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操手鞠

      刘贤㘺发现蒋琬时,书生正紧抱着凶徒的大腿,死死咬着皮革护胫。

      此刻的剑没入他左肩,怎䦩么也拔不出来。

      콻 刘敏像发了疯似的冲进人群,手起刀落,削下半个首级。

      南鹰骑的弓弩比刺客的猎弓更能抵抗大雨,扎在人身上,没有多余的噪声。

      刘贤不知道自己当时脑袋里想着什么,嘴里屃骂着什么。总之,他冲进去,抱起了双目呆滞空洞的蒋琬。

      걑 刘全张开自己的衣服,赤膊跟在公子身后,为二人遮风挡雨,似乎忘了,周遭互射的弩失随时可以要了针他的老命。

      蒋琬塁!蒋琬!

      风雨中,众人呼唤着他的名字。왿

      而儒生目光呆滞,没有回应,只有鼻息告诉众人,ᥣ他还活着。

      但是仿佛死了一般。

      ᵁ雨妽中的大战没有持续很久。刘瞖敏一个人的刀,取下徉了十余人的首级。他一刀一刀砍断凶徒脖颈间的筋骨,就像不带感情的屠夫。

      蒋琬是他的表兄,他的骨肉至亲。如果刚刚坚持送他们去许灙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自己为什么不坚持一下呢?他总是这样,原⊘先听命于养父,后遁来听命与刘贤,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怎么去做应该做쌠的事。

      他看到了那些伤,可能要了蒋琬命的伤。即便活下嚬来,很有可能再也不能下地锚走路的伤。

      这些刺客,仅是死,太便ឩ宜他騍们了。

      “刘敏!留活口ⶒ!”刘贤大喊。但是ᖴ喊声反复被雨水淹没,刘敏没有丝毫动摇,一手持弩,一手持刀,步步走向惊慌的刺客。

      㴂他餗举起短㠆弩,一箭射穿左腕,一箭钉⩽进右肩,剩下两箭,将双脚扎ᚧ穿。

      痛苦的嘶喊声响彻山野,隆諪隆雷声在头ၥ顶炸响,似乎在催促他动手줁。

      “躲开,不然连你杀了。”刘敏双目喷火。

      “公子说了,留活口!不能杀!㡅”

      긓赤膊上身的刘全拦腰抱住他,却不能停止刘敏紧逼的脚步。

      “刘全,躲开,他会杀了你!”刘贤大喊着。

      刘全毫无退意。他不知道蒋琬在三国历史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更不知道这名字对于零陵意味着什ឝ么䃏。

      他只知道,那是恖对刘贤亦师亦友哙的角色,甚至是将刘贤从零陵竖子引回正道的贵人。

      刘全也恨这些刺客,恨켖他们伤了公子的心。汈

      他不懂留活口能问出什么,但是刘贤如此认真,那这就是公子的大事。

      只要是公子大事,他必定生死护之。

      “公子,邢道荣护主来迟!”

      身价后,零陵郡兵及时赶到。

      邢道荣奉令派人将最后的活口护在盾阵中押走,留下帐刘敏在雨中,不停砍杀凭空砍杀着,最쟛终力竭跪倒,痛哭失声……

      —————————————⢒———

      “肩上的伤其实没有伤到要害。反倒是腿上,受了潮寒,肉有些都烂了,可能……可能这条腿保不住。”

      “什么叫保不住?!”刘敏一把抓住白医师的衣襟,好像是白医师伤了蒋琬。

      “你给我冷静!撒什么癔症!”刘贤从没像今天这么威严过。

      ꦅ 刘敏鉠松开手,瘫坐在地。因为淋雨,他现在还发着烧,额头如火炭一般滚烫。

      ֋刘贤让人将刘敏扶到偏房休息,这个莽夫在ᒹ这里一点忙都帮不上。

      沄蒋琬躺在里间的胡榻上,双目空张,一言不发,不知是睡是醒。

      “白医师,你说腿保不住,什么意思?”刘贤问。 ๨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是儒生,有䁚手就够了。”白医吖师无奈摇头。

      “不行,断了腿,还不如要了他的命。”

      “留着腿,恐怕쟃命就没了៸。”白医师道。

      “这双腿熙,丈量过零陵每一亩田地,我要为零陵留住。白医师,你老实说,他这双腿,是老天爷要拿走,还是你姓白的留不ꃯ住?”

      刘贤这话,等于直接质疑白医师的医术,放在别人,可能会直接拂껍袖而去ꡛ。

      白医师道:“白某累世在零ꛠ陵行医,自祖父辈起便是郡府官医,虽不쪣敢说独步天下,᧏但自问南国医馆,未见白石所不如者。也许许都御医能놊抱住他这条腿吧擯,但除非能飞过去,不然他这个样子,连南阳都到不了。”

      飞机,飞机!刘贤暗暗骂道,这东汉末年怎么就没有飞机呢!

      “白医师,是我莽堲撞쪮了ꅆ。你再想想办法,人参鹿茸,虫草虎骨,只要你说,就是把零陵,不,把整个荆州找遍了,我也在所不惜。”

      “公ᓈ子!小不忍则乱大谋。白某是行医的,怎能不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发肤륻如此,更何况是手足!单是锯腿之痛,恐怕这儒生就经受不住。可事到如今……”

      “老白,大郎难为你了。”

      刘度说着走进房间。今日之变,正是他已经听邢道荣禀明。

      “这就是你颇为器重的计吏蒋琬吧。”刘度问着,踱步到床边,仔细审视了蒋琬一番。

      쒛 㑍 멩 刘贤点头称是,并将此刻与白医师的争执说了,言语间尽是无奈。

      “好啊,以吏为师,可以治国。你这孩子走正路了,也不枉你母亲的期许。刘安,把檀木箱子里的药取悐来吧。䥿”

      门外,老刘安的声音轻声应和,不一会,满头白侬发的老管家拖着漆木盘进屋,将两个陶瓷药罐放在条案上。

      刘度拿起其中一个黑坛子,轻轻打开,里孹面顿时飘出一股刺鼻的腥臭之味。

      “老白,这个你闻闻。”

      白医师凑近,뀾掩袖轻轻向鼻尖嗅了嗅,又从坛子中抹了一指的量,舌尖轻ⓟ舔,又在手背上몞涂开闑。

      鷵“芒萁……鹿角霜……金樱叶……牡蒿……”他仔细想着,但是实在无法将所有用料分辨全。

      “使君,这药确是好药,只是成ៜ分不明,不敢冒然施用。”

      “嘿,连你老白也有不懂的时候。此麟物名为黑玉龙骨膏,是老夫年轻时在雒阳,一个作御医的故交所赠,当时治的就是腿伤。”

      刘度说着将白医师叫到床边,指着蒋琬的伤口,回忆着药膏的用法。如何外敷,涂抹何处,用量频畄次娓娓道来,白医师则频频点头称是,似乎是验证药效一般。

      “此药单是味道,便已经是天下奇药,绝非常人所制。使滄君不弃,可否写一封书信,为小人引荐此当世儙大才,小人欲拜其为师!”

      “得了吧,不ꄏ是老夫吝啬,此人多年前已经看破名利,不在雒阳侍奉皇帝了。ꏢ当不当世핦也不得而知,别说写信,就是人在何方也是篫不知。将来有幸得见,在为᐀你引荐吧쏆。”

      那䋆白医师听了,心中仿佛失了魂一般失落。捧起药膏,又仔细端详着伤口,不住赞叹着御医手段的高明。

      “白医师,是凅不是这腿就不用据了?”刘贤问。

      “不用了,不用了。莫说去腐活血,就是生血续骨恐怕也非难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刘贤问道。

      “隐只不过用药前,需用钢刀将腐肉生生刮去,险要处甚至是刮骨行刀,恐怕这小小儒生受쟤不了痛。”

      刮骨疗毒?刘贤只恨这医师姓白不姓华,否则一切都迎刃而解。

      “这也不怕。”刘度指了指漆盘中⎧另一个棕灰色陶瓷药罐。“用这↡个,也是䜧他给的,可以缓解痛感,就是锯腿恐怕也不觉得疼。”

      ⤒ “天下还有此等神药?!”白医师连忙将那棕瓶ࠏ子捧在手心,如获至宝一般仔ᇚ细端详着,念出了瓶封处阴刻的药슲名。

      麻沸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