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

      꺔 傍晚时分,何思蓉拎着一壶老母鸡㤡汤向医院走去。

       븚 宿舍没有条件烹饪,她是在大师姐家里煮好了带过去⑷的。

      솳 她还记得,袁月苓上次住院的时候,自己也是꡸在大师姐家里为她煮鸡汤。当时大师讘姐自뎂告奋勇要为袁月苓行一个法术……

       嵐三年来,在外人จ眼里,她都是袁月苓的小跟班綻,铁闺蜜。媜红花需要绿叶衬,美女身边总需要长相一般的女孩相随,何思蓉不仅不愿意扮演这样籩的角色,ퟦ也不愿意承认自己长相一般。

      作为一个圆脸的女孩子,何思蓉常常被人说“可爱”,一开始她还把它当作一种正面的评价,渐渐地她就明白了其实是怎么回事。먳每天出门的时候她都会化妆,但还是能看得出来皮肤一般,眉毛稀疏,发质枯黄,所幸丰富힓的胶原鄈蛋白和笑起来时的浅浅梨涡很大程뼓度上弥补了她的不足。

      她也试过减肥槱——尽管以她的身高体重比来说,她并不肥胖,甚至比袁月苓更轻,人们却总是对她有肉嘟嘟圆滚滚的印象。接着她就意识到减肥偦不能让她的脸躯变小,只会缩霙小自己的罩杯(这是她唯一不꼅羡慕袁月苓的地方),便立刻停止꼷了这种努力。

      也不是没有人追求她——相比袁月厌苓的追求者来说,她的追求者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泛乏可陈,实在令人瞧不上眼䆖。除此以外,这些人普遍䡾都缺乏一种决心——得不到何思蓉的积极响应后,他们都会知趣地离开,不再打扰。

      如周嵩这样夹杂不清的追求者,在袁月苓的眼中是一项沉重的负担,何思蓉却隐隐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妒☷忌。事实上䄹,她妒忌她拥有的一切:外在,学习成绩,在校人脉,外派交换留渽学的名额,追求者,等等,等等。

      自己的父母在老家东北二线城市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高级知识分子,如今自己却沦落到给同寝的漲“凤嫄凰女”当跟班,这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䙅。

      ޓ开始的时候,何思蓉喊她“少੸奶奶”只是在阴阳怪气䇀,对方也一直反对。⥁时抴间长了,袁月苓便接受了下来,指使她干这干那的时候也有些心安理韰得起来,对此,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헹错。

      如果这⿤是一本小说,自己也许就会是个恶毒女配或者可有可无的工具人鿙吧,可那不是她对自己的定位。何思蓉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推开了女主角高级单人病房的门。

      是的,高级单人病房。杜鹏飞为了摆谱为袁ⶌ月苓选择了这间病房,然后一走了之藢,后续的经济负担就落到了袁月苓的“初恋男友”周嵩同学ꤜ身上。

      袁月苓的学生医保额度有限,尽管她坚决反对周嵩为她缴费,并且希望䓌搬到普通病房,但是周嵩无视了她的意愿——当然,周嵩从来没ꔆ有尊重过她的意愿,否则也不会死缠烂打到今天。

      为了给袁月苓缴住院费,周嵩三年来首次给家里打电话请求额外的经鸙济援助븕。待周父周母问清楚要钱的理由以后,便乐呵呵地打来﯋了款子,并叮嘱他寒假的时候把女孩带回家匎看看。

      对此,周嵩没有明确答复,因为他吃不准袁月苓会不会答应。

      此时琄此刻,他把脑袋搁在袁月苓的病床上,睡得正香。

      㜺 他的右手垫在额头上,左手却一直牵着袁月苓的右手不放。

      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算好事吧,何思蓉酸酸地想。单方面的有情人,也是有㏞情人,就像她当初对周嵩一样。

      ㍦ 周嵩从来没想过,何思蓉对他动过心思。大一刚入学的时候,ᚘ何思蓉就开始观察全班甚至全系的男生,为自脇己物色接下来四年的伴侣。

      䶕矮穷矬固然是第一批排除的,接下来她又排除了那些一看就不是自썓己能HꁎOLD住的帅哥和富二代们。

      经济适用的交往对象名单里,周嵩的排名相当靠前,而下手难度又是相对最低的。他个子挺高,长相中等偏上,弹吉䞥他技惊四座,文采也很不错。中学的时候他是个书呆子,没有感情经历,又是本地人,家庭成分和自ꥼ己相似—띗—公务员和老师,而且有三套市区的房子。 뻆

      如果能够捕获周嵩并且固定下来,对自己未来留下魔都发展应该大有裨益럦——她一点也不想再回到詌那个东北小县城去。

      然后这傻瓜蛋的魂儿會就被自己的室友袁月苓勾走了。

      㺇 勾走也无妨,谁让人家长得比自己好看呢,何思蓉本也不计较,换下一个目标就是了。可是自己的心头宝被袁月苓弃如敝屣,这实在是……

      Emmmmmmmmmmmmm룁mmm.

      咳,辱蓉了,辱蓉了。

      今天已经是袁月苓住院的第三天了,周嵩获得了袁月苓男友的正式身㿤份,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强势垄断了袁月苓的陪护权。“小朋友꿑”和“学霸”不明内情,认为袁月苓是被大病烧坏了脑櫓子,提出至少需要和他换班的人。

      周嵩ꦝ首先推出了唐小洁,遭到了所有人(包括唐小洁自己)的反对。在袁㲾月苓的室友看来,唐小姐根踘本就是“嵩党”,无法信任,뷮而唐小洁自己也对承担这份无报酬的工作不感兴趣——毕竟她和袁月苓只是泛泛之交,亦找不到帮周嵩伺候他的女人呻的理由,只是提出可以出钱帮忙⯕找护工。

      最后,与앒周嵩换班的职责理所当然地落到了何思猢蓉身上。作为唯一知道共生内情的外人,何思蓉私下向周嵩指出,他与袁Ƅ月苓的特殊状态导致了他不适合高强䫧度的陪护工作。

      毕竟,他休息不好,就等于月苓休息不댤好。

      头一晚,周嵩彻夜守着月苓,虽然没有出声,却导致月苓也半梦半醒一整宿。

      后半夜的时候,袁月苓开始发高鎆烧,更加无法入睡。迷糊间醒过来几次,感觉到周嵩的手在她额头上试探温度ꚅ,或拿着湿毛巾为自己退烧,一直到天亮。

      考虑到周嵩自己긃应该也在陪着发烧,即便是心硬如铁的袁月苓,也勉强有所独软化了。

      旵 她记得小时候,自己发烧的跋时候,爸爸和妈妈也是这样照顾她的。但是自从弟弟出生以后,无论自己生多밇重的病,就再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服务。

      天亮的时候,周嵩的手傗接触到她的额头不烫了,松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搂着月苓的上半身沉沉睡去,而脆弱无助中的月苓居然伸手回抱着他。

      我要혒是周嵩,一定要请杜鹏飞吃饭。何思蓉看着周嵩的背影,暗暗地想着。

      你再也找不到比杜鹏飞更好的神助攻了——何思蓉认为,如果不是他在车棚和医院빦的两次天秀操作,纵然周嵩有这样的金手指,想要获得袁月苓的接纳,恐怕也不醬是一件容易的事。

      “周嵩,周嵩,醒醒。”何思蓉뭣轻轻戳了戳周嵩的背,后者抬起头来,露出额头上被压出的印子:“啊,你来了。”

      “回去睡吧,这里有ᘎ我看着,没事的,有情况我第一时间打ꚲ给你。”何思蓉柔声道。

      周봈嵩点点头:“月苓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福气。”

      也是你的福气,何思蓉想。ὐ两年来,我脸上不待见你,私底下可没少在月苓跟前帮你倒顐翘边。

      二人简单交流了几句,周嵩弯下ܵ腰,在袁月苓泛白的唇上留下自己的印记,便拖着疲惫的脚步离开了。

      ├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何思蓉不禁在想,这样加速煮义进入的“恋爱”,真的能够和谐≖稳定吗?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