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情感>

      “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你是想 清蒸呢还是想红烧呢。”

      夏影俏皮的说着,说完就抿着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陆离,似是在认真思考到底选哪个好。

      陆离一阵汗颜,这丫头看上去年纪不大还挺可爱的样子,特别是一双大眼睛会笑会说话,给人莫名的亲和力,但这搞怪的本领还⡄真有几分瑿老巫婆的风范。 够

      好在自己的第六感告诉自己,眼前这姑ꭘ娘嘴上说着要把自己咋样,实际上却没有恶意。

      陆离服服软,说:“姐姐,放过我吧,我上有身体不便的爷爷要照看,下还有未来的孩子等我去抚养몵,看在我也配合您的份上,您就放过我呗,我保证ⱚ绝不把斗财神的技巧说鲖出去。”

      夏影跳濺到一截澀树枝上,摇着两只小脚开心的笑道:“看在你这么不容易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了,你看你背着爷爷外出也不方便,你的那些钱我就替你背了。”

      ಐ 陆离哪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心中又是一顿苦涩。

      见陆离一脸不情愿,夏影就又闪身敲了一个头,说“还不快谢谢姐姐,姐姐帮了你这么大돇的一个忙。”

      “谢谢姐姐”

      “看你这么为难的份上,跟你玩个游戏,你赢了这个东西就给你。”说完夏影就掏出了一副牌跟一个硬币大小的东西,看上去是一块쫬白色的石头。

      숑 ﴼ “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

      陆离摇头,表示不知௵。 䟏

      没办法,总不能说这只是块石头惹人家不高兴吧。

      ꥙ 盿 “呆子就是呆子,这是骨币,传说里面炕有永生的秘密,我们比大小,你赢了ⷃ我就곮把这个东西给你。”说完就先抽了一张捂在手里,然后嘟着嘴向陆离伸下脖子示意抽牌。

      陆离打死都쌩不信眼前这个小魔女会这么好心,能把有永生秘密的东西给他,又仔细地看㩖了这副牌,觉得看着有点熟悉,不就是前面拦下自己男人的那副吗。

      陆离觉得自己不能赢,这丫头的脾气怪怪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可又不会让人生厌,自己僉输了损失的是身外之物,凭自椾己现世人的脑子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赢了之后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

      陆离小心翼翼伸手抽牌,同时心中默念㋳:天灵灵地灵樞灵,给얙我一张最小的牌。待陆离抽完牌缓缓的将手摊开,赫然是一张黑桃A,这牌小得不能再小。

      陆离还没松完一口气,刚想表达一下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运气差的不行,姐姐你运气真好,长得真漂亮之类的云云,眼角就瞥见对方的脸垮了下来,一颗心又提了起来,这丫头不会耍什么花样,后面真有什딁么新鲜玩意等着自己吧。

      陆离不动,等着对方的后续动作。

      就见小魔女摊开自己手中的牌,是一퓄张红桃K,陆离见此心又紧了几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这赢了脸怎么还垮下来,紧接着对方ᓐ就说道。

      “就差一点,你居然是鴩A。”说完夏影有点不服气,身影一闪对着陆离又是三个脑瓜崩。

      陆离被敲了头,反应过来感情眼前这小魔女比大小的思维是根据斗地主的牌面来计算的,想解⋳释又想到眼前这位的性格有有点拿不准,万一自己䲡的好意另生事端反而就不好了,于是什么都不说等着⥋对方的反应。

      “哼,算你运气好,居然比我大一点点,东西给你,以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说完夏影就把骨币往陆离方向一扔,脚点虚空几步消失不见。

      嫿陆离下意识伸手接过后就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生怕这小魔女在自己看不到的角落里观察,杀个回马枪要自己好看,许久没动静陆离才渐渐放下心来,想想这位的性格杮怪是怪了点,但接触下来也能斖明白对方不是那种滥杀之辈。

      等找寻出路时陆离才知道小魔女那后半句是什么意思,原来鑂这丫头把自己带到了一颗数百米高的大树上,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截粗大的树枝,看﨓着天色䳤渐晚,陆离打算等天亮再下树,也不知那半天的时间是怎么过的,是因为自己被带离的距离远,还是覀自己被强行带走时昏了过去蚝。

      白天早悈晨,在离陆离被拦下不远的地方,两伙人对痼峙着。

      一伙穿着金丝花边白袍垆,从头到脚都笼罩在白衣下,看上去就像圣洁牧师;另一伙,准确쁲来说是一个身穿黑袍脸带紾黑面具,从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女人。 ᳄

      女人낏没说话,只是在自顾自吹着笛子。

      헄笛声뒍有种魔力扰动着四周,带动着奇力不断向外扩散,鴠空气中就像有波纹一样在震动,周围的花草树木也随着波动的频率在来回摇摆。

      “第一次见面,什么都没说툀,什么都没做就怣动手不太好吧。”

      淡淡的冷漠声从站在中间的白袍塁人那里传来,黑袍女人没有反应,只是笛声愈发深邃带聴动的奇力也越来越隐晦,空气里的波浪愈发明显。

      只是这波动到了白袍人群的周围就平静下来,没有一丝丝的波动起伏,连带着花草树木都在这一边静了下来,这一静一动形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世界。

      过了一会,笛声消失,但那韵律仿佛仍徘徊在众人的心中,女人转过身走进身后的树林,身影在层层树荫下消失。

      “四牧领,对方就这么走了?”

      有白袍人不确信的向站中间的领头问道墀,能和自家四牧领过手,必然也是万合境的强者,在场除了首领外૓,无人能断定那女子是去是留,藏在周围阴自己这伙㌡人一手也不一定。

      “走了,小地方的人总是对外来者带着戒씃备,更何况我们的身份。”男人双肩抖了下身上的白袍,在场的都不语,皆明白这身衣服代表了什么。

      “都注意些吧,没想到这奇极之森也能有万合境的强者,好不容易来这,不要路上没折了人,在这被小地方的土著给阴了。”

      男人说的轻描淡写,实则心中却有一股无名怒火,这种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境遇着实让他开心不起来。

      “刘琪呢?刚刚还在这儿的。”

      Ꮍ 白袍人群中响起一句不和谐的声音,原本刘琪旁边的白袍人见人不见了朗赶忙喊道,其他白袍人赶忙ż四周查看,都没发现其身影。

      뜃 四牧领闻言皱起眉头,强大的神念瞬间无所顾忌的扫了出去,ᙢ没有任何发现볺,想来是音律干扰了四周的奇力波动。襟

      ⯫ 看着黑袍女人消失的地方댸,四牧领忿忿道:“还是着了对方的道,两两一对分开去找。”

      说完ㅏ就独自朝着ﲙ女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㛚。

      陆离第二天清晨醒来,下树后借着晨光,一路上仔细研究起那块骨币。

      这块被叫做骨币的石头除了通体雪白也看不出什么,为了了解更多,陆离特地在联盟网上收集有关骨币的信息,结果也一无所获。

      ಋ小魔女带自己移动的方向刚好拉近了自己与洛枫镇的距离,再走一段路就能到目的地。

      研究无果,陆离刚把骨币放进布兜里⫛,輞猛然间就感觉蹪心口压上一块巨石,令他喘不过气来,不得不跪服在地。

      不远处一个身穿金즉丝花边白袍的男人踉跄着走来,身上散发出一阵阵肉䏾眼可见的诡异波动不断扭曲四周空间,那是外泄∲的奇力不受控的表现,所过之处绿叶芳草䤍纷纷枯萎,仿佛酮这人存于世间就是윅对生灵的亵渎一样。

      最恐怖的是那双眼睛,充满了混乱暴戾,看到这双眼睛的一瞬间,陆离的脑子里就像被一把刀刺穿,疼得令他晕了过去。

      只要再进一点,白袍人身上暴走的奇蓣力㩅就会将昏迷的陆离彻底抹杀,而就在这时䫂,旁边树上多出了一大驪一小两道身影。

      这一大一小分别是一个小胖子和一个高冷女子。펯

      “这气息,果然是已经暴走失控的魔人,三哥你呆在这小心。”

      洏 女子说完一个闪身就来到白袍人的正前方,白玉般的手掌往前一推,原本在白袍人身边那扭曲的奇力맢就开始向内塌缩。

      这手掌的力量相当之大,一瞬间就把白袍人向后推了数十厘米,脚下퍏犁出熜两条深三寸有余的划痕。当女人的軨手掌快突破白袍人的㏯自惧身防御,碰到白袍人的身体时,女子像是感应到什么,猛然向后退去并随手捡起倒在地上的陆离以及他背上的竹篓。

      女子脱身的一瞬间,白袍人身上的皮肤就开始鼓胀,身上的奇力不断向外爆发,卷起地上已经枯萎的杂草在向外飞散并不断碾得粉碎。

      白袍人的身体就像要撑破的气球一般,看这样子是要自爆了。

      千钧一发之际,两个同样身穿白袍的家伙闪身出现,一个快速来到身뚙后,掌中凝聚一枚银针就打进了快自爆白袍人的脑后,另个一来到身前,掌中同样凝聚一枚银针就朝心口的部位拍落。

      在这两名白袍人一前一后的配合下,失控的那名白袍人停止了不颅断膨胀的身躯,逐渐恢复成正常大小后就昏了过去。

      当一切结束后场中又多了一名白袍人,正是之前被称为四牧领的领头人,他先是检查了一下昏迷过去的白袍人,惋惜中带着几分愤恨勫说到。

      맮“没救了,已经彻底失控,醒来依旧会暴走,带他回家吧。”说完转过身看着一只手抓着陆离픈的高冷女子,有所保留的用精之力施展了一下感应术,确认和原先的黑袍女子不是同一人后,点了点头表示歉意,随后便带着ﯚ人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