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软件分享下载

      曹刘成凯不由一怔,总感觉女孩这句叮嘱有一语双关的含义,但已经无暇细思考了,因为列车媡就要ﲰ启动㐢了。他赶紧冲郝晓梅挥挥手:“我走了,你也要保重自己!”

      郝晓梅含泪向他挥手示意:“我会的···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忘了给我写信!”

      刘成凯不想씤再面对她了,因ꔶ为担心对方会窥到自己的眼泪,赶紧鉛转ᐨ身往车厢里走去——

      车⛲厢的人并不算多,刘㴞成凯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因为要乘坐二十多个小时켺的火车,所以要选择一个适合休息的位置。

      他的心里还沉浸在刚才的温馨送ﭶ别的情景,当火车启动冹后,不由把脑袋探出了车窗,令他感动的是鈚郝晓梅还没有离去,并涹冲着启动的列车拼命挥手,好像意识到他一定会把脑袋探出车窗张望她。

      刘成凯望着她越来越小的倩影,不禁模糊了栮双眼。他ꇛ不清楚郝晓梅对自己的这番情意到底是兄妹之情还是含有其它的含义。不过,当他联想到自己对人家的谎言,又不由㽶惆怅万分。他迟迟不向她澄清的原因到底是为了㘚男人的面子,还是感觉对方跟自己的差距还刻意保持距离?

      不可否认,在那个年代,身为大城市户口的刘成凯还是颇有优越感的,尤其是相比来自乡下的女孩。

      郝晓梅直到列车彻底消失在她的视野之外,这才恋ᒑ恋不舍地离开站台。当她回違到那个家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失크落感뿳,就如同ꦧ刚刚经历丧母之痛的刘成凯一样。

      难道自己爱上他了?

      郝晓梅感到一丝的担忧,自己只能把他当作哥哥,怎么可以把感情全投给人家呢?因┃为对方已经有对象了,自己这ଉ样做只能是埋下一颗悲伤的种子。不〺错,对于没有结果的付出简直的害人害己。

      她思忖很久,终于给自己选择定位——可以把刘大哥当做亲人,但不可骚视作男女那种关系。但是,从那一ᗉ刻起,在她的内心世界㋹里多了一份‘守望’,好像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盼头。

      等到了下午,她便去针织厂上班去了。

      当她刚走쮖进车间,脝一位中年女儶工立即向她招招手。

      郝晓梅一看是自己刚拜是师父,便不敢怠慢,紧走几步༰靠上去——

      “师父,有事⶷吗?”

      中年女工一副忧虑:“晓梅呀,你上午ꟼ难道非请假不可吗?”

      郝晓梅一听,便知道自己因为耽೅误半天工而惹来了麻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我哥这样一走,恐怕几年都回不来哦,他也是我的亲人呀。我嵧于情퉩于理都应该去送㢃他。”

      㴧 “唉,你跟我说‘Ḳ对不起’有啥用呀?现在老板对你不满意,⧗你还是去找老板解释吧。”

      郝晓梅心里‘咯噔’一下筌:“难道馋老板要开除我?澜”

      “他虽然没说,但非常௒不满意你请假,特意交代我쩝转告一声,赶紧去篐办公室去见他。”

      郝晓梅点点头:“好吧,我立即去找他解释。”

      中年女工赶紧摆摆手:“你㹓解释啥呀?应该去赔罪!”

      ⎞ 郝晓梅愕然道:“我没做错什么,就算耽误半天工,也专程过来请假了,为什么要赔罪呢?”

      “唉,汛咱们的老板是一个急脾气,因为最近效益不好,所以对每个工人都㲳要求鲒很苛刻。他根本不想听理由,并经常说不需要任何理由之类的话。唳就算你请假的理由再充分,但结果是你耽误了半天,还࡚是让他接受不了的。当心他把你当典型给开了,对大家来一个杀鸡儆猴呀。”

      郝晓梅不由心里一沉,虽然不想妥协,䚵但考虑ⷐ到目前找工䳠作难,尤其自己꺬好不容易峜找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所以不댢得不对人家低三下气。 衇

      “好吧,我现在就去找老板赔罪去!”郝晓梅走出车间没几௩步,便到了厂长办公室겷。

      她勉强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紧张,先仰头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抬起小手轻轻敲响了房门——

      爵 븀 “进!”里面传出一个急躁的男子声音,好像对敲门声很不耐烦。

      뻏郝晓梅不由心头一震,感觉老板枕正在生气,恐怕要给宔自己来一ה个‘狗血喷头’。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厚着脸皮推门而入——

      “马厂长?”郝晓梅冲着简陋的办公室里一个皱眉伏案的年轻男彬子吧怯怯地的打着招呼。

      这个年轻的老板似乎被这个细柔的女声感染了,不由好奇地抬起头——

      他的凝重㹗的脃双眼突然像放电一样发亮ꮴ了,不禁失声道:“你是谁?”௛

       郝晓梅㩇眨了眨不安的大眼跖睛:“我···我就是新来的女工郝晓梅呀。”

      “哦,是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郝晓梅赔笑解释:“我ঞ才来三天,又没有人向您做介绍,您셍自然不认识我这个㘛普通的女工了。”

      这位年轻的老板叫马平川,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企业家,去煁年才刚刚承包了这家频临倒闭的小厂,面临的挑战是空前的。所以一向持重的他变得有㘩些爆脾气了。

      这时候,他终于醒悟自己叫人家来干什么了䙢,赶紧把脸一绷:“就是你刚来两天就请假?”

      郝晓梅赶紧垂下头:“对不起···我错了。”

      涴“哼,难道轻描淡写认一声错就可以得澕到原谅吗?”

      郝晓梅心里一慌:“我···我求您再给我一个机会···以后再也不敢了··걏·”

      马平川一看眼前的漂亮姑娘的娇躯有些发篵颤禎,不由一怔,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越是不做声就令䍠郝晓梅心里发毛,便一咬牙:“您可以扣我半个月的工资···只要不开除我就好···” ⢾

      马平川不禁哑言失笑:“你才在这里干两天呀,拿什么让我扣?”

      “我···我再白干十三天就够了。”

      马平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闪了闪那副狡黠的眼神:“那你不怕等过了十三天之后我再开除你吗?”

      “你不会的。”

      “哦,你就这么自信?”

      “是的,只要您给我一个机会,我向您保证再也不会犯错了。”

      “ߴ哈,你难道不清楚作为老板不仅喜欢用廉价的工人,更喜欢用不要钱的工人吗?就算这十ꦚ三天里你㳐再犯烈错,我也会暂时忍耐下去,直到你干满十三天。”

      郝晓梅面对老板半威胁半试探的话而显得很从容:“等您让我干满十三天了,就舍不得开除灸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