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肌肌桶女人肌肌

      “轰隆隆!”一声巨大的响声在药王城城内响起,响声最近的几处地方,保护城池安全的强者们,隔空望了一眼爆炸声响起处,继续闭目养神,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聊天的聊天,显然对于爆炸已经司空见惯了。

      没办法,作为大陆最危险的几大职业,佣兵团、赏金猎人、杀手组织和冒险者等等,那属于天作孽行为,敌人未知,目的地状况未明,即使做了充分准备,还要面对老天爷手中的那副好牌,但炼丹师这职业就不一样,那是自作孽,炼制出来的丹药,和实际不符合是很正常的事情,将治病救人的药无意中炼制成追魂索命的毒丹,据说这就是当年毒丹的起源,而这还不是作死行为的表现,真正的作死行为是:炸炉,即使炼丹者是一位炼丹大宗师,如果你发现有人在炼丹,那么,建议你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一不留神“轰隆隆”的一声当头棒喝,没能把你打醒,小命就没了,你这位旁观者和炼丹师一起共赴黄泉,双宿双飞,岂不快哉!

      这不又有人炸炉了,牵连了不少无辜的观众,不过,对于这种事情司空见惯的观众们,除了怪自己不小心,自认倒霉之外,没办法将责任推卸到炼丹者身上,开玩笑吧!在场的有几个不是自己人,本职业那档破事又有几人不知道,炼丹师何必为难炼丹师呢。。。

      “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爆炸的余波未散,一道状若疯狂的声音响起,声音之中掩饰不住内心那汹涌澎湃的喜悦之情。

      对于这道笑声,不少人喊爹骂娘的冲动都有,但不少人很快就想起来了,这道声音的来自于擂台之上,那么他口中所说的成功,就意味又一位大人物诞生了,擂台上的尘埃未定,内部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但已经有几十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而来,瞬间冲向尘烟处。

      与此同时,远处城主府方向有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云霄,擂台所在的虚空被封锁,五道身影虚空而立:“除那位炼丹师以外,其他人员立刻离开擂台,否则,休怪我药王城冷酷无情。”

      “炼丹师协会在此宣布,凡是胆敢窃取炼丹师炼制成果者,其本人及其背后的势力,将受到炼丹师协会的无情制裁,三息时间。”。。。

      “药王城果然不简单啊!刚出现异常,马上就被发现,并立刻进行特殊对待,降级丹的重要性,再一次见识到了。”逍遥叹在爆炸的那一瞬间,利用躲避余波的机会,悄悄的离开了现场,擂台附近现在是是非之地,逍遥叹不想成为别人的关注对象,在被告知有可能引发异常动静之后,逍遥叹提前为自己想好了退路。

      “老大,这还只是降级丹,如果那家伙炼制的是降阶丹,那动静可比现在大多了,天上就不是几个人了,是几十上百人了,所以啊!这两种丹药就像那唐僧肉一样,拥有巨大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无穷的麻烦。老大,我给你一个建议,远离这是非之地吧,要是让别人查出这事情和你有关,老大,你就麻烦咯。”

      “知道了,那鬼地方我不去就是,这样好了,先去办正事,看能不能给自己弄个比较正常的房子。。。”

      “这位大人,观你行进方向,刚刚从爆炸的地方来吧!请问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袭白衣胜雪,剑眉之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流水,温润得如沐春风,鼻梁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更显得男子无拘无束。

      逍遥叹正和QQ它们讨论着应该从哪里入手,为自己这一行人,包括重楼等还未归队几人寻找一处比较安全可靠的住处,忽然听到背后的一人叫住自己,转头回身,见男子如沐春风般的神情,逍遥叹也微笑给予回应:“大人,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位炼丹者在炼丹过程中炸炉了,大人也是一位炼丹师,自然明白炸炉对于炼丹师来说,是一件常有的事情,所以,大人,如果你想要去探明原因,那就没有必要了。”

      逍遥叹注意到对方腰间若隐若现的令牌,从外形和花纹来看,应该就是炼丹师身份无异了。

      “这位大人,你在隐瞒什么,真的只是炸炉这种小事情?”来人对于逍遥叹的话持怀疑态度,他更相信自己所见所闻。

      “哈哈哈!大人,你既然不相信我,这里离事发区域不远,以你的修为,盏茶功夫时间便到现场,自己去亲眼目睹不就是了,又何必来问我呢?”逍遥叹见来者修为和自己相当,语气中充满了不信任,顿时心里不爽了。

      “哈哈哈!大人,非我不信大人,而是事实便摆在面前,如果只是一件简简单单的炸炉,会有之前应该从城主府传出的那道声音?虚空上会有那几道身影坐镇?”来者笑着看向逍遥叹,道出了自己的理由。

      “也是,是我的疏忽,角度不同,得到的结果也不一样,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小事情,但是在其他人眼中应该就是大事,是我的失误。

      大人,事情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有人在擂台上炼制丹药,眼看着快完成之时,忽然炸丹了,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余波还未散去之前,他说了一句话,然后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一大堆强者如临大敌,全部聚集在那个区域,应该还会有更多强者赶过来,这就是事情的始末。至于是不是大事件,大人,你自己亲自到炸炉地点去了就知道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告辞!”逍遥叹用最简洁的词汇,简单的说了不远处的情况。

      “大人,能让众多强者第一时间汇聚,必是大事,不知大人可否相告,那位同道所炼制的是何种丹药?”来者对逍遥叹的态度不变,依然面带笑容。

      “大人,这就让我不解了,几步的路程,为何你不直接去,而是来问我这位路过的陌生人?你看,我一看就不是个好人,贼眉鼠眼,衣冠楚楚,心怀叵测,你不觉得我所说的话可信度不高吗?”逍遥叹顿时不干了,不惜自黑自己,自己还有大事要做,哪有空闲在这里浪费时间,多耽误一秒钟,好房子就与自己无缘了,露宿街头,老子找谁哭去?

      “哈哈哈!大人,你可真逗啊!大人刚刚从事发地点而来,让我可以了解更多的具体情况,从而可以做出准确的判断,是否有必要进入事发地点。”

      理由很正常,让逍遥叹没有拒绝的借口,为了早点结束这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逍遥叹简单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那位炼丹师在炼制的丹药是降级丹,之前一直没有成功,不过从炸炉之后他说出来的那句话,那一炉丹药应该是炼制成了,也就意味着他成功的将降级丹炼成了。”

      “原来如此,原来在炼制的是降级丹,难怪会让如此多的强者重视,还真是可喜可贺,炼丹师这个大家庭,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强者。只是大人,这可是大事情,为何你说这只是个普通的小事件?”听到逍遥叹说在炼制的是降级丹,来者马上明白了其中所蕴含的意义,感慨了一番。

      “大人,首先,我不是炼丹师,没有感同身受的感觉。其次,不管是降级丹还是降阶丹,以前没有用过,现在没有用,将来更不会用,所以,他是否炼制成功和我没有关系。最后,那位炼丹师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他是他,我是我,两不相干。综合以上三点,就是我说的小事情。

      好了,大人,我言尽于此,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是离开,还是进入,你自己选择吧!告辞,不见!”逍遥叹说着,转身就想离开。

      “大人,能说说更具体的情况吗?现在的信息还不足以让我进行准确的判断,大人,这。。。”

      “大哥,你是谁呀?我干嘛跟你说清楚啊,你不会自己去看啊!事情你也了解了,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就不要来烦我了,我忙着呢,没空理你。”丫的,给脸不要脸,还蹬鼻子上脸,那就只能翻脸了,逍遥叹一甩对方拦路的右手,抬步就要离开。

      “哈~哈!大人,是我的不对,说了这么长时间,忘了自我介绍了,上侠颐也?陶道?觉皇利见,初次来到药王城,失礼之处,还望。。。”

      “大哥,能说人话不?我都已经赶人了,你怎么还跟我唠嗑这事情,欺负我人善是吧!我管你是什么人,再和你说一遍,老子没空!没空!没空!”逍遥叹火大,这人脑子绝对有问题。

      “哈~哈!大人,稍安勿躁,事情慢慢来,解决的方法总比问题多,你现在的这种心态,不利于解决问题,而应该。。。”

      “大哥,我最后再说一次,我~现~在~没~空。知道没空是什么意思吧,要不要我帮你写出来?”

      “大人,记住了,你越急躁,事情越无法解决,只有心平气和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否则,只会让问题越解决越糟糕,所以,大人,我们现在来说说关于爆炸的问题。”

      “我。。。小子,再给我BB,信不信我马上把你打成猪头?你祖宗都不认识的那种。”

      “哈~哈!大人,你这就说笑了,虽然我初来乍到,但是对于药王城的规矩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即使是平时在城里面也是禁止私自武斗,而现在又是非常时期,这种事情更是禁止了,一旦被发现,后果很严重。”

      “小子,老子怕什么?不就是被请出城外嘛,大不了转身离开就是了,老子又不是炼丹师,这个炼丹师大赛,想看就来,不想看就走。好了,好狗不挡道,除非自认自己就是狗。。。来,先学狗叫几声。”逍遥叹开始耍流氓,对方死缠烂打的能力,让逍遥叹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那座蠢蠢欲动的火山了。

      “也罢,大人,请!”见到逍遥叹的神色后,觉皇利见摇了摇头,礼貌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逍遥叹懒得和对方说话,抬步就和觉皇利见错身而过,前进的脚步坚定而有力,正当他为自己霸气的说法沾沾自喜时,背后传来一道平静的声音。

      “逍遥叹,炸炉的坏事做完了,就想这么简单的离开了?好算计啊!佩服!佩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