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早知道男生看

      ⹕净月潭䃁范围棳很大,因此即便容纳了数十修士,依旧有不䷽少的空余空间。

      见到大家纷纷下去,楚斌也不想错过这次的机缘。

      然而正当他抬腿准备跨入净月潭时,迎面一人猛地从潭水中钻出,此人刚迈出潭水半步,其身体顿时一僵,蓦然间,无数的冰霜开始在度他的身上蔓延,将其全身覆盖在内,整个人赫然化做成了一具冰雕!

      楚斌被吓得精神一振,近距离下,他甚至能够感受道对方的最后一口呼吸落乨在自己的脸上⎀。

      ⢢ 只是这呼吸,很弱很弱,落在楚斌脸上时,楚斌甚至未能感受道半点的温度,而是阵阵寒意。

      裮由于前世的社会过于和谐安定,他从未亲眼ꛀ见过死人,可现在,一个好ᮮ端端的活人在其眼前或做成了冰雕,这给楚斌的心理留下了不小的阴ﭴ影。

      也让他对修真世界ﳅ有了新的认识。

      “修真一道,动辄箞万劫不复,无论何时,我都要小心谨慎才能保证苟到最后。”ᗱ

      쉡江梦婷的位置离楚뗽斌很近,此时她见楚斌愣在原地,不⠄由出言提醒道:

      “净月潭每次开启,最多维持一炷香的时间,楚斌໺道友若想借月华之力稳컍固根基,还需今早入潭!”

      ⹈ 楚斌抱拳道:“多谢师姐提醒。”

      ꋊ 듐 于是他按照记忆中的셢方法,확开始调动灵力,用来保护自身,避免被月华之力侵蚀成为冰雕。

      噗通!

      楚斌一步踏出,本想学着众人的样子,悬浮在⺚水面上。

      ֜可他忘了,自己的气门已经被封印,无法灵力外放,结果整个人一头扎进了潭水之中。

      江梦婷也忘了这一点,由于她的位置离楚斌很近,楚斌摔落潭水时溅起大量水花,刚到落在她的领口,衣服瞬间就被浸湿了。

      尽管她很快襾做出了反应,催动灵力蒸干了潭水,可以楚斌的视野,有一瞬间,还ᾡ是看到了饱满的弧线。

      “楚斌!”

      ♚촯江梦婷羞恼道。 鳭

      䒏原本她对楚斌的一丝好感,也✃随着刚才发生的事件,变得消散一空,就连江梦婷看向楚斌的目光,也宛如在看一个登徒子一般。

      ǖ

      很快,楚斌从潭水中探出头来,两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同时双脚在下面不停的蹬动、踩水。

      这不踩不行啊,直接掉潭水里了!

      谁叫他被封住了气门,无法灵力外放来着!

      不能灵力外放,自然也就无法令自身悬浮在水面上了。

      还好,以楚斌的脸皮厚度,即便是面临如此窘境,他依旧感受不到丝毫的尴尬,他一边踩水游泳,一边与江梦婷攀谈了起来:

      “师姐,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走开。”

      面对楚斌的解释,江梦婷则是从牙涯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羰旋即她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不去看这个家伙,因砤为她觉得賷在这种情况下,和这种人交流,实在是...太丢人了!

      ᥓ甚至可以说,如果楚斌不是她的同门道友,如果她没有欠鬑楚斌一个人情的话,江梦婷真想一脚把楚斌踹开!

      冯冥则是心感诧异:

      净月峗潭水冷彻无比,绝大多数的修士都不敢让身体∢与潭水长时间接触,此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受屐到寒意的影响,正在“游泳”的楚斌,只感到똦呼吸越累越沉重,同时在他双腿上,好似有着大量的冰霜开始蔓延,两腿摆动的幅度,逐渐变得缓慢。

      ꀎ “不行妦,我要尽快上岸,不然非冻成冰雕不可!”

      楚斌脑海中快速浮屯现过一个念头。

      뜵 他开始麑往빗岸边游,可他썏双脚上的冰霜蔓延的太봀快了,脚下的潭水快速的化成冰坨,开始大面积冻结。

      ী唐九元见到楚斌的狼狈模样,㜤毫不휮掩饰的露出鄙夷的目î光:

      “呵,刚死了一个不自量力的,现在便又来了一个。不过既然是人质,死了也好,免得江师姐还ꇀ要拿九色莲子赎人......”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便遭到了江梦婷的训斥:

      “唐九元,休得无礼!”

      ᧺ “楚斌乃是我们的同门道友,他自愿成为人质,也是为了我灵山宗的利益,以后这种离经叛道줽之言,就不要再说了!”

      ......

      正在大量὆吸收月华之力的冯冥,见到楚斌如今的状态后松了口气,暗中分析道:

      “还以为此人多有本事,才敢深入寒潭,原来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罢了。”

      圣体宗的赵粼看了,不由皱眉看向身边的大黑汉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位道友?依我看,也不过如此......”

      同时,江梦婷看到楚斌狼狈登岸的状态,不由得暗暗为其担忧起来。

      눖 “不行,这样下去他会死!”

      虽说刚被楚斌溅了一身水덲,确实有几分굳羞恼的情绪,但楚斌毕竟是她的同门道友,依照江⺎梦婷的性格,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쵫着他出事。

      靃于是江梦婷赶紧凝聚灵力,挥袖间,一道冰蓝色气浪打入潭水之中,她想要ᒞ通过人﹡工造浪的方式,帮助楚斌登岸。 軱

      可就在这时,一道绯红色的灵力气旋囉席卷而来,将江梦7婷的冰蓝色灵力驱散ᑔ一空。

      江梦婷扭头一看,赫然怒了:

      “侥月,你想干什么!”

      侥月妩媚一笑,秀手微微卷了쿸卷发丝㕁,满不在意道:䝚

      “看不惯你罢了。总之,凡是你江梦婷要做的事,我都会想办法阻拦!”

      “我奉劝你还㹕是多保留些灵力,老老实实的吸收月华之力吧,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刚刚那訽一击,应该消耗了你半成的灵力吧?”

      江梦婷冷冰冰的看着侥月道:

      “用你管!” ꒍

      侥月则道:“对我等而言,净月潭内所含的月华之力,每一丝都是一份机缘,同样也需要大量的灵力进⊒行吸粒收、转化。ꊆ

      我若是你,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白白浪费灵力,便宜了外人!”

      江梦婷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她见到楚斌正危在旦夕,若是不救,很可能会导致陨落。

      于是,江梦婷再度运转功法,霎时间㯔,大量的冰蓝色水雾向其周身汇集,化做成一道魇丈许的灵力浪潮,那浪潮看似汹涌,但却极为轻缓,欲将溺水的楚斌托扶上岸。

      可就在灵力浪潮萰尚在半空中停滞时,一道更为强烈的猩红色剑气陡然掀起,与这灵뻐力浪潮狠狠的碰撞到了一起。

      砰!

      两道不同颜色差的灵力光芒在潭水中陡然绽放,彼此相争不放。

      江梦婷怒道:“侥塐月!”

      侥月不依不饶道:“你若执意救人㶟,那我便一直陪你耗下去,你㞮我修为不相上下,我倒要看,你还能坚持多䟢久!”

      江梦婷这才收回灵力,目光有些歉意的看向楚斌。

      因为她几乎可以确定,没有了自己的帮助,此人,多半是活넕不成了。

      楚斌都快无语了,都这节骨眼了,这两个女人居然还在争斗!

      “侥月,这女人简直疯了!”

      不过,以楚斌的性格,从၅来都ර不会将自己求生的希拆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他拼尽全力向岸边游去,可就在楚斌ᐻ即将摸索到岸边的时候,突然间,一道丝线从身后捆了过来,왵那丝线看着极细,但却蕴含着极为强劲的力道。韶

      丝线抖动间,宛如操控人偶一般,薰将楚斌扯了回来。

      楚斌身闉后,冯冥的声音淡淡传来:

      “我允许你走了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