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ios抖音

      第二天上午䉜,夏冰茹早早地就来到了沪海大学的操场上,李皮有点诧异,半开玩笑地对她说:

      “我昨晚以为你不过就是三分钟的热情,没想到你组还真来了,并且还这么早,你不用睡美容觉了吗?”

      夏冰茹不满意了。

      “你别小看人!”她说,“我几乎每天早上ꗭ都会起来晨跑,可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我的梦想其实是当一个女特种兵,就像火凤凰里的那募样,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李皮连忙说,不禁䅦对夏冰茹多了几分欣赏,能坚持起来晨练的年轻人可真不多啊。

      夏冰茹一甩头发。

      “行了,我到这里来可不是听你道歉的,开始教我《极ず手道》吧。”

      李皮也不再废话,开始认真地教授夏冰茹《极手道》基本的拳法和뇜步法。

      渐渐地,他发现她的领悟力惊人,每种基本拳法和步法他往往只演示一遍,她就基本上可以做到准确了,再略作指点,单从动作上简直挑不出一点毛病。

      “你ࣛ在格斗方面很有天赋。”李皮忍不住赞叹道。

      夏冰茹听了很开心。

      “既然뎉你这么说,那么我以后有没有可能达到你这槮样的高度呢?”

      “如果只是练习格斗动作和招式那根本不可能,对付一般的混混都够呛。”李皮实话实说。

      ᖦ“那你说我该怎么做。”夏冰茹不甘示弱。

      李皮思考了片刻。

      “你如果真想在格斗方面有譠所成就,我就帮你制啹定一个训练计划,你只要按照训练计划坚持训练,用不了几⚎年,你绝对会成为一个顶尖的格斗高手。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这将会非常的辛苦,可不能勉强。”

      彾ꁱ“我不怕辛苦!”夏冰茹较起了劲,“你现在就帮我制定一个训练计划吧,我保证按뮮照训练计划坚持训练。”

      “好吧!”

      Ở 䒮然后,李皮问了一些夏冰茹的课程安排情况,针对性地制定了一个适合她的训练立计划,保存在她的手机里,并提醒了她一些注意事项Ք。

      “《极手道》的基本拳法和步法你已经掌握了一Ϩ些,要勤加练习才可以熟能生巧,其它的我暂时不教你。你回去就严格按照我给你的训练计划坚持训练,两个星期之后你再来沪海大学,我会对你进行一个考核,考౞核达标我再系统地教你。你觉得怎么样?”李皮说。

      “没问题!”夏冰茹说,“那么我现在干什么呢?”

      “你暂时什么也不用做,就看我是怎么训练的,这对你接下来的训练会有一些启发。”李皮说。

      然后,他立即训练起来,单杠벧、双杠、云梯、肋木架、变速跑、拉伸训练、击打练习。每做完一项他都会给夏冰茹讲解一下뭢动作要领。

      这让夏冰茹对真正的训练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她一面感叹李皮训练的确实太辛苦了,一面暗下决心ꌽ一定要经受住籓考尰验,不然还做什么当女特种兵梦呢?

      训练结束后,李皮来到夏冰茹面前坐下来。

      “这些还只쪝是《极手道》基本功的一部分,你的动作要想做到快、准、狠、厉没有基㝣本功ሟ根本不可能。”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提醒我训练有多辛苦,想让我放弃吗?那么我告诉你,갼我是不会放弃的。”夏冰茹倔强地说。

      奀 “我不是要打击你的信心,只是告诉你这样一个事实,毕竟像这种艰苦的训练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更何况你还是女生,在体能上天衂然处于劣势。你不是想当女特种兵吗?我参加过特种兵的训练,可比这还要苦。我刚才说了你很有格斗方面的天赋,当然希望你能够坚持下来,这样的ﴒ话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实现当女特种兵的梦想呢。”李皮说。

      夏冰茹的执䝫着让他的内心锑有所触动,他想如果她真的可以坚持下来,今后也许可以成就一个优秀的女特种兵。

      “你佊说的是真的!”夏冰눏茹不敢相信地看着李皮。

      李皮微微一笑。

      “你不会听了赵菁说我是吹牛大王也认为我喜欢吹牛吧?我不打算否认,不过我吹牛都是建立在可信的基础之上的,绝对不会毫无根据地ꭝ冒皮皮打飞꺕机。”

      夏冰茹顿时激动了起来。

      “哎呀,我又没说你是吹牛大王,你快跟我说说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实숵现当女特种兵的梦想。”

      “特训基地的庄队长我管他叫大哥,他很想㜣让我参军当特种兵,可精是我并没有从军的志向。后来他跟我约定让我在完善了《极手道》之后抽节假日的时间去特训基地授课,到时候我可以向他推荐你,让你有机会参加特种兵的选拔。”李皮说。

      “那你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完善《极手道》啊?”夏冰茹显得有点着急。

      李皮想了想。

      “道无止境,要想彻底完善《极手道》根本不可能,不过《极手道》的哲学思想和格斗理论已经有了清晰的脉络,我打算再用一个月左右时间把它系统化,只当是初步完善吧。而且我想在年底前再去一趟特训基地,通过跟那些特种兵们切磋较量来印证一下《极手道》。”

      夏冰茹兴奋地跳了起来,

      “太好了!”她说,“我一定按照你帮我制定的训练计划努力训练,年底前你去特训基地탒时可不可以带上我啊?”

      说完,她满怀期待地看軭着李皮。

      “带上你应该问题不大。”李皮说,“但是,能不能带你特训基地,҆这就要看你在这段时间的训练表现了。”

      夏冰茹挥舞了一下拳头。

      “我肯定擈没问题!”

      李皮忽然一拍脑袋。

      “这件事你是不是先得跟你爸妈也通个气啊,不然你从一个沪海交通大学金融专业的高材生摇身一变成了个女特种兵,他们再一反对,我₺不就成罪人了。”

      辌夏悢冰茹嘿嘿一笑。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她说,“我爸妈早就知道我的梦想是当女特种兵,他们说就是当特种兵首先也要有文蠟化,现在ϛ的特种兵都是智勇双全,如果我在大学期䪹间能有这种机会他们表示绝对支持。”

      李皮竖起一根大拇指。

      “你ሊ爸妈真高明!”他说,“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走吧,我带你去尝尝沪海大学的伙食。”

      他又向另一边还在训练的骆澄澜吆喝了一嗓子。

      “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来!”骆澄澜说。他晚到操场一个多小时,这会儿正训练的起劲。

      值得一提的是,三个多星期以来,除了早上下雨之外他每天都坚持了晨臋练,平时有空的时候也经常跟着李皮训练,现在比以前精壮了许多,一般的搏击专业的学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

      朴社长对输给了李皮这件事耿耿于怀,他也在这天上午到大邱跆拳道馆找到了他的老师崔承涣,想请崔承涣出手教训李皮。

      鄒 “老䙦师,那个李皮简直太狂妄了,你一定要好好教䚆训教训他,不能让他再这么污蔑跆拳䧀道。”

      崔承涣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材不算高大,精瘦精瘦的,却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

      “你想让我去沪海大学닐跟一个大学一年级的学褽生打?简直是荒唐!”他认为这是自降身份的做法,很不屑。

      “可是老师……”朴社长说。

      崔承涣抬手止住朴社长往下说。

      “没什么可是的,”他说,“我是不可能去沪海大学跟那个叫李皮的华夏小子打的,他要那样说就让他说去吧,难道还能把他的嘴㷝堵上不成。金雄,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跟我学习了俹这么久的跆拳道竟然连一个大学一年级的小子一招也接不住,还让我去跟他打,你没有把跆拳道练好不说连脑子也됙坏掉了吗?那个李皮有句话说的没错,任何拳练不好打起来都是软绵绵的,你要认真地从这次失败中汲取教训才行啊。”

      朴金雄胀红了脸。

      “是,老师,我一定汲取教训,刻苦练习跆拳道。”

      崔承涣拍了拍朴金雄콧的肩膀。

      “你要记住,跆拳道‘始于礼,终于礼’主要指的是在ﶢ赛场上,而在真蹺正的格斗中跆拳道也읾是会要人命的。”

      ຆ “我明白了,老师!”朴金雄恭敬地说。

      ......

      夏冰茹跟李皮一起吃过午饭后就回沪海交通大学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夏冰茹,你是真的想要当一个女特种兵吗?”最后的答案是肯定的,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

      很多次Ƶ在梦里,她化身成为一个女特种兵和战友们一起놦冒着枪林弹雨,浴血ॖ奋战。她渴望这种血与火的战㈥斗洗礼,不想让自己的人生耋过于平淡,只有当一个女特种兵才能让她真宻正地活得精彩。

      可是,当翈一个女特种兵的机会太少了,即使报名参军进了军营这种机会也人不多。她总在幻想,要是能像ᨑ电视里演的那样突然军队发了一个通知到学校说要组晖建䀽一个女子特战队,由学校推荐加自瑃愿报名,那就太好了。但那毕竟是电视上演的,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现在,女特种兵的梦想终于有了实现的机会,她绝不允许自己放过ɜ。

      淙下定决心之后,她回顟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毫不犹豫首地去把一头披肩的长发给剪成了精干的短发,然后到操场按照李皮给她制定的训练计划开启了疯狂的训练模式。

      晚饭时,她一点胃口都没有,不过她还是强迫自己吃东西补充消耗。她抬手都显得有点费劲,手拿着筷子活像筛糠一样不停地颤抖。

      晚上,她又坚持训练了两个多小时。

      当她拖着极其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时,出去玩的赵菁ꫫ、徐晓蕾、林秋霞都已经回来了,她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活 像看怪物似的。

      “你……你这是什么情况啊?你的头发呢?李皮怎么把你训练成这副模样了啊?”赵菁一连串地发问。

      夏冰茹有气无力地笑了笑。

      “头韃发长了训练不方便我就去剪短了,我是下午和晚上就在咱们学校操场自己把自己训练成这样的。”

      “你就是햛训练也用不着这么拼命吧。”赵菁说。“你告诉我,是不是李皮怎么着你了,让你受了什么刺激这才回来拼命瀚训练的?看犀我不找他算账。”

      说完,她就拿起手机准备给李皮打电꺗话。

      “哎呀!”夏冰ᆾ茹叫了起来拔,“李皮能把我怎么着啊,是我自己让他给我制定了一个训练计划然后回来按照训练计划进行训练的。”

      “你疯了吗!这么下去你能吃得消吗?”林秋霞说。

      夏冰茹感到骨头都快散架了,这会儿就想直接倒在床㒭上呼呼大睡,哪还受得了这样连珠炮似的发问。

      “好啦,你们都不要问我了,有什么话蜁明天再说吧。我都快累死了,要去洗澡睡觉了。”楎

      趁夏冰茹去篍洗澡的当会儿,赵菁还是打电话给了李皮,准备一上来就给他劈头盖脸地一顿批判,不过他并没有接听,这让她有劲没处使。 咣

      “这个混蛋!”她抱怨了一句。

      夏冰茹一沾床立即进入了深度睡眠,这一觉睡得特别的香甜。

      第二天早上起来,Ꮥ她的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就是胳膊和腿依旧十分酸痛,使不上劲。李皮跟她ꧾ说过这种状态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她的身体适应之后就会消失。

      她给自己打了打气,于是开始了当天的训练。

      李皮中午给赵菁回了个电话,先是ࣦ被她一轮㈅轰炸给炸懵了,问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他笑了,并感到很欣慰。

      “你放心吧,”他说,“夏冰茹很有格斗方面的天赋,而且她一直在钳坚持晨跑,具备一定的体能基础,没那么容易练废的。”

      “哼,最好是这样,不然我们饶不了你!”赵菁说。

      (明天继续更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