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片儿.也

      “它……能过审吗?”李嘉良看着张昀,许久之后,如此问道。

      这句话问出来,张昀还没什么反应,本来激动的齐晓芸、老周等人,同时愣住,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

      是啊,能过审吗?

      齐晓芸刚刚实在是太激动,竟然把这个最重要的事给忽略了。此时被李嘉良一句话点醒,才反应过来,这个剧本绝对是好剧本,可是这样的剧本,真的能过审吗?

      华夏的审核制度,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或者干脆说,没有标准。反正作为外行人,谁也看不明白到底什么是不能播的,什么又是能播的。

      就像前不久的某部国外电影,开头才几分钟就能闹出“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种笑话,竟然也堂而皇之地上了院线。

      就像一些古装IP改编,哪怕是古代背景,也必须要改成单女主,把其他女主毁原著地删戏份送配角;而某朝后宫戏,那么多娘娘嫔妃,却能斗个你死我活。

      而悬疑片,尤其是警匪片这种,过审的难度是普通电视剧的几倍。

      因为这涉及到特殊部门,为防止损坏形象,绝对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所以你也能看到,明明警匪片是最受欢迎的类型片之一,但国内经典的警匪片,其实在数量上完全比不上国外。

      警匪片尚且如此,《沉默的真相》恐怕便更难过审了。

      既然如此,剧本再精彩,又有什么用呢?

      看来,还是要拍《追凶》啊。

      齐晓芸有些失落地想。

      “我并不担心过审的问题。”

      就在几人叹气之后,坐在对面的张昀,微笑着说出了一句令众人惊讶的话。

      “你不担心难道就能过审吗?”名为老周的男人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问道。

      张昀点点头:“这个剧本,一定能过审。”

      “你这么有自信?还是说,你只是想把剧本卖给我们?”老周又问。

      “如果有点关系的话……”李嘉良倒是开始考虑另一个方向。

      “不需要关系,就是正常送审,这个剧本也能过!”张昀自信地说道。

      “为什么?”齐晓芸看着张昀,觉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似乎有些自信过头了。

      但见张昀笑了笑,解释道:“因为这个剧本,弘扬的是正能量主旋律啊!”

      “正能量?”又有一个人道,“我就看到抨击社会了,怎么没看到正能量主旋律?”

      “一个年轻检察官心怀正义,为了寻求案件真相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最终还给司法一个公平,还正义一个名分。难道,这还不够正能量,还不够主旋律吗?”张昀道。

      “你再详细说说?”李嘉良认真听着,想看看张昀怎么狡辩。

      “看问题是要分角度的。从李总你们的角度,也许看到的是司法程序混乱、各种隐晦的黑暗,你们便觉得这样一部片子是无论如何也过不了审的。但从我的角度来看,这就是正义的检察官江阳,维护司法公正,打击邪恶犯罪,扫黑除恶的主旋律片,正能量片!

      “而且,我作为一名编剧,我写出来的东西能不能过审,我自己心中是有一个度的。这些剧情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司法的一些问题,但最终的结果是好的,江阳的付出没有白费,好人得到嘉奖,坏人绳之以法,这不是正能量吗?

      “更何况,网剧嘛,审核的力度不会和上星的电视剧那么大。”

      张昀如是解释道。

      李嘉良看了一眼剧本:“好人得到嘉奖,坏人绳之以法,就算正能量主旋律?”

      张昀笑道:“怎么不算呢?”

      “就算是吧。”李嘉良道,“但又能怎样呢?再如何正能量,你还是写到了不能写的东西。”

      张昀摇摇头,不再卖关子,他指着剧本的第一页:“我好像在开头就写了吧?”

      “写了什么?”李嘉良一愣,其他人也急忙看向剧本第一页。

      “剧本里的三个案件,第一个案件在00年,第二个案件在03年,而第三个案件,也就是江阳之死,在10年。”张昀不急不缓地道,“00年,侯贵平被冤枉性、侵,无从辩解,无处伸冤;03年,江阳想为其平反,最终却使自己身陷囹圄;但是,到了10年,由严良来接受调查案件的时候,为什么一切就能真相大白了呢?”

      “你的意思是……”李嘉良明白了。

      “以前司法确实有疏漏,但是如今,我们绝对不可能再让类似的冤假错案出现!”齐晓芸已经先一步说了出来。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就都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从这个角度出发,这片子还真是妥妥的正能量主旋律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觉得……”

      齐晓芸却劝道:“李总,别犹豫了,这种好剧本可遇不可求啊!过不过审的,咱们拍出来再讨论!而且我觉得,张老师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果咱们送审的时候照着张老师那样阐述,过审的概率很大!就算这都不行,退一万步讲,咱们背后不还有华耀呢吗!”

      华耀?

      又一次从齐晓芸的口中听到“华耀”这两个字,张昀挑挑眉。

      嘉良跟华耀有关系吗?当时真应该查查天眼查。

      张昀想着,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事儿的时候。他笑着问李嘉良:“所以李总,您的意思是……?”

      李嘉良没说话,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心里不断盘算。

      剧本倒是没多少钱,但是拍完却过不了审,那就全赔了。

      可是换个角度想,万一过审了,这剧肯定能成为行业标杆,嘉良也必然大赚特赚。

      也就是说,不过审大不了就是赔个千八百万,要是过了审,那赚的,可就不止千八百万了。

      而且从此以后,嘉良影视就能摆脱碰瓷的头衔,成为一个真正拥有代表作的正经影视公司……

      李嘉良权衡利弊,最后还是决定热血一把。

      他下定决心,终于点头对张昀说道:“好,这剧本,一集一万……不,三万,我们要了!”

      “啪啪啪!”齐晓芸老周等人,立刻高兴地鼓起了掌。

      “李总果然有魄力!”张昀微笑着,同样鼓掌道。

      “不过……”掌声停止后,李嘉良忽然又道,“我有一个条件。”

      张昀问道:“什么条件?”

      李嘉良道:“你不能用本名,得用个笔名。”

      ……

      “唉!预算超了呀……”

      李嘉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边喝着茶,一边感慨道。

      对面坐着的老周哼了一声,道:“三万一集买个必火的剧本,偷着乐吧。这也就是张昀不出名,但凡换林清,河洛等人来,一集三十万你也得挺着。”

      林清、河洛,那都是业内顶尖编剧,他们的剧本,一集三四十万都算便宜的。

      “我这不也担着风险呢吗?嘿嘿,哈哈哈哈……”李嘉良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老周对李嘉良说道,“这个张昀,咱们公司最好签下来,我有种预感,他以后,会大火特火,成为金牌编剧!”

      “还用以后吗?”李嘉良道,“只这一部《沉默的真相》,他就有资格傲视群雄了。”

      “反正,一定要抓住!听到没有?”老周叮嘱道。

      “我比你清楚。”李嘉良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跟那个叫于朝北的说一声,他的剧本,咱们不要了。”

      ……

      “刚把剧本卖出去了!一集三万块钱!”

      “这么多?你不会骗我吧?你不是新人编剧吗?”

      “新人只能证明我入行短,天赋才是实打实的本事。”

      “那你之前怎么一直没卖出去剧本?”

      “之前运气不好,没有门路。现在运气来了,再加上实力的我,自然是所向无敌的。”

      “那你赶紧把运气借我一些,我的项目今天就要上了!”

      “没问题,接着!”

      坐在地铁上,张昀很是兴奋地将剧本卖出去的消息告诉给三天只睡两觉。

      这种喜悦,他第一时间能想到的,也只有三天只睡两觉了。

      “叮铃铃!叮铃铃!”

      正和三天只睡两觉愉快地聊着,刘明洋忽然打来了一个电话。

      “喂,刘导,什么安排?”张昀接起电话,问道。

      “什么什么安排,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刘明洋大声喊道。

      “什么日子?”

      “《星途》首播的日子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