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护士日出水了视频

      这夜里,稽查司的牢房中。乐眺波被绑在椅子上,此时的他已是鼻青脸肿。

      僄“你最好老实交代,免得再受皮肉之苦。”燕史承拖着乐眺波的下巴,五根手指一用力,便在他脸上印出了血印。

      “我都将事情交代清楚了,那天在炼丹房拦着林辰他俩之后,我就跟屠龙师叔分开了,之后的事情真的不知道。”乐眺波惊恐的说道。

      “然后一晚上你都去哪了?可有弟子看到꿑你今天中午才跑回房䰽间的。说,去哪了?”

      “我去喝酒,我拿了范回寅的戒踒子,我开心的去喝酒,喝的烂醉才回来。”乐眺波赶忙解释。

      “你一个人喝酒?没有别人?”

      “是…䏘…是,就我一个。”

      燕史承一巴掌飞了过去,直接把乐眺波的牙打碎了一颗:“你当我是傻子呀!你是去望月崖喝酒吧,那可不止你一人,屠龙他人呢?”

      说着,燕史承突然将屠龙的戒子拿了出来:“认得吧,你还想狡辩?你自己也承认了教唆屠龙打死范回寅的事情,这可就能判你死罪了。所以,你还是尽早把事情说清楚,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看到戒子,乐眺波知道礄瞒不住了,他赶快辩解道:“那天屠龙师叔自己喝醉了,他自己跳的,銁不管我的事。”

      “跳崖,他自己跳的?”

      “是,是,是。我没推他,是他自己ꡃ想不开的。”

      “谁说你推啦。你好大的胆,敢谋害屠龙师兄!”燕史承终于把事情问出来了。

      乐眺波的心里防线彻底奔溃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摨是意外,是意外,饶了我吧!”

      此时,屠木公从暗处走了出来,他凶狠的对乐眺波喊道:“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给我说清楚。”

      ᝭被这么一吼,乐眺波便一五一蒂十将记忆里的东西都说了出来。从设计谋害范回寅癸到望月崖推屠龙跳崖的事情,都说得一清二楚。

      “师父,看样子事情都清楚了。”燕史㽥承听完乐眺波所说,恭敬的给屠木公说道瓑。

      “清楚啥?”黑矇无常回瞪了燕史承一眼,“山崖下ꇐ不见我儿尸首,蛷他说跳崖你能信吗?”

      “师兄乃是筑基修士,䒑掉下山崖也不一定会死。或许䲁师兄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吧。”

      “史承,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我儿的纳戒痢是滴血认主过的,要不是死,或是他故意解除,谁也没办法将纳戒打开。现在这戒子,谁都能开,这证明什么?我儿肯定是凶多吉少縵。”

      “这……”燕史承不敢多说话。

      “跳崖?我倒要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黑无常亲自动手,对乐眺波使用起了搜魂术。

      这搜魂⢓术乃是一门狠毒的功法,它能让人强行看到别人的记忆,但往往也会导致对方神识破碎,最终使对方ᷕ沦为傻子。

      说来,黑䲊无常屠木公经常襵对嫌疑犯使用搜魂术,也从而时常使得嫌疑人沦为傻子。也正因此,弟子们都惧怕的称黑无常的手为勾魂爪。㐭

      ꪀ黑䛣无常对乐眺波动用搜魂术,把他的记忆看的一清二楚。而乐眺波受不了搜魂的痛苦,嘴张的都快裂了,眼睛⇻也都要悵暴突出来。

      搜魂一结束,乐眺波直接瘫在椅子上抽搐。黑无常看的烦,便一겟掌将其打飞。而燕史承看到乐眺波口吐白沫躺在地上,就知道此人不是死就是成了傻子。

      “好家伙,”黑无常咆哮道,“竟然有本颧事改变别人的记忆。你以为这样就能瞒的过我了吗?你想将昨天晚上的事情隐瞒住,我自有办法找出真相。到时候我要你不得好死!꼏啊……”

      燕史承看到自己师父如此疯狂的样子,就知道事情没完,整个断剑门肯定要经历一场血雨腥风了。

      而很快,有关屠龙失踪的事情已经在断剑门内传开,闹得沸沸扬扬的,甚至传出屠龙已经遇害的消息。与此同时,稽查司搜㛓查┽的꡾力度越来越大,许多和屠龙有关的人都被抓到牢房去问话了。一时间,整个断剑门人人自危。

      “你听说了吗?今一早乐眺波就被斩首在灭魔台上啦。”

      炼丹房内,众弟子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前两天还见他好好的,怎么刚被抓进去一⑟晚上,第二天就……”

      “你别说,他也是可怜人。整个人被黑无常的勾魂爪弄成了傻子,斩首▇的时候还冲人傻笑,我现在都不敢再想了。”

      “听说此次稽查司大动干戈和屠龙失踪有关,说是已经被害死了,是乐眺波干的吗?所以黑无常要处决他?”

      “那小子天天跟在屠龙的屁쬨股后面,哪敢做那事。听说了,给乐眺波定的罪名是谋害同门,谋害的对象是一个叫范回寅的外门弟子,就是和微尘师叔关系很好的那个胖子。”

      “不是在调查屠龙失踪的案子吗,怎么以谋害范回寅定了他的罪,还立马砍头了?”

      “那是墰你不知道,黑无常把人弄成了傻子,知道搞错了,收不了场,所以随意安了个罪名,就把他处决了。再者说,你们不知道,那떮范回힖寅的死,跟屠龙脱不了干系,那黑无常是在给自己儿子找替死鬼呢。”

      “是这样湇啊?”

      “那Ц还不是。”

      “别说了,稽查司的人又来了,咱们赶快散了吧。我可不想被冤枉抓进大牢里,接受黑无常勾帗魂爪的拷问。”

      一群人正聊着,看到稽查司的人来,马上散开,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小秀才一直小心谨慎的打听着消息,听到乐眺波被嫌处死,他惊讶不已,但也痛快。乐眺波一死,也算是为小算盘报了仇了。可是另一方面,稽查司的调查越来越紧,早晚会调查到他的头上,他杀死屠龙的事情也不知道能否瞒的歈住。

      因为小秀才一直心不在焉的,炼了两三回ం的丹药都뼱以失败告终。不得以,小秀才只好告假,先回西风楼休息。

      一回到西风楼,釈小秀才就碰到荧煌上仙,上仙对小秀才说道:“微尘,我还打算派人去找ᥝ你,正好你来了。木公来我这,说是要调查关于屠龙失踪的事ᑛ情,想和你单独谈谈。我同意了,现뚮在他正ₐ在你屋里呢,去吧。”

      听到黑无常来找自己,小秀才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该来的总还是来了。

      “是,师父。”

      “你不用太担心,你是我荧煌的徒弟,他就是真的黑无常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他今天早上做的事情的确有些过了,日后我会向掌门反映,不会让他再胡来的。”荧煌上䌥仙对小秀才宽慰道。

      听了这话,小秀才心里依旧忐忑。他向着自己的新屋走去,但却觉得那里像是有个䊿吃人的魔鬼,正张着血盆大口等着他呢。而此时,黑獮无常的਼确在那,他的得意弟子鬼厉燕史承也在。

      屠木公看到小秀才走了进来,直接开口问道:“我不拐弯抹角,就问前天晚上你都在做些什么?”

      小秀才犹豫了一会儿,紧张的说道:“前天晚上,小算盘……就是范回寅他被屠……人打成重伤。我和林辰师弟,绿岫上仙的弟子去找药救人。我们本打算去炼丹房炼ヌ药,可是被……被……被……”

      “被乐眺波带人拦着了,这我知道。我想知道你后面的事情?”黑无常不容置疑的发问道。

      “后面去找了东昊上仙的弟子姜南师兄帮忙,可是也没能救下回寅的命。之⿐后我就跑回住所,和林辰师弟喝酒到了天亮。”小秀才尽量说的简略些。

      뻡 可是对于这等回答,黑无常却是又继续发问道:“你之前说炼药,炼什么药?哪来的草药?你说㰚东昊的弟子姜南帮忙,帮了什么忙?”

       被黑无常连⬀番发问,小秀才赶忙解픰释:“炼的是四品回本固源丹,林辰师弟那里正好有草药。我们是找姜南师兄借炼丹炉,去炼丹的。”

      小秀才一紧张,ꂁ将本不该说的,有关姜南偷借炼丹炉的事情抖落了出来。而屠木公见小秀才如此紧张⸟,他能딀确信对方必定是有事相瞒。所以,他要打破小秀才的心理防线,让对方将隐瞒的事情都乖乖的吐露出来。

      껈 “你去喝컬酒?你兄弟死了,你还有心情跑回来喝酒?你쿇是个重情义的人吧,怎么不去为你兄弟报仇呢。说!是不是去报仇了?”黑无常突然大吼一声。

      小쬵秀才吓得整个人一哆嗦:“我没想去报仇。不……不……我想报仇,可是……我……本是没那个……”

      小秀才话到嘴边就收了回去,他意思到自己千万不能往下说了。他立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

      黑无常以他多年阅人的经验,他确信对方的确是有秘密。就差一点了,他就能套出他想知道的事情。

      此时,屠木公的声音突然变得柔缓了许多:“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人,要不然곿荧煌也不会收你做弟ደ子了。你可知,当年我让荧煌收我儿做徒弟,他就是不答应,慞就算把龙儿送到他身边,他也琛没接受。你做了荧煌的弟子,真是了不起呀。可是荧煌这人是要面子的,你这做徒弟要是给他蒙羞了可不行。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你就老实交代了吧。”

      “上仙,我所有的事情都说了。我在炼丹房被你儿子拦住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小秀才尽量使自己鄀保持冷静。

      “谁问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儿了?︆你想掩盖什么,你是不是后来又见过龙儿了?说!”黑无常突然逼近小秀才,两眼死死盯着他。

      此时,小秀才如此之近的看着屠木公,就如同近距离看着一个魔鬼,他眼里不禁充满了害怕:“没……”

      “你说谎!”

      “我夁……”小秀才直接软倒在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炸了,他再М也经受不住拷问了。

      而就在这时,黑无常㖐突然不看小秀才了,而是扫视了下ೳ周围:“你房间的布局挺简陋的,东西都好像没来得及滑整理,我要不要让史承帮你一下?”

      “不用。”小秀才回答的很果决。

      䢳“你是一个生活挺简朴的人吧,穿着也挺朴实的。但ꌵ做了荧煌的弟子,也应该得了些有价值的东西吧,比如宝剑啊,捆仙藤啊。”黑无常再次试探道。

      古 “剑!没……什么?”小秀才一直当心他遗失的青光剑被人发现,所以一提到剑,他就下意识的害怕了。

      而黑无常本想探查捆仙藤幼苗的事情,他在屠龙的纳戒蓿里没发现那至关重要的东西。自然他也意思到,那捆仙藤可颼能是一切的突破口。所以,他本想看看小秀才对捆仙藤的反应,却没想到小秀才对提到剑的事情,却有那么大的反应,这其中必有蹊跷。

      “对啊,剑。你不是从珍宝楼里得了一把好剑吗?”黑无常问道,他来找小秀才之前,对其调查过一番。

      小秀才被问的是越发的紧张,他觉得自己马上要露陷了,他要完了。

      “你的剑可以给我看下吗?”屠木公继续逼问。

      对此,小秀才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他支支吾吾道:“我的……我的剑……”

      “小秀才的剑在我ᥓ这!”

      就在危急关头,林辰突然赶到。此时,他手里拿着正是小秀才的青光剑。

      今早,矯林辰听到屠木公处决乐眺波的消息,就知道坏了。而且,稽查司的人马还在进一步加强搜查的力度,继续调查着,这也说明黑无常并没有掉入林辰设的圈套。

      意思到了这点,林辰就当心小秀才了。他一直隐瞒黑松林的事情,就是希望小秀才莫要对他有心理负担。是的,让小秀才将秘密烂在肚子里,也总比让其昼意思到有人知道他秘密的好。

      而且,林辰也早就替小秀才处理好了尾巴。他㑟一早就将青光剑拿到本源珠₃的池子里泡过了,此时㫤上面没有留下一丝血煞之气。同时,林辰也将捆仙藤带进了本源珠里头,血不想其竟是活了过来,还在那棵树下扎了根。

      不过,林辰是知道小秀才的性格的。万一黑无常找到他,他坚持不住拷问,误把‘实情’说出来就不好了。所以,林辰这才赶了过来,不想正好撞见了黑无常对小秀才的倞逼问。

      “你是谁?”眼见小秀才就要说出秘密炥了,这时突然杀出一人来搅局,却是让黑无常恼火不已。

      鷊 毹“在下绿岫上仙座下弟子林辰,拜见上仙。”林辰恭敬的说道。

      “你为何来此?”

      “我和小秀才是朋友,前天晚上我俩喝醉了,我拿了他的剑来看,竟是一不小心给带走了。今天突然发现,这才特意拿来送还。”林辰早就想将剑还给小秀才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回倒也是正好了。

      小秀才吃惊的接过剑:“我的剑怎么会在你那?我还认为……”

      Ấ“当然,”林辰马上抢话道,“前天晚上你喝醉酒了,嚷着要杀人,还误把我当成杀害小算盘的凶手,拔出剑就要砍我。我情急之下把剑抢了过来,本想等你酒醒再还给你,不想第二天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所以特意赶过来还你。不想,这豞还真赶巧,上仙刚问你要剑来观摩,我这就送来了。”

      小秀才听林辰这一说,돃便是愣住了。他有点糊涂,难不成他杀了屠龙的事情,是前天喝醉酒,幻想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