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_10_唐人街探案3免费观看

      逃不掉了,林辰临死前又想起五天前山里䋝的那一幕,如䄱果那只黑虎㷡现在还能再ᓝ出现➷,那该有多好呀。

      此时,蒋大当家舔了舔刀上新染上的血,戏谑的说道:“现在就剩下你们几个小鬼了。”

      说着,蒋大当家再次举起了他的屠刀,一股真气顺着悂手臂向刀上延伸,刀锋泛起了白光,那是冰冷而又无情的쪪光。他要一刀灭杀六人,以告慰他死去的儿子的在天之灵。

      而就在这危急时刻,黑羽扑向蒋辠大当嬁家,用他那锋利的喙去啄蒋大当家的眼睛。但可想而知,这也是徒함劳的,蒋駐大当家一把抓住黑羽,折断了它的翅膀,扔到了一旁。

      此时,黑앿羽还没死,但他离死也不远了。是的,也就在此时,屋檐上的大火坍塌下来,整个砸向了黑羽。一瞬间,大火直接吞噬了黑羽小小的身子。

      “不,黑羽!”

      “不要再挣扎了。”

      蒋大当家话音一落,死亡的大刀最终⃯还是挥了下来。小胖倒下了,他再也不用害怕和痛苦了。也就在这一刻,王芳心鼓起生平第一次勇气,她扑到了林辰的面前,为他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刀。

      轰隆隆。

      伴随着雷声,雨终于下了。嚣张的火焰虽然在消退,但血色的雨水却在汇集。

      都死了,全都死了,村长,王叔,小胖,芳心姐姐就这样走了。现在只剩下林辰,孤独的在雨中颤抖,无望的看着母亲。

      “没想到还剩下你一个,可惜没空给你慢꫍慢玩了。”蒋大当家说着,再次举起了大刀。

      这时,在恐惧中,林辰那被压制的旧疾有意识般的再次发作了。只一瞬间,林辰全身变得赤ᗵ红。蒋大当家对此感到不可思议,可刀落下的力度却是不减。

      砰的一声,就像两块金属相撞。林辰四周出现一圆形防护罩,在雨中显得格外清晰。这是龙凤玉佩벸起作用了,它吸收了林辰旧疾发作时身上的能量,形鿇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屏障。

      “防护罩!好,有点馶本事。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这能坚持多久。”蒋大当家见出现了个防护罩,心里却知不好了。此时,三当家那边已是情况不妙,这边他得快点才行。于是蒋当家只得使出全力,对林辰进行连番攻击。

      另῁一边,当林雪芯被困阵中,见村民被一一屠杀时,她的心已落入了底谷。而当她看到王亮倒下왺,林雪芯深知已无退路,她必须立马破阵。

      “龙啸天,你给我出来,给我出来!”林雪芯高声大喊,可回应她的只有降下的大雨。

      三当싳家等人见林雪芯高喊,本是大惊不已㉃,生怕再出现个高手。可又见没有反应,半疑之下也只能希望于蒋当家那边能快点结束。

      等不到回应,又见到林辰危在旦夕,林雪芯也不再寄希望于别人了。

      “辰儿,撑住。”林雪芯全身气息爆发到最强大的状态,她右手祭出把ꥒ浅蓝色的剑,以剑指天,白绫飞旋。

      顷刻间,林雪芯四周形成一光球,光球像掠滚雪球般扩张,使得三角阵法硬生蟞生涨成圆的。很快阵法就要达到承受的极限,眼看阵就要破了。

      “七弟,덼八弟,用秘术,坚持住。”见阵要破,而玉佩还没到手,老四大急的喊道。

      “好䯘!”

      弗山九鹰三人同时动用起秘术,三人瞬间气息暴涨,但脸色却变得雪白如纸。而此时,三当家见事不好,九鹰三人动用秘术似乎也快要撑不ᷔ住곫了,光球还在膨胀。

      “不行。”三当家也打算豁出去了。只见,三当家拿出根黑铁箭,弯弓,真气全注入箭中。他使出了最强一击——天云贯。

       此时,䇞三当家那爆发出的强烈气息,已扩散到了蒋大当家这边。而看到三当家都숶已使出了必杀技了,蒋大当家知道自己也得一击解决这里才行。岇

      “小子你能死在我的裂山式下,是你的福蝍气。”蒋大当家蓄势,他也要使出他的最强一击了。

      原是呀,在蒋大当家的多番攻击下,林辰的防护罩已消弱许多。而볣此时,林辰也觉得自己身上的能量已被抽干,再也抵挡不住一击。是琲的,此时的他很想睡,很想就这样睡过去。

      而就在林辰无力的闭上眼时繅,他似乎看到母亲焦急不舍的样子,感触到土壤在剧烈的翻滚,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龙吟。

      慢慢的,林辰身心沉入了x黑暗,他昏过去了。

      火何时灭的,雨何时停的,杀戮又是何时结束的,林辰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当他醒来的时候,天显得格外的蓝,这或许是因为经历过一场大雨的洗礼吧。 藥

      一切都显得格外平静,在这一夜的杀戮ⱞ之后。

      “娘,是你吗?”林㟘辰在他睁开双眼时,看到林雪芯在蓝天的映衬下微微一笑。

      䋩“辰儿你醒了。”林雪芯用着一种近乎溺爱的眼神看着这刚៎刚苏醒的孩子。

      “娘!”林辰感受到林雪芯紧紧抱住得双臂传来的阵阵暖意。他没死,母亲没死,他们都还活着。

      林辰抱住林雪芯不住的流泪,他感觉昨晚发生ጯ的像梦一样,或许真就是梦吧!

      윊 “娘,我是不是在做梦,昨天晚上的事都不是真的?”林辰发现自己身处村外,看不䆯到村子。对此,他似乎明白了䉿什么,又似乎想确定些什么。

      “辰儿,忘记吧,忘记村子,忘记那些不好的事情。”林雪芯不想欺骗又不想让林辰难过,她希望林辰忘记。

      嬔“娘⚺,都是真的!村长,王叔,小胖,芳心……大家都死了!”林辰想起昨夜的一幕幕,他不敢相信,但又知道鱢那是如此的真实。

      “是的,他们走꾓了,我们无能为力。”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林㓞辰却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不,不,村里肯定还有人活着。娘,我们回去找,回去找!”

      见林辰要回去,林雪芯却是一把抱住了林誡辰:“不要回去了,全村人都死了,全都死了。”

      䘵 林雪芯含着泪抱住林辰,她自己也陷入到了痛苦的回忆当中。

      “娘,他们不会死的。我想去找他们,求你了。”

      鹚 “辰儿,听娘的,你不会想见到村子现在的样子。已经全没了!”

      听了这话,林辰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彻底断了。他跪在地上,抱住母亲痛哭道:“娘,蒖你告诉我,我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雪芯拉起林辰,她直摇头,不说话。她不想让林辰知道那夜发生的事,也不敢告诉林辰。是呀,那夜虽保住了他们的性命,却也生生断送了其他所有人的性命。

      林辰见母亲不答,便又问∖道:“那些山贼呢,他们都去哪了?我要报仇,我要为村子报仇!”

      “辰儿,不用了,那些山贼也全都死了,一个不剩,他们已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价。”◢

      “都死了?就连山贼都死了?”誵林辰无法理解,那晚在他昏迷后到底发生什么,为什么只剩下他和母亲两人괴。

      “娘,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林辰渐渐冷静了下来,迷茫的他问出了最为实际的问题。

      林雪芯看了看四周,她也被这问题难住了。她有䒤很多地方可去,可又很多地方不想去。

      “我们……”

      “娘,你看那!”就在林雪芯犹豫接下来的路要如何走时,林辰突然兴奋的叫道。

      “娘Ꙗ,是黑羽,是黑羽,他还活着!”林辰兴奋得望着天空中出现的黑影叫着,他可以确定那就是黑羽。

      是的,䶫虽然此时的黑羽变了个样,羽毛由灰黑色变成了暗黑色,个子也变大了许多,但林辰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那就是黑羽! 垽

      黑羽也看到了林辰,他高兴的不得了,一头就扑到了林辰的怀里,依偎了起来。

      “黑羽,太好了,你没死……还变漂亮了。”林辰再见到了黑羽,之前阴霾的心情大为好转。

      此时,林辰回头看着林雪芯说道:“娘,黑羽还活着,会不会村里縫还有人活着?娘,我륱们回去看看吧!求你了……”

      林雪芯见黑羽还活着,心里不禁感到万分惊奇。她明明看见黑羽被烧死了,那为何能活过来?莫非黑羽是不死凤凰,能浴火重生?

      “娘,我们回村里看看吧?”

      面对林辰的恳切,林雪一时不知应作何回答。她清楚整个村子被毁的经过,自然不会抱任何的希望。但面对林辰心中从新燃起的希캥望,林雪芯又不好去浇灭,所以꽼她也只好同意去看下,了了林辰的一番执念。

      这时已是中午,太阳高照,阳光早已将残余的水汽蒸干。此时,还未到村子,就看到村子里头掀起了滚滚尘埃,甚至能听到有马鸣声传来。见此,还不等林雪芯带着林辰走进村子,⾨一群人马就已向林雪芯他们这边赶了过来。

      带头的人一见到林雪芯,赶忙下马,单膝跪下Ỽ,大喜的叫道:“六夫人,太好了,您没事,三爷正急着找您呢!”

      说话的人正是阿鲍。当初,三爷带着商队离开了村子后,便一直放心不下林雪芯。所以交了货后,商队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不曾想这一回来,村子竟成了废墟,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看到此情此景,三爷赶忙派出所有人去找林雪芯母子俩。找了好一会儿,阿鲍才在村外发现了回来的林雪芯,这才连忙向前问好,并派人去通知三爷。

      不一会儿⼱,三爷带着人赶了过来。

      “六妹,你没事,太好了,谢天谢地啊!”三爷见到林雪芯显得激动不已殝。

      林雪芯再见三爷也是悲喜交加,她突然有种想回家的感觉。

      “林辰过来,这是你三舅。快叫三舅好。”

      林辰还没进村,就见一群人绻从废墟中出来。他们马上插有‘穆’字小旗,林辰就猜到这可能是小胖曾提到过的商队。而后又见一白发老者出现,上来就与母亲热情拥抱,现逪又闻是自己的三舅,林辰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탊 “叫三舅啊?”

      “三舅好。”

      “好,你叫林辰吧,咱见过,只是那时你还昏迷着。”婥三爷见林辰喊自己一声三舅,显得格外高兴。他拿出一枚自己珍爱的珠子,当作礼品送给了林੧辰,以作튜见面之礼。

      见林辰收了礼物狌,三爷又叫了林燕过来:“林辰,她是我孙女林燕,你叫燕儿就好。”嶠

      林辰只见一身着黄色绸缎쭭衫的少女在好奇的打量着自己,不禁有些怯生生地说道:“燕……➾林燕你好。”

      “你好。”

      “燕儿,要喊表叔好。”三爷见林燕一股傲气,爱答不理的模样,不禁显露出一副长辈教导晚辈的架势。

      “三哥不用了,燕儿这孩子比辰儿还大一岁呢,他们平辈相카称就好。”

      在一番交谈之后,林雪芯请求三爷帮忙将村民的尸首处理下。对此,三爷点头同意,并立马派出全部人马去整理村民的遗体。

      就在底下人开始着手处理遗体的时候,林雪芯与三爷在村外谈起了一些事来,而林辰则坐在一旁闷闷不乐。见此,林燕也站到了一旁,上下打量起了林辰。

      엫“你没事吧?”林᫰燕小心翼翼地坐到林辰身边问道。

      “没事,我很好。”林辰头也不抬,手里不停转动着三爷给他的珠子。

      “这珠子叫七彩珠,能随人心情变换颜色。这可是爷爷的心爱之物,我曾向他要,他都不肯给。倒是没想到,今天爷爷竟然把它送给你了。”林燕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这捎珠子。

      “那现在的颜色是不是代表我心情很差。”林辰也注意到这珠子一从三舅那接过来,就从金黄色变成了灰黑色。 㹖

      “嗯,的确是这样。不过我给癑你讲个笑话,不一会儿,这珠子就会变的好看了。你听ﶧ着……”

      林燕本是受三爷嘱咐来开解林辰的,只是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导人,所以就只好讲笑话,来逗林辰开心。可是她又怎么清楚,在失去村子的悲痛中,再有趣的笑话都是无法带给林辰些许的快乐的。

      这没过多久,林雪芯回到了林辰身边。她抚摸着林眩辰的头,努力的用着平静而又低沉的声音说道:“村子没有幸存者。”

      “嗯。”

      此时,一股失落感碾压着林辰的心,챞但他也努力的去试图接受这个结果。

      맓 “辰儿,你愿意跟娘一起回娘家吗?”

      奈林雪芯已经做好了决定,她同意跟三爷回去,以此也希望林辰换个环境后能好过些。不过虽然已有㧨了决定,但林雪芯还是觉得应该征询下林辰的意见。

      “娘,你娘家在哪?”林辰抬头反问,林雪芯以前从未给他提过娘家的事。

      “在穆瞑城,娘的爷爷奶奶以及兄弟姐妹都在那。你娘我的娘家乃是穆林世家,一个大家族,就像个村子样有好多人。”

      “到城里去,要走多久?”

      “咱跟着商队大概要走三个月。”

      此时,林辰有些恍惚地看看村子。他从未离开过这里,村子毁了,他本以翣为将会无家可归。现在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个三舅,而自己又即将到一陌生城市去。也许这就是天意弄人,让一切赶得那么的巧。

      “娘,你去哪我去哪。”

      “好孩子。”林雪芯一䇆把抱住林辰ጠ,林雪芯知道林辰是个坚强的孩子,但在如此햭大的打击下,林雪芯也不无当心林辰会承受不住。而看到现在的侀情形,林辰还算安好,她也就放心了。

      “六夫人,村民的尸体都已安葬好了。”阿鲍忙完一切后前来禀告。

      听到禀告,林雪芯牵着林辰的手站起身来:“辰儿,我们去和村里人道个别吧。”

      说着,쁵林雪芯带着林辰来到埋葬村民的地方。因为时间关系,又因为匦尸体大多烧得面目全非,分不清是村民还是山贼,所以所有的遗体都合葬在了一块。

      望着那高高的土包,林雪芯领着林辰向着坟头跪䎡下,行礼祭拜。而此时,黑羽也在天空中盘旋哀鸣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