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内丝袜

      “姜老师,不会有事的。”制服少女轻轻握着姜浩的手臂,她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什么事。

      姜發浩偏头看着她,说道:“不是让你回去的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我干嘛要听你的?”酮制服少女偏过头,不去看姜浩。

      “我是询老师。”

      “现在不是。”

      “……”

      㾯姜浩叹了一口气⡷。

      ᥘ 舧在警车还在路上的时候,江南警察局局长办公室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一共三波电话,都是询䃀问姜ﺒ浩的。

      这都把局长搞懵了,姜浩是谁啊?

      虽然还不知道是谁,可他知道麻烦ࠉ了。綢

      㑫 ……

      当警察到达警察局后,制服少女一下车,第一眼就看到自己老爸,“阿爸,这里这里。”

      感觉她来的好像不是警察局,而是呜她家后花园一样。

      苘警察厅大厅,认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在看到自己宝贝女儿后,才露鱼出一抹笑容。

      掋 ᣅ夹腿的那人看到那个中年男人,脸瞬间惨白췢了,显然他已经认出了对方是谁,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的宝贝女儿也牵扯进来了。

      ꓹ 要是,他知道她的身份,打死他也不敢乱来啊。

      中年男人说道:“没事吧?”

      “有ꖣ事。”制服少女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心灵遭受了严重的创伤,ꯏ导致我感觉我高考考不好了。”

      话音一落,中年男人抬起头,眼神冷冷,看着警ಱ察局局长倿。

      봃 此时,气氛一时间凝结。

      㼎局长也是受到无妄之灾,看着朴海英,低吼道:“朴海英,怎么回事?”

      朴海英走到局长身边,低声汇报着。

      局长越听脸色越쓣难看,他太清楚娱乐圈有些人是什么样的货色了,不用说,他都可以猜到八九不离十。

      都不用他开口询问,那人直接就承认,全部是他的错,他췪愿意承担一切损失㬋。

      겒“你承担的起吗?”姜浩淡淡说了一句。 㷵

      “就是。”䵜制服少女附和道:㨻“我本来是首尔大学的苗子的,结果这么一吓,只狵能去延世大学了,你赔的起瘎吗?”

      中年男人听了这话,眼里已经要冒出火了。ړ

      他女儿这段时间真是痛改前非,好好在学习,成绩也进步飞快。虽说,努不努力都能−上首尔大学,可ఽ看到女儿﯋进步,如果真能凭自己的本事考进去,那作为父母怎能不高兴。

      “而且塋,而且……”制服少女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今天是我的生日,好心情完全鴘被破坏葔了。”

      䉚“阿爸,你一定要帮我讨回公道啊。”

      姜潟浩就站在一阄旁看着制訯服少女的表演,要笑疯过去了。小小年纪的ꪈ,竟然学会像小恶魔一样挥舞着刀叉了。

      听了这话,中年男人冷冷看着某人。

      活的不难髺烦了啊。

      虌“没有……我没有……”那人连连摆手,他现在真是有苦说不出啊,此时的他双腿发软,终于扛不住,坐在地上。

      他可是知道这坍些财阀的手段的。他们才不管世俗的道理,在这里,뷙他们就是天也不为过。ꫝ

      䩒 事情的发展有些禆出乎姜浩的意外,他知道财阀的厉害,但是还是第一次溑直面。

      他心里忽뇠然有些想笑,估计自己就是来警局一次游的。

      姜浩笑眯眯地看迂着那愜人,说道:“刚才你告诉촻了我什么叫做嚣张跋扈,现在你也告诉䡪了我什么叫做咎由自取。”

      听着姜,浩的话,那人低着头,眼神极为怨毒,却没有说话。 箠

      “好了好了,崔局长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带我女儿先走了。᦮”中年男人没把那人看在眼里,他相信崔局长会处理好的。

      崔局长点了点头,立马有人走过来拉着地上某人到了另外的房间,估计逃不掉诬陷罪了。

      “好吧,我气也消了,阿爸,姜老师,我们回去吧。”制服少女摆了摆手,一副很大度的样子。웏

      ……

      来也冲冲,去也匆匆。

      在警察局门口,中年男人看着姜浩,语气温和✽,笑着说탍道:“姜老师,这次真是多亏枖你了。”

      “没有的事,反而是我沾了她的光。”

      姜浩笑了笑,看向䓙制服少女。

      낕中年男人又说道:“姜老师,待会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一起吃个饭。”

      制服少女很开心,很是期待地看着姜浩。

      姜浩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嶴,今天这事确实影响心情,我想回去休息休息㕰。”

      “那好,下次再约。”中年⇉男人也很干脆。

      姜浩点了点头,又看向制服少女,说道:“今天的事就过去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明ᜬ天又是新的一天,好好学习,吹过的牛逼怎么也要实现,对不对?”

      “我不吹牛的。퓥”制诰服少女不服气地说道。

      “哈哈껕哈,也是。”姜浩看到一辆车急停在门口,看到裴삼圭从车窗探出头来,便对制㠻服少女挥了挥,小跑着到了车门口。

      ⏈“我发现小子最近麼是真能惹事。”裴覩圭抱怨了一句。

      姜浩打开车门,坐上去,懒得回答他的话,整个人手搭在额头上Ҧ,闭⡬着眼睛。

      裴圭偏头看了一眼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也看向他,目光错开一瞬,裴圭开车离开。

       ……

      在回去㷱的车上,制服少女还意犹未尽,“那人坏蛋被姜老师打的那么惨,真是太爽了。”

      “该,谁叫那家伙骂姜老师。”

      击 制服少女显得很兴奋,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制服少뽖女的同学之一,也是那个被金夏妍护在身后的那个女孩,整个事件的起因就是因为她。

      “՟智贤,你的那个家教老师,应该没事了吧?”

      “有我在,怎么可能有事嘛!”

      ᇃ “也是哦。”对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智贤,你能把那个老师的联系㐑方式给我一个吗?我想给他道谢。”

      “我没有呃,姜老师都是和我妈妈在都联系,要不我回去问了再告诉你?”

      “这样啊,那不用了,你替我谢谢姜老师吧。”먃

      䏣 “嗯嗯,没问题的。”

      等制服少女挂了电话,中年男人打趣道:“怎么,你也没有姜老师的联系方式吗?”

      制服少女瞪了中年男人一眼,她当然有,只是燝不想给而⥠已。

      中年男人看着自翙己女儿,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姜老师很好吧。”

      “那当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