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poor

      snis788吉?明?456

      “圈套?”

      有人说道。

      其余人忙警戒。

      晏诗却四处敲击,“还有没有其他地方?”

      众人皆摇宍头,“就这一间。”

      䔸 “今年刚收的粮食呢?总不至于就这些。”晏诗不禁想起书中常出现的地道密室来。四处摸索,也未见端倪。

      “我看不㏾如抓个人来问问。”屠百里忽而开口,他早就不耐烦偷偷歐摸摸了。要是他领头,保准长驱直入,神挡杀人佛挡杀佛。到此时已是憋屈至极。

      “好吧,”到得此时,晏诗也没有别的主意。

      众人原路退回。想着方才那人口气,是个管事,晏诗便去敲了敲他的门。 ꖙ

      那人许是方才惊醒,睡得浅ǐ了,没多久便骂起来,“谁啊谁啊,什么事直接说。这天冷的。”

      晏诗不答,又敲了敲。

      “行吧行吧,来了。”随即骂骂咧咧,脚步♣声走到门边,门缝刚开,便见一个农家少女俏生生立在雪地里,不由一愣,旁边的谭涛伸手一拽,便将人拖了出来。

      他䆨刚要叫,便被蒲扇般的手掌捂住了嘴。

      蟌 这才看见外面几个人鬼影似的从暗处钻出来,也不知是冷还是怕,身体当即便抖了起来。

      “我有话问你,如果老实说,完事你继续回去睡,什么事也没有。要是你想醀叫,那你死了可别怨我。”

      “唔唔唔,唔唔唔,”那人连连点头。

      晏诗示意谭涛放开他的嘴瞵,靠近刚要说话,便问得一股骚臭自此人身上传来。

      不由一瞧,他裤子已经湿了一片。

      晏诗换了个上ㆴ风处站,ꉖ将方才库房所见问了一遍。

      “收上来的粮食都去哪了?”

      那㞣人瑟瑟道,“都交上去给州城了。”

      “你们这么老实,以往没要这么多,如今你们增了两三成的税,全交了빷?”

      那人点点头,苦着脸道,“哪敢欺瞒,真的是全交上去ﰟ了。说是现今山匪作乱,流寇横行,要交什么安平税。对,这新增的几成,就叫安平税。”

      晏诗不通俗物,便抬眼看了眼李沧,李沧亦皱眉,“原来不曾听闻。定是州县巧立名目,行盘剥之实。”

      “也有可能,是这老头老奸巨猾,信口胡诌!”阿煦恶狠狠的道。

      “哎哟小祖宗,小的绝对没有,我敢以姓名起誓,绝没有半句虚言。”

      “是你亲自拉去雍州혫城的?”

      那人点头,“嗯ힳ嗯쀇,只不过,在城外便交接了。不让我们进城镕。”

      㺓 “空口白牙,全无证据啊。”晏诗搓了搓鼻子,将信将疑。

      “女侠,这事人人都知道啊,哪有什ꫣ么证据。”

      “上交的票据呢?”

      “这个真没有,上头不给,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哪还敢去问?”

      见晏ႌ诗怀疑之色更浓,便急道,“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件事,你去问问,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什么事ㆸ?”

      “这个安平税初起颁布之时,宋家庄贫瘠,那宋庄头脾气又硬,不肯交,说没ཀ有。多半也是实情,可第二日就被一伙贼人血洗了村子,㰵家中也被一把火烧了。” 

      这回轮到ꊚ晏诗震惊了。

      她环视了眼楼中弟子,众人眼中皆是浓浓不敢置信。

       “你是说,州城官府ꛨ中,竟然有人和贼人勾结?”阿煦忍不住问得直接。

      “哎哎哎,”那人脸色大变,连连摆手,“我可没这么说。大侠饶命,这上面的意思,我可不敢胡乱猜测。兴许……兴许只是巧合,巧合……”

      “连票据也没有,我看不是有人,就是州城官府。”

      䕎 “哎哟,这话可说不得,说不得。让人听见,要杀头的。”

      那人絮絮叨叨。晏诗见他脸色冻得青紫,便道,“宋家庄是吧,我这就去查。倘若不是你说的这般……”

      “来取我小命,弑我知道,我知道。” 芳

      他答得流利,本来十分诙谐。可众人心头如压重石,没人笑出来。

      晏诗示意谭涛放手,见那人连滚带爬的回屋,还立刻上了锁。不知是谁嗤笑趀一声。

      回到住处,众人却如죱何也睡不着了。纷纷议论起此事。

      “师姐,这事若查实쐼,那便不是小事,要不要通报师门。ᩔ”

      晏诗在路边烤了烤手背,“不着急,待明日去宋家庄查访看看,再做决定。”

      宋家庄离此地不远,却地处憑偏僻,是苍梧山地界最为靠北的一个村庄。人少地瘠,原本晏诗并不打算特意去。如此看来,他们得专程去一趟了。

      休息了半夜,天一亮,晏诗便带领一行人,直奔宋家庄。中间经过两个村寨,歇脚随意聊起,皆如曹地主的下人所言。

      왌 将到时,已是暮色十分。远远望去,竟不见炊烟。

      待马儿驶得近前,众人才看清,遍地尽是荒芜。

      嘴 中间一处高高堆起的瓦砾,便是宋庄主宅院的废墟。

      尸体不见,血迹宛然,墙根碎瓦下面,依稀可见发黑的痕迹。

      周围村民房子虽在,但大多已是无人居住。

      晏诗看得呼吸一紧,眼前褢景象何其熟悉。这不想还罢,一想便要不得,远方斜日西坠,天边一线红芒,刺得她眼睛一酸,♆几欲流下泪来。

      她下了马,当先走进这村寨。

      “晏师姐!”

      后面人鮜有些担心。

      晏诗恍若未闻,自顾自向前走着。

      众人见状,急忙下马跟上。

      忽听“咣当”一声,自一处院墙ᅰ后面传来,众人齐刷刷兵器出鞘。

      땶晏诗当先循声推开院门,便见有人自屋后跳窗逃走。

      “等等!”

      晏诗连忙追去,众人亦问讯而动。来到屋后,才发现不止他一人,还有三人,已经逃远了。

      刚过拐角,晏诗便见那人被一个弟祃子拦住。

      “嘿嘿,跑啊,我看你往哪跑!”

      晏诗看他得跟筛糠似的身子,用眼神制止那弟子,温言道,“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别杀我,别杀我,已经没有吃的閅了,都给你们쥣了……”那人屈身抱头,⏦连连求饶。

      晏诗伸手欲拉住他,不料一碰那人便触电般跳开去,兠连连鞠躬,口中喃喃有词,无外乎重复前言。

      她深吸了口气,压下腹中情绪,瞥向李沧。

      李沧会意,믹取出一袋粟米,交给晏诗。

      晏诗打开口子,递到那人眼前,“我有粮食。”

      那人见状一愣,只渴望的看着ᆠ,瑟缩着,半晌不敢动。

      晏诗又将之往他怀里推了推,“给你的,拿着吧。”

      “真的,给我?”那人不敢置信。

      “拿着吧,我们是凤鸣楼的人,又不是山贼。”屠百里И在人㈄群后面不耐烦的来了句。

      那人偷偷抬眼看了看晏诗的神色,见她点点头,这才紧紧抱住粮袋,抬ௌ头扑通一声跪下来,“谢谢,谢谢,谢谢大侠,谢谢恩人,”一时涕泪横懝流。众人见之亦觉目酸。

      晏诗拉他起来,“你朋友呢ᆀ,叫他们一起回来吧,村里还有什么人,一块叫来,我这管够。”鉼

      “好好,”那人泪眼婆娑闻言却喜笑颜开,“我这就去,”说罢又道了几声谢,爬起来就跑。

      没⌣多会,黄家庄第一댞缕炊烟,才袅袅的从某家后厨升了起来。

      屋中挤满了剩Ϙ下的村民,晏诗数了数,却只得不足四十人。黄家庄虽然不大,但原本也有近两百人。有将近一百多人,不是死了,就是逃往了别处。

      “自从山贼来过之后,黄老爷一家都死了,上头来了人,将这田地都收了去。定下新的赋税。比原先高三成,谁也交不起,这才逃的逃,剩下一些,没地可去,只得签了契,留下耕种。”

      最先被晏诗抓住的那个村民췫大着胆子同他们谈话。

      “那方才我们来,怎么没见Ѯ有人。”阿煦问道。

      “唉……”这时同桌有个老者长叹一声,“经过上次,留下的大伙都人心惶惶,远远看见有扬尘,以为是山贼,都躲了起来。”

      뛌 “他们大约多少人?装备如何?”晏诗问道。

      “上次来的有二十多个,全是精钢大刀……”

      村民七口八舌的说了些当日之状,皆气愤填膺。

      “这天杀的,要是我这把骨头还硬,我恨不得也给他们两刀!”

      “我也想跟他们打架,打死那些抢粮食的坏人!”

      一个垂髫小儿嘴里塞着饭,囫囵不清的说着。

      晏诗잝抬眼一看,那孩子满面灰黑,却骨清神秀,浑身洋溢着一股子蓬勃生气。心中顿生喜爱。便试探着说了句,“你愿䪓不愿意,跟我们上山习武?这样你就能打坏人了。”

      “我可以吗?䐂”

      辰 那小孩听着来了劲,端着碗跑过来睁大了眼睛问道。

      晏诗笑了笑,“我剐觉得可以。但要上山了才知道。”

      ⣝ “镃唔……远吗?”

      阿煦失笑,转头指向苍梧山隐㜗在云层中的山巅,“喏,就在那。你说远吗?”

      “哇……”小孩高高仰着头,露出神往的神色,“好远,噢不不,不远。”

      众弟子都笑了起来。

      “只要你爹娘同意,就带你上那高高的地方去,好不好?”

      품“他哪还有什么娘,前几年就病死了,如今他爹一人带着他,一个大老爷们蕹不会带孩子,也是苦了他们옋爷俩。”那个老者结果晏诗的话头뜾。

      “也算郁儿懂事早,没给我添麻烦。是我顾不上他,唉……”一ꯧ个脸色黝黑,胡子拉碴的汉子走过来拉起小孩的手。

      “那你愿意让他跟着我们吗?实不相瞒,我们此次下山,也是想多收一些资质好的弟子上山习武。”

      “郁儿能行?”

      ʐ “我看差不多。”

      “那……”大汉又看看孩童。

      孩童眼角透着不似这年纪的坚决,“父亲,歒我听您的。”

      “你怎么想?”

      “我想去。这样我就能保护您,保护叔叔爷爷,还能保护我们家的鸡㫒鸭和麦子,不被那些贼人抢去了!”

      “可是,我担心……”

      “没什么可担心的,”汉子大手握住孩童的肩膀,往前推了推,“你大胆去吧,好好学本事你爹我没了你这拖油瓶,一个人好过得很呢。”

      “爹你又说胡话。”郁儿眼眶发红。

      “只是你上山以后,要听先生和这些兄长姐姐的话,不能调皮惹事。”

      “嗯!我不会纓的!”

      晏诗替郁儿擦了擦脸的灰,对汉子道,“放心吧,有我们吃用,就不会少他一份。只要他能吃苦,以后就没人再敢欺负他。”

      “嗯,多谢。”汉子往脸上抹了一把,回头去给孩子收拾行李去了。

      “不忙,一会给你们留个信物,再传信回山,你带他直接上山即可。我们此去这一趟,还有ꍂ别的事要办。”

      汉子应了,同儿子相视一笑。

      ୴ 晏诗忽而想퀾到一个问题,“山匪如此猖獗,你们怎么没想告诉我们?”

      村民们ﯟ各自笑了笑,“光想有什么用,你们都是高人,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又付不起价钱,你们怎么会管这些小事。”

      ꗛ 晏ᨒ诗转头看了看众位弟子。

      弟子们也是面面相觑。

      “付腘银子?山门弟子是这么说的?”

      李沧轻声道,“确实有这不成文的规定。”

      晏诗皱了皱眉,“这不好。”随即冲黄家庄众人道:“日后要是再遇到山匪流寇、欺男霸女这种ꉍ事,递帖子上山,就说找我。”

      “可这……历来都是这样的。”

      “历来这样就是对켈的么?习武是为了什么,不就是锄强扶弱惩奸除恶么?光会在江湖上逞勇斗狠算什么本事。迟早回去我就把这熘什么狗屁规矩改了。”

      “师姐我支持你!”

      ࠥ “我也支持你!”

      “也可以找我。”

      “对,ꋏ也可以找我们。”

      “⺈多谢女侠,多谢诸位。”

      乡亲们红着眼眶颤巍巍的鞠ꍪ躬行礼,看得众人既心酸又豪迈。 쟊

      ꘮逗留了一夜,让乡亲们愲放心耕种,又留了些粮食,天一早,晏诗等人便又上了路。

      这回,她们扬鞭策马,直奔雍州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