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早川怜子资料

      历法2054年11月7日。

      ૒ 进入11月的哈瓦那其实已经算是进入旱季了,但是濒临海洋的地理位置让齐开感觉这里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干燥,依旧是一副温暖舒适,气ﮣ候宜人的感觉。 륐

      䳆穿着在哈瓦那接头购置的行头,再戴个草帽,戴个墨镜,齐开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融入到了这座古老的城市当中。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海人,齐开这辈子其实去过的地方很少,记屑忆中大多数的时光都留在了那个к冰雪交加的冻土。也正因如此,齐开特别热衷于旅游,几乎每到一个地方,齐开都要先抽出一两个星期的时间,把这个城市好好鞅逛一遍才行。

      这次哈瓦那之行也不例外。

      “吾爱,吾爱,这个好看吗?”身着一袭热带风情长裙的蒙大拿,在集市上快活的舞动着,一时摆弄摆弄这个,一会儿摆弄摆弄那个,像是一只美丽的蝴蝶,精心装点着这条古朴的街道。

      而每当她来到一个摊位前的时候,摊主都会热情的向这只蝴蝶介绍着自己的商品,并且极力推荐蒙大拿尝试耱佩带ꋁ一下。

      面对摊主的热情,頉齐开很少见的从这鸦个大姑娘脸上看到了名为羞涩的神情。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是爱美的天性还是促使⨉蒙大拿一个一个尝试这各种首饰,然后满脸娇羞的让왫齐开品鉴。

      面对着眼前百变的美人,齐开自然是......

      自然满脸愁容。

      “哼,瞎显摆什么,你带什么都不会好看的,八婆!”翔鹤抱着齐开➳的手臂,隐蔽的“揪”正着齐开不该有的心思:“我说的对不对啊,姐夫?”

      齐开皱着眉,虽然隔着墨镜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毫无疑찆问슛,现在他是一点旅游放松的心情都没有了。

      真的,真的,齐开出门时是没想带这两个货的。

      原本计划出行时,担任齐开妻子的角色应该是秘书舰萨拉托加才对。但是港区已经失去了齐开,如果在失去萨拉托加,那么这个好不容易有了一些起色的港区就会彻底停摆,于是最适合扮演齐开妻子的人物就这么失去了前往哈瓦那的资格。

      然后就是身为齐开私人管家的阿尔及利亚。作为管家,阿尔及利亚实在是完美的无懈可击,但是说道要扮演齐开的妻子......真的,齐开觉得雪风演的都比阿尔及利亚像。

      然后就是两小只,这个就算了,只要起开敢带纮出去,当地警方就敢逮捕齐开。

      嗯...雪风可能不会,但是这事光想想,齐开就觉得很变态。

      那剩下∽的就只有约克公爵和提尔比茨了。즮约克公约因为自愿申请留守,所以放弃了扮演齐岞开妻子的机会,而提尔比茨......她的演技还不如阿尔及利亚呢횬。

      所以盘算下来到最后,能够胜任齐开妻子形象的就只有蒙大拿和翔鹤了。

      至于最后的结果,在两人模拟演习了一番之后,由胜者蒙大拿出任齐开的妻子,败者翔鹤只能勉为其难的演一下齐开的半颒个屁股了。

      所以到了最后,跟随齐开的出行名单就变成了蒙大拿,翔鹤,阿尔及利亚,雪风以及文艺少女圣地亚哥了。

      就这样,一个以齐开为中心的旅游团就此诞生。

      主人,齐开。女主人,蒙大쬍拿。小姨子,翔鹤。主人小妹妹,雪风,主人大妹妹,圣地亚哥。

      至于为什么要组成这么一个넽奇葩的旅行团。

      䍛“提督都这么玩。”彼得隔着一个美洲外加一个大西洋对着齐开喷着口水:“我㩌给你说,你假扮其他的什么都没用!太明显了!这年头哪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出入会跟着一群大大小小长ὔ得巨好看,气质巨赞的女人出门?肯定是提督啊!”

      “那照你这么说无论我怎么伪装都会暴露了?”齐开皱着向彼得问道。

      “不是啊,有一个就不会暴露。”彼得信誓旦旦的说Մ道:“就我给你说的这个。你还没毕业,外面那点破事你不清楚。㯉这提督和舰娘们之间那点小九九啊,全世界都知道。每年有多少提需督休假的时候带着舰娘到处旅游?没有100也有80!他们平时用什么身份?就这个。”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假扮成这样,当地人就只会以为我是个普通的,带着舰娘出门的旅游的峜提督,从而不会怀疑我是黑海提督?”齐开将信将疑。

      “没错!”彼得点点头。

      “太扯了吧?没有别的办法?”齐开捂着额头。

      “没有。其他的都太热惹注目了,除非你敢不带姑娘出门。”彼得看了一眼齐开说道。

      齐开仔细琢磨了一下,跑到亚历山大的地盘上,还不带姑娘,饶슜是他也不敢这么浪:“好吧,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

      “信我你就对了。战场打仗我不行,但是带着姑娘们出门旅游你给我提鞋都不配。”见齐开向自己低头,彼得看起来十分得意:“对了,你费那么大劲儿,跑亚历山大的地盘上准备干吗?”

      ꤍ “找事啊。”齐开理所当然的笑道틊:“你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哦。”

      齐开说着,脸上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但是就是这个笑容,让彼得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算了算了,你的事情我不掺和。不过有一条,虽然我不知鴄道你会不会听,但是我还是要说给你听。”

      “什么?”齐开挑了挑眉。

      “动静小点。”彼得左右看了看,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你爹好像锧有什么动作。”

      齐开原本还有些散漫的神情突然一凝:“什么动作?”

      “不清楚。”彼得小心翼翼的说着:“按理来说,经过夏威夷那场大战,我们三方都应该损失惨重才对,当然,我除外哈。但是,你爹一点消停的意思都没有,回到北海不光不安安静静休养生息,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四处扩张,疯狂清理周遭海域的黑海来捞船,据说几个月的功夫,他手底下已经多出来一打新的主力舰娘了。”

      齐开皱了皱眉:“他⭉这么肆无忌惮的扩张势力,政府没有出声么?”

      “出了啊,可是谁听啊蜠?”彼得一脸不屑的说道:“你爹趁㤮着刚打完仗䃖那会儿,疯狂刷民意,现在谁阻止他扩军,那简直就是人类的罪人了。在这铺天盖地的支持声里,哪个州的议员敢和自己选民的选票过不去?”

      齐开听到这,眉头皱的更近了:“其他人呢?”

      孫 “除了我,基本都在扩军。”彼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你是知道的,地中海就没多少黑海。大西洋我又不敢出去,所以垎只能当一条咸鱼了。”

      “连亚历山大也是?”齐开疑惑了一声。

      “亚历山大倒是没有,不过他的动向更奇怪。”彼得神秘兮兮的给齐开说道:“他就好像빏人间蒸发了一样,整个东海舰队窝在家里一动不动,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出来。”

      齐开沉吟着,尝试将自己带入亚历山大的视角,判断他的选择:“亚历山大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处理的。”

      彼得看着齐开阴郁的神色,脸上说不出的忧愁:“说到底都是一家人,捏怎么会闹成这样。唉......ᕱ我也不劝你,劝了也白劝,但是我还是有一点,必须要和你说清楚。”

      “什么?”齐开抬了抬头问道。

      ⟩“事是亚历山大做的,虽然他的姑娘们动了手,但是罪魁祸首是他,你不要迁怒那些姑娘,她们只是奉命行事。”彼得说着,脸㭲上浮现出浓浓的哀伤。

      齐开抿着嘴,回邆想着那天的场景。

      其实,当时将齐开和厌战逼到悬崖边上时,那些舰娘脸上的神情,都不是很好看的。

      虽然她们素不相识,但是说到底,她们都是诞纇生自同一ࠣ片大海的姐妹,有谁会对自椸己姐妹动手时满脸笑意呢?

      齐开沉默着,最后对彼得说道:“这事你不用管,我心里有数。”

      먺 彼得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默默地结束了通讯。

      虽然和彼得的交襣流结束的并不是十分的美好,但是不得不承认彼得的建议还是十分完美的。

      离开了那些她们天生就带在身边的海货,换上一些潮流的,漂亮的人类衣服,没有谁会怀疑眼前这些明媚可人的果姑娘是新闻中,凶名赫赫的黑海ܳ舰娘。

      刚来到哈瓦那时,齐开心里还是没蜖有底的,但是在见到当地人看他们的目光时,齐έ开덍悬着的心就慢慢放下来了。

      关他们似乎对埞齐开这种客人太熟悉了。从上岸到出行,从饮食到住宿,ఝ不断有热情的本地人用不流利的英语,向齐开他们介绍自己的服务。

      上到名胜古迹,下到古巷똵小吃,几乎你想在这里得到的所有都可以从这些人口中得到。当然,报酬自然也是不菲的。不过因为有亨利给的经费打底,所以齐开对这些他根本用不到的纸一点兴趣也没有,撒的也毫无压力。可能正是因为他这种随便撒币的举动,让这些本地人更加确定了这就是一个人傻钱多的提督。于是时间越是往后ጪ,围在齐开他们身边的商人也就越多,这也巶就引发了最前面发生的这一幕。

      古朴的商业街中,蒙大拿欢快的在一家ꡙ家店铺혞门口徘徊,但凡只要店铺的老板招呼两声,她就会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然后兴奋的拿着一些小东西挂在身上斣,让齐开品鉴。

      筴齐开是不想赏析的,因为但凡他流露出一点感兴趣的意思,身边的半个屁股就会让璠他强制冷静。然而蒙大拿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籱现在完全沉浸在了齐开妻子的身份之中,兴奋的无法自拔⇅,只当齐开对她拿来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再退回商品之后,又重新寻找能够引起齐开注意的饰品㋿。

      相比起蒙大拿和翔鹤的折腾人,剩下的三个姑娘可就省心多了。一身西装,带着单片眼镜的阿尔及利亚一声不吭的默默跟在齐开被后,如돂果齐开芔不在意,甚至会忽略身后有这么一位可靠地管家在为他留心身边的一切。

      ʄ

      而身为港区三小只之一的雪风,则是第一次见到这么꼻繁华的场面㊙,一时间小孩子的性類情彻底发作了,拉着圣地亚哥也学着蒙大拿,每家店铺挨家挨户的疯跑。

      相比起雪风的兴奋,圣地亚哥则要冷静多了。她跟着雪风,脸上永远是那种半睡半醒的表情,只是比起雪风注意的小玩意儿,她更注意一些非常具有当地特色的小物品,一般来说就是纪念品。在她看来那是代表一个地方风俗和文化的产物,是一种久经时代沉淀的艺术。

      所以虽然她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实际上却是几个人里,花钱最为大手大脚的那一个。

      而齐开则完全成为了这群姑娘的附属品一般,被东拉拉西扯扯,毫无人权可言。

      原本齐开以为这种퀎事情只有谈了女朋友,成为齐开的阶级敌人的男性同胞才能享受,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要受这种罪。而且一受不要紧,一下就是四倍的快乐。

      푰这让目标成为大魔法师的齐开真的很不适应。

      㢏绝对不是那䩓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那种不适应。

      뱆 是真心地不适应。

      阼 嗯,不过平时没发现,陀翔⟗鹤的身材其实挺不错的。

      “提督。”而就在齐开的思绪开始乱跑的时候,一旁一直隐身的阿尔及利亚微微上前랥一步,伏在齐开耳边轻轻低语:“来了。”

      原本还有些意乱神迷的齐开在一瞬间就恢复了状态。

      他面无表情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微笑着接过蒙大拿手里拿着的小发饰,为蒙大拿亲手带上,盛最后喊上了还在疯跑的雪风和圣地亚哥,付清了账款之后对着自己的姑娘们说篮道:“饿了么?”

      “没有!”雪风高高的举起烋自己的小手笑嘻嘻的回答道。ⴷ

      齐开笑了笑,慈祥的摸了摸雪风的叺头,然后看向蒙大拿:“我在那边的一个餐厅定了个位置,咱们去那里休息一下吧。”

      稍稍还有些沉醉的蒙嬲大拿看着齐开那明澈的目光,心思也逐渐回落了下来,温婉的点了点头,然后十分娴熟᫶的把翔鹤挤了出去,很自然的挽住了齐开的胳膊。

      “姐姐,你要是累了可以宪在这里休息一下啊,不用这个样子的。”被挤出去的翔鹤当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被蒙大拿强行挤出齐开的身边还是非常不满的,于是满脸“和善”的揽住自己这个名义쎾上的姐쒁姐的腰肢。

      寃 一路上一行人就这么打打闹闹的来到了哈瓦那老城的卡特尔广场,在这里坐落着该地区最老的私人餐馆多尼亚·欧蒂马,可以品尝到高标准한的正宗릟古巴菜肴。

      当然,这些齐开自然是不清楚的,都是事前亨利介绍的。

      本次的行程亨利也有参与,但是也只是介绍,具体쯃到行程细节,齐开并没有让这位美洲负责人亲自参与。

      来到预定好的餐厅,齐开刚进门就看到站在门廊口的衣着鲜亮,站姿挺拔的少女。少女目不斜视,面容姣好,虽然颇为严肃死板的表情为这个本该活泼灿烂的少女减分不少,但是即使如此,这两位也是那种不可多得的美人。

      注意到这两位少女,齐开微微歪头看了看餐厅内部的景象,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了起来:

      ᷍“槹这可真是巧了,走到哪都能碰到同行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