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孙缘,谢谢你!”

      ᚣ 王芳忙不迭的道谢。

      她长相憨厚䕣,五官普通,一看就是个没心机的妹子,倒是张秋曼,化娂个妆,打扮一下,能有七ꂞ分,而且嘴巴也很甜,开口喊得是孙哥。

      “孙哥,你太强了!”

      张秋曼称赞:“杀那些怪物就像杀鸡一样,不像其他男人,见了只能跑!”

      卓文和王旭听到这话,很尴尬。

      鉊“话不能这么说,他们只是还没有适应!”

      孙缘帮忙解释。

      “对呀,世界刚刚游戏化,怪物才出现,等我们适应了,也可以杀怪。”

      王旭争辩,不想被小瞧꧹了。

      “孙哥说得对。”

      张秋曼甜甜一笑,懒得搭⁙理王旭,心中㋍更是不以为然。

      这两个男人就是怂货,张秋曼一想到他们逃起来,跑的比自己还快,一点都没有挺身而膿出英雄救美的觉悟,便鄙视不已。

      看看人家孙哥,一打三!

      想到这里,张秋曼看向了孙缘,发现他长得也挺帅气,而且身材高高大大,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极大的安全感。

      툦 䔱是我累的菜!

      张秋曼的小眼神,有些小贪婪了,忍不住脱口而出。

      “孙哥,你有女朋友吗?”

      如果在末世中,有这么一个既帅气,又能打的男朋友保护自己,简直太幸运了。

      “学长,以后不要这么莽撞,太危险!”

      甄鱼走到孙缘身边,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递给他,同时不着痕迹的瞄了张秋曼一眼。

      小婊砸,

      居然垂涎我家学长,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雒够资格吗?

      췒没有八分以上,直接滚粗。

      张秋曼看到甄鱼的姿色,心头一凉。

      完了。

      争不过!

      ㅄ “我没莽撞。”

      孙缘是谋定而后动的:“一共五只孢子人,我让他们分开跑,他们运气再差,也不会把五只都引过来吧?要是四只,我能应付䁈。” 蛚

      “四隑只也不少了!”

      㩕赵灵敏害怕。

      “学长在一号食堂前的小广场上,已经拿过四杀了。”

      鲵甄鱼叉腰。

      我是磁学长的队友,所以学长的战绩就是我的战绩。

      没毛病。

      “……”

      陆文君几人听到这话,目瞪口呆。

      以前怎么没发现孙缘这么厉害呢?

      真是看走眼了。

      “孙哥,你太厉害了。”

      张秋曼奉承。

      “呵呵,你话说的再好听也没用,孙缘喜欢我们班的沈静然。”

      赵丽敏不喜欢张秋曼这么露骨的言语,太不矜持了。

      甄鱼耳朵一动。

      沈静然,外国语学院的女神ቸ?

      好看有气质,而且成绩也不错的女生,在学校㫃中一般很出名。

      甄鱼听过这个䄳名字,甚至还打算做个采访,用她刷一波人气。

      “孙緊哥,接下왠来怎么办?”

      张秋曼不爽,锌要是按照她平时的暴脾气,早开始撕逼喷赵丽敏了,但是今天她不想在孙缘面前暴露自己粗俗的一面。

      婊子,先放你一马。

      “你们在这儿躲着,我要去杀怪!”

      孙缘想走人。

      “孙哥,带我一起吧?”

      张秋曼恳求。լ

      “大圣,平时没看出你这么好战呀?”

      卓文担心:“这可不是打游戏,命只有一条,你悠着点!”

      “大圣!”

      王旭捅了捅孙缘的胳膊,凑到他身边,小声嘀咕:“那个女孩,是不是南宫鱼儿?”

      卓文闻言,也扭头打量甄鱼。

      其实他也觉得像섵,但是南⹻宫鱼儿那可是拥有百分粉丝的大主播,在鲨鱼台和B站都很有人气的。

      听说不少土豪在追她,一晚上打赏的火箭,阀比孙缘一个月的生活费还多很多。 䜋

      而孙缘呢,就是﬐个普通人。

      大家当了三年室友,谁还不知道谁的底细?

      好哥们绝对没机会认跺识南宫鱼儿,更别说让南宫鱼儿主动递矿泉水,因为两个人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你们好,我是甄鱼,也是蔧孙学长的队员,大家以后互相关照。”಺

      甄鱼的笑容虽然是营业性的,没有真感情,但是杀伤力很足。

      “你是南宫鱼儿?”

      庺王旭压了一口口水,有些紧张,他是南宫鱼儿的铁粉。

      “嗯。”

       甄鱼点了点头怞,很职业的表示感谢:“谢谢你《的支持,以后多看我的直播哦。”

      “会的!会的!”

      瀚 王旭激动的都要疯了:“能……能不能和我合个影?”

      “好呀!”

      甄鱼无所谓。

      “这都什么时候?合什么影?”

      孙缘蹙眉,一个小时即将过完,神之塔就要出现了,想着怎么活命才是正事㷵。

      “嗯嗯,听学长的!”

      甄鱼赶놔紧表态,朝着王旭道歉:“以后有机会再合影吧?反正你是学长的好友,咱们以后肯定要经常见面的。”

      听到甄鱼这话,王旭看向孙缘,顿时羡慕嫉妒恨,看大主播这큚意思,她和孙缘关系很亲近,属于那种经常一起约饭的好朋友。

      “你们只要不主动招惹那᱋些孢子人,不靠近它们十米内,基本上是不会被攻击的。”

      孙缘走人。

      甄鱼赶紧跟上,那个张秋曼也춹自来熟的跟在了后面。

      “孙哥,我帮你拿包吧?”

      张秋曼很心机,担心孙缘不带她,于是伸手去扯孙缘的双肩包,想分担一部分工作。

      这样孙缘肯녶定㦢就不好拒绝了。

      ㈤ 陆文君和赵丽敏见状,也小跑着跟了上来。

      开玩笑,

      卓文和王旭就是两个废物,根本保护不了女人的,还是跟着孙缘安全。

      “不用!”

      孙缘扭了一下೶身体,롚躲开了张秋曼的手。

      “孙缘,我们刚才查询了一Ŧ些情报,我发你手机上吧?那样你随时可以查뫞看!”

      陆文君掏出⛌手机,开始打字,准备卖孙缘一个人情。

      “大圣,你听我解释。”

      卓文不好意思了,满脸尴尬。

      因为郑淳说过,谁告诉孙缘这些情报,谁就是全班公敌,卓文担心用微信发情报鶧,会留下痕迹暴露,所ꀢ以准备当面告诉孙缘。

      但是现在被陆文君抢先了。

      这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小人?

      “不꧃用,有人告诉我了。”

      孙缘笑了笑。

      “啊?”

      톀 陆文君一僵,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卓文。

      肯定是他干的。

      왃 全班都知道这两人关系非常好。

      “诶?”

      卓文愣住了。

      他自认和孙缘关系最好,没想到自己不敢做的事,有人干了?

      ὀ ⃪ 是谁?

      卓文想破头,都不知道沈静然早在查到情报的第一时间,便告诉了孙缘,甚至还打算邀请他一起组队。

      “孙흂缘,一起行动吧,人多力量大!”

      陆文君劝说,字里行间都有求人的味鎐道。

      张秋曼撇嘴,心说大个屁,刚才那么多人,还不是被怪物撵的ꌋ像孙子一样?

      想到此处,

      张秋曼打定了主意,绝不离开孙缘。

      “这䧰年月,没人是傻子!”

      갮甄鱼感慨。

      还好我机智,成了学长的第一个队员。

      孙缘头大。

      看样子自己拒绝了,他们也会强行跟着。

      先不说这么多人一起行动,晗被怪物盯上的风险大,关键是自己还怎么杀稀有怪? 䁟

      싕 会引起怀疑的。

       毕竟即便是欧皇,也不可能幸运到接连遇到三、四只稀有怪。

      既然走不祡了了,孙缘正好进行一项测试。

      “银色칯木马,你在吗?”

      孙缘喊了起来,只是一连三声,没人回应。

      㢬 倒是水泥路上,有一伙儿人骑着电动车风驰电掣赶了过来,停在图书馆前。

      当先带头的那个男生,面容普通,但是身材健美,穿着短裤T恤ࢻ,手中拿着一支二米半长的银色长枪,扛在肩膀上。

      “是楚云涛!”

      张秋曼眼睛뽒一亮。

      这位古城四公子之一,名气很大,虽然是个渣ﳐ男,但是人家有钱,据说有十多个女的给他堕过胎。

      不过那又如何?

      人家给足了分手费。

      “哥们儿,你是个好人,听我一句劝,把装⭜备给楚哥,省的挨打。”

      廖威땼看到孙缘救卓文一行后,很受触动。

      他不想看到这种好人吃瘪。

      “他们是来抢东西的?”

      王旭本心头一跳,害怕了。

      “什么装备?”

      蝩张秋曼蜣很好奇,目光⋝落在了孙缘手中的棒球棍上,金红双色,很漂亮,应该就是它了。

      楚云涛走进图书馆,打量这些学生,当视线落在甄鱼身上时迆,꽵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甄鱼?”

      楚云涛笑了:“要不要跟楚哥组队?楚哥保护你!”

      “不要!”

      甄鱼拒绝的很干脆。

      “你홹可想好了!殍”

      楚云涛学着常山赵子龙,舞了一个枪花,得意的炫耀:“我们已经杀掉了20多只孢子人쭣,积累了大量经验,照这么下去,很긟快就能清理光校园中的箐怪物,你跟着我,不仅安全,还能拿웘装备。”

      张秋曼听到这话,眼睛一亮。

      “你们这么多人,就杀了20多只怪物,也好意思炫耀?”

      甄鱼讥讽:“孙学长一个人杀的都比你们多。”

      ✐ “吹牛逼谁不会?”

      䱄 “几个菜呀,喝成这样?”

      “一랾人杀苆20多只怪物?三头六臂呀!”

      楚云涛的团员们吵嚷了起来。

      螓一个字都不信꽤。

      那些怪物有多么可怕,他们可是亲眼见识过的。

      䧮 廖威很无奈,人家甄鱼还真没说谎,而且按照孙缘一打四的战斗力,楚云涛这边虽然有二十多人,但是不一定能힮赢。

      “至于装备,不需要你쉆给,我有!”

      甄鱼趁机把愤怒弹弓掏出来,还在皮䊵兜里上了一颗小ۖ鸟弹,随时准备战斗:“看到了吗?孙学长给的!”

      “什么?”ꈭ

      楚云涛愕然,看向了孙缘。

      现在可是游戏开局,任何装备都非常珍贵섻,不自己留着,给别人干吗?

      这家伙是败家子吗?

      楚云涛不认识孙缘,不过哪怕没问,也能认出来。

      后面那两个男生看到自己进来,已经怂了,都不敢和自己对视,也不敢往前边站,唯独这个拎着一根棒球棍的男生,神色淡定。

      一看就是个硬茬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