碰触ᄹ到ㅲ上官玉春,不禁心想:上官兄外表看起来高挑瘦弱,原来身体竟是如此结实。

      二月底的气温,早晚还是很冷。

      冯晓宇觉得夹衣光滑柔软,应该不用再脱,就当睡衣穿着吧。于是就帮上官玉春盖好被子,轻轻的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上官玉春在冯晓宇帮她脱军服之时,已经惊出一身大汗,以为真的要脱光衣服遒了。

      本来酒也喝的不多,只是第一杯喝的太快。

       酒劲一冲,感觉到天旋地转。ꇭ

      现在大汗一出,酒醒了大半,但就是不敢睁开眼睛。

      等冯晓橱宇关门出去,上官玉勚春才长长的놂舒了一口气。⌳

      她睁开眼睛,傻傻的ኗ笑了,心里却觉得异常甜蜜。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正是刚才冯晓宇的手背碰触过的地方。

      自古都是女人服侍男人,夫人服侍老爷,㥇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男子服侍女人的道理ᡵ

      죒上官玉春幸福地想着:“幸好只是两人,幸好吃饭的时候没让下人在场。这样的事情,如果ᙱ被别人看到,那还不得羞死人啊。要是每次和他喝完酒装会儿醉,那该多好啊!”

      冯晓宇回ᇁ到厢房,继续学习文字。

      夜深时,又来到上官玉春的屋子。

      ⟺ 以前他自己喝醉的时候,半ꀸ夜醒来就是口渴想喝水。

      溺 他推开房门,见上官玉春睁开眼睛望着他,♂就关切的问道:“上官兄,感觉好点了吗?”

      上官玉春说道:“好点了,有劳冯兄照顾。” 첦

      冯幮晓宇说道:“不必客气,如果我喝醉了,上官兄照样会㟞照顾我的。只是上官兄不胜酒力,以䡓后还是少喝点为好。”

      上官玉春ᥜ说港道:“也是今天高硼兴,多贪了两杯,让冯兄见笑了。”

      冯晓宇问道:“感䑗觉口渴不,我去烧点水喝吧。” 軿

      上官玉春说道:“那튠就有劳冯兄了。”

      能让心爱的男人照顾自己,就算不渴,也有些想喝。

      下人쩩早已休息,只有自己动手。

      冯晓宇很快烧好开水,倒了大半碗端来,服侍上官玉春喝了,帮檻上官玉春৚灭了油灯,带❜好房门,这才独自去睡。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上官玉春精神抖擞的带着冯晓宇去选马。

      二人来⺱到镍郡马场大门,向守卫通报。

      牧监宋文勇一听是亲兵쾲校尉到了,不敢怠慢,匆忙整理一下官服,亲自去大门迎接。

      远远看꾲到上官玉春二人,宋文勇立刻高举双手,边턗作揖前行边高声说道:“少将军前来,下官有失远迎,賏还望恕罪啊!”

      헳上官玉春还礼说道:“有劳宋大人亲自前来,末将诚惶诚恐呢!”

      见礼过后죴,上官玉春将冯晓宇介绍给宋文勇,说道:“퇾这位是冯晓宇冯五大夫。这位是牧监宋大人。”

      ᪰ 宋文勇本以为穿着普通军服的冯ḥ晓宇劙是上官玉春럵的随从,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听上官玉春说这人叫冯晓宇秧,马上想ㄿ到了一个人谷。

      冯晓宇三战皆头功,论功行赏连获九逮级军功的消息已㯨经在镍郡传开,很多人只听名字没见过本人,所裛以宋文勇不认识。

      见冯晓宇年纪轻轻,品级就已经和他差不多了,宋文勇连忙举手作揖,微笑着说道:“原来你就是冯五大夫。冯五大夫的大名如雷贯耳,下官今日得见,᛾真是誓三生有幸啊。”

      쩨 冯晓宇笑着还礼说道:“我也久仰퐯宋大人大名。”

      上官玉春说明来意,宋文荻勇赶忙让人把牧承文怀志喊来。

      文怀志是个干瘦的老头,留着一撮三羊胡子,看起来很精明的样子,是个比较有名的相马师。

      辞别了宋文勇,文怀志带着冯晓宇二人来到马厩。

      这是一个很大的马厩,里面一排排战马看着꓉个个膘肥体壮的样子。

      冯晓宇和上官玉春都不识马,全凭文怀志推荐。

      不一会儿功夫,文怀志牵来一匹浅灰色的马。此马看起来,头大颈短,其貌不扬,不是冯晓宇眼趃中的高头大马。

      文怀志佾看出了冯晓宇疲的疑惑῔,捻着胡须,笑着说道:“别看此马其貌不扬,但是夈体魄强健,胸宽鬃长,皮厚毛粗,耐力和脚力极好,在战场上不惊不诈,勇猛无比,将军用过就会知道。就算遇到一两只野狼ᖼ,都能独ᚅ自对付,扬蹄就可以踢碎狼的脑袋。” ꡯ

      冯晓宇听上官玉春说过,这文怀志是个Ⳁ相马伯乐。他觉得既⌧然文怀志说这马好,估计就算差也差不到哪去。再说了,褵他现在是从无到有。有马骑,至少比步行强了许多。쉑

      在马场学了一上午的乘骑技巧之后,两人回到了小院。 ྵ

      掌握了初步的技巧,以后就是人与马慢慢熟悉慢慢培养感情的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达到骑马战斗的程度。

      ෹ 有了战马之㮻后,冯晓宇癀还需要一支趁手的兵器才行。 辛 䰲

      上䤷官玉春教授冯晓宇的是枪法,战场上缴获来的青龙偃月刀已经用不上了,他现燃在需要的是一支铁枪。

      兵器库里的铁枪,都是铁枪头木枪柄,最重的也就30来斤。冯晓宇觉得不趁手。所以吃过午饭,上官玉春又带冯晓宇来到镍郡城犞内最大♚的一家铁匠铺。

      铁匠铺的名称叫“蒙大锤铁匠铺。”

      鞂上官玉春解释说,蒙大漏锤铁匠՟铺的掌柜就叫蒙大锤,本名叫蒙껀奇,身高体壮力大无穷,他使得铁锤都比别人大两号。因为靖手艺特别好,别人就给他起个外号叫蒙大锤。

      镍郡人大都知道蒙大锤,而不知蒙奇。蒙奇乐此不彼,将“蒙怊大锤”当成了他⫵的招牌。

      到了铁匠铺门口,上官玉春让门丁通报。

      不一会儿从里面出来一个四十出头的大汉首。坃

      大汉方面大㢑耳,燕颔虬须,膀大腰圆,身材高大,走路呼呼带风,顃正是铁匠铺掌柜蒙奇蒙大锤。

      詼 蒙奇看见两人,哈哈哈大笑,说道:“不知贵ꪬ客临门,蒙奇有失远迎,恕罪齔啊恕罪。” 貾

      上官玉春笑着说道:“有劳蒙掌柜亲迎,惭愧惭愧。”

      “哪里哪里,两位快里面请!”

      蒙奇说着做个请的手势。

      㜗冯晓宇跟着上官玉春进入大⌨门。 灯 ꘪ

      뻚罻 从外面看,大门并不气派,可是转过影壁后,冯晓ꒆ宇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影壁后面是一条长廊,长廊左边是一处院落,大概是蒙奇一家住的地方,右边是两处并排的工坊,长廊的尽头,是另一处更大的工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