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特种兵

      “叮”

      “108位立志颠覆亚力克帝国、入侵神圣大陆、侵占神赐位面的异域气运之子,已然入场鿤。”

      “【位面病害入侵者】主线斩杀任务开启。”

      “任务细节如下:受到天地气运垂爱,亚力克폤帝国王子罗姆尼,先天便具备了陆上神祗般的天⪆赋才智。可天地不独爱,不独生,同样受到天地垂青,拥有主角模板和系统附身的108位异域气运之子,机缘巧合,同时降临到了此方世界。作为唯一被认定的世界之子,位面未来继承人춒,天地钟爱的本位面气运核心。第109位异域气运之子,主角中的主角罗姆尼,需要一一的消灭意图霸纮占本位面的其他108位有害的气运之子。”

      “任务完成条件:击杀所有入侵的【特性主角系统】的气运之子,或剥离所有【特性主角系统】及其附着气运。”

      㡶“任务奖励:1.存活,并继承亚力ࠝ克帝国;2.掌握位面终极法则,获得位面主导权;3.开启前往下一个【主角绝杀】位面场景的通道,获得重生穿越至高选择权。”

      “任务失败:宿主罗姆尼,被任意一位108序列异域气运之子杀死。”

      “任务失败结果:1.宿主死亡;2.亚力克帝国毁灭;3.神圣大陆易主;4.神赐位面织主导权转移。”

      “叮”

      “众【仇怨系统主角模板宿主】击杀任务”

      “任务细节:自小被折辱的仇怨系统宿主派肯,在十五岁那年获得仇怨系统的解封激活。获得系统帮助的派肯,正式迈入了窃世主角的行列。ꗙ此时,믌派肯ﭤ意气风发,正有吞噬天웤地的志气,并意图颠覆整个亚力克帝国,征服神圣大陆。”

      “任务完成条件:击杀仇怨系统宿主派肯。”

      “任务奖励:1.存活;2.获得法神的终极认洷可;3.获得3个入侵者确切锁定位置,持矃续时间半年。”

      “任务失败结果:1.宿主死亡; 2.宿主所拥有的位面继承ᠹ者第一顺䏯位优先度易主;”

      罗眕姆尼刚刚答应法神的提议。

      话语还没落下,一道系统提示音,便响彻了他的脑海。

      这道提示音结束后,罗姆尼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位派肯,是一位被气运钟垂的穿越者。

      跟派肯一样的穿越者,还有另外107位。

      而这⫹总共108位的所谓“异域气运之子”,뵼窃世的目的,不仅是颠覆亚力克帝国,还是征服这片位面。

      自己同样不是这个世界的土生土长的位面之子。

      而是被选中的,要继韜承这个位面的引渡而来的“主角中的主角”。

      是作为目前的第109位异域气运之子,此时,正坐在万众瞩目,主㾼角渴求的第一顺位,位面继承权宝座上的“太子”。

      在自己鍿面前的挑战,就是这108位的套有늩主角模板的入侵者,也就是所谓的“主角ﹹ”、“异域气运之子”。

      若是自己不杀光他们,他们就要来杀自己,甚至颠覆掉亚力克帝国,征服神圣大陆,窃取神赐位面。

      맧捍卫主权,抵御外敌,便是这个任务赋予自己的核心使命。

      如果只是纯比拼自身的本领,罗姆尼自问获得了出生大礼包后,自己是一定ꢘ能够战胜这些觊觎者。

      可若是对方也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相应的奖励,甚至在自己不具备任何新奖鳨励的时候,还能够获得别的奖励。

      自己没有新的任务,他们却一直在做任务。

      那么自己,就会面临一个极其危险的情况。

      这种情况,就是别人正在用外挂有VIP收益癯,而自己需要靠自己玩,需要去追猎一个个VIP玩家。

      鸳不仅仅要靠自己玩,还要靠着自己去打赢对方。

      这样一个险峻的情况,就算开局VVVIP,那日积月累之下,时间拉长之下,自己也会逐渐的丧失先发优势。

      如果他们再联合起来,组成一个窃世主角联盟,要报复罗姆尼坐在第一把交椅的仇恨。

      那么,被围追堵截的自己,被群狼环伺的屼自己,很可能就会双拳难敌四手。

      若是到了自己的先发优势不够碾压对方,对面被一步步的紧追强大,最后自己可能就要死于敌手。

      想到这里,罗姆尼眼神突然一变,从此前的温和无害,凝成了果决。

      “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一生的气运垂青。”

      “不能辜负这一世家人的恩情。”

      “不能让这些觊觎亚力克帝国、神圣大陆、神赐位面的入侵者们得逞。”

      “既然你们要以我为目标,以帝国为目标Ὶ,以神圣大陆、神赐位面为目튦标。”

      “要将这一切都踩在脚下,ᖢ那么,我作为帝国的王子,如폛今法神的学生,教廷喻令的教廷圣子,我就必需去,捍卫自己,捍卫帝国,捍卫勻大陆,捍卫这个世界!”

      “从今往后,我罗姆尼,就以猎杀这些异域的气运之子,本位面的入侵者为使命!”

      “一日你们不死绝,一日我便不罢休!”

      心下决议,人行有力。

      罗姆尼在法神和⌈一众圣域魔导师的瞩目下,如同王者般飞跃出场。

      一步步踏空而行,莫名环绕的魔法元素,顷刻间汇聚成魔法潮汐,汹涌的冲破天际。

      一股股充沛的,自죄心底涌出的魔法能量,刹那间勾连天地,引得天地雷动,云雨电闪瞬息而来。

      晴天乌云,霹ᤊ雳雷闪。

      原本热闹的人群,被这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惊得一顿,瞬间没了方才的热烈。

      被人群放下,正自疑惑于天气变化的派肯,远远的就注视到了一位踏空而行的少年。

      少年英俊不凡,风褬度翩翩。

      那贵衣华服,金光熠熠,闪耀天地。

      漆黑如墨的天地,配上金光闪闪的少年袪,ષ一副天神降世的画卷,撕裂云雨,骤然降临。

      “众子喧哗,本王子此来肃清。”

      “且分列两旁静待。”瞩

      罗媯姆尼悬立半空,张开双手,无数光彩金芒自这一瞬间爆发。

      㤰 一阵阵排山倒海的魔法潮汐,随心意动,涌向了乱糟糟的人群。

      潮汐有序,竟然在数分钟内,将在场的上千位通过三场初试,本身却没有魔力等级的考生扫向了妸两边。

      不止如此,在这横扫꣝的瞬间,竟然还同时将这些考生列队,按照着身高体胖,男左女右,由高到低的分成了百列,每列十人。

      一切妥当后,罗姆尼收了自身的魔力潮汐缓缓的落在了独独没有被分列的派肯面前。

      “你很好,天赋很高。”

      “不过,你的天赋比不过我。”

      “你如果不服气,可以再跟我赌一把。”

      “我是亚力克帝国的王子,多洛哥大帝钦定的未来的亚力克帝国国王。”

      “我们还赌奴隶契约。”

      “胜者为主,负者为奴。”

      趡 “如何?”

      罗姆尼气势全开,仪态高贵,言语气度极度彰显皇家威仪。

      这种高高룦在上的尊贵感,这种与生俱来的尊崇,这种受到生灵敬仰頨的不可亵渎,在这一刻,让旁观的所有人,尽皆心神倾折。

      可这样的一幕,确实深深的刺痛了派肯的心。

      他最恨的就是这种高高在上!

      打小就被这样凌驾于头上的尊ሬ贵所压迫,他不服,他仇怨,他愤恨!

      凭什么,凭什么有人生来就尊贵,而我却要被折辱十数载。

      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叮,叮,叮”

      “开启击杀任务”

      “宿命敌手的摊牌”

      “任务:当场击杀面前的罗姆尼”

      “奖励:一万五千金,随机高阶魔法道具一件”

      还没等派肯䓽心中的怨恨和不服气爆发,仇怨系统突然响起剧烈的叮叮警告声。

      那种急促的,疯狂的,不停的叮叮声,让派肯动念间就明白了面前的这位亚力克帝国的王子,自己身上的系统是有多么在意。

      在意到,需要发布直接击杀的任务,直接就奖励一万五千金,还有高阶魔法道具。

      ⃧ 这种在意,真的是,太合我派肯的心意了。

      我最恨这种天潢贵胄!

      一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我不杀你们,我杀谁?

      “赌斗?”

      “哼,赌命吧!”

      “你我直接比武,不比獼赌斗天赋要强?!”

      痉 派肯心中激动和渴望厮杀的心情䌈几乎都要从双眼中跳出来了,可他还是忍住没有直接动武。

      攩 即使系统要杀了这个罗姆尼,即使自己恨急了这种高高在上,但明面上的规则不能随便破。

      只要自己能够杀掉他,怎么杀最有利,就怎么去杀!

      获得名利和认可萝,这是自己必需在杀死敌人的同时,去谋算的。

      “噢?”

      “你既然有此提议,我也不拒绝。”

      “那么,就在此比斗可否?”

      罗姆尼心中正在思考如붦何在获胜后,将派肯找个办法消灭掉。

      却不想,仿佛心有灵犀,饿了有人送美酒佳肴。

      派肯一句赌斗生死,正中罗姆尼的下怀。

      虽刯说自己十五年从未能够有机会修炼魔法,可被法神导师解禁后,从身体内勃发的魔法能量,那汹涌到自己光靠能量本身就能够改天换地,虚空凌立的强大实力。

      就算不用魔法,光拼魔力强度,自己自问也能碾压这位自␵以为是,到了现在还敢用睥睨天下的目光瞧着自己的揷外来入侵者䉆。

      “当然,无禞有不可。”

      “那么,现在开始?”

      派肯冷笑一声,恨不能立刻就冲上前去,杀死⪣罗姆尼。

      “可以。”

      罗姆尼颔首,只说了一句可以,便不再说话。

      那淡淡的视线,不为所动的状态,由动转静的模样,让人看了,直觉得罗釿姆尼不像凡人。

      “嗯!”

      派肯看到罗姆尼突鄦然一副高深莫测,神灵天降等待敌人进攻,宗师气派的模样,心下更加恼怒。

      嗯过之后,也不多说话,从储物空间内抽出自己刚获驩得的两件装备,鬼影鞋和鬼影袍。

      抽出之后,也不见派肯穿戴或者动作,就那么瞬息间,派肯便就消失ᶳ在了罗姆尼的面前。

      周遭静静观望的人群,远处探看的法神,此时都有些吃惊于派肯的老辣。

      这种未战先藏身的做法,单挑之中,混战之内,都是很实用的。

      敌明我暗,正是可以多观察,多寻找破绽的时机。

      派肯消失了。

      这很突然,但罗姆尼并没有惊讶。

      ㊿ 因为他早有心理准备。

      能够成为气运之子,不管是入侵者,本土生养,还是外来的侵略者,都必然有那么一些神异的地方。

      否则如何能够被称为气运之子?

      因此,当派肯消失的那一刻,罗姆克尼并没有动,甚至连表情都不曾变化。

      一者罗姆尼需要营造一种威仪有力,气ꉹ度不凡。

      另一者,自然是罗姆尼早已经放出了自己过往做出来的金刚蝇去布防四周。

      所谓金刚蝇,是用达迪尔巨蛇高阶魔兽琄的蛇毒,漠漠西米圣域果蝇的后裔,贡大布甲虫躯壳,混合魔法技艺和工业科技,制造成的半机械半魔法道깞具。

      这个半机械,使用的是高阶魔晶作为驱动,运用了生物仿生学和机械工程学的方法构建内在的框架。

      同时,用魔法的契约鎂和魔力的意念锁定,达成控制和操挖纵对敌的功效。

      这种魔法与科技结合的产物,是罗姆尼这十五年来,潜心研究所得。

      不说多么惊为天人,但解决一位派肯,罗姆尼还是自信的。

      这种自信是从心底涌起的底气。

      底气,意味着就算金刚蝇失败,自己也能够凭借自身的磅礴魔力,将派肯生生的碾压成渣。

      说时迟,那时快。

      正当所有人都在寻找派肯的身影,又感叹于亚力克帝国王子的气度的时候,一道漆黑的闪电,突兀的从天空中落下,直直的劈向罗姆尼。

      闪电如刀,如龙,自刚刚乌㸸云聚散之处落下。

      若是细看,一双隐形的黑手,正握着一把光芒闪烁,锋෸利异常的大刀ᅅ。

      “噹噹噹”

      “噹㙌噹噹”

      大륆刀落下,本要直接劈开罗姆尼的身体,却不想只劈到罗姆尼身周三米处,便响起겂了一瑱声声金铁交加的声音。

      这声音来得橴突然,却实实在在的挡住了派肯的惊艳一刀。

      才刚挡下刀光,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一只硕大的金刚蝇,便由数千只小到肉眼看不见的金刚蝇汇聚组成,骤然出现于众人的面前。

      ß “咻”

      硕大的金刚蝇没等派肯再出第二刀,便突显金光,咻的一声撞上了半隐半现,正在尝试再次隐匿身形的派肯身上。

      “噗”

      一声轻轻的噗声响起。

      뺕 謜 金刚蝇㧪竟然在瞬息间便刺穿了派肯,从其胸膛正中,穿刺而过,砸出了一整ސ个墨盘大小的血洞。

      “这,这怎么可動能?”

      “我,我是要做天命之子的人!”

      “怎么….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

      “我….我不甘心…..啊…..”

      这一下绝杀,让派肯双眼圆瞪,倾倒在地。

      弥留之际,派肯仍旧在不敢置信的自言自语。

      可即使如何不相信,事实已然摆在面前。

      派肯败了。

      败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甚至,都没能让罗姆尼动一下,仅仅是罗姆尼研究出的金刚蝇,就打杀了派肯。

      身死道消。

      不管有多少雄心壮志,睥睨志向。

      此时都成了空。

      派肯躺倒在血水之中,死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罗姆尼走近自己的那一双鞋。

      ᮁ 这双鞋很金贵,金光闪闪,熠熠生辉。

      如同用天上的琉璃,地下的黄金鞣制而成,耀眼夺目。

      派肯在看到这双鞋子的时候,幡然醒悟。

      有些东西,就算自己再怎么求,此生也是无法求来的了。

      뷴死亡临近。

      橐 派肯最后惨笑了一下。

      这一笑,是不甘,是唏嘘,是嘲弄。

      也是无奈离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