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番号及封面

      所有人都懵了……

      哪有这种事情,病人还没急救,来急救的医生自己要急救了。

      ⾪许清泰急了,许瑞的情况越来越差,于是他又匆匆跑去打电话向遵宜地区医院求援。

      但他毕竟不是什么地区大领导,哪里是他想叫谁就叫谁的?一时也不能直接联系到外科医生。

      好不容易联系上了许瑞的父亲,再从之江省打୆电话到贵洲省,一级级通知到遵宜地区医院,赶过来最快要三个小时后了。 䏂

      而这时纁候,时闤间已经又过去了一小∰时。

      林丹秋和许媛扭着许瑞的手,一直哭,一直喊着:쯇“怎么办怎么办?”

      陈夏再也忍不住了,“许叔叔、许瑞,其实设我就是外科医生,你们也不要满世界找人了,再不手术,恐怕马上就要穿孔了,Ͳ到时䀬根本不是这个卫生院能治益疗的。”

       大家都吓了一跳,许清泰惊讶地问道:“啊呀,你刚刚怎么不说?”

      陈夏苦笑道:“我也得有机会说呀,⏰你们一直在电话找人,我就怕你们不信任我。”

      许清泰和院迌长都䢤非常不好意思,如⒫果刚刚陈夏겫说他会手术,他们一定不会信任这个小年轻,但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䥇不同了,有医生总比没医生好吧?

      먫许清泰紧紧握着陈夏的手说道:“陈夏是吧,那就拜托你了,需叅要什么你开口,邂我们马上准备。”

      陈夏ᗈ看着麻醉医生:“同志,现在让你上麻醉行不行?”

      麻醉医生坚定地点点头:“我的伤在腿部,问题不大,귄能崎坚持得住。”

      陈夏又说道:“院长,请你马ᛃ上准备手术室,另外请你们这里那个会清创缝合的医生给我当助手。手术室和医疗器械都有准备的吧?”

      阑湓尾手术是普外科手术里相对简单,也是最常见的手术,难度不大,几十年后这种小手术一般都是微创೽化了。

      现在没有微创只能开腹,陈夏在手部消毒的时候,默了一遍手术步骤。㬾

      他≥其实也有好多年没໓有做过阑尾开腹手术了,还好底췡子还在,这种基础手术自认问题不盠大。

      如果被许清泰知ဇ道,非把他从手术室拉⒑出来不可。

      无影灯已经睅打开,陈夏穿上手术服,戴上手套,怪叫一声:“爽”。

      手术刀才是他的老本行,平时上班时整天想翘㏨班,但真的好久没摸手术刀又思念得很。

      押 麻醉已经准备好了,半麻。

      陈夏拿出一把剃毛刀准备术前准备。备皮,就是要把某个不可描述部位清鹕理干净,一边还欢快地唱着歌:

      ﰂ 젔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毛毛,力让我为你刮毛毛~~~~”

      许瑞的命根子就在人家的刀片之下,吓得ᢕ一哆嗦:“兄弟ᝓ,兄弟你小心点,别毛毛没刮掉,把我先给阉了。”

      “哼哼,要我小心点,你就嘴上说说呀,来点实际的。”

      蒋 “我保൦证,我保证回去给你介绍我们大学最漂亮的女同学给你。”

      陈夏已经在铺手术巾了,“这可是你说的哈,一个不够,最好多来几个。”

      ꆆ “好,多来几个쪣就多来几个,我跟你说呀,我们美院的ᒶ女同学……”

      㭙许瑞的情绪已经稳定了,正在喋喋不s休地说着他们学校的事情,陈夏跟那位半吊子助手点点头,对准了麦ꑜ氏点,一刀就划开了皮肤……

      手室外,所有人都在焦沏急地等待,许清泰则霸占着电话机,向ঢ়他大哥、许瑞的父母实时汇报,又不停打电话询问遵宜地区医院的外科医羘生有没有出发。

      뎀 他还是有些不相信陈夏的水平,认为他顶꠺多就是会做,但做不做得好真没底。

      许媛和林丹秋一直看着手术室门口,如果在大城市里,一个阑尾还不会让她们吓成这样子。

      魗 但在这个穷乡僻壤里找不到可以手术的医生뚽,那真当是要ᅫ命了。ꀝ

      至于陈夏,陈夏能不能行?陈夏你一定要行啊。

      坹   行不行,要不要试试?咳咳……

      陈夏当然行啦,懪做个阑尾手术对他来说简直是杀鸡用牛鏙刀,不厥到半小时,手术已经做完了,正㹧在进行最后一层皮鯏肤缝合。

      ஬ “许瑞,手术OK了,现在覠我要졩缝合,你说这手术打结,你要胡⣩蝶结,丁香结,还是八字结楆?”

      “陈夏,这么快就Ӊ好了,我还没好好感受呢。” 蘭

      “要不,我把线跟拆了,我们再来一次?” 㻊

      “看在我给你介绍美女笔友的份上,你䄈饶了我吧,回之江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真的塣,谢谢你陈夏。”

      “嗨,我们可是火车四结义的兄弟,这么客气干嘛,接下好好﮿养伤吧。”

      手术门打开了,陈夏和助手从里面走了出来,大家都急切地站了起来,许媛走在最前面,一把拉住陈夏的手:

      “陈夏,手术顺利吗?”

      陈夏还没猀说话,旁边的助手先开口了,兴奋地说道:  ș

      “顺利,相当顺ࢦ利,从术口切开,到关腹缝合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关键是手术刀口只有2cm,这水平实在太牛了,绝对比遵宜䳀医院的外科医生们要高。”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松了一口气。

      方媛䎓两眼泪汪汪地,“陈夏,谢谢你,谢谢你……”

      “好了好了,哭啥呀,现在都没事了,放心吧,许瑞马上要推出来了,你们去照顾他吧。”

      院长办公室。

      许清泰亲自泡了一杯茶给陈夏,“陈夏,这次实在太感谢你봫了,许瑞䶁的父母让我再三向你表达谢意,让你有空一定要去家里玩。”

      陈夏谦了谦身子接过水杯:“许叔叔客气了,小事一桩。”

      许清泰突然问道㱑:“陈夏,你这次来茅台有什么公干嘛?我实在想不出你从越州到茅台来,总不可能是旅游吧?”

      陈夏想到了许清泰是茅台酒厂Ḭ的领导,并且能支配一辆吉普车的级别不会太低,便实话ٌ实说道:

      “许叔叔,是这样的,我家的大人想要买一批茅台酒,数量比较大㿕,正好我没事干就自告奋勇鏒来﷢了。” ᖘ

      “你家大人是……噢,不好荩意思你可以不回答。茅台的事包在我身上,你要多少?”

      “我想要1000箱,不知道徐叔叔有没有办法?我可以按正常出厂价购买,而且保证10年不会流入姷市场。”

      茅台洒在八刡十年代初的产量达到瀞了几百万瓶,陈夏要Ṙ1000个大囄箱,总共㈒是12븀000瓶,这个数字对茅台酒厂来说根本就是毛毛雨。

      问题⠘不在于数量,而浗在于对个人来说,这个数字太夸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