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马不卡

      我们已经做到了什么,我们正在做什么,我们将要做什么,我们的信念理想又是什么,我们要运쐞用怎样的手段——这些问题任何时候都扶要很好地回答。

      不能强求所有人都是圣人,如果答不上来,肯定是有人要犯错误的。

      ——初代首席政治执行官.历次全国大会上讲话.摘编

      .........

      긬 今天就是,正式开始大庆典ഖ的ృ日子。

      当七班学生们依照节目顺序来到自己的游行点位时,蜱他们看上去都有点邙小紧张。

      相比其他班级和年级的学生,他们的穿着有些太ꀲ简单了。

      紗 此时的他们的参演道具看上去只是些漆黑的军服一样的着装和挂在ᒸ胸前的礼枪,还有队伍前面的一面旗帜,除此以外ᥰ没有任何东西,ௐ而其他人,在穿着上完全凸㽤现了随性,各种颜色的手工制作௹品,戴在嫤头顶的花冠、写着标语的牌子、庆祝用的画作,还有那些多半是用于经过主席台时的歌牫舞等节目的服装和用具,看上去繁复而华丽。

      以至于整个跑道上,放眼望去都是花花绿绿的颜色,偶有一致的,也是舞者服之轍类的,和他们相比,自己人这边鯢反倒显ງ得过于纯粹,非壟常扎眼,吸引了许多目光。 觕

      少年察觉到了有些胆子小的开始紧张。

      “嗒.嗒。”

      阿尔伯特站在前面的扛旗手和后面的队列间,⩳在地上杵了杵礼剑,活动着手腕。

      再有个半刻钟。

      所有这些分布在操场跑⟯道上的队伍都要依次经ۡ过主席台趆。

      【准备一下。】 ឝ

      他的精神力链接在学生们之间响起:【把状态拿出来,不要理会别人。】

      【明白。】【班横长放心,不可能掉链子的。】【准备好了老大。】【一定。】

      大部分学生都安定下来。

      现在唙的整个队列看上去真的有点像部队...希望不止是看上去。

      他的目光集中在远处的主席台。

      ு 老校长已经在那里了。

      &白发的高瘦老者῔站在主席台中央,正在和几个校领ނ导聊着什么,如是过了几十秒,才停下,穿着正装的男女在老人身侧站成一排,老者双手按住身前的手杖。

      “同学们。”ᛁ

      愜 不大的声音,却传遍整个操场。

      “今天是,阿瓦兰迦人民共和国建国420周年,和各种族联合阵线与建党500周年,在此,首先要ຒ提前感谢你们。”

      “感谢你们呈现的节目。”

      “其뻥次,要感谢你们将来做出的贡献。”

      Ǽ

      “我始终相信,未来始终是年轻人ᦈ的,总有一穸天你们都会踏上社会,发挥出你们的作用。”白发的老者,㪮目光如炬地扫视台下,“你们会扛起깗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并可能,一定能做到更多,更强的事。”

      賶 “我相信在年轻人当中有着更大ޖ的可能性。”

      “›你们必然能够沿着我们的道路,走到更远的地方,看到我们没能看到的风景매。捿”

      老人顿了ﵒ顿。

      “现在我的手上有张发言稿。”

      他扬了扬右手上的一张纸。

      ꋈ“但我不希ඒ望讲太多惹人厌烦的废话。”

      老者手一挥,纸张化집作飞灰消散在空气中。

      “在此,毫我只预祝你们玩ⅶ得开心,也希望你们能记住,这个,特殊的日子的,特殊的意义。”

      “我希望后来的人,无论过十年,意百年,几百年,都能够像今天一样,那就足够证明我们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他松开手杖。

      手杖没有倒䨻下,然后拍了拍手ᦷ:

      “奏乐。”

      音乐开始从四面八方的魔能播放装置传쑈来,那是,根据各个班级的节目需求所预先设置的,有专人会在装置旁边按照正在演出的节目和歌单调整音乐。

      几只鸟从操场边沿飞起。

      从它们闪烁着辉光的双眼来看,那是学校领导们用于观看节目的魔宠。

      关于这位老校长的来历有许多传言,其中最为被众人所接受的传言版本,是他其实是一位老军人,是渡ﻠ海战争时期的䶗幸存者,并亲历了第一和第二次,清除黑巫师与分裂分子的大清洗内战,╼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虚的东西。

      从他的表现来看确实如竒此。

      台下的阿尔伯特一面安抚着七班的学生们,一面看前方的第一个队伍走起来。

      那是高年级的学꫁长,穿着൓节日盛装,닻一群人挥舞着双手,笑容洋溢地举着各种各样的绘画和手工制品,以节日游行的方式向主席台走去。

      他们播放的音乐是首节奏感极强的电音。

      队伍中还有几人穿着花纹很亮的便服和黑白护额。

      켯不出意外地。

      当经过潉主席台时,这些年轻的少年少女们短暂地停下픔,站成了方阵,开始跳舞——非常劲爆的街舞,他们尽情地挥洒着青春活力,而台上的老校长,难得地在这样的公众场合笑了起来뜋,指着这些在他眼里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和身旁的校领导聊着什Ợ么。

      那原本很有威严感的面庞,琂现在格外地慈祥,让人想起,原来谔他在校长的身份之外,帽还是位长者뉠。

      然后许许多多没有在跑道上的学生和老师开香始吵闹着议论椯起来,那是各班各年级,作为观众的人们,整个操场的氛꠮围一下子热烈到了欢腾的地步。

      节日游行正式开始了。

      “喔啊!!!————”

      蜨“加油!四班最帅鶴!!———”ᒴ

      硄有几个少年少女在最接近歌舞团的位⒖置发出了尖叫,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

      其他人也都在期待着自己班级的节目,但都保持着最后的克制:

      嶛他们至少窢还没有飞起来观看节目。

      ᖌ 不过他们的魔宠飞得很是密集,许许多多的鸟儿从各个方向展翅起飞,密密麻麻地让人不由得担心那么多鸟会不会撞车。

      还有那些不会飞的,许多蛇、松鼠、爬宠到了高处向下俯瞰,都很规矩的注视着固定位置,纵是天敌亦相安无事:一顿饱和顿顿饱它们백还磷是能分清的。

      ꤽ 少年整理了下着装。

      队列里的뛤学生们都开始绷住劲,灻提前准备上场。

      Ⱪ“喂!阿尔伯特!”

      有人纒在呼唤他。

      쫈是【㇙符文逻辑学】的老师,这个身材娇小的金发女人站在샽人群当中,欢快地向他们招手:

      “頟要加油啊!”

      阿尔伯特抬起手。 榇

      微笑着回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