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你老实呆在家里,哪儿샀也别想去。”

      公玉晚晴瞪了一眼徒弟,冷哼道:“会御物飞行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自犑己刚才也说过,你的法宠不适合战斗,光会御物飞行有什么用?你跟我出去只是累赘,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到时候可无瑕照看你。”ꁄ

      我特么……

      陈少矐捷怨念满满的看着师父,刚刚还萦绕在心底的温情,一下子全都烟消云散。

      功原来什么“不擅长战斗不容易陨落”之类的얳话儿都是骗人的,一遇到点动真格的事情就直接变成“累赘”了。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太真实了!

      陈少捷觉得自己还是得琢磨琢磨,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把短板给补缳回来。

      作为一个男匩人,绝不能有短、或者不行的地方。

      公玉晚晴仿佛没癶看见徒弟不满的嘴脸,继续喝酒。

      ៿不过,她的思绪倒是因为徒弟的话儿,带到了往事之中,目光也忍不住朝着北面的窗外望过去。

      陈少捷不再理会师父,因为刚才那个无情的拒绝,他恶狠狠的把自己心底的怨䒘念完全发泄在修炼上。

      这时候,没有什么东西比修炼更治愈的了。

      尤其连线师父以后,得到的是能媲美舌尖上的马杀蟷鸡⶧这학种级别的超强爽感,让他沉溺其中,无法自顡拔。 Ṯ

      第二天。

      됨陈少捷呆诂在玉晚居,没有离开。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每天去景云殿坐班,锅云大佬有事הּ才会通知他,给他安排任务,没事的时候他可以自由活动。

      ̪

      所以줨,他一直坐在玉晚居外的草地上,尝试叠加两重阵符,可是都不成功。

      主要是他无法让灵力稳定输出ﬤ,进而做到收发自如,。

      想要对灵力精准操控,需要耐ୱ得住性子刻苦练习,这得花时间磨出来。

      以陈少捷富二代的人设軸,让他耐着性子撩妹他也许能做到,可是要让ữ他䡅依靠苦练来练就某个技能,他真没办法ˇ持久。

      所以,练了大半个时辰后,他就彻底蔫了。

      整个橴人成太字平躺在草地上,身体里的灵力已经被他刚才的尝试消獒耗大半。

      “这也太难了吧……”

      穫陈少捷回想一下之前练习的过程,他把一个阵符用灵力刻画出来,才刚稳住,正想刻画第二个阵符,可第一个阵符已经㙙先一步ꭿ崩溃了,根本维持不住。

      Ⅳ感觉上,他必须要在刻画第二个阵符的时候,还得维持住对第一个阵符的灵力输出。

      说白了,就是双线输出,而且要一直保持稳㇣定。

      这就很难了甽……

      ⟮先不说才刚入ᖡ三品的他,自身灵力还不够浑厚,单说分心维持双线灃输出这一点,駊就很讲ﲼ究功夫了簟。

      这就好比双飞这种事情,听起来很爽,是个男₦人都羡慕,可实际上却并不是人人能handle得来的。 佪

      更何况,这还只是开始,两重阵符之后还有三重、四重、五重……直至当初陆老头所说的九Ĵ重。

      这得练到什么时候?

      陈少捷感觉挺绝望的,没个十年八载的苦练,恐怕真玩不转阵法这一道。

      烏“怪不得要把阵符刻画到艸玉符上呢,有了这么个媒介,才能很好的维持住阵符的稳定……”

      想着想着,陈少捷暗忖自己要不就改行专门制作玉符好了,据说制作玉符也能卖钱,不少赚的。

      正思索间—ܕ—

      突然——

      竹 陈少捷脑子里灵光一闪,冒出了一个大脑鍾洞뻊。

      他从地上迅速坐起来,张⢢开手掌,催动灵力,让断肠草从掌心长出来。

      춄 随着他的心意转动,断肠螳草迅速顺着丁甲符的阵符Ό笔画,连接在一起。

       ⋛很快,断肠草刻画的阵符形成以后,陈少捷停下手来,站开చ一点,看着断肠草结成的阵符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流光闪烁。

      “果然行得通!”

      Ժ

      陈少捷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就是个天才。

      这⮢下子好了,技术难关被攻克了。

      之前还觉得想要让灵力维持住很难,所以他就想到了找⋴个媒介……而他的断肠草正好是最合适的媒介了옺。

      断肠草的草叶可大可小,每一片叶子都可以用它们之中的白丝连在一起,用来作为灵力的媒介,简直完美。

      看看现在——

      阵符一直维持着媋,根本不会消散。

      只要陈少捷愿意,챖随便一动念,就能让阵符激发,真是再方便不过。

      接下来…퀄…

      就看能不能叠加了……

      鏪 陈少捷再次伸手,又用断肠草刻画一ᓆ个丁甲符。

      以断肠草为媒介刻画出来的丁甲符,还是很完美,也很稳定。

      陈少捷看着两道丁甲符,心念一动,让它们开始融合叠加。

      寅一瞬之间,两道丁甲符上的断肠僿草,迅速生长出一缕缕촤如同白丝一样的东西,相互接触、连接……最终融合在了一起。

      “太好了!”

      陈少捷站在一旁看着,高兴得嘴都没办法合拢。

      看起来,以断肠草为媒緡介刻輣画阵符的效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还要沈快。

      两道阵符结合在一起,使得阵符一下子变得更加凝实,让人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两道丁甲符融合在一起的结果。

      这些白丝真像虫子……

      嗯,要是换成黑丝牢就好看多了……

      陈少捷稍微纠结了一下审美ퟌ,又再췋张开手掌,瘎准备叠加三重阵符。

      缬 技术难关彻底攻破以后,感觉上,㳢现在叠加阵符对他来说已经是轻而易举了。

      ﵷ他准备尝试一下一次叠加九道阵符,看看效果怎么样。

      现在唯一能限✔制他的,应该是他的灵力了,他担心嬮自己잷的灵力无法支持他连续刻画九道阵符。

      三道、四道、五道……

      果然,第五道都刻画不出来,他就已经力竭。⬗

      之前损耗了太多灵力,否则九道丁甲符应该还是勉强能凑合的。

      四道阵符叠加在一起,凝结在半空之中。

      鹾陈少捷鋵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笑着,然后很装逼的打了࿄个响指,顿时让阵符激发。

      一瞬之间——

      镇!

      阵符发动。

      巨大的“镇”字符文所引发的灵力波动,带动起狂暴㡇的风气,向着四面八方肆虐而去。

       ꚨ 整道阵符所笼罩㮀的范围,超过五个足球场大,让周围的一切,为之一“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