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下载码

      项羽一行人自高阙出关,一路向北…经临洮,入狼山,跋山涉水几百里,直到马匹全部死光还是未找到醹传说中的天山。

      䁤 狼山悠长,项羽他们进入狼山已经有数十日了,始终没有走出狼山地㐡界,那绵﷣延的山脉似乎无穷无尽…ﻼ

      在狼山之处的一道山口,项羽一行人自入狼山之后,第一次见到了人迹…

      “前方有人!”墨然第뷊一个发现,项羽他们举目望去,远处有一座山口,山口当中人影绰绰,张良兴奋道“快,快走几步,有人ꪃ我们就离出狼山不远了!”

      项羽一行人眼中也充澊满檵了惊喜,快步互相扶持着向前跑去,项羽由于照顾虞姬,走的并不快,此时,墨然一马当先,待他们走近后发现墨然站立一处巨型黄石之后,一动不动햲。

      “墨然,你怎么了?”张良疑惑询问,墨然转头做了个噤声地手势,让他们自己向前来看,偌大的山口风﹋力很大,各处飞沙走㪡石,哪里有什么人影,只不过是人形雕像,看雕刻形◓象似乎不是中原之人。

      ӯ 渄 ➽ 项羽他们只能眯着眼在石头后观看,风力太大,走近无法睁开眼睛,隐约中看到这些䥽雕刻的人群似乎全部缺少一띗只眼睛。

      张良顿感不妙“我曾从一本古书上看到,上古时期,极北之地有一群巳土著,自称是蛇神的后裔,他们天生只有一只眼睛,长在额头之上,终日ラ闭眼,一旦眼睛폘睁开就可将人石化。永世不得超生!”

      项羽听闻张良所讲,又努力超石像看去,似乎却如张良๸所讲,那眼睛就是长在额头,看形状看不出是闭眼还是睁眼。

      “那怎么办?我们还蝸要不要过去?”虞姬担心的问到。

      众人看向张良,都在等他拿主意,张良摇了摇头,“我们找找看有没有其他出路…”

      밢众人开始四处寻找其他出口,由于风力太大,他们不能向前,只能向龄后寻找,只是愖寻找多时Ƹ也不曾找到鹏任何出路。

      此刻,两面是光滑的峭壁,只有前进或后退两条路,众人不知如何选择,檦就在䡺那座巨石后面暂时休息,这里是唯一一处避风的地方,石前飞沙漫天,石后风平浪静。

      眼看天色已晚,他们随身携꩏带的干粮早已吃딭完,整日在山中打猎为生,好在水源充足,山中多鸟兽,以项羽他们的身手,倒也没饿晷着。

      只是如今这里,风沙漫天,无一丝活物痕迹,向后要走半日才有可能找到食物,索性在这里等到明日ꍻ,看风会不会小些,✔在想办法,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他们只能打道回府了。

       张良刋心有不甘,夜望星象,希望通过星象之数寻找出路,然而,不知是天空被风沙遮住,还是今日没有月色,竟连一颗星星也看不到。

      夜半时分,众人将歇,项羽将自己的外敞披在虞펱姬身上,㠁旁边张巨人鼾声已起,兴许是都累了,并没有吵醒何人,项羽站起身来,走到张良㿩身旁,此刻只有他俩没有睡了“张师,如果明日再找不到出路,我樤们就必须回去了,虞姬촓身体鴢抗不住如此折腾蜘!”

      ☝ 张良脸色不甘,但此时也伝只有无奈点头。

      深夜时分,张良忽然叫醒大家,项羽迷瞪着眼“张师何事?”

      “快看,风停了!”张良釣兴奋的道,众人朝巨石后看去,果然,尘埃落地,再无一丝风沙飘扬,也听不到任何风声。

      “快,我们过山口!”张良起身就走。

        项쬮羽一把抓住张良,诏“张师不是说此地诡异,可能有邪祟之事吗?”

      ꥆ “哎呀,书上记载可能已过千年,不说是真是假,此时,风沙停歇,我们总要先过了山口再说”张良甩掉了项羽的手,竟直向前走去。

      由錹于天色黑灰,看不清路况,大家随着眼前的依稀轮廓,慢慢移步…直到半个时辰,他们才看到山口出的一片月光,原来是山口太大,䄥竟挡住了月色,也不쑮知这山到底多高…

      众人随着眼前的月色明亮起来,加快步伐,뢲走到山口出,旁边一座石墩上书古语四字,张良辨认后说“原来此处叫计拦山口!”

       正튇当众人庆幸走出山口之际,忽听到沙沙地声响,而且似乎越来越响…“你们可听到声响?”张良以为自己是幻听,可墨然却漏出惊恐深色“快跑!”用力地推了一下张良。

      此时,项羽也看到了,墙壁之上,雕像身上,底下墙洞中爬出密密岅麻麻地红色血虫,似妆蛇又不像⪶蛇,全身樃红黑交错的细纹,看不到头颅,只有一只紧闭地眼睛,长着血盆大口,口中软牙交错,如一口烂蛆,此刻正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围来…

      㑾墨然推走张良之后,转身激发墨家气旋,一股掌风击出,后方最近的一排血虫倒飞而出,然后又卷土重来,漠然的掌风只能震退,而无法击⻯杀这些血虫,只得快速逃遁。

      项羽背起虞姬向前开路,不断挥洒剑气,斩出一条血路,张巨人奔跑最慢,一脚踩死一群血虫,努力超前奔跑,然铭血虫似乎无穷无尽,自身后快速涌来…

      此刻,他们前方已无血虫,所有血虫都在身后紧紧跟随,张巨人边跑,边用手拍打爬到身上的血虫,这样不是办法,很快,张巨人鹾背上已经爬满了血虫,墨然怒吼一声飞天而起ꔐ,冲着张巨人一股掌风将血虫吹落满地,张巨人惊恐莫名,逃过一劫。

      可墨然落地,霎时间就被血虫包围,一片刀光剑影,血虫寸断,墨然脚踏地旋,弹射而出…

      不知跑了多久,身后血虫已经组成一条大虫的样子,扭动而来,大虫张开的血盆大口犹如山口,喷ㅇ涌而出的气息腐臭而骇人,额头的大眼似就要睁开…

      “张师,书中有没有讲这些虫子?可有破解之法?”项羽追上张良大声质问。

      “没有,书中没有提及血虫,更何况破解之法…破解之法?”张良先是急迫回答,后酞又似想起了艈什么…

      项羽看到希望“快说!眼睛要睁开了!”

      张良回头看了一眼,大呼哎呀“瞿我想想…想想…”

      项傽羽气急“快!”

      “血…血,血!”张良连呼血字。

      纔项羽以为他吓破了胆“你没流血!”

      “不是,书中,书中讲他们需每日饮血才能保持眼睛不睁开,一旦无血之用,眼睛就会睁䍵开,石化所有眼前活物!”张良越说越快!

      项羽气他解释费劲,但终归不晚,挥刀划破自己手掌,御气向后猛甩而出,只见那血虫似有所满足,快要睁开的眼睛又闭了下去… 렚

      虽然血졚液有用,但毕竟太少,项羽让张巨人和墨然都划开手臂,暂时阻挡血虫。

      ׌ 就这样边撒血边跑,不知跑出多久,天边出现一抹朝阳€,四周狂风卷起,众人迷失在风沙里…

      一处背风丘陵,项羽쐱追上以累到在地的张良,此刻张良趟在地上,䁃除了急锵促的呼吸,似再也无力动弹,再也跑不动了,项羽背着虞姬,也已諪精疲力尽,放下虞姬,艰难地转身爬上丘陵,向后看去,似乎只有风沙,看不ᆵ到任何血虫了,又等了少许,张巨人重重地滚下丘陵,墨然随后感到,众人一时无话,只顾喘气不止…

      虞姬趴在丘陵上帮众人望风…一直等众人缓过气婂来,也没见到血虫跟来的迹象…这时䤡他们才放下稍显安心。

      쥿

      由于太累༶,众人喝了几口水就昏睡了过去,第浢一次由虞姬把风…

      不知睡了多久,项羽醒来后看到虞姬趴在他的旁边睡ಋ去,抬头看到墨然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他替换下了虞姬。

      项羽看他脸色苍白,想来殿后时放了不少血“你感觉怎样?”

      “血虫没有追来,似乎惧䜑怕风沙”墨然鲮不知他在筑担心自己。

      崝“我说你身体…算了,我们这是在哪?”墨然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

      项䮞羽也没打算他能回答,四下望沘去一片绿色的球丘陵,绵延向北似乎永无尽头。

      项羽这时暗恨,自己当初不用心学习探鬼术法,此时只颤能依稀判定方向,根本不知如何去寻找出路ଂ…

      又过了片刻,张巨人和张良相䝔继醒来,张巨人同样面色苍白,想来也放了不少血,项羽不知自己是不是也如他们一样,不过自身感觉还好,就是猛地站起会有一阵眩晕感。

      张良没有放血,此时已然无碍,只是他缺乏锻炼,浑身酸痛,也是必然的。

      张良揉了揉酸痛地大腿,颤抖着站⁏起身来,走到高点,朝四面八方望去,此时白天,他也只能辨别方向…

      等虞姬醒来后,张良说看水汽集聚之地在偏࢟东北方向,़于是倞他们娚朝东北方向出发,他们一日未进食,加贫上缺血,此时,急需补给!

      日落时分项羽一行,终于走到一片水地㝨,墨然打了几条鱼,就近扎起了火堆,还好,项羽还记得火符之术,不然,如此似沼泽一样的湿地,根本没有可用的柴烧,那他们只有生吃鱼片了…

      他们吃饱喝足,就地睡去...

      播半夜一片火光惊醒了众人,抬头看去,密密ឿ麻麻的举着火把的异族之人,项羽他们竟是被包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