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远古神话>

      夜色浓重,仿佛没有被调开的墨汁。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即使是灵火的火光也不能照亮太远。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至极,太阳一落山,两个人便如喿坠入了一跊个无物、큅无光、无声的另类空间。

      “阿树。” 깱

      昏暗的火光中,岚溪的声音轻轻响起:“你在外征战多久了?”

       “ň过了年,就十一年了。”츁阿树想了想,答道。

      十一年,竟然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吗?

      岚溪看珜向夜幕深处。

      춞是啊,你六岁便进入军营,镐七諀岁时杀死了第ᤏ一个敌人,“在外征战”应当就馰是从那时算起的吧。

      ꬱ她收回目光,淡然一笑:“你入军好早,六岁,正是普通孩童无忧无虑地坐在ᗵ书塾里听先生讲课的年纪。”

      阿树笑着摇了摇头,“听先生讲课侷什么的,那都是梦里面才会有的事。” п

      “阿树。”

      “嗯?”

      毉“你为什么叫阿树呢?”

      她听过无数人唤他“阿树”,却从来没听人唤过他其他的名字。这是她心薫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你的姓氏是什么呢?”

      “呃……”阿树尴尬的摸了摸头,“这个,ྵ我其实还真不知道。”

      “你不知道?”她有些意外㧝。꫇  랕 “父亲和母亲走得早,捡我的뻳那个人说,我的命就像那河边的野树,哪怕是被砍光了枝子,只要根还뿢在,总会发出芽来。所以就给了我‘阿树’这个名字。”

      ゴ“如⻞此呇说来,倒是一个⪄生命力顽强、含义颇深的好名字。”

      ꨵ骆 “是吗,嘿嘿,”阿树挠了挠头,“他们只是觉得喊着顺口,至于含义什么的,倒是从来没有想过。”

      岚溪莞尔뺙:“树,木也,春生之性,农之本也,岁可千年,参天而立。给你取名字的那个人,其实想得很周全呢!”

      阿树琢ꕅ磨着ѹ岚溪的话,句子弯弯绕绕的,想了半天也不大明白⮚。不过忆及昨日,那个慈祥的老者,虽然面目샨已经有些不记得了,但他伸手将自己从马车下抱出的那醖一瞬间,却一直清清楚楚地印在脑海里。

      “那个人还狋在吗?”岚溪看着他沉思的模样,突然问道。

      Ꚏ “将我交给将军以后쇼,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年纪很大,赊头发胡샨子全白了,兵荒马乱的年䌢代,也许……早就不在世上了吧。”

      那样慈祥的人,应当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局吧。阿树在心中祈祷。 ꎭ

      “或许吧。”岚溪眼中浮起一丝笑意。

      䱔 阿树将湋篝火拨得旺了些,“岚溪,那你呢?你的家人呢?”

      家人?

      岚溪慢慢品묀咂着这两个字,有些恍然。

      “我和你꿼一样场,无父无母㺁,除了黄袍,身边也再没有其他人了。”奜

      䤣 黄袍先生。狿

      阿树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身着紫衣,体格高大的男子,他高鼻深目,发色赤红,并不像是中原人士。

      “黄袍先生不是本地人吧?”

      ஂ“不错,他生在异域。”岚溪道,“黄袍跟着ꋕ我有些惱年头흮了,虽是家仆,着却与我的家人一般。记得认识他ú时,他还只是个孩子,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ഥ 两人认识时,黄袍先生还只是个孩子?

      䆋阿树心中甚是奇怪,黄袍닂明明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臞男子,岚溪只不过才十五六岁,怎么可能遇见小时候的他昖?她这话说得真是古怪!

      正要询问,却听岚溪又道:“除了黄袍,我其实还有一个家人。只是,他已经楲不记得我了……׊”她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

      “为什么?既是뷄家人,自是长久牵挂着的,怎2么会不记得了呢?”

      냪 岚溪ꁎ注视着阿树的眼睛,许久,才缓缓道䜢:“千里白骨,荒村野风。如今流年纷乱,家人一旦分别,便再难相见。长久地不见,䴳又忙着自求生路,自然㊠而然,也就忘记了。”说完,便将头别向゚一边。

      阿쪁树见她神色黯淡,又刻意回避,ʴ知헏是触到了伤心往事,便不再追问下去,转了个话题道:“姑娘救我性命,阿树自当结草以报,但譃卫城虽远,取件东西韶却并非难事,远远回报不ꄪ了救命之恩,不知到了卫城之后,姑娘还有什么打算?”

      “那阿树可有什么打算?”岚溪不答,反而问他。

      “我?若是能回鈍报大恩,自当以百草为被,天地为家璺。”

      Ί天地为家么……

      岚溪蛾眉微蹙,䭆正要说话,却听得“哗啦”一声,从不远处的湖泊中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两人同涹时向那湖泊的方向看去,眼前唯有一ྐྵ片漆黑,什么都光亮也无。

      ꈢ“哗啦!”清晰的水声再次传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搅动水궪面。

      一阵彻骨的寒意袭了过来,阿树全身忍不住一抖:“好冷!”

      一瞬间,视线似有模糊,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蛛网。阿树揉了揉眼ﻘ睛,再一看,景物又恢复了嫵清明。

      水声不断,寒意如同海浪,一阵接一꿶阵췣地席卷过来。

      岚溪连忙往篝火颮中添了些柴火,将火焰拨得旺了些剙。

      “你到我身后来!”阿树觉察出了异常,下意识地拔出了佩刀,护在岚溪身前。

      “你小心。”

      他点了点头搊,目光专注地盯着水声传来的方向。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他心中腾起:黑暗中,瘒似有巨物,正在缓慢睁开双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