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久久爱视频

      在义庄外等候的三人,见林九出现赶忙迎了过去。

      没有什么ퟃ寒暄问섒暖,四人在第一时间便消失在原地。

      秦洛在离开之前,还在聊天群内ꔪ,对嬴政ࡓ发送了消息。

      ㈤ 嬴政见到那条消息,大手一挥便命令底下人,做好准备出发前往泰山!

      咸阳宫外,嬴政正要踏上,第一辆马车,却听ઋ李斯道:“陛下,不可啊!”

      嬴政回头淡淡撇了一眼李斯:“不知丞相认为有何不可?!”

      “陛下可是忘了您第一次东巡之时的那个大铁球,和那些不安分的六国遗民!”绻

      听完李斯的话,嬴政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耐Ȕ人寻味的色彩!

      李斯所说的那个姏大铁球他记还得,乃是他第一次东巡的时ﳁ候所遭受到的。

      뉞 那时要不是他不按套路出牌,恐怕早就閽被砸了个尸骨无存。

      뾜至于六国遗民,他则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毕竟那些昔日的贵族几乎都生活在咸阳,他的祘眼办皮底下。

      鴖 他能够看出来,那些昔日的王族,其实早就没有复国之心。

      即便当初有个别不死心的,也在他吃下长쐀生প果,和打下整个炎黄版图之后,彻底死心。

      不过李斯的话,倒是提醒他了,自己在获得聊天群的那几年,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

      㠩倒是忘记了一些别的事￐情,嗯땋,就这样。

      ஗ 等一会大家都来了,自己就ꔭ可以询问一下当年用大铁球上刺杀他的是谁。

      秦国境内是否还有哪些不安分的六国遗民。

      둓 这大秦终究是朕的大秦,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墀想到这他扭头对李斯道:“丞相多虑了,朕可不㰉是当̈́年的那个始皇帝!”

       李斯闻﷐言张了张嘴,又一涣想䪞到,皇帝枯木逢春肎的身体,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到嘴边的话由咽了下去。

      嬴政见李斯不再言语,便进入第一辆马车。

      在他之后,一位长得像儒雅却又不먜失坚毅的少年,踏入䌔第二辆马车。

      少年的身后还跟着一位,长相刚毅身材魁梧的男子。

      츟 马车中少年对身旁的男子问道:“蒙将军,沿路的岗哨,巡逻士兵你可以已安排妥当!”

      “公子放虭心,末将早已来回检查过,保证不会任何差错。” 焥

      少年点贤了点头严肃道:“即便如此也依然不可掉以轻心,如今的父皇不容有任何的闪失!”

      “末将明白!”

      少年之后,又տ交代了身旁的大汉几句,便头靠马车闭目养神。

      这两人自然便是,公子扶苏和蒙恬。

      在那一天,嬴政知道自己不会死后,便直接将其ἐ召回了咸阳,懽决定将他留在身边亲自教导。

      鿂 先是隐瞒他的身份,他扔进军营锻炼了一段时间,之后还带着他平定华夏。

      堕在这期间他还亲自领兵作战过,久而久之,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䃸。

      当年的他就是뫹一个大傻Ꭻ子,居然相信儒家可治国,是帝王之道他不香吗!?

      明白这一点的扶苏一改常态,让那些儒家之人气的跳脚。

      要知道在秦朝,䔚儒家思想可是遭受打击的,他뭒们原本就指望着☫把扶苏迷上儒家쎐这条路。

      从而使儒家思想,在ⱑ诸子百家中脱颖而出,现在全毁了!

      倒数第七辆马车里,突然出떭现一道十쇝分尖细的声音。

      “公子,如今长公子在陛下心中的地位逐渐稳固,陛下就不止一次说出长公子䆸像他,公子难道就一点也不急吗!!”

      胡搡亥淡淡的撇了眼赵高:“急啊!但不知老师有何良策!”

      ⓽赵高一听当场就被睾噎住,是啊,他能有什么办法。

      过了好愖半晌。

      赵高才说道:“公子,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跟长公子去争一争,办法以后总是有的!”

      끳 胡亥听完这番话,只是的嗯了一声,便拿起一块果脯,放⟘到嘴里。

      赵高见胡亥这不行不断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翳。

      同时他也有些心惊,那个平日里对他言听计从的公子胡亥变了。

      “公子,这马车沉闷,老奴有些不太舒服,出去喘口气!”

      烈 “去吧,老师身体重要,等这次从泰山回来我会ጳ没人送些补品到老师府卌上!”

      赵高谢过胡亥转身向马车外走去,胡亥不知道的事,在赵高转头的那一刻。

       原本还面带笑容的赵高,面沉惍如水。

      貣 胡亥望着赵高的背影眼中满是戏谑与不屑。 앨

      ⛽这个阉人还真把自己当傻子了不成,他父皇此刻春교秋鼎盛,又一心只想立他大哥为二世皇帝。

      他要是再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那就是他自己找死,觉得生活没意ḕ思,想找刺激。

      䭤 那个位子跟他无缘,他又何必去他父皇是面前蹦跶,这要是一个小心让父皇不快,自己哭都找不到地方픞去哭不是! 益

      鰋胡亥想到这又将一块果脯,放到嘴里,想着其实当一个闲散王爷其实也挺好。

      一行又过了几天。

      在马车上艝百无聊赖的붔胡亥,将头伸出马车问ʧ一个甲士道:“此处距离泰山还有多远?”

      那甲士赶忙道:“还有一日竒的路程。”

      ₘ胡亥一听就快要到达目的地,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把头伸回了车厢里。

      不远处的一座山坡之上。

      憲蟨有叔侄三人目光炯炯的看着车队,目光럴中满是뉀火热。

      一人激动道:“叔父,我们动手吧,我已打听清楚。”

      “㴈嬴政就在第一辆马车里,只要他一死,天下必乱,届时才有我等复国之机!”

      “等!等他们再近一些!”说完对自己的另一个侄子说道:“羽儿,一会儿就看你的了!”

      늚项羽看了眼,这里三人不远处的一个满是尖刺쳡的大铁球,说道:“叔父,用这个恐怕깍不妥밉,当年也有一人用过同样的方法刺秦,不也失败了!”

      “要我说,我们还不如冲上去,ⴟ横竖不过쇈是一些酒囊饭袋,又有何惧!”

      良 “上一个人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那个人并不知道嬴政,在哪个马车里,所以他赌输了,可我们不一样!”

      掹 ⓴ 项梁沉声道:“羽儿,你记住永远不谾要小看这天下的任何一个人!”

      项梁对这个侄懝子了解实在太深,明白他这个侄子都在有多么的自信和骄傲。

      可这些在他眼中全是大忌,是不该出现的他们身上的。

      唯下一秒!

      项梁低㳸喝道:“羽輞儿,扔!”

      随着一声令下,项羽拿起地上的铁链,在手中挥舞几下,一把扔塚了出去。

      铁球宛如一颗流星,直直的向嬴政,所在的马车砸去。

      即便离得很远,项梁叔侄三人也,依然能够听见,下面的或是急促或是惶恐的叫喊声。

      ⧷在项梁ᐞ叔侄三人嘴唇上翘,在他们看来,嬴政死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