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动漫同人>

      这剑气是㱘......

      㖄寒霜!

      О 不好!

      江临本命飞剑初雪从穴窍中飞掠而出,作势要挡톼住飞掠而来的寒霜。 דּ

      䋼结果下一嚴刻江临ড়就感觉初雪被控制住了,在下一刻䨠初雪竟然和寒霜一起飞来!

      ﱟ“我哩个去!”

      赶紧恰口诀起阵法,不过半道口诀还没有念出,茅草屋门轰然打开。

      寒霜和初雪如同一对姐妹般停留在门外。

      “小临敻临,师父回来턇啦。”

      ꀬ“师父!你别过来뇷!我还在洗澡啊......”

      “哎呀,小时候小临临还拉着师父燤一起洗澡澡呢。” Ἢ

      江临老脸一红:“师父,那是以前了!我都成年,不对,师父你干嘛?师父,你别过来啊......”

      튪 江쒎临赶紧闭上眼睛,转过身就想从浴盆中翻下来,但是双腿酸疼就像是蛙跳了十圈400米标准操场一样......

      “小临临......”

      “师父!ڎ等下......师......”

      “嘭”的一声,浴盆水花四溅......

      ......

      “粑粑......粑粑......”

      壎 ꦳ “픵小临临妼......小临临......”

      迷迷糊糊睁开眼猻,又是这熟悉的天花板,只不过......怎么感觉自己的身上这么期重啊..⣵....

      育在自己的左劉边,芇是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念念,在右边,是自己许久未见的师父......

      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来着?绌自己记得在泡澡,然后师父回来了…捳…再然后......自己好像就记不起来了。 탩

      “小临临你醒啦,吓死师父了......”姜鱼泥开心地抱ꯧ着江临的胳膊,小脑袋在盟江临的怀中蹭啊蹭。

      ꁿ“粑粑蚈......粑粑......”小念念也是开쪏心地抱着粑粑的脖子,一㓝条小尾巴摇啊摇。

      “师父......昨晚发生什么了?”

      江临艰难地撑坐起身,靠在床头,摇了摇䵻头。

      “没发덡生什么啊,当时小临临你在浴盆里泡太久了,就晕了,师父就把你给抱出来了,不过这都不要멣紧啦。”

      姜鱼泥如同一只小猫咪一般撑跪在床上,眼睛闪亮亮地看向江临:“小临临,师父可是现在是玉璞境的大修㯳士了哦,玉璞境呢,好厉害好厉害的玉璞境呢。”

      洐看着师父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可爱表卝情,江临⭝不由暖暖的一笑,揉了揉姜鱼泥的小脑袋:“嗯嗯,师父最棒了。蟹”

      “嘻嘻嘻......”姜鱼泥像一只小猫一样棰开心地蹭着江临的手掌,一双美眸弯成了两道甜甜的月牙。

      其实江临真的不关心自己的师父짩是不是到了玉璞境,只要自己的师晇父平安无事的就好了,境界᦯什么的虽然不能说不重要,但是永远没有自己的师父重要。

      而忼且江临最开心的是师父还ﰯ是䉾原来的样子,一点都툺没有变。

      虽然江临也有些希望师父能秂够回到受伤前的神智,但是这样也挺不错的,反正师父由自己保护就好了。

      最幸运的是,听说玉璞境的修士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真正踏入玉璞境后,不少的人更加痴迷于修行,甚至性㥘情大变,但是师父还是⼩这么纯真,这就很让人开心。

      娩 “粑粑....駼..粑粑...⚸...”

      将江临怀中的小念念摇了摇江临的衣袖。

      “嗯ᡄ?念念怎么了?”

      䭵“今天......挔今天念念没有哭......”

      看着小念念可爱纯真的眼眸,好像还带着些小小的期许,江临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就明白了。

      㻵 “嗯妱嗯,念念今天很乖呢,以后念念也要每天保持笑容횠哦。”

      江临另一只手摸着小念念的脑袋,小念念的开心眯⃼起ျ了眼眸,肥肥的尾巴在床上摆啊摆。

      不知道为什么,摸着摸着,江临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自熁己是在撸㶮猫?

      好螸像也不太像。

      䠯感觉自己好像......

      有那么一丝的......

      猥琐......

      而就在江临这种猥Ⓗ琐感甚至还带着某种罪恶感越来越深的时候,房门再次被踹开。

      当看到极其容易产生误会的鎘一幕时,陈嫁瞬间愣在原地。

      “江临!你个禽兽!念念还在你身边呢!”

      陈嫁拳意瞬间达到巅峰,一拳要往江临的胸口砸去。

      不过这次一拳未至,一股凌冽的剑气倒是先行飞掠而去。

      䁣陈嫁没有躲过,反而身上的拳意再次上升,硬是与其相碰。

      樤虽然陈嫁将这一缕剑气打散,但是这缕剑气也是将陈뮫嫁击退。

      在硬홝憾这一缕剑气窵的时候,陈嫁感觉的到对方已经手下留情了。

      这缕剑气没有太大的杀伤力,更多的一种威胁感,一种宣誓主权的感觉。

      好像是在滶说亍“这男人是我的!谁也不能碰!”

      看着被击退的陈嫁,江临也是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又要被小拳头砸胸口了,不过江临ﰷ也是轻轻给了自己师父一板栗:

      “师父,你干嘛呢,她是我的朋友,来帮我训练的。”

      柑 姜鱼泥委屈地抱着小脑袋:“可是她刚刚想要打小临临......”

      “没事,我习惯了。”江临摆了摆手无所谓道,不过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句话问题很大,但是自己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小临临,师父才离开几天的说,你就ꖷ跟其她女子好上了,还为了她打师父......”

      “不是,我和陈姑娘是朋友关系,不对,师父殻你怎么看出来她是女扮男装的?”

      “粑粑,什么是朋友关系?难道粑粑不喜欢麻麻了吗......”

      ꚥ “粑粑?麻麻?”

      一时间,就像是雷劈下来一般,姜鱼泥眼眸微滞,̍随即眼泪充盈着眼眶,小拳头不停地打着江临的胸口。

      “小临临是大坏蛋!你说过要和师父在一⚬起辈子的,当时你还说要和师父成亲的,结果小临临就和其他女人在鰶一起了,还有了女儿,小临뀗临你是不是不要师父了!那师父就再也不回来了......”

      “……”

      “ꨚ等下,不是那样子。”

      江临拉住了姜鱼泥的手。

      另一边,听着姜鱼泥的话语和他们纠缠的样子,陈嫁心也是乱的很,感觉心中有些委屈겂,自己明明那么喜欢他,可是他竟然:

      “江临!你个禽焗兽!无耻!下流!” 쟣

      “粑粑,方姐姐说这样是不对的,麻麻会伤心的,麻麻们也会讨厌粑粑的。”一旁的小念念也是摇着江临的胳膊,小眼睛净是担心。

      苘 “我......等等!停!”

      江临感觉脑袋乱成一团,赶紧用初뷝雪凝结了水蒸气誄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而就在江临一脚刚踏下床想要站起来时。

      “砰!”

      突然,江临感觉双腿一软,整个人跪了下去。

      这绝对不是因为昨天训练的原因。

      而是......

      ౺ 自己﯌的腰子好像在隐隐作痛???

      ……

      ……

      【以后更新固定一下吧,每天早上1㣠0点更新一章、晚上8点更新一章……就酱紫……】

      【求推荐票啊~~~~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