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深夜无处安放的自己

      2021年2月23日,刚大专毕业的韩生,早早结束楈了年假回到了广州某邦物流上班。 缳

      中午时分,营业厅里篕没有庰什么客户,百无聊赖的韩生选择阅读他最喜欢的一本修仙小쑜说。这本小说差不多写完了,当韩生看得津津有味챾时,店里面却来了客人。

      “叮咚!”韩生习惯性的抬起头一看眼前是认识的人:“李老板!你好,请坐。”

      韩生框张口就是标准化的语言⽳,然后递上快递单和笔。

      李老板接了单和笔说道:“后座两箱,后尾쾑箱两箱。䐤”

      脖韩生ᄆ把货搬到托板上,殪过磅量።尺寸,然后开单,收钱。

      둯 日复一日,这样的机械,无⊚聊的生活,虽然韩生才上了几个月班,但已经渐渐感到렁厌烦了。

      心里面愀有时候在想“老天啊,来点刺激点的生活吧,哪怕是越穿到小说里也行啊!”

      三小时后,6米5的接货车到了,韩生把业务转交给接班的同䧰事,然后就上车准备去接货了。

      刚暔坐上车,天就开始黑下来了,慢慢乌云越来越⥊浓密,伴随有阵阵的电闪雷鸣。

      韩生心里突兀的一下莫名感觉有点心慌,但是看了看车外내和景物和行走的路人,再看了看正在查看送货单规划接货路线믡的司机,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韩生深吸一口气,感觉着Ǥ货车启肽动,行驶渐渐平稳,韩生也压下了心中的똮烦闷。

      妦 第一家10件化妆品,收齐物流单据,韩生拉开副驾驶门的瞬间,突然一道闪电在天边闪过,把韩生吓了一跳,然后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水。

      炷 “小銒韩在等什么呢,赶紧上车,还有两家呢,下昽雨了要尽快接货。”韩生马讌上上车,司机大叔启动了车子,骂骂咧咧的驶出厂区㼞。

      第二家64箱衣服,刚接完,天空的雨水已经开始下大。路上本来和韩生有一搭说一搭的司机也安静了下来,专注地看着路面的情况。

      第三家2件大机器,必须要用叉车连机器带托板一起叉到尾板上面,然后升起再叉进车厢。

      툛这时天空已经下起瓢泼大雨,但是韩生管不了这许多,只能冒雨叉着机器托板一起站在尾板上面。 꿼

      司机在下面按升降器,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或者是按盡键板老化了,或者是进水了,在升到三分之二时,突然尾板往咱后倒了!

      这时尾板上都是水,机器由于重力的作用往后滑着倒退,韩生脚一滑,大叫一声被一百多公斤的机器推着从空中摔在了地上。

      在空中的韩生只ロ来得及双냿手护住头部,心里想着“我TM⛿要跪(“跪”通“死”)了吗?不要啊!”

      耳边传来了司机的呼喊声,便眼Ⰾ前一黑,瞬间失去知觉疕。

      在某칹个时空的大싩陆上,同样是下午时分,天空电闪雷鸣,下着倾盆大雨。一个大院正被一群服装怪异的握刀大汉围攻着,院里四处悟传来了吵杂的喊杀声!

      大堂中间,四个高手把对手打趴下,看了看簂四周还在战斗的双方人员,却不约而同的围걣向了中间的两老一小三个人。

      其慍中一个高手眼亲睛一菨眯看向了对面㜲的为首之人:“老韩,投降吧,你以为你们还是月国第一웆大家族吗?那都⻗是上万年前老掉牙的事情了,你们家已经很久没鍬有出过修仙旈者了,赶紧投降,把你们韩家的秘宝双手奉上툮,我念在几十年交情的份上,⠦可以留你们一条全尸,哈哈哈!”

      꺄 “大当家的,废什么话呢?赶紧动手,把人都杀完,他们家的秘宝自然就到我们手上啦啊,到时候就轮到我们野狼帮崛起!”桀骜不驯的二当家蠢蠢欲动。

      管家上前一步挡在了一老一小面前:“老爷,快带小少爷去祠堂,夫人和大少爷这许久没有ﳊ回来,估计凶多吉少了。”

      老爷看了看怀里昏迷的小孩,还꾀有小孩胸口的血掌印,感觉到怀里小孩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又看见了管家那坚定赴死的神情,眼神一狠㊁:“来福,你的妻儿,我会帮憕你抚养的!”

      说完便转身从大媍堂后面离开了。

      “想跑!”大当家当先一驀马运㷿气双脚一蹬,腾空而起。其他三人也作势要追。

      管家此时已断一臂,鲜血浸泡了半આ个肩膀,但面不改色单手一扬⾴,“啾啾啾!”无数暗器对准四人发射而出。 °

      奈何四人均是一等一的高手,有樅气功护体,加上兵器抵挡,并未伤到他人。

      “既然你急于求死,老子就成全䀽你!”大当家人在空中,打掉惪暗器之后,心生怨恨,左脚踏右脚,方向一改,运足十二层功力斜刺里᫛一刀劈下。

      ꄉ 刀光乍现,管家感觉此刀封住了他所훠有退路,避无可避只能默默闭上双眼。

      “韩生醒醒!坚ꌰ持住,快醒醒!”韩父一边抱着韩生,一边左拐齿右转,在一条走廊尽头推开了祠堂的大门。ᾙ

      突然怀里的韩生有了动静,“哇一声!”吐出一口黑血醒来。 脭

      呺韩生睁⾜开了双眼,看见陌不相识的老人,又看了看自諸己幼小的躯体还有脰那古装般的长袍衣服“我是谁?我在哪?”

      韩父心里松了一下,“韩生,坚持住!”但手脚并未停留,左嚳手一伸,衣袖᪲里滑出༇一块灵石,直接按在了门边墙上的凹槽里。

      瞬间空气一紧,仿佛整个世끓界安静了下来,在祠堂的四周闪现出点点灵光,然后形成一个淡绿色光罩。

      蓻 这时韩父才松펥了一口气,但是随之心口一阵剧烈疼痛,脸色开始发黑。原来在早前已经被偷袭背心中了一重毒掌,全凭一口真气吊了生命。

      “爹爹!你没事吧!”韩生完全是本能般的叫了出来,心里却疑惑“爹?我这TM是穿越了?”

      这时韩生已可舗下地走路,两父子互相搀扶来到了韩氏祖宗众牌位前。

      韩生一下看见了最高处的牌位誩被一块红布包着,韩父跪在列祖列ᆭ宗前叩了三个响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捧起那最高处牌位,只见这牌位放在一个金色的圆形托盘上,在牌位面前有一小磼把似金非金的뽽木剑。

      韩生这┟时脑子转的飞快,一直想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还有脑子里不时闪过各种画面记⡑忆,混乱␩的想法不停浮现,忽然福至心灵,眼睛直直盯着牌位,只见红布窥在移动下降的过程中掀起了一些,露出了牌面下方的一个“立”字。

      韩生心﫜中一下有了猜想,再联系到那木剑,心里面就有了八九羮分的结果,原来我是穿越到了这本书里,但是书里可并没有这些情节啊,韩앣生一下懵了銰。

      놡“咣!咔嚓!”祠堂大门被一刀斩得断裂散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