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漫画公厕男子1

      ꛰“对对对,就是那里。”科赫从高处的平台护栏后向支柱后的昂苟依开휫火,这些小畜生鬼鬼祟祟的前进,试图无声无息的穿过他们。

      “火黊力压制!”希斯㊠用全自动火力畅快淋漓朝敌人开火,众人密集的弹雨把敌人身后墙壁上的电子显示屏打得千疮百孔。

      士兵们正分散开来在这种地下基地四处扫荡,这样不仅更有效率,还能뺭减少之前那种情况被团灭的风险。ꂡ

      情报官哈维逊凑到科赫身边,激烈的交战让科赫听不清他ꦝ的言语,哈维逊不槷得不聳提高嗓音重复他的话“我说!你们得掩护我,到那扇反向安全门前,我可以输入开门强制密码,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一条捷径,䈧直接到达西区数据中ꎑ心。”

      科赫柁看向走廊那边哈维逊所指뽯向的一扇合金安全门,后者已经在掩体后准备就绪。

      科赫高声提醒“注意敌火,交替着在掩体间前进……”

      “这不用你告诉我,士官。”哈维逊提起手枪,冲出ᚺ掩体。

      Ჹ火枪基地西区有着宛如迷礄宫一般四通八达的走廊,这里的房间大多为机密区域,都被厚厚的安全门所把守。倒不用担心星盟会闯入这里,需要考虑ꬎ的是如何在失去电子地图之后成功穿过这里樴。有一个在此工作经验丰富的情报官随同,显得尤为重要。

      说实在的,哈维逊冲锋在前的背䒝影,几乎颠覆了科赫心中所有对ONI情报官的刻板印象。他看着那个人从一堵强后闪过,贴壒在另一堵墙后,再抽➑身狂奔。

      众人的火力让那些贪生怕死的昂苟依始终没有接近哈维逊,他也终于赶到了那扇门前,凑到了终端机的小小屏幕前。他的表情却瞬间凝固——终端机被枪弹所击毁,安全门已经无法开启。

      他恶狠狠的朝火线后面的科赫瞪去,后者则是挤出一副困惑的表䫇情。

      哈维森摸了摸腰间的口袋⁐,那頪里装载有最后的弹匣,他摸了个空。“该死,我没有弹药了!”

      “嘿!Ꜿ接着!”芸朝他挥㌮手,从她的装具里抽出满载的弹匣,隔着中间的一条走廊抛来。

      芸隐藏在一片阴影中,快速闪过的枪口焰不停地照亮짉她的面庞,哈维森听见了她的声音才得知她是谁。᪥

      哈维森思考着,伸手去接鐟飞过来的弹匣,紧握了一下,手掌感受到了坚硬的金属质感。然后用训练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连贯动作,用左手把弹匣对准一体式握把后的供弹口,推到顶响起清脆的“啪”,镲表示弹匣固定到位。弹药计数器屏幕上的00立刻变成60,他换左手抓取武器,右手拉动机匣侧面的拉机柄,“咔”的一声,子弹上膛。

      “哈维逊,情况如何。”

      哈维逊回答“托你们的福,控制台被打成马蜂窝了。”

      希斯说“不过看上去,圣约人已经不再从那里出现了。”

      有人问“这里的敌人已经被我们清空了吗?”

      没有人能给出回答,大家都继续呆在自己的战斗位置上,只有一个人向前冲去。

      “只有看看才知道。”

      杰克森翻过瀽面前的护漈栏,跳到了下层那光滑的瓷砖地面上。正是因为它太光滑了,让他差点没站稳。

      ⠍“喂!”芸赶到护栏前,往下面看去。更低层到处都是那些圣约人的尸体,大部杫分是昂苟依,几个奄奄一息的还在抽搐。一只昂苟依被同伴的尸体掩埋,露出一条手臂在空中挥舞,似乎是想要抓取什么。

      这里也没有照明,所有人都在平台边缘把自己的电筒灯光投向了底层。“杰克森,报告情况。” ਦ

      “这里没有发现更多敌人。”杰克森礧说着,露出了自己的格斗匕首,几秒后,那条햜手臂垂了下去。讼他在这群尸体中㒪徘徊,寻找更多没有死去的敌人,并霎帮它们得到解脱。

      两个昂苟依的尸体在移动,杰克森被吸引过去,他把匕首上的血污在肩甲上擦净。还没等最后一条蓝色血迹抹除,一个昂苟依从尸体中坐立起来,用嘶哑的声音高叫着,双手高举亮蓝㒬色发光球苫体。

      “闪开!”

      杰克森掉头开始疾跑,平台上的众人火力全开,把全部的火力都集中到了那个昂苟依。他没有跑出多远,被等离子手榴弹爆炸的能量追上,像是一记重拳猛击背部,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向前抛去,身上的护웮甲并没有减轻多少坠地的痛感,背部的灼烧感也是如此。

      杰克森触地翻滚了几圈后撞上尸体停下鈠了运动,他发出轻微的痛苦呻줄吟。

      科赫把步枪挂在背上,双手抓住护栏抬腿就准备翻越。哈维逊赶来制止“你要干什么,我们还没有明确下面还有多少敌人!”

      忌 “我得去救我的人!”科㓢赫不顾他的劝告

      哈维逊伸出手来拉扯“你们不要鲁莽行事!万一你们下去也遭到这样的伏击怎么办!”

      科왾赫挣脱他的阻扰“难倒你不顾死活冲到控制台就不鲁莽吗!在战场上,퓐一个情报官别想对我指指点点!”

      ꪰ 哈维逊松开手ꔃ,看着身旁的战士们一个个陆续翻下护栏。

      …………

      ……

      艾尔发现艾萨克的头盔有许多他自己的“自定义”设计,一张皱巴隴巴的黑桃A扑克牌用一条带子捆着,侧面用黑色记号笔画有和平标志。这个人平时不怎么说话,但内心世界实则丰富?

      她不知道这些都在表示什么,也不愿耲直接去问,只能自己在心辀中揣摩。他的M45霰弹枪顶部带有红色的氚光荧光瞄具,她也希望自己的M39푦2步枪的光学瞄准镜能拥有夜视功能,不然在这种没有照明的情况下它几乎一无是处。

      实际上是,刚刚有一个精英跳出来,艾萨克击溃了祒它的护盾,然后芙兰卡把它毙命。她根本不知道该朝哪里开枪,究竟是武器还是自己的问题。不过她也闗不愿去深究这个问题,现在不能思考这些,如果再像刚才那样有一个螦敌人忽然跳出来,或许就没有人能保护她了。

      杭 整个东区死一样寂静,只有一行人轻轻的脚步声,潬她可以隐约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为什么要选择走这条路,地上的尸体可以给出ꖖ答案,这里发生过战斗,敌人来过这儿。

      斯宾塞带队走在最前面,好像一直都是ꓛ无所畏惧。他宽厚的臂膀能给身后的人一种安全感,告诉他们有人正在罩着自己。不过这根本不值一提,这支队伍的男男女女㲲一起行动,始终都会保护着彼此。想到这里,艾尔又开始质问自己,当危险降落时,她真的有能力保护其他人吗。

      “停住。”斯宾塞站住,挥手示意众人停下。他趴在冰凉的地板上,耳朵贴紧地面。

      “不……”

      等离子火力一瞬间夹道打来,蓝色和绿色的等离子体在这条走廊里乱窜。玻璃哐的一声被打碎,大块的玻璃片倒在地上砸碎,桌子上叠放的纸张被打散漫天飞舞,一个办公椅被两边来的敌火打的左右摇晃。

      斯宾塞趴在地上刚好逃过一劫,他身后的两个队员被集火几乎拆成了碎片䊪。看来敌人已经观察了他们,并把他作为主要目᜾标。

      “所有人找掩护!ꌶ盯紧两个方向,找出敌人的位置!”

      芙兰卡大喊“你在开玩笑吗!”

      艾尔说“敌人艵应该会慢慢朝我们移动,我就不信它们能对着这条走廊扫射一整天!”

      言毕,几枚等풆离子手榴弹带着蓝色光点被抛进走廊,它们在地上弹了一下就牢牢粘在地面。

      艾萨克和芙兰卡推倒身前的办公桌充当掩体,爆炸把桌面啹打磨的坑坑洼洼,木屑撒落了一地。其他人已经在开火了,还可以听见那些圣约人在尖叫,它们쟀果真摸过来了。

      艾萨克站起身朝背对着他的豺狼战士开火,这也吸引了㔋它身边的另一个同伴。另一个豺狼转过身把圆形护盾挡在身前,芙兰卡精确命中了它的右手,给了艾萨克发动攻击的机会。这时,艾尔从一旁开火打中了它的躯干,不过这并不影响让艾萨克来把它毙命。

      芙兰卡盯着赶来的艾尔“注意!”

      “哇哦!”艾ऺ尔转身,额头正对精英战士的枪口

      精英狂战士一把扯过她胁作人质,把枪口来回对准身前的每一个人。

      伇艾萨克本来想举起䗞武器对踈准它,不过这唩样太蠢了。芙兰卡的枪法确实精准,但在有能量护盾的情况下,她也完全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其他的队员面面相觑,都拿不定注意,而那个精英还在一步步后退。

      狂战士的护盾忽然发出闪光,蓝色光芒向周围撕裂,它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这一次他们听的很清楚,是一声枪响,狂战士身体一颤,笔直立起,艾尔得以挣脱,精英倒下的尸体险些把她压倒。

      斯宾塞踩住它的춼尸体,把枪口对准那个带有蓝色条纹装饰的深红色头盔,打爆了精英的半边脑袋。不完整的大脑暴露在外,炂眼珠向外拉出,半边下礏颚无力的ꞟ靠最后一点外皮和头部连接。

      那是一支M90 MK.II霰弹枪,他卧倒时,这支枪就在他的身边。

      艾尔感到又气愤又伤感,她是不是和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没用?若不是斯宾塞惊喜一样的出现,这一次其他人根本没法救下她。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哪怕她真的那睾么无用。

      ᱫ“如果没有其他敌人的话,我想我们的任务差不多完成了。和那个哈维逊联系,他和他的同事这次欠了我们一ᯓ次大的……”

      符 …………

      ……

      蠴芸和科赫把杰克森靠在墙上坐好,这是第一次科赫真的发自内心想去关心一个人,因为这是綀他的部下,是他指挥的人,是他的责任。但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好拍拍杰克森身上的灰尘“还好都是皮外伤,你下次贸然行动之前真应唉该和我们讲一下,至少我们可以和你一起。”

      杰克森咳了两下“不,你不懂。”

      科赫不知道典该说什녻么⡏,什么他不懂,他不明白杰克森的意思。他为此感到有一丝反感,一部分是因为他无法理解下属,一部ԅ分是因为这句话帛有点奇怪。

      芸好一会儿才说话“你是在为了桑切斯和扎克?不,你这样不值得。”

      老“他Ꮭ们是?”

      “红色小队的成员,是杰克森最好的朋友……”

      科赫恍然大悟“我很抱歉……你在为此感到困扰,你是不是觉得,你得为他们报仇雪恨。”

      杰克森的表情狰狞,不是因为疼痛“不,当时我们遭到了敌人的突然袭击,我因为害怕……躲了起来……我只是觉得,他们就这样为国捐躯,而我不值得一个人苟活于世……”

      科赫沉默了,芸睁开眼“所ؕ以说你ꤨ这样不值得,你的朋友离去了不代表你就必윋须跟着走。如쎽果你就这样轻易离开,솼那他们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记忆,他们被人记住的方式不也随之消失了吗。”

      众人都没有说话,依然摆着警戒姿态以圆形阵型背对着他们。

      ᝵“芙兰卡都知道,一千个圣约人的命都抵不上她맷一个去世的亲人鋘。你应该好好活着,用更多圣约人的性命来祭奠他们。”

      ꁁ希斯补充说“你这不是死妈亏啊,买二送一人家圣䠜约人会笑死噢。”

      芸以半跪姿态蹲在杰克森面前

      “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着。沉浸于过去只会让我们裹足不前,这也是我们继续战斗下去的信念。若ꯤ有更多的人倒下,我们就越要抗争到底。哪怕圣约人真的摧毁跺了我们,它们也一定会不禁为我们的顽强而感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