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装制服诱惑

      连续几天的修炼,也让杨文青感觉到枯燥无比,他也正想着休息一下呢,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嘛。

      既然潘豹来了,那还不如就此休息一会儿,顺便完成他的那个计划。

      䯗说到这里,虔他朝着佘太苙君使了一个眼色,佘太君显然也清楚杨文⥭青的意思,他需ሕ要休息一下。

      休息一下也好,老是坚持这么修炼也不是一个办法。再说了,潘豹在这里已经站了一줥个多时辰,需要他看到的东西他已经看到了,出去之后必然是一个很好的证人。

      尫于是,佘太君一挥手,将那些灵气一扫而空,看着䴷旁边的潘豹羡慕不㝌已。

      潘豹心里边还是十分痛苦的,他很想告诉佘太君,这点灵气ᠵ,就您錄六品高手来说,压根就是杯水车薪,不管用的。全部给我,那该多好啊。

      可惜他⸲还是没有这个胆量。

      佘䳦太君做完这一切,便挥了挥手,走了出去,䥷只留下屋子里边的杨文青和潘ゑ豹两个人。

      潘豹看到佘太君走远了,这才凑过来,ꚼ“杨公子丆,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杨文青摇了摇头,“我天生经脉堵塞无法修炼,上一次以文៰入道,才开辟了一⊲点经脉,但依然是经脉狭輴窄,没办法淬炼肉体。”

      潘豹感觉十分惊讶,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팇之前他就知道杨龡家这位小公子无法修炼,现在他才明白其中的问题了。

      “噢,这灵气一点都不能淬炼吗?杲”

      “说一点不能淬炼,倒也不是真的,好歹能淬㰔炼一点呢,只不过速度太쪷慢籼,照这个速度下去,我半年㿡别想踏入铜皮境。”菛

      潘豹沉思了起来,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这位杨家小公子也太悲催了。有着那么高的才䘭华큈,能够连续两次以文入道,最终却不能修炼。

      如果踏入铜皮镜都需䬪要半年,那照这情벽况下去,想要修炼到高品几乎是没有任何希望了。

      即便是以杨家的资源,全力以赴,这一辈子能够进入五品,也就顶天了。要知道,修炼越到最后越是困难,那些踏入高品的,无一不是天才。

      想到这里,他只能安慰,“杨ᥣ公子你不要担心,以봴你的才华,说不定ሉ某一天又能够写ỵ出沟通天地的好Ḃ诗놁,然后得到地品或者天品的天赐功法,你说不쐮定还镬会后来居上,很快超过我呢。”

      杨文青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家伙只是一句安慰的话,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当然他也知道潘豹到这䈸里来的意图,只不过碍于目前他的情况,这家伙不好开口罢了。

      潘豹可以不开口,但是他却不能不开口,万一这家伙真的不好意思엨开口转头走了궨,那他之前的布局岂不是都白做了? 韮 จ

      想到这里,他拉起潘豹走进屋里,边走边说道,“多谢潘少爷好意,其实我对于修炼也就那么回事。自从当初知道我经脉堵塞之ᅠ后,我就从来没想过我还能够修炼。上一次在讅怡红院以文入道,虽然开辟的樶经脉极窄,但閕总是要比没有的好。再说了,如果无法修炼,我就去参加科举,当一럝个低品的蕥文官也是可以的。”

      在这个大宋,高品蒻的官员,基本上也都是能够修炼,而且修炼到了高品。比如要进入政事堂,至少也得在七品以上,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高品都能够当上高官。

      飄但是对于品级比较低的官员以皐及吏员,在修炼方面倒是没有太多的限制。比如七品县凓令,虽然从官员的̢品级来讲是个七品官,但是即便是没有修炼的人,其实也可以当,只要你才焬华够出众。

      只是才华出众晾的,往噱往能䳷够以文入道。而有才华却没有武道修为的七品官虽然有㕮,但是不多。大多数的쯞地方官一般都是一二品。

      윷 没有一点点武道修为,想要当好一个地方官,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늘 됽 比如地方上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案脢件,这个♀时候县衙里边的押司等吏员,一般多少要有一点武道修为,䛷要不然没办法办事。 

      可是,如果县令没有任何武道行为,那么除非你有足够的手段,否则,这些吏员你还管不好,甚至还会윤出现吏员架空官员的情况。

      “说的也是,以杨公子你的才华,将来在地方上也鿜一定能够有所作为,而伆且你又不是完全不能修炼,达到个四品应该是没问题的,到时候做一方的父母蔌官,也一样可以蘼为大宋出力。如ऄ果做得出色,进入朝廷,担任高官也不是不可能。”

      这家렛伙忽悠壅人的本事还是不错,这一番话说的,如果一般的人,还真的就相㥤信了他的。果然,不愧是潘美的儿子,还真的不是普通人。

      ߐ

      杨文青肌虽然表面上不愿意相信他的鬼话,但是,既然打算要藏拙,那扮猪뗼吃老虎,也并没有什么丢人的。

      于是,便灻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潘少爷说的不错,多谢潘少爷!如果不是ବ你这番话,我都对生活和人生失去信心了,你不愧是我的好大哥啊鴻!”

      说到这儿,他转身看向潘豹,眼神쁹里面满是感激。

      可是潘豹却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兴奋,而是满脸的悲愤戽,“杨公子,我们潘杨两家可是有辈分的,还请不要乱喊!我叫你杨公子,你叫⡢我潘少爷也不是挺好的吗?”

      是啊,莫名其妙的认什ᮠ么大哥啊!他很想对杨文青说一句,“大侄子,其实你䒨应櫠该叫我潘叔듟!”

      只不过现在他有求于怗杨文青,自然也就不会说那蛀些话了。

      杨儮文青很显然是故意捉弄潘舎豹的,他也只是욞哈哈一笑,就不再提这件事情了。

      两个涷人到屋子里坐下,就开始闲聊胡扯起来,潘豹虽然心里焦急,但是ㅓ也不好直接开口,于是便只能强行忍着,尽最嶽大的耐心,陪着놃笑脸,来蹥讨好杨文青。

      吊足了潘豹的胃口,杨文青这才开口道,“我想໥,潘少爷今天来我天波府,肯定是有事吧?”

      “嘿嘿,没事,没事,就是想你了,来看看,看看你。那天走的急,都没和你打招呼。”

      杨文青道,“哦,真的没事吗?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出去玩了?”

      潘豹一张小脸马ꤩ上又苦了下来,“要说⮮没事,其实还是有点事情的。”

      “得了,不就是想学那几个法术吗?也行,不过ᖒ道不可☺轻传,你是不是应该先拜个师什么的?”

      “啊……”

      潘豹发懵了,这䰅家伙怎么不按规矩出牌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