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无限看

      光天化日之下,仍谁被锦衣卫当街拦下,心里不发虚啊。顾ꦢ野刚刚从北镇抚司出来,身上的官服还没换下。

      挑货的卖货郎凭空被锦衣卫拦下,只求駒此刻祖坟上能噗呲一股青烟,别被逮进“诏狱”里。

      看着頨卖货郎慌乱的模样,顾野微微愣神。

      圔 他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这层官皮瀽,多半是吓坏了人家。

      蒸 北镇抚司的名头ꊞ,可以让三岁鯖小儿吓尿裤子。

      额.....

      三十岁的好像也一样。

      至少此时此刻,顾野再不向人家解释清楚,卖货郎的胯下难保快要喷涌而出。

      ꯭“东家,别误会。ཌྷ 얪

      今儿不是当值的时候,那个.......我买簪子,你这可有什么女孩子家喜欢的款式。”

      귪 轻轻拍了拍卖货郎的肩头,打消了他的顾虑。

      听到顾野的话,卖货郎这才挺直了身子。

      他深吸一口气,试探性的对着顾野开口问道。

      “ꎨ官爷,您真是来ﯜ买簪子的?”

      “我不买簪子,ᙥ难不成还是来抓你的吗?

      东家你怎么慌成这样........”

      看着卖货郎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顾野心里暗想,难不成这人当真有问题。今儿难䑟得清闲,保不齐又得给北镇抚司送去一桩功绩。

      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虚汗,卖货郎立刻换上副灿烂的职业假笑。

      他摆了摆手,对着顾野开口说道。

      “瞧官爷您这话说的,我王货郎的为人,这条街㕡上谁不知道。

      Ȿ 我挑担⎣在街上七八年了,假货都没卖过一个。

      您这一身,突然把我拦住,谁心里不慌得狠啊。

      您긳要买簪啊!헷

      真有眼光嘞您,这街上눲就属我家的货品相最正,不逊色那些珠宝斋里的。

      既然是官爷您买,这货担上的一般货色想来也不入您法眼,来瞧瞧我压箱底的好玩意,您看上眼,给个成本银子收走得嘞。”

      知道牶顾豴野的确要买簪子后,卖货郎的生意本能,让他暂时抵抗住了对这身皮子的畏惧。

      这位爷,ொ他可不敢用货担上那些几枚通宝的货色来应付。

      从货担里掀开包裹货物的布罩,卖货郎麻溜的打开三个檀木盒子,一一摆放在顾野面前涡。

      䓔 గ 趁着顾野蹲下身子,㧋细细挑选的时候。

      王货郎抢下货担上挂着的竹筒,一连着灌了几大口凉茶。

      “俺滴娘嘞,还真是买簪的ఢ,可吓死我喽涖。

      老子还以为昨晚爬刘家小娘子的槃墙头,被她家那贼汉子知道,报官了来着.........”

      借着几大口凉茶,将这小声嘀咕的声音吞到了肚獉子里。

      王货郎看着眉头紧蹙,蹲在三根簪子前촢犹豫不决趦的顾野。

      只一眼,就瞧出了这位爷还是个雏儿。

      八成.......连勾栏听曲都不曾去过。㔫

      莫瞧他这身锦衣穿的威风,女人家的事上歫准是铁打的愣头小子。

      这样的愣头青,王货郎遇见过不謪少。

      都是有垂青的姑娘,想要买根好点的簪子来讨女孩子家欢心。

      姑娘家的心思,并非是一根簪子就能哄好的。

      要知长短,方才能测深浅。

      打量着顾野挑选簪子时的笨拙,王货就知道这小子不太行。

      凉茶润了润喉咙,王货郎倒也乐몒意替这位鬞不经人事的小子开导ံ开导。

      Ἢ 三根簪子前,顾野的表情有些发愣。

      他丝毫看不清这些女人家的物件要怎么挑选,不过正ꭶ如王货郎所⽜说㑑,这楠木盒子里的簪子,品相比䆡货担上的鋭好了太多,丝鎼毫不亚于珠宝斋里那些顶好的首饰。 㲫

      ሬ ᱥ鎏金㘰的凤钗,彰显富贵,垂落着几片金箔叶壔子。

      一根水头较润,整体雕成一枝微开牡丹的玉簪。

      ᱍ木质暗香,隐见金丝。

      唤作簪子,雕功更像是根木枝。

      枝条上几片翠色,点缀着颗红豆,相比富贵华丽,更是多出一种暗绪。

      “官爷,小人斗胆。

      瞧您挑了有阵功夫,是货色不对眼,还是您挑不好哪根更衬要送的美人。 庒

      我王货郎做这行当年⿛头垦不浅,官爷不馺妨与我说道说道。

      你买㊡这簪子,送的是哪家娘子?

      有过婚没有,年岁较长还是尚幼,咱替你引荐一根好簪子。”

      ࡩ 脸上堆满了笑容,自家最好的三个簪都摆在顾野面前。

      相比于赚钱,王货郎更想讨好这位얄官ꗀ爷。

      궞自己常在这条街上营生,混个薄面,保不齐哪天就用上了。

      听着嫨卖货郎热情的招呼,顾野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倔强。

      他是真的뜖挑不好女孩子用的东西。

      这三根簪子配上棠棠,不论哪个都极为相配。

      毕竟自家丫头的模样,哪怕不点胭脂샅,若是出门也能让满大街的胭脂簪子变得黯然失色。

      暗中掂量了一下裴大ꪦ哥的私房银子,只求这些簪子要价不会太贵。

      “年泊龄不大,二八芳踼龄的姑娘,倒是未有婚约。

      劳驾东家,帮忙挑一挑。”

      韱 眔 “得嘞,我一猜准是か闭月羞花的小娘子。

      要不然怎能ﻫ让官爷您앎如此费心,既然是二八芳龄的姑娘,就不适合这根鎏金凤钗,金钗太过富贵,更衬已为人妻的美艳娘子。

      烊这根牡丹ļ玉簪,水色极润。

      叓 想来定是极为相配,若是那姑娘的年岁再大一些,定下婚约,送玉簪更合适。 誜

      二八芳龄,正是女儿家暗生情绪的时候。

      我推荐这根红豆簪子,这根簪子用的㘶可是金丝楠木为主。

      虽然不是顶好的楠木料子,也쎻沾了金丝楠木的奇楠香,佐了上好的绯玉虡和犦翠石。

      若是送姑娘家,保您一送一个欢喜。

      红豆赋相思,这根ઑ簪子恰好就叫“相思”。

      官爷买下来送中意的姑娘,铁定这事儿就成펪了。”

      ꐁ说的是吐沫星子飞溅,蛟恨不得把自摙家货担上的簪子夸出一朵花来。

      掂量着擉楠木盒子里的红豆簪,顾野微微出神。벅

      嗯,衬上棠棠,她一定喜欢。

      拍了拍膝ሜ盖,顾野站ڬ起身来。

      他对着卖货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憱“成,这根簪子就行,东家你说个价。”篤

      “嘿呦,官爷真是会挑。

      小人哪敢多收银子啊,您给一个料子钱,七两银子拿㉟走。

      哎哎哎,官爷您走ꀄ啥啊.........

      价格不合适,咱们可以再谈的嘛。”

      㑆方才还ꍩ是眉开眼笑,下一刻王货郎整个人都懵了。

      随着他的银子报价,货担前这位官爷毫不留情的扭头就走,没有一丝留念。ꎪ

      没有其他原因,单纯就是穷!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