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色斑版下载

      第四章青雷诀

      青雷诀,林家的祖传功法。身为林家嫡系传人,林峰的ꘋ储物袋中,果然存了这份功法的拓本,而且是从炼气直到筑基圆满的所有功法。

      叶秋在神域法坛中获得的记忆,只是饮那嵪位万古神王的记忆碎片。

      其中并没有什么修炼功法,如今神魂虽然相当于先天神祇,但是却只能随着岁月,慢慢成长。

      如今得了肉身能够修炼的功法,自然是惊喜的狠。

      头顶上多了秃鹫侦察兵的眼睛,叶秋的行动更加自由,与大道拉开了数里ᦧ的路程也不怕迷失方向。

      但是他的肉体毫无修为,也不敢在深山之中太过深入。

      于是在距离林家最近的那处坊市二三十里路之后,叶秋还是找了个避风的山崖底下停了下来。

      这一䄧次运气不错ي,附近还是没有发룂现大型野兽的行动痕迹,叶秋将购买的草药取了出来,又从那位散修的遗物之中取出一口药炉,先前也是看到这口药炉在,ᖯ叶秋才没有另外购买。

      四处寻了些干柴,就地熬了一炉药汤,喝完之后,又照着记忆中的把式,耍了几趟拳›脚,折腾的自己筋疲力尽,这才坐到衣物铺垫的石块上,照着青雷诀中记载的炼气导引,缓慢的开始了第一次的修炼。

      也许是因为药汤的作用,也许是因为叶秋的神识强大的关系,修炼不久,叶秋就察觉到体内有真气产生,揚顺着意识的指引,在体内沿着功法的记载,运转周天。

      这一切顺嗪利的让人不倛可置信,一点都不像功法记载中的需要万般小心的模样。

      而且,按照功法的记载和修真界普遍的认知,就算是天资卓越的天才,第一次修炼,疱也不可能有叶秋这般的迅捷。

      叶秋所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源自于,他的神魂乃是先天聝神灵,天生就与天地灵气亲和呼应,且相对于他的肉体凡胎,他的神祇神魂算得上强大了,꣎以⭺这么强大的神魂去控制凡胎内产生的灵力륋真气,自然是得心应手。

      天色渐暗又明,一夜无话,叶秋第二日清晨停止修炼时,感受到体内真气充盈的错觉,心中已然明了。

      自己这也算是入了修炼的门槛,自此也算是修士之悧中的一员了,虽然只是基础的炼气期一层。

      有了修为傍身,再次赶路自然又是一番感受,与先前比起来,赶路速度也快了不少。

      䫒不过叶秋此时却也不着急赶路,相信以他这种褮谨해慎的行进方式,就算是林家的人,怕也是很难找到自己的踪迹。

      一路上,叶秋利用两只秃鹫轮流飞空侦킔查,几次早早就提前绕过猛兽危险,加上他神魂特殊,本能之中就有些趋吉避凶的先天属性,就连山林之中最为常见的毒蛇鼠蚁都没遇到,就算是因为每天修炼耽搁不少时间。

      也在数天之后,到达了灵州城。

      灵州城果然不是先前那小小的坊市能够比的,高耸的城墙,巍峨的城门楼。

      城门楼上,高高挂起的镜面法宝,让人远远望过去,就有种打心底的敬畏。城门楼下,长长的人群,有条不紊的入城,丝毫不见有人敢胡乱走动坏了规矩。

      叶秋在远处观察了一阵,赊也不ዛ见城门有人看守,心中有了헔几分底气后,也随着人群进了城门。

      在他想着是不是想办法在这个地方安顿下来的时候,却听到背后有人说銜道:“这位道友஬请留步。”

      叶秋心中逆诧异,就这么站在刚入城的街道上,转身看着来人。

      灰⡍白色的道袍,花白的发须,微微有些褶皱的脸上,堆满了温和的笑意,距离叶秋三五步㺮远,拱手示意后道:“老道桂天成,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叶秋陌。”姓名倒是不必隐瞒,反正这具身体的前身叫什么,叶秋뱘也不在意,此鐹时正好恢复自己本来的姓名。

      “原篛来是叶道友,老道见道友神色,似乎是ꮒ新来灵州,不知在这灵州可有落脚之地?”

      “道友有事?”叶秋前世皋见多了在车站拉客的皮条客,想不到这修真界,也有这个行当。

      “呵㪏呵,若道友尚未寻到住处,老道家中尚有空闲房屋待租,道友若不嫌弃,可随老道前来看看。”这桂天成人老成精,似是看出叶秋⊬的戒备,又道:“道友䪩放跒心,在这灵州城中,有灵吉宗执法队在,安全还是又保障的。

      老道就是想寻个房客,道友可先看房子,满意后咱们再谈其他。”

      叶秋本就是摯想找个地方安顿,想来这老头说的执法队,应该不是假话,于Ꝓ是点头道:“那就劳烦道友带路。”

      随着桂天成的身后,两人七拐八弯,走了不下数里路,越走叶秋心中越是理解,这老道为什么在城门边蹲守拉人了。

      就他住的这种地段,如果不拉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外地人会找到地方。

      䁬一路之上,桂老道一边赔笑一边强调:“道友稍安,前面就要到了。”叶秋摇头,这句话老道数叨了不下十遍,꠺最终终于在一处䩄溪水河边的小랯院前停下,换了句台词:“道友请看,这便硾是老道的宅子了。”

      这小院颇为宽绰,前后两进的房屋,前院是桂老道自己居住,后面还有个天井小院,两㋭间厢房,侧墙上还另有小门进出。房子看上去뉸有些年头,但是收拾㟆的也算干净。

      从桂老道口中得知,之前也是衩出租过的,只是前面房客已经离开罍,于是才想着寻摸新房客。

      屋子叶秋看的颇为满意,于是与桂老道约定好,以每月一块下品灵石的价格租下来。

      谈好价格之后,叶秋就想从神域之中取出灵石,只是一丝心神沉入其中之后,脸色却忽然一变。颇有些乃然的说道:“道友可否宽限两日,我这才记起,身上灵石刚刚花完了。”

      “道友莫不是说笑?”桂老道听到此语,脸上的颜色精彩纷呈,看的叶秋都有些咋舌。

      叶秋心中无奈,想了想,这房子确实不错,周围的环境也挺合心意。樹

      他此时也无心再继续折腾,于是扯下腰间掩人耳目的那只灰色储物袋,递到桂老道面前道:“要不햵将此物抵予道友,ꁪ想必还是值些灵石,就作一年租费如何?”

      桂老道看着叶秋不似玩笑,心中盘算一下,就算是最普通的储物袋,㣓在灵州也值十来块灵石,这壖样算的话自己还算沾光了,于是点头答应下来。

      又对叶秋说道:“道友这闹的,险些让老道以为自己又触了霉룕星……哈……哈。”

      说罢又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言,尴傢尬的打着哈哈。

      屪 叶秋听他说的蹊跷,随口问了一句。桂老道连忙解释,原来这房屋之前租的房客,乃是个修为炼气九层大圆满的散修。起先是与桂老道商议,因为在做筑基准备,灵石不凑手,房屋租子宽限几日。

      桂老道也没有在意,于是便同意了。

      䗷却不想那人几次三番,都用相同塔的借口。

      后来干脆就直接耍起无赖。偏偏桂ᘣ老道只炼气七层的修为,拿那人也没有办法。

      只让那녻人在这屋杼里白住了大半年。后来实在忍无阼可忍,费了一番周折,托了人情,请了执法队中一位灵吉宗蘨的弟子出面,才算将那人打发走了。

      摓 只是房租却是一块灵石也没有收回来,ꆍ还撘了几块请托的资费。

      桂老道也算是吸取教训,于是想到个绝妙的主意,自己跑到城门口去物色房客。

      并且打定主意,一定要这一个修为不如自己的。只是퍋他自己也就炼气七洧层的修为,想找一个比他还低修为,需⩕要租房的㧜人,还真不容易。

      桂㘅老道在城门口已经守了几日了,今日见到叶秋,察觉他额修为在一二层之间,ꕓ才上前搭讪。这番言语说出来,䩠也算是解了叶秋心中的疑惑。

      待到桂老道回去前院之后,叶秋进入屋内,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心神连忙沉入到神域之中。

      他先前在林大狠少爷的储物袋中,可是获得ᘌ了数百块灵石的,而且还有那些散修也有二十几块,加上他卖东西的灵石,都被他放在神域空间之中。

      如今神域之中,哪里还有半块灵石的影子?叶秋心神细查⨳,神域周边大小,比之前大了一丝,但是就这么点大小,如果不是叶秋对神域了然入心,还真察觉不伦。

      中央的法坛之上,隐隐有青色雷光闪烁。还有几粒青色小珠悬浮不定。

      鄩叶秋心神一动,手中多了一枚青色珠子,整体鸽蛋大小,浑圆光滑,上面隐隐有硕雷光闪动,拿在㛍手中,有一丝清凉。

      再看那法坛上面,同样的珠子还有六枚。

      叶秋神识仔细观察,这珠子之中,似乎蕴含着一股暴烈的力量,让人只要一看这珠子,就有些不安的危险感。

      这⚙种感觉,诺叶秋的记忆之㒯中,在桃那位林大少爷㉲当初,那处雷暴符的时候,似乎也出䎚现过。叶秋心中一动,将得自林大少爷的那枚青雷诀的玉简取出,又读取了一遍其中的内容。

      再次确定了一遍,自己果然没有记错,这种珠子,居然是青雷诀中有记载的,一种修炼青雷诀达到筑基期才能凝练的雷珠,青木雷珠。

      青木雷珠,应该算是修炼青雷诀的修士,最为常用的一种,威力巨大的御敌手段。那位林大少爷用的雷暴符,其实就是这种青木雷珠的翻版。

      只是那雷暴符,是修士用大法力,将数枚雷珠封禁든在符纸之中,使用之后,相当于数枚雷珠同时爆发,威力又要大上数倍而已。

      叶秋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放在神域之中的灵石,为何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雷珠。

      想来应该是因为神域特殊的关系。起先没有注意,如今细查之下,叶姬秋也能感受到,在神域法坛之上,出现了一股法力的波动,居然和自己刚刚修炼出的青雷诀的法力,完全相同。

      不过细算一下,将近一百块下品灵石,能换一颗青木雷珠,这买卖应该挺⤣划算的。

      要知道这种雷珠,就算是修炼青雷诀的筑基期修士,每个月也凝练不了一两颗。

      在弄清楚自己的灵石变成了青木雷珠之后,叶秋虽然无奈,却也只椆能决定,日后㤱尽量留些灵石在储物袋,不能全部放入神域了。

      至少灵石能变成蹐雷珠,也算让自己多了御敌的手段,不至于没有自保之力。

      在新租的房屋之中休息了一夜,第二日叶秋开始在灵州城之中四处逛了起来。

      如今的燃眉之急,就是找到赚取灵石的方法。这灵州城中居住,生活成本可不低。

      鵬 不仅铡是房租,还有平日的吃喝花销,最大头的还是修炼。

      修士修真,可不是单纯的打坐炼气,丹药金ᑍ石,符箓法器,辅材灵宝,哪样都缺不了灵石。

      叶秋每日里在灵州城中闲逛,回㈩来之后遇到桂老道空闲,又经常拉着老道攀谈,춀这Ȫ么过了几日,对修真界的常识了解,有了长足的长进,在他心中,对于之后的选择,隐隐也有了些眉目。

      修真界修士谋生,五花八门,但是炼器炼药,画符制傀,诸般手段叶秋一概不会,要说最为拿手塢的,也就是他之前做过网商,对于做做小买卖还有些心得。

      所以叶秋的打算,也就是继续操持旧业,在这修真界做一名买卖人了。

      不说在灵州城开店,就算是在市场上租个摊位,做个练摊的小贩,以现在ꌍ叶秋的身家来说,也没有办法实现。

      最重要的是,叶秋如今没有本钱,这又不想前世开网店,只要凑个押金,一开始操作起来,连库存的本金都可以想办法省掉。

      经过这些天的探访,叶秋也有了一些打算,这一切还得落在自己的神域的特殊之上,当然不是直接拿着青木雷珠去卖钱,虽然直接卖应该也有赚头,但是青木雷珠作为自己御敌的手段,叶秋不打算暴露。

      万一有心人注意到,自己没有筑基期,却能长期出售青木雷珠,想不起ἡ疑都难,而且青木雷珠,在灵州也算是少有的几칲家修士家族的特产,林家很容易就能从这个线索上注意到这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