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型xxx游戏

      沧州楼装修的富丽堂皇,乃是当地一个十分火爆的饭店。

      平昚时飴想要在这里吃饭,都得好几天预约。

      沧州楼一共三层,每一层都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第一层乃是大厅,饭桌之间只是简单的挡謲板格埅挡姣,一般都是普通的客户鑮在这里聚会吃饭。可即便如烪此,想要得到一个⹀桌位,也并不容易。

      第二层乃是相对较好的包厢,大多都是公司的中层领导在这里应酬,也只有靠着公司的名义,臫方才能在这里预定包厢。

      至于第三层,乃是那些公司的顶层老总,富家公子聚集的地方,旁人连预约的资格都没有。

      チ 而今天的周明,显然是动用了公司的权力,在二层定了个包厢。

      石罹枫一进门,便见包厢里已经坐了不少人,这些人的面孔很熟悉,都是周明业务部门的同事。 㪜

      “石枫Ⱓ,来来来,坐我旁边!”

      见石枫进来,周明连忙招呼他坐在自己的身旁。

      四周的同事们,也纷纷对着周明点头,面带微笑。

      大家都是同事,立公司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便能知道。石枫被辞退的消息,这些人显然都已知晓。之所䁥以对石ਜ枫如茑此尊敬,也全都看在周明臖的面子上罢了。

      “那个陈山秀真不是个东西,拿着鸡毛当令箭,也就是看䶋你好欺负!”

      У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周明方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퍤 他口中的陈山秀,不是旁人,正是石枫原来的顶头上司。

      ꭕ 陈山秀刚刚上任,正需要树立自己的威望,正好石枫最近漏洞比较多,便拿石枫开刀,借着辞退石枫,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

      “当然,最近公司现金流比较鼌紧张,确实有裁撤后方人㹢员的计划。只是,对于业务部门,ᖪ他们并没有这样⃗打算!”

      䒨周明搭着石枫的肩膀,笑着说道,

      “石枫,要不你跟我混吧?你来我这里干销售。”

      “业务蓯部门可榼不像你们策划部门,一切靠本事吃饭,只要你随便干两个单子,便能在公ޕ司立足。到ﰎ时候,我谅他陈山秀也不敢说你什么!”

      现닽在的周明,已经成为了部门的经理,正是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㘜。听说石枫被辞退,他愤怒㡆之余,第一时间便联系了石枫。

      其实销售部门也㓸尔虞我诈,水很深,如果他和好兄弟联手₫,也能在公司进一步站稳脚跟。

      ၆ “就是,石枫,我们老大可是很讲义气的,最近正在谈一笔大单子,只要拿下这个单子,下半年可就不愁了!”

      “没错,跟着我们老大混,他陈山秀算个屁哦!”

      其他同躸事闻言,也纷纷拍着马屁。

      公司派系不少,他们显然是站在周明这边的。

      “这……”

      石枫摸了菋摸鼻子,最近찇他刚刚失业,就有了别墅和超跑,说实话有点迷茫,还没想好下一步打算呢。

      “哟,这不是老周吗?”

      正想着拒绝周明,柲却见包厢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何洪涛端着酒杯,醉醺醺的走了进来。

      看到此人,周明也不由得面色一沉。

      他们集团的销售部门,一共有十个小组,周明是九组的部门经理,而这何洪涛,是十组的部门经理。

      二人平日里你争我夺,竞争十分激烈,谁都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而石枫的上司陈山秀,和何洪涛关系也很好,周明甚至觉得,石枫之所以被辞退,就是陈山秀和何洪涛暗中计划好的,在故意整自己。

      何洪涛看了石枫一眼,尝目繠光中满是不屑,

      “老周你还真是讲义气啊,石枫都被公司辞退了,你竟淼然还请他来参加部门聚会。放心,我老何不是那样的人,我一定不会告诉公司,你以权谋私,公款私用的!”

      “你……撴”

      周明眉딗头紧皱,面色大怒。

      这何洪涛,显然是在威胁他。

      喝了酒的何洪涛十分得意,拍着周明的肩膀,笑着道ၦ,

      “哈哈,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在刚才,我已经和孔氏集团的老总谈成了一单生意。老周,这个季度的销弌售冠军,看来非我莫属了啊!”

      这话一出,整个包间顿时安静下来阵。

      桌子上的焱所有同事们,均是瞪大了眼睛,目光中满是愤怒。

      因为他们公司和孔氏集团Ϗ的合作,一直都是周明负责沟通的,之前和石枫说的那个单子,也是孔氏集团这一单。一旦᣾谈成,便是两千万的单子,光是提成,也䑿够他们部门吃半年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眼看到嘴的鸭簗子,竟然被十组的组长何洪涛捷足先登了!

      ₶“何洪涛?老何?你跑哪去了,羬快点,我策划案找到㕽了瞔,赶紧签了合同,万事大吉!”

      正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不是旁人,正是石枫原来的顶头上司,陈山秀。

      “陈山秀,我在这!”

      何洪涛挥手叫了一声ꯎ,片刻的功夫,陈山秀也醉醺醺的走了进来。

      而在他手中,则是拿着一个塑料文件袋,里面装着的,正뼥是给孔氏集团ꐞ写好的策划案,还有准备好的合同。

      目光扫了一眼周明和石枫,陈山秀咻顿时明白了什么,他走嘠到萇石枫的跟前,拍着石枫的肩膀笑㻙道,

      “石枫啊,真是可惜了!”

      “这策划案,你写的很不错,我就改了个名ඕ字,采用了。你真的很有죡才,可惜上班老迟到,别怪我啊!”

      这话一出,听得石枫眉头ѡ紧蹙,眉宇之间闪过浓浓的厌჏恶。

      石枫的策划能力,在公司部门是有目共睹的。

      这半年来,出自Ŧ他手的策划案,最少不下十个,而且每个策划案的效果,都备受甲方好评。

      只是石枫也岉没想到,陈山秀竟然利用他的策划案,翘了自己好兄弟周明的单子。 坺

      “无耻!”

      周明显然也明白了什么,气的握紧了拳头,他冷冷的看着陈山秀和何洪涛,冷声道,

      “何洪涛,陈山秀,做人留ꋿ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二位抢我的单子也就⃆罢了,既窃取了我兄弟的策划案,还害的他离职,未免太过分了吧?”

      周明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这也是阦他能办成事的原因。

      而今天的何洪涛和陈山秀,着实惹怒了他。

       陈山秀伀和何洪涛面不改色,甚至目光中满是得意탚,

      “呵呵,你们两个小年轻,一个个高傲的不得了。今天只是想告诉你们,姜,还是老的辣。你们以后低调点!”

      “就是,我们在公司已经十年了,你们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这半年来,石枫和周明的表现很突出,让以陈山秀和何洪涛这样的老人们,感到了强烈的危机感,这也是陈山秀和何洪涛选择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只有好好的打击一下这帮年轻人的气势,他们才能坐稳自己在公司的뜱位置。

      二人居高临下的环视了包间一眼,何洪涛冷声说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希望你们以后擦亮眼睛,跟对人!”

      说罢,何洪涛媁便是勾搭着陈山秀,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包间。

      刚才只是和甲方的老总喝好了,对方才答应了和他们签订合作。现在阣他们得趁热打铁,直接将这合同拿下,这单买卖,才算落地。

      鉰只是,二人刚一走出包间,便是愣在了原地。

      却见刚才还跟他们喝酒的张总,됂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走廊里,正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们。

      “张总?你怎么出来了啊?”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何洪涛,在甲方老总面前,顿时变成了一个乖孙子。

      他连忙向前一步,一脸讨好的道,

      榚 “走走走,张总啊,合同和方案我都带来了。我们里面谈,能和贵公司合作朐,是我们龙光集团的骄傲啊!”

      “和我合作?”

      张海山眉头一皱,目光中满是厌恶,

      “你们不配!”

      刚才喝酒喝得有⃄点多,张海山本来想上厕所的,可是从厕所回来的路上,便听到了陈山秀叫何洪涛,都说酒后吐真言,他也很想看看,和自己合作的这两个人,挕酒品䵅如何。

      但哪里想得到,陈山秀和何洪涛的背后,竟然还干了这么多龌蹉事,对于৊这样的人,他自然是不会合作的。

      当然,更让张海山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这个包间,遇到了一个熟人。

      㢻 좦 “啊?张总?刚才你不是说……”

      何洪涛听㷧到张海山拒绝与自己合作,不由得心头一颤,可馉此时的张海山,哪里还再看他一眼,三步并作两步走,便是来到了石枫的面前,恭敬淫的ꞅ打招呼道,

      “石少,看来我们真꥖是缘分啊,没想到在这里见面!”

      機 圦这话一出,不只是何洪涛和陈山秀,就是包间里的周明等人,也全都傻眼了。

      面前此人,周明也打过交道,正是孔氏集团的商务负责人张海山。

      而石枫呢,只是他们龙光集团的一个普通小职工而鵕已,一个月工资几千块,而且刚刚被公司辞退。

      ៟羌 堂堂孔氏集团的老总,竟퓨然对石枫称石少?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